公告版位
向上版品購買方式:各大書局、網路書局、電子書閱讀平台、或來信詢問info@musicup.com.tw

 

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10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萬貴妃開始懷疑,朱祐樘的失蹤會不會跟寶劍有什麼關聯?而他的失蹤就像當年一樣,會不會再一次對自己構成威脅?

朱祐樘因為總被路人當成「小姐」而不堪其擾,決定削髮,入境隨俗……

 

 醉劍.jpg

美人淚,杯中酒 

天下任,丈夫肩 

風蕭蕭,路漫漫 

情切切,意綿綿

 

何必回頭傷往事 

且把風流唱少年

 

                            ---摘自: 守業更比創業難

 

【家庭理髮店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洗加剪!」張家瑀替朱祐樘決定。

 

「真好,男朋友才拍完戲,就來陪女朋友剪頭髮!」老闆娘看著朱祐樘一身古裝說道。

 

「不是我要剪,是他要剪!」張家瑀指著朱祐樘。

 

「男朋友?」

 

「就是『情投意合、又尚未論及婚嫁的伴侶』。」張家瑀習慣性地向朱祐樘解釋現代的一切。

 

忽然她警覺到老闆娘就站在身邊,於是立刻向她解釋:「不好意思,他明朝來的,什麼都不懂!呵呵呵~」

 

「情投意合、又未論及婚嫁的伴侶……」朱祐樘內心一陣悸動。

 

「明朝來的?」老闆娘頓了一下,又說:「呵呵呵,現在年輕人的愛情都很轟轟烈烈厚!」老闆娘使出標準服務業的精神,客人來什麼招就接什麼招。

 

接著,朱祐樘被推入理髮店的座椅上,老闆娘丟給他一本雜誌後,就準備幫他洗頭。

 

張家瑀則走向一旁的沙發。

 

「哇~現在拍戲演員的頭髮都來真的啊?剪了,不可惜嗎?」鬆開朱祐樘的頭髮後,老闆娘驚呼。

 

之後,老闆娘便開始幫他洗頭;然而,朱祐樘對頭上的泡泡,顯得有點害怕……

 

 過了一會兒,等他適應之後,朱祐樘趁機觀察周圍的人,每個人都像是在等待行刑般――有的人頭上罩著「金鐘罩」,一直不斷地冒著煙;有的人頭上則綁著一堆迷你「狼牙棒」,看起來動彈不得;還有人拿著冒著煙的夾子,燙著頭髮,看起來很痛。

 

醉劍010-72.jpg  

 

朱祐樘吞了吞口水,有些坐立難安,「這什麼鬼地方?難道……張姑娘是萬貴妃的細作,故意把我騙來這裡?」他不安地往張家瑀的方向看過去,「不對!哪有細作不好好監視太子,反而倒在一旁呼呼大睡……唉,睡相可真難看!」他搖了搖頭,「算了,不想了。」

 

於是他故作鎮定地拿起剛剛老闆娘丟給他的雜誌,隨便翻閱。

 

「這顆頭是多久沒洗了?明朝人都不需要洗頭的嗎?受不了欸~」老闆娘喃喃自語;隨即又堆起臉上的微笑,看著鏡子裡的朱祐樘說:「長髮,加100!」

 

朱祐樘聽不懂,但看老闆娘這麼笑臉迎人,因而也向鏡中的她笑了笑,點頭致意,可在內心裡卻琢磨著,「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

 

「明朝百大兵器譜之首,唐家霸王槍。

 

朱祐樘看著斗大的標題躺在雜誌的某一頁,喃喃唸道:「不過就是唐的槍嘛!」

 

他又繼續看往下讀。

 

「明朝百大兵器譜,其次乃奪命書生劍。」

 

朱祐樘皺眉道:「奪命書生劍?鬼扯!哪有這把劍!」

 

只是,雜誌上那把寶劍,很像在哪裡看過……

 

雜誌介紹:「奪命書生劍,又名醉劍……」

 

朱祐樘突然看見圖中寶劍的碧璽……他想起來了!不就是他在奉先殿逃亡時撿到的那把劍嘛!

