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集

作者-三娃

 

混合人、自然與科技的奇幻著作。

指的是以人之力(人力)生活的漢和民族

科技指的是以科技之力(機械)生活的北之邦聯

自然指的是以自然之力(大自然)生活的卜月族

三個民族各自依賴三種不同的力量生活,當他們的力量發生衝突的時候,該如何從中取得平衡就是這個故事想說的。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葛士大人-葛士,官階名。的長官,帶領一行人,進行困難的鬼域任務。

武人同期進入葛練所的武人,與交情深厚,也是鬼域任務成員之一。

 

 

大海船上   白日

載浮載沈的大船在靛藍的夜星下,被浪濤衝擊著。

船頭站著兩個清楚的身影,一高一矮:高的顯得莊重威嚴,一身武裝;矮的則像隻蟲一樣蠕動著,纏在高的身邊。

葛士大人,您沒事吧?」矮子船長說。

船側有大約六、七名與葛士同樣武人打扮的人,每個人的臉都發青著,看著站在船頭說話的兩人。他們窩在船的右翼,每個人正因暈船感到作嘔,所以都又敬又愧地望著他們的長官。

「嗯!還好。」葛士大人應著,硬撐著笑點頭。

「這樣啊!葛士大人不愧是領有字頭銜的武人。搭過我這艘船的漢和人中,您可是第一個還能用兩條腿站著的人啊!」

矮子船長大笑了一陣後,繼續纏著葛士大人說東說西。

 

「真會吹牛的!你是載過多少漢和人啦!」一個武人小聲地唸著。

其他和他窩在一起的武人,都頻頻點頭表示贊同。

葛人大人,您也領有字頭銜,那死矮子是不是故意說給您聽的?」捲髮的武人說著,同時摸了摸坐在他身前那人肩上的字肩徽。

「八成是!哼,他們那些葵星人,什麼時候開始竟在我們漢和人面前這麼囂張啊!」另一個武人應和著說,忍過想吐的感覺。

「說得是!要不是在這破船上,那些半點武技都不會的傢伙,哪能在我們面前站直身子?」一個聲音從後面說。

這又引來了一陣應和聲,大家都贊同著這位葛人裝扮的所說的話。

,你還好吧?」另有一個溫和的聲音說。

「那你呢??」回問著。

著一張臉,苦笑著搖搖頭。

「真是佩服葛士大人,他是怎麼站得住的啊?」感佩地說,看向船頭的葛士大人。

又傳來一陣矮子船長的笑聲,這陣笑聲引來了身旁手下們不悅的眼神,只是這趟任務大家身負重任,也就忍了。

船頭的葛士大人從矮子船長手上,接過了一小巧精緻的盒子

一眼就看出,那是屬於漢和的東西。

      

鬼灣應該快到了吧?船長大人。」葛士大人邊問著,邊努力保持鎮定。

「葛士大人,您似乎太小看鬼灣了吧!」矮子船長說著,還一臉輕挑地像趕蟲子般揮揮手。「要是鬼灣有這麼容易到得了,你們漢和還需要大費周章地和我們葵星的盟國遙星和親結盟?這操船術比起你們的精源武技可是一點也不會遜色的!就算你們漢和完全不懂航海技術,也不該這麼問啊!」他喀喀地笑了兩聲後繼續說:「放心吧!大人,我一定會平安地把你們載到鬼灣的。」矮子船長對自己的優勢感到相當滿意。

 

慍怒地聽著,沒多說什麼。

「真敢說,那『合盒』還不是我們大公主的陪嫁。」捲髮的武人不平地說。

「噓!還是先顧好你自己的合盒吧!」使了個眼色說。

大夥兒不由自主地移動身子,遮住身後那比小合盒大上好幾十倍的三只大合盒。

 

!」船頭的葛士大人轉向右翼喊了聲,將手中的合盒伸向

迅速起身,走向葛士大人;在走動的同時,他盡力讓身體的搖晃降到最低,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看見了矮子船長眼中輕蔑的笑意。

「葛人大人,這可是咱們葵星最精準的『風向計』,等到了鬼灣、進了鬼域,你們的命可就全繫在這上面,要小心拿好囉!別滑了腳,把命都給丟了!」矮子船長自以為有禮地說。

「是!我會小心的,多謝您的提醒。」僵硬地撐出一個笑容。

從葛士大人手上接過小合盒時,他也接收了大人讚許的眼神。

船長見消遣漢和的目的達到了,他便得意地轉身離開。

一回頭,就清楚地看見窩在一旁的手下人人緊握著劍柄,儘管臉色發青,仍不失漢和武人的驕傲;輕搖著頭,阻止了手下想將劍拔出劍鞘的衝動。

 

 

