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一起來做H遊戲吧〉

第1集

 作者-無尾熊

誰說阿宅都是廢物?我就是一個有才華、有夢想的阿宅!

我早在高中時已經決定,將來要做一個美少女畫家,讓萬千宅男都拜倒在我創造的美少女裙下!

為此,我特地跑到日本留學尋找出道機會。

果然,是金子始終會發光,馬上就有人邀請我當遊戲的原畫了!雖然是H遊戲,但有什麼關係?只要能讓我畫美少女,我就心滿意足了!

耶!我的夢想要成真了……等一下!為什麼跟我合作的傢伙居然是個美少女?而且,這美少女還要住在我家?

救命啊!我只喜歡動畫和遊戲裡的可愛美少女呢!會動會走會說話的三次元美少女實在好恐怖。啊!誰、誰來救救我呀——

 

BANNER-一起來玩H遊戲- 0921(72).jpg      

 

2015年8月某天,下午4時15分,日本京都,京都車站大堂

 

我站在公用電話前,盯著川流不息的人群,焦慮地反覆確定時間。

跟我約定在4點見面的人,並沒有出現。

奇怪,沒聽說列車發生意外啊,那隻什麼『Hikari』應該已經到了才對……難道他不是脂肪型男子?哈,怎麼可能!不是胖男生難道還會是個美少女嗎?

「叮鈴噹朗~」車站突然響起溫柔的女聲廣播,「陳奕遙小朋友請注意,從香港來的Hikari正在中央口等你……陳奕遙小朋友請注意,從香港來的Hikari正在中央口等你……」

「誰、誰是小朋友啊!我又沒走失,我們本來就說好在出口的公用電話前等的吧!你自己莫名其妙地跑到2樓的中央口去幹什麼啊?」

我仰天大叫,惹來四周的日本人側目。

恥辱的感覺令我面容扭曲,周遭人的目光令我抬不起頭來,只能跌跌撞撞地趕緊往車站的中央口跑。

「Hikari-kuma你這個混蛋!我恨你!等見到你之後,我一定要切下你的熊掌來吃!(編按:Kuma為「熊」的日文發音)

 

回憶,一天前,簡樸但貼滿動漫美少女海報的日式小房間

我垂頭喪氣地回到獨居的房間,後悔地自言自語起來。

我是不是太衝動了?雖然退出動畫社的行動很酷,但這樣的話,我以後要在什麼地方創作啊……」

『你有郵件喔!哼,雖然跟本小姐沒半點關係啦!』

我坐在小矮桌前,正托著頭沒精打采地登入自己的Blog,突然被電腦發出的美少女提示音嚇得後退兩步。

『Hikari-kuma︰你的畫很不錯哦!我特別喜歡你畫的那張向日葵中的○鈴!啊啊,還有長○大萌神穿女僕裝那張也非常不錯!嘻嘻,要不要一起來做同人遊戲?一起成為新一代的Tope-Moon哦!』

我的眼神突然亮了起來,甚至沒注意到發信人的名字古怪得要命,就迫不及待地敲鍵盤回信︰

「我?做同人遊戲的原畫?我真的可以嗎?」

「當然哦嗯!我才不會看錯人!」

「好感動啊,謝謝你的欣賞……可是,我人在日本京都啊,這樣也可以跟你一起製作同人遊戲嗎?」

「啊嘻嘻,正好我也要去日本哦嗯!明天下午4點,京都車站,我們見面談!我會帶著一把寫著Kuma的扇子(心)」

 

2015年8月某天,下午4時25分,京都車站中央口附近

「陳奕遙小朋友請注意,從香港來的Hikari正在中央口等你……陳奕遙小朋友請注意,從香港來的Hikari正在中央口等你……」

「夠了!給我停止!停止!啊啊啊……」

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汗流浹背地趴在中央口的廣播室玻璃上,嚇得盛裝打扮的廣播室美女姐姐連忙往後退。

