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banner 2.jpg  

  白色聖誕,許多在臺灣的朋友都會問說:「一定很有氣氛吧?」我通常會苦笑著回答:「氣氛的確十分足,不過有時希望只有一分就夠了。」

  美國馬里蘭州位於東岸的中間地帶,臨靠首府華盛頓。四季明顯,年平均氣溫約在十三度,冬天時的氣溫約在正負五度間。由於靠海,水氣算是充沛,冬天多少會下一兩場雪。下雪的時機大都集中在一、二月份,所以遇上白色聖誕的機率其實並不高。

  但是我「有幸」碰上了,難得的White Christmas

  第一次來到馬里蘭州是受到親戚的邀請。那時候剛好是聖誕節前夕,街上充滿了聖誕音樂,人們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有時還會看見聖誕老人的身影。那天的天氣非常的寒冷,雲層濃厚,五點時四周就已經全黑入夜了。親戚們在做完最後一分鐘的購物後,又順路買了幾把帶著鐵邊的大塑膠鏟。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雪鏟。

  聖誕聚餐在歡樂溫暖的氣氛下進行著,忽然我注意到了窗外的異樣,原來的景象漸漸地被白色取代。 「開始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雪。開了門走到外面。飄著雪的夜空非常地漂亮,雪不像雨滴般快速,而是緩慢的降下。周遭非常的安靜,仔細聽的話,還可以聽見雪落地的聲音。白色的雪反射著屋內的光,讓周圍也跟著亮了起來。當回過神時,四周的景色已經被蓋上一層白色的薄紗。外面的寒冷與靜謐和屋內的溫暖及熱鬧產生了明顯的對比。

  聚餐結束時已經快十二點。那時候雪已經下了約四個小時,忽然間親戚拿起了剛買的大鏟交給了在場的男丁們。「咦? 我接過鏟後,跟隨著大夥開始向外移動。門外的狀況已經和剛才天差地遠。雪的尺寸及密度明顯得大了許多,順著刺骨的風吹向了我們,腳邊的積雪也高到了腳踝。分配好了區域後,大家開始清理步道和車旁的積雪。積雪雖然有些厚度,但是非常輕,因此進度非常快,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大家就完成回到了屋內,然後打道回府,而我也早早入睡。

 

  第二天醒來時已經是九點,天氣十分的晴朗。在小孩們拆完禮物後高興之餘,親戚又將昨天的大鏟交到我手中。我天真地以為會像昨晚一樣輕鬆,但是這份無知隨著我腳下發出的清脆響聲一起破碎。「冰!?」昨晚的雪經過重量與太陽的洗禮後,化身成為了約十五公分厚的冰。我瞬間理解了塑膠鏟裝鐵邊的意義。成為冰後的雪,讓路面變得非常溜滑。同樣的厚度,重量則是幾倍重,而且牢固。部分交通因為路面結厚冰而暫時無法通行,昨天的男丁們也因此無法前來救援。經過了一小時的奮鬥,和幾次滑倒,終於完成了任務。但是同時,也在我腦海中留下了,「白色聖誕,一定流汗」的印象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