鬼灣  中午

日近竿頭,船駛進鬼灣。

葵星人像趕喪神似地把漢和一行人趕下船,然後自顧自地就在船上辦起了驅邪儀式。

等人踏踩著腳下漢和武人的精源凌空躍步,躍過船與岸之間超過百來步的距離。

岸邊景象相當駭人,無數尖如刀鋒的角山與崖谷交錯;水道奔流無源無終,時而沒入地底,時而衝向天際形成水柱;或明或暗的大小洞穴、沼澤、無底洞和不見天日的樹叢,還有怪異不成比例的植物,以及長著男人臉、鹿不似鹿、馬不似馬的動物神出鬼沒。

「葛士大人,那鬼東西會一直跟著我們嗎?」捲髮的武人一臉快死的樣子,發著牢騷。

一行人一臉陰鬱地盯著那鬼東西瞧,那怪物從他們上岸不久便一路跟著他們;沒有攻擊,也沒有表示溫順。那張男人臉上,長著一對像會奪人魂魄的雙眼。

「葛士大人,要我殺了牠嗎?」說著,靠向那鬼東西,作勢要拔劍。

葛士大人深吸了口氣。

「兄弟們!」葛士大人喊著,舉手阻止了,望入手下們的眼裡,堅定地拍著他們的肩膀,「要相信自己腰上的精源,踏穩了自己腳下的精源,我們肩上所扛的,不是普通的任務!要知道,在這片鬼域裡有人等著我們!這片鬼域之後正是漢和最大的敵人,也就是河界北之邦聯,那群小偷已經步步逼近我們了。為了不讓漢和為之覆滅,此行的重要性足以左右戰事的發展。王室獻出了公主,而我們也要獻出忠誠,為了漢和,萬死不辭。」葛士大人喊著,拔劍出鞘,高舉精源

漢和萬歲!」高喊出聲,也拔劍高舉,「萬死不辭!」

漢和萬歲!」所有人附和著,紛紛舉劍伸手向上。

漢和王朝萬世不滅!」再次大喊。

漢和王朝萬世不滅!」所有人同聲喊。

歡呼聲中,一行人聯袂躍向了空中,他們踏踩著腳下的精源,輕易地躍過了河流與山峰,也擺脫了那鬼東西

 

 

鬼域  山谷  午後

深入內陸後,漢和一行人在一處山谷勉強停下腳步,但在這片區域裡,似乎沒有他們可以立足的土地。

「別碰那些黑水!踩在石子上,黑色的別踩,會燒了你。」警告道。

其他人聽著,無不以怪異的姿勢在石子上維持平衡;其中,揹著三只大合盒的武人最需要他人幫忙,才能讓他暫時停穩住身子不動。

葛士大人從懷中取出一張地圖,在所有人中間攤開。

也從小合盒裡取出葵星的風向計,懸在地圖上。

風向計下方的扇葉不停地迎風旋轉,上方的圓形鏡面中三枚指針也跟著旋轉;沒多久,一枚指針停了下來。

「這是磁針,指的是船的方向。」葛士大人指著風向計說。

 隨後,另一枚也停了。

「這是光針,指的是日光的方位。」葛士大人接著解釋。

 在兩枚指針停下後,最後一枚卻怎麼也不停,一直在兩個定點間來回移動。

「這是風針。」葛士大人說著,還特地抬頭看向,「它所指出的,是空氣中異常的氣流。在別的地方可能只在兩個定點間固定來回移動,但在這鬼域裡會隨著我們的移動,可能會增加更多的定點,所以你在行進中要不時察看,以避免不可預知的危險。」

「是!」大聲地回應。

 隨後,戒慎恐懼地將風向計掛在脖子上;他知道在這鬼域裡有許多不可預知的危險,他必須隨時保持警戒。

「好了,日光現在在我們左邊,我們得朝它和船中間偏東的方向走。順利的話,明天再見到日頭時,應該就會到達我們要找的地方了。」葛士大人充滿信心地說著,同時下達命令,「出發了!」

 一聲令下,一行人再度躍上空中,並小心翼翼地閃過風向計上風針所指的兩個定點。在他們往前飛奔的同時,身後剛剛風針所指的那兩個地方竟毫無預警地噴發出水柱,巨如山,高如天。

在空中轉身,驚訝地看著那兩道水柱,忍不住親吻著胸前的風向計。

繼續領著眾人急轉彎,向左下方,幾乎才剛收回最後一腳,就差點被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兇猛火焰吞噬他們的腳步。

一路上,他們閃躲再繞道、繞道再閃躲,即使風針指的方向是一片看似無礙的白色沙洲,他們仍會選擇繞道而行,寧願相信風針的指示。

 

 