「我、我我我就是陳奕遙!那廣播、廣播……」

話沒說完,我便注意到旁邊的人群有點異樣。

扭著僵硬的脖子往旁邊一看,只見一把正在半空瘋狂亂舞的摺扇。

扇面上,是用黑色墨水揮毫的「Kuma」墨跡……

1-一起來做H遊戲吧0914.jpg  

「又、又又在搞什麼飛機啊!」我慘叫一聲,高速推開人潮衝過去,一把抓住那隻正在揮舞扇子的手臂,然後慌張地拉著那隻熊跑出京都車站。

 

下午4時30分,京都車站出口廣場

「嗄嗄……我要死了……」我雙手按住心臟,面青唇白地蹲在地上喘氣。

「啊嘻嘻,好刺激!小哈歡迎人家的方法真是太有趣了!人家要把這情節寫在遊戲裡!」

嬌滴滴的少女聲,快令我面容打結了。

我震驚地回頭一望,只見到短裙打扮的美少女正喜孜孜地站在我身邊。

她雖然跑得滿臉通紅,正在深呼吸,卻沒像我氣喘連連。

我在內心大喊──美少女!為啥米是美少女啊?我最討厭三次元的美少女了!

「小、小哈……小哈是誰啊?」

「小哈真會開玩笑!小哈的網名不是Haruka嗎?所以人家決定簡稱你為小哈!」

不要隨便決定別人的簡稱啊!Haruka可是「遙」的日文讀法呢!明明是那麼帥氣的名字都被你簡化成小丑名了啦!

她走過來想拉我的手,我連忙向旁跳了兩步,跟她保持一公尺的距離,疑惑地問︰「妳……妳難道是……」

少女沒有回答,只是咔嚓一聲,展開手上的扇子,露出「Kuma」的字跡。

「啊嘻嘻,小哈怎麼可以忘了?人家不是說了會帶一把寫著Kuma的扇子嗎?」

「哈……哈哈妳……妳……怎、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

「可、可是,喜歡美少女遊戲的……應該都是男生才對吧!」

「那是性別歧視哦!女生也可以喜歡美少女遊戲的哦!」 

我激烈地搖著頭,卻想不出反駁的話。

「總之哦,人家就是之前在網上跟你約定好的『伴侶』Hikari!小哈,以後請多多指教哦!」

「妳……妳說……伴侶?」

她開大嘴巴,雙掌用力在自己臉上不斷拍打,氣力大得彷彿是一隻野生的熊,嚇得我又後退了幾步。

「ku……kuma!太緊張所以說錯了kuma!啊啊啊好丟臉啊kuma!人家不是那個意思kuma!人家是指……伴……kum……是指『伙伴』!kuma……總之人家是純情少女,以後就拜託小哈了!」

「呃,沒、沒關係……」

「對哦!我想起來了!人家買了『手信』給小哈哦!」

少女從包包裡翻出了什麼東西,然後高速衝過來塞在我的手中。

「Hi、Hikari……這、這這不是A片嗎?而且還是盜版啊!」

「啊嘻嘻,沒錯!這是人家特地帶來,準備為我們偉大『H遊戲』取材用的哦!」

「什、什麼?H……H遊戲?」

她緊緊握住我的雙手,燦爛地笑了起來。

「對哦!小哈,我們兩個一起努力,肯定可以做出最了不起的H遊戲!」

我張大嘴巴看著她,完全無法理解她的邏輯。加上她的強大握力,我決定送她一個外號——發光熊(作者按︰Hikari是「光」的日文發音,Kuma是「熊」的日文發音)

 