 

就像他鄉遇故知一般,他驚喜道:「原來這把劍在異國如此出名啊!」他興奮地抱著雜誌繼續讀道:「傳說這把醉劍能帶著你穿越古今……」

 

「啊!抱歉,我們去沖洗吧!」老闆娘說。

 

不過她一個失手,讓朱祐樘頭頂上的泡沫噴到他的眼睛裡,瞬間,朱祐樘的眼睛刺痛得張不開,手上的雜誌也掉落在地板上。這時,他被老闆娘推倒在沖洗台,準備沖洗頭髮。

 

朱祐樘帶著泡泡頭縱身一躍而起,老闆娘與其他店裡的人連忙上前想扶住朱祐樘,免得他摔倒,可是卻一個一個被他打趴了。

 

他甩了甩袖子,說道:「沒想到我這麼小心翼翼,還是給疏忽了!算了,眼睛失明不要緊,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隨即聽鼾聲辨位,朱祐樘三步併兩步,跳至沙發前,將張家瑀「救」走。

 

 

【市區 街道】 

 

夜晚,一個古裝泡泡頭扛著一個女人,在街上漫無目的地奔跑著。

 

「你,剪好啦?」張家瑀睡眼惺忪地在朱祐樘背上醒來

 

 忽然她驚覺到自己在,立刻尖叫:「放我下來!」。

 

「姑娘,妳醒啦?」朱祐樘雖然眼睛看不到,但耳朵還沒聾,「這裡安全了!」他將張家瑀放置於看似安全的「洞口」。

 

「你把我放在工地的鷹架下,幹麼――」張家瑀拖長音,無奈表示。

 

「噓!別作聲,我怕那幫人追過來!」朱祐樘左顧右盼。

 

「我說,你是自己指定要這個新造型?還是老闆娘洗到一半發現你頭太臭了,把你趕出來?」張家瑀摸了摸朱祐樘的泡泡頭,隨即又用雙手捧住朱祐樘的臉,輕聲說:「別動!」她用濕紙巾,幫他把眼睛上的泡泡擦乾淨。

 

「姑娘,小心!」朱祐樘眼見鷹架上有根木棍在張家瑀頭頂上急速落下,他立即飛身上前護著她。

 

「這裡,還真『安全』啊……」張家瑀傻愣地靠在朱祐樘懷裡――不知她是諷刺鷹架的危險,還是因為有朱祐樘的保護而感到安全。

 

「姑娘剛剛的手,好輕、好柔……咦?我看得見了!姑娘,妳懂醫術?」朱祐樘張了張眼睛。

 

「略懂。」張家瑀噗嗤。

 

「那我這顆頭,你也能醫囉?」

 

「前面不是有家『客棧』嗎?等到了客棧再幫你『療傷』吧!」張家瑀憋住笑,認真說道。

 

 

【夜店 「客棧」】

 

在進入「客棧」之前,朱祐樘仔細地觀察了四周的地形以及街上的人,等確定沒有可疑份子之後,他才護著張家瑀準備進去,不過卻被門口「守衛」擋下來了。

 

「不好意思,檢查證件!」

 

「進客棧而已,還要盤查?」面對這群凶神惡煞,朱祐樘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他依言掏出「令牌」後,逕自往前走。

 

兩名「守衛」相互對望,不解朱祐樘突如其來的舉動,但職責所在,他們依然把朱祐樘擋下。

 

「你……」朱祐樘萬萬沒想到,大明朝居然還有他太子令牌使不上力的地方。

 

「拿去!」張家瑀掏出兩張證件,門口的「守衛」喵一眼,馬上放行。

 

「姑娘手上的廁紙,竟比我的令牌還管用?」朱祐樘悶了。

 

LED燈夾道的長廊,流洩出節奏鮮明、混音撩亂的舞曲。

 

進入「客棧」後,隨之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音樂。張家瑀帶著朱祐樘隨便找了位子坐下,並點了兩杯Tequila Bomb之後,她就隨著音樂在原地扭腰,擺動著身軀。

 

「這兒,怎麼這麼喧嘩!」朱祐樘則用雙手摀住耳朵,難受得很。

 

朱祐樘身邊,走過一個又一個衣不避體的辣妹,而在他的眼前,則不時有男男女女尋歡作樂,狀似親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這兒的姑娘怎麼都不穿衣裳,難道……這裡是青樓?」朱祐樘倒抽了一口氣,原本摀住耳朵的雙手改遮住眼睛,但卻五指大開。

 

「家瑀!」突然,一名男子抓住張家瑀的手。

 

朱祐樘立刻起身,撥開男子的手,並制止這名男子無禮的行為。

 

「家瑀,我們談談好嗎?」男子不理會朱祐樘的阻止,逕自對著張家瑀說。

 

張家瑀抬頭,發現是她的前男友,王中蔚。「我認識你嗎?」

 

她將手中的Tequila拿起來,先敲擊一下桌子後一飲而下,隨即再叫了一杯。

 

「最近,過得還好嗎?」王中蔚坐到張家瑀身旁。

 

