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聖書名頁.jpg

  

  莉森,出色的爵士鋼琴手,許多人特地光顧紐約一間不起眼的小酒吧,就是為了聆聽她的演奏。

  褐髮黑眼的艾莉森,五官有著西方的深邃與東方的神秘;她很少提到自己的事,連最熟識她的比爾‧威,也只知道她在德國出生,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臺灣人,雙親現居德國。紐約小小的公寓只住她一人;甚至連她姓什麼,他都不清楚。

  這個月,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來到紐約公演三天,演奏的主題是貝多芬的九大交響曲;比爾‧威邀請艾莉森一同前往聆賞。

 

  演出即將開始,柔和的舞臺燈光打在樂團身上,指揮從幕簾後緩緩走出,一鞠躬,來到樂團中央。寂靜一陣,他一抬指揮棒,和緩的七度和弦不疾不徐延伸開來,又緩慢、柔和地縮了回去,直到轉了音,進入《C大調第一號交響曲》第一樂章明朗有力的快板,運用標準的古典樂派風格,進行弦樂和管樂的交錯。

  艾莉森閉起眼,沉浸在時而激昂時而輕柔的樂曲之中。第一樂章進入尾聲,一連串力量充沛的重音敲擊在觀眾耳旁,艾莉森心中一陣激盪;不知何時,眼前亮了起來,已習慣黑暗的她難受地睜開眼,卻被眼前的景色嚇得不知所措。

 

  這是什麼地方?

 

  頭頂上方是橢圓形的屋頂,天花板設計精美,邊緣刻著精細浮雕,牆壁兩側掛著二樓的包廂;艾莉森置身在半弧形的觀眾席中,兩側的人,女性戴著假髮,襲著撑裙,男性穿著洛可可風格的服飾,留著髻辮,覆戴假髮與三尖氈帽;身穿無袖錦緞背心;腳上穿的鞋子有扣環,配上白襪與緊膝短褲……活脫脫是十九世紀初流行的穿著!

 

  舞臺上是另一支管弦樂團,奏著同一首曲子的第二樂章,由小提琴優雅的旋律起頭,中提琴與大提琴在後頭加入它,調子輕盈而快速。指揮激動舞動雙手,蓬鬆的棕髮隨著身子微微顫抖,一下子面對小提琴,一下子轉向低音提琴,忙得大汗涔涔。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艾莉森只道自己在作夢,朝左看了看,又向右瞧了瞧,耳邊的音樂生動精彩,真實得不像夢境。

 

  終於,《C大調第一號交響曲》進入尾聲,調子歡快活潑,指揮的手在每個強拍處揮下,曲子結束得高昂激烈。看著指揮的面龐,她感到有些眼熟,不由得細細打量起對方的模樣:一頭蓬亂的棕色捲髮,寬展的額頭下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薄唇兩側是下垂的嘴角。

 

  「貝多芬先生的交響樂真是精彩!」不遠處一名老先生讚賞道。

  另一個人回道:「是啊,果然不枉天才之名。」

  天才?

  「不好意思!冒昧插個嘴……路德維希‧范‧貝多芬,他不是三個世紀前的人嗎?這位指揮家怎麼可能是他?」艾莉森忍不住插嘴問道。

  「小姐,妳是不是頭暈了?三個世紀前貝多芬先生都還沒出世呢……嘿,就連我都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老先生奇怪地看著她,故作幽默道。

  艾莉森看這兩個人一點都不似在開玩笑,心中的謎團更大了。「能不能請你們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

  「小姐,妳真的暈了吧?這裡是胡浮堡皇宮劇院──」老先生呵呵一笑。

 

  劇院裡,觀眾漸漸散去,艾莉森仍坐在原地,忽視周遭對她投來的異樣目光,專注思考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原本在紐約某間演奏廳裡頭的她,如何在轉瞬間來到座落於維也納的胡浮堡皇宮劇院?而且身旁的人都穿著十九世紀初的服飾!現在有什麼地方的人還會穿著這種古老的服飾?最匪夷所思的,是從老先生口中得知指揮那支管弦樂團的人,是鼎鼎有名的音樂家貝多芬!

  這是比爾開的玩笑嗎?

  搖了搖頭,艾莉森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比爾怎麼可能大費周章和她開這種玩笑?

  既然不是玩笑,眼前這情形到底是怎麼回事?

 

後天同一時間,

讓音樂時光機帶我們一同穿越時空愛上......

《樂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