黃昏,簡樸但貼滿動漫美少女海報的日式小房間

發光熊走進我的公寓,興奮地跑來跑去四處張望。

「啊哇——這裡好棒哦!四周都貼滿二次元海報,人家好喜歡!小哈的品味真好哦!」

「嘿……嘿嘿……是、是嗎……」

我始終跟她保持1公尺的距離,冷眼地看著她到處亂跑。

「對了!既然小哈是一個人住,人家先住下來也沒問題吧?」

我惶恐地瞪大眼睛,心中暗罵這女生實在得寸進尺。可是看著她,我說話會口吃,便轉過身背對著她說︰「那、那個……妳……打算住幾天?」

「哦?小哈你在跟人家說話?」

「當……當然啊!」

「唔……小哈!既然跟人家說話,就應該好好地看著人家啊!」

發光熊雙手捧著我的頭,用力把我的臉扳過去。

「不……不要……」

「ku……ma……快點轉過來kuma……」

「伊伊伊——」

「唔唔唔!」

「放……放手……」

「kuma……你轉過來啊kuma……」

「別、別再扭我的頭……」

我的脖子痛得要命,忍不住要推開她,沒想到掌心卻正好按在她的──胸前

我們兩人的動作都瞬間凝結住了,視線同時集中在我的手上。

「……呃?」

「哦……」

「唔……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嗯哇呀呀呀——kuma!你……你……」發光熊大叫一聲,便用膝蓋把我撞開,接著拳打腳踢。

「小哈你怎麼可以這樣!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啊!不……對不……起……別亂……踢……我說……對……不起……啊!」

「kya——」

「轟隆!」

我失去平衡跌倒,連帶把她按在地上。而且很不幸地,我的手再次按在她的胸口,臉正好貼在她的脖子上,而腰也深陷在她的大腿之間。

救、救命啊!她的身體好可怕!比成千上萬條鼻涕蟲爬在我身上還要噁心啊!

彼此都動不了,如此狀態靜止了好幾秒,她才反應過來。

「ku……kuma……你……kuma……人家……」

「呃……呃呃……」

「kuma……人家還沒打算……」

我比你更沒那個打算!

「……呃……唔……唔呃……」

「小、小哈,你……你走開哦……」

妳以為我不想嗎?「妳……呃……妳把我推、推開啊……」

「討……討厭!人家不推、不推開……不代表同意哦!」

「所、所所以妳、妳推啊!」

「嗚啊!」

她突然推開我的肩膀,再往我的肚子上一踢,讓我撞上牆壁再反彈回地上。

「嗄……得救了……不過腰好痛啊……」

發光熊盛氣凌人地跳到床上。

我避開她凌厲的視線,低頭死盯著地板。

「雖然人家……人家答應住在小哈家是……是為了方便製作遊戲!那個……人家是……純情少女啊!不會……讓小哈亂來!你……好好記住!」

「呃……剛、剛剛才是意、意外,我也不願意啊!」

「總之,……kuma……沒有下一次!」

「當、當當當然不能有下一次啊!」

「……那就好!」

「那麼,我們繼續發生意外之前的話題吧……妳要住幾天?」

「就住到遊戲製作完成為止!」

「等、等一下!妳……妳、妳……不是來旅……旅遊的嗎?」

「人家是『交換學生』……」

「這是……這是妳第一次說啊!」

「咦?我沒說嗎?總之,人家的學校在大阪。不過,反正交換學生上的課都不用點名,人家乾脆就留在這裡不去學校。比起上課,當然是製造偉大的同人遊戲更重要哦!」

她坐在床上蹺起了二郎腿,我不小心看到她內褲的一角,連忙別過頭。

「說、說說到同人遊戲的話……Hikari,妳、妳妳打算……」

「唔……」她皺眉盯著我好一會兒。「本來人家對網友都不太信任的哦,所以決定要來親身看看……不過,好吧,剛才發生的事不算的話……小哈似乎還蠻可靠的……那麼……好吧,就先讓小哈看清楚吧!」

發光熊演完獨角戲,就紅著臉飛奔進浴室。

我緊張地盯著浴室門。

「呃……這、這是什麼回事啊……」

 

陳奕遙的妄想世界

「小哈,久等囉!」

剛剛洗完澡的發光熊身上只圍著一條浴巾,一步一步逼近。

「妳、妳妳妳妳想幹什麼啊!」

「小哈,別怕哦,為什麼要逃走?」

「妳、妳妳妳不要過來!我最討厭三次元美少女了!」

「啊嘻嘻,人家可以解開你的心結哦!美少女恐懼症什麼的,要用反、治、療、法!」

「不、不要啊!救命呀——」

 

 