鬼域  巨石區  夜晚

 鬼域的夜晚相當沈靜,星空卻異常燦爛。

 夜裡,水柱不再噴發,火焰不再燃燒,大地迴盪著悶悶的鼓動聲:一切,彷彿蓄勢待發。

 依著風向計,找到一處無風帶可供大家休息。

他們背著月光,揀集了許多石塊,在崩塌的巨石底下鋪疊出一處方間,容納所有人歇腳。

葛士大人打開三只合盒中最小的一只;這合盒中,裝滿了不同大小的圓球,球體泛著水晶般的藍色光芒,又不時閃著七彩虹光。

葛士大人從中取出一顆,如手掌般大小

 

卜漢河-1-72.jpg  

 

「葛士大人,您要用精源嗎?」驚問著。

葛士大人平靜地點點頭。

「在這鬼域裡沒有什麼事是可以確定的,只有在精源的防護下,我們才有平安度過黑夜的機會。」葛士大人慎重地說。

葛士大人走到了方間正中央,再取出一把同樣泛著藍光的精緻小劍;這小劍的劍尖上,有著樹狀體。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葛士大人把精源放在下、精緻小劍放在上,擺成上下直線、並相觸著;當小劍被吸入球體時,球體瞬間碎裂成無數光點,光點成螺旋狀飛舞,最後在他們周圍集結成一道圓形透明屏障,將他們包護起來。

葛士大人隨即將小劍插入方間石塊中固定,大家這才展露出輕鬆的神情。

「接下來,必須要把水袋的水裝滿才行,有誰可以幫忙?」葛士大人看著大家問。

一聽到得要離開球體,所有人都閃避不及。

這時,自告奮勇,「我去!」

收集完大家的水袋後,他便離開球體,汲水去。

 

 

鬼域  河川旁  夜晚

沒有人肯跟著來,除了,這讓在尋水的路上有點鬱悶。

,是因為我剛領到字頭銜,所以大家才不肯跟我來嗎?坐在汲水處的流水旁,抬頭呆望著滿天夜星抱怨著。

「蛤?」疑了聲。

邊將水袋壓入水中汲水、邊轉頭看向,看見他的呆樣,忍不住笑出來。

「是啊!葛人大人!在我們這些同訓期的人當中,怎麼會是您先榮升葛官呢?」揶揄地說。

 「喂!!」不滿地抗議道。

 「哈!哈!哈!」 笑著將剩下的空水袋丟入懷裡,「別鬧脾氣了,大人,快做事吧。」督促道。

 ,連你也瞧不起我嗎?」頗委屈地問。

 「要是瞧不起你,現在就不會在這兒陪你了。你也別太在意,他們那些人只是太累了,更何況是在這種鬼地方。」溫和地安慰著。

 「我也知道啦!只是忍不住……」說著,並懊惱地抓抓頭。

「連葛士大人都用了精源了!這地方,還真不是普通讓人洩氣……」刻意說。

「是啊!明知道精源所剩不多,還把精源用在戰場以外的地方。不過想想,這地方真的很讓人直冒冷汗呢!」說著,放眼望著四周。

「我們漢和真的已經到了必須在這種讓人直冒冷汗的地方蓋精煉所的地步了嗎?」

唸叨著、邊鎖水袋,等全部鎖好後,他便坐到身旁。

 「國內的礦藏越來越少了,有些國境藏礦地,甚至被北之邦聯佔領了。雖然他們無提煉原礦,但對我們來說,也是種威脅。」不甘心地說。

所以才把大公主嫁給遙星,好讓我們能來這種地方採礦、煉礦嗎?」驚愕地說。

「是吧!漢和北之邦聯前前後後打了三百多年,再多的精源也有用完的時候。更何況近十年來,北之邦聯專攻我們的精煉所,被搶走的精源多到能讓他們建造出一艘艘槍炮艦艇,直逼國境界河了。」越說越不甘心。

「精煉所的護衛葛官都在幹什麼?怎麼護不了精源,讓他們白白搶走了?是我們的武技沒用了嗎?比不上那些炮艇?」心寒地問。

沈下眼,頓了一下,「據說,他們把搶走的精源再做精煉……」

「精煉?他們的技比得上漢和的嗎?」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曉得,但我們的精源精源確實不比以前有用了。」擔憂地說。

瞬時,兩人陷入沈默。

「聽說在國境死了不少兄弟……」沈重地說。

「所以我們這一趟一定得順利帶回精源,否則……

話說到一半,一陣啼聲打斷了他。

四周一片黑暗,只聽得見啼聲越來越急促,也越來越靠近他們。

倏的,一個龐然大物從他們頭頂上躍過。

 正當快要看清楚那東西時,一束強光直射入他的眼裡;下一秒,他只知道自己被硬拉扯地掉入水中。

 

下集預告:

拖入水中的曜,是否安然無恙?那強光又是什麼?那龐然大物會攻擊他們嗎?對他們的任務會造成威脅嗎?

 

漢和階級.jpg  

 

註:「葛官」為統稱,指領有「葛字」頭銜的武官。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