朱祐樘豎起了耳朵,緩緩坐下;張家瑀則豪飲了第二Tequila後,拿起包包打算離開。

 

「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就算交往得再久,也改變不了失去感覺的事實!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太快,讓我來不及跟妳談……可我萬萬沒想到,妳會出現在婚禮。」王中蔚拉住了張家瑀說。

 

張家瑀苦笑,說道:「呵呵呵,你來不及找我談?來不及?這就是你對感情負責任的態度?少自以為是了!我,不是非你不可!」張家瑀怒視著王中蔚。

 

朱祐樘拿起Tequila,再身上取出銀針,確認無毒後,學張家瑀在桌上敲擊一下後,一口飲盡,卻被嗆得亂七八糟,「哇……這什麼啊?好刺……但是,好爽!」

 

此時,張家瑀則向經過的服務生點了一堆亂七八糟的酒。

 

「我以為,我們還能是朋友……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說完,王中蔚便轉身離開。

 

「妳……還好嗎?」

 

「你們男人,對感情都這麼隨便嗎?」張家瑀怒瞪著朱祐樘。

 

「姑娘,何出此言?」

 

「他!」張家瑀指著王中蔚離開的方向,吼著:「說要娶我,卻又愛上了我的好朋友……」張家瑀拼命灌酒,臉頰微紅,顯得有點茫了。

 

「時下男子漢大丈夫,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女兒家就不要多問了!再說,我們男人對感情,絕不隨便!」朱祐樘拍拍張家瑀的肩。

 

「難道……你們男人的愛是可以分給兩個人的嗎?」張家瑀拍桌,怒不可遏

 

「才兩個?我根本搞不清楚我家那三宮六院裡有多少個女人……」朱祐樘雙手一攤。

 

「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姑娘,女兒家怎麼可以口出惡言罵男人哪!」朱祐樘大聲喝斥張家瑀。

 

「啪!」前方一名女子賞了另一名男子一巴掌。

 

「女人怎麼可以打男人哪……」朱祐樘用手捂著臉頰,越講越小聲

 

「每天跟我說『在加班、加班』!原來是每天跟這個狐狸精在鬼混!」女子指著男人身邊的女人。

 

接著,女子憤而將兩人扯開,再拿出預藏菜刀,追殺出門外。

 

「在我們這,一個男人只能擁有一個女人,否則……喀擦……男人不做閹人也不行了!」張家瑀整個人搖搖晃晃地比出剪刀手勢,恐嚇著朱祐樘。

 

「放肆!這兒的女人也太無法無天了,難道不知道……」

 

「對了!你不是要負責?」張家瑀打斷朱祐樘的話,雙手撐住桌子站起身,整個人湊到他面前,繼續說道:「要負責,就只能娶我一個!否則……喀擦!」張家瑀再次比出剪刀手勢,最後笑笑地跌坐在朱祐樘身上,不醒人事。

 

「只能娶妳一個?開什麼玩笑!那生孩子怎麼辦?誰來幫我開枝散葉?」朱祐樘抱著張家瑀說。

 

不過,伴隨著張家瑀的髮香,朱祐樘皺著眉頭,認真思考她的話。

 

 

 

    下集預告:

    大明朝的醉劍已被萬貴妃找到了,然而西元2001年的醉劍,又會在哪呢?朱祐樘會去尋找它嗎?可是,他已經不想回紫禁城了,那尋找它幹麼呢?

    對於朱祐樘來說,男人擁有三妻四妾並沒有什麼不對,可是在他面對「異國」男女平等這件事之後,將會帶給他什麼樣的衝突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醉劍〉將於每週四晚間八點「播出」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野狗阿徹
  • 原來朱祐樘只娶一個老婆是這樣的一個原因喔 哈哈
  • 風信子
  • 有「武功高強」的古代男朋友,好像也不賴啊~~^^
  • Wenchen
  • 從理髮店衝出來還真得很好笑
    店裡的人應該會氣到打電話報警吧!!
  • 弦音
  • TO:阿徹

    因為怕被喀嚓嗎....哈哈哈
    不會啦!不會這麼單純因為這個...
    這只是一個伏筆而已

    TO:風信子

    我也想要一個武功高強的男朋友>.<
    給我來個張無忌吧~
    (但他好花心~)


    TO:wenchen

    哈哈我比較喜歡的是奪命書生劍那段
    都沒有人看"唐伯虎點秋香"嗎?
    告訴你們一個小秘密
    唐伯虎是朱祐樘(明孝宗)時代的人唷!
  • 風信子
  • 所有金庸的男主角裡
    我比較欣賞楊過和喬峰的痴情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