黃昏,簡樸但貼滿動漫美少女海報的日式小房間

「啪啪啪!小哈!小哈!你在幹什麼?一臉害怕的樣子,做惡夢了嗎?」發光熊拍打著我的臉問道。

「呃……呃呃呃?妳、妳妳妳的衣服……」

「衣服?人家沒換衣服啊!」

「不……呃……我的意思是,妳、妳剛才進去浴室……」

「啊嘻嘻,進去浴室是為了拿出這個哦!蹡蹡蹡蹡!」

出現我在面前的是,一張布滿小圓圈和粗細不一連接線的A3紙——就像把黏呼呼的納豆在A3紙上面平鋪開來那樣的噁心東西。

「這是……什麼?」

「人家的遊戲設計圖嘛。」

「妳、妳妳妳大費周章地跑進浴室,就、就為了這……」

「哦嗯,就為了這寶貝哦!人家怕丟了,一直貼身收藏呢!」

「誰要偷啊……」我小聲地說。

「嗯?小哈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對、對了……這圖是什麼意思……我看不懂耶……」

發光熊裝作嬌羞地拍了我的頭一下。

「哎呀!這當然是遊戲的流程圖哦!小哈居然連這個都看不出來!」

正常人都看不出來吧!

「抱、抱歉……那個,能不能請妳講……講解一下?」

「唔……可以是可以哦……你哪裡看不懂?」

「呃……首先,左上角這裡寫的……」

《戀妹~悲傷戀物語~》這是遊戲的名字哦!」

「是、是什麼遊戲?」

「小哈問得好奇怪哦!當然是『純愛H遊戲』啦!」

「純、純愛?妳……妳肯定?」

「當然!這點有什麼好質疑的?」

「呃,怎麼說呢……例如,這裡寫著什麼『兄1H』和『兄2H(強暴)』……」

她歪著頭,一臉天真地眨了眨眼。「這裡有什麼問題?」

「不、我的意思是,我看不懂……」

「有什麼好不懂的?就是女主角跟大哥和二哥的H場景嗎嘛!」

「那個(強暴)呢……」

「當然是強暴的H場面哦!」

「……那、那麼下面這些『3P』、『偷窺H』、『捆綁』、『調教』、『公園露出』、『滴蠟晚餐』……」

「就如字面看到的意思嘛!啊,人家知道了!小哈是不是覺得這個故事劇情特別豐富?」

「怎、怎麼說呢……對純、純愛來說……稍、稍稍為有點……過激?」

「小哈果然是我的知音哦!人家就是要做出驚世駭俗!完全不一樣的!能人所不能的純愛H遊戲哦!小哈一看就知道我的心思,果然我們是最佳拍檔哦!」

鬼才要做妳的拍檔!

「呃……唔呃……這個……怎麼說呢?」

「小哈!」

她突然抓住我的肩膀。那手中,傳來與美少女完全不相符的超大握力。

「是是……」

「我們一起努力,製作出最棒的H遊戲吧!絕對要奪得本年度華人ACG聯合展的『這個H遊戲真厲害』榜首!」

我惶恐地看著她,完全無法招架。

「誰、誰要跟美少女合作做這種變態的遊戲!啊啊啊……我在內心吶喊著。


下集預告:

美少女恐懼症患者居然要跟古怪的強勢美少女開始同居生活?還要做什麼變態的純愛H遊戲?

開什麼玩笑!我肯定要拒絕她、馬上把她趕出我的家,讓我的生活回歸正常!

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卻因某個美少女的插足,令我的計劃完全亂了套!救命啊!我該怎麼脫離這個美少女地獄啊?

  

名詞解釋︰

○鈴︰著名催淚遊戲、動畫A○R的女主角,以悲慘身世和堅強的微笑打動萬千宅男。

長○大萌神︰紅透半邊天的涼○春日系列的女角,魅力驚人的無口角色

TPE-MOON︰以製作H遊戲起家的同人社團,處女作取得大成功之後轉型商業遊戲,現在已經是業界一等一的遊戲廠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一起來做H遊戲吧〉於每週三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