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男封面入口

入口

  

第一章

卡夫卡、愛因斯坦、叫做烏鴉的男人

 

  依照約定的時間,我來到這棟從沒來過的大樓。正確的說法是,在我的印象這棟大樓是不存在的。這一帶雖然我比較少來,但每個月也總會經過個一、兩次。所以,不可能有一棟這樣大的大樓蓋在這邊,我卻完全沒注意到。我感覺到莫名奇妙,但後來想想也並非不可能的事。

 

  走進大樓後,大廳裡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照理說應該要有個警衛來把我攔住,要我出示證件或者是換個證件好讓我上樓去見我的客戶。以這樣規模的大樓來說,有著十位警衛管理著人員進出,我都不覺得奇怪;只是什麼都沒有。任何可以稱得上是警衛的東西,一個都沒有。整個大樓的大廳冷冰冰地像是結了冰的世界一樣,只見到幾支沒有生命的監視器在掃描監視著,那是目前唯一稱得上是「活」的東西。

 

  「這裡被隔離了嗎?」我心中第一個直覺反應是這樣子。比如說,大樓裡發生了生化武器攻擊的事件?或者是有著致命的傳染病正發生著?因此所有的人在這個時候都被送到另外一個安全的場所,整棟大樓才被淨空成現在這樣子。

 

  不對啊?如果是這樣子,我可能在外頭就會被告知裡面是個被管制的場所了。而且也都沒看到像在電視上穿著防護衣的化學兵或者是醫務人員。這樣想了之後,便覺得剛才的推論十分不合邏輯。

 

  管他的,我現在要想的應該是如何見到我的客戶吧?因為他給我的訊息就只有一紙住址,連聯絡的電話也沒有,聯絡人是誰也沒說。更好笑的是我現在竟然站在這裡。

 

  時間是在兩週前,我的電子郵件信箱裡出現了一封久違的mail。信件是從接案中心發來的,是件新的委託案。我十分開心地把信打開後把相關訊息列印出來。因為有好一陣子沒接到案子,實在是很餓了。

 

  信件內容除了說明接案的內容以及希望結案的時間,我看到難得一見的用接案中心logo浮水印的格式紙張,是一個倒六芒星的標誌。這意味著背後的複雜性是超出我這樣平凡人的想像,也就說是極度機密的案子。我有點害怕去碰這一類型的案子,但重點是他的酬勞實在是太優渥了,我真的無法抗拒。

 

  委託的內容是希望我在兩週內寫一個運算式,這是關於如何將機率放大的一種運算。説得更白一點,這是個一對多的多項式運算,有點像是尋人遊戲的一種軟體。舉個簡單的例子吧!假設你正在百貨公司的周年慶,不小心把孩子搞丟了,你心急如焚想趕緊找到小孩,卻不知該如何找起?你可能必須找遍整個百貨公司才找得到你的小孩;但若是今天你的小孩正在百貨公司的服務中心,廣播小姐廣播你的小孩正在這裡,你一定馬上就可以找到你的小孩,而不需要找遍整個百貨公司。客戶所要求的運算式就是這樣的東西。也就是當你要去找尋某樣東西時,如何去預測每個位置的機率大小。例如在兒童遊戲區的機率是59%,在麥當勞是30%等等這樣的機率。

 

  有點難度,但其實有好的電腦運算輔助下,這個東西就不難了;只是要怎麼把框架寫得簡單好用,並且要適用在各種運算軟體的相容性,這才是真正的難度。因此在兩週幾乎沒什麼睡的情況下,終於把程式趕出來,而且是我滿意的介面。

 

  工作完成後,我將完成的式子寄回給接案中心請他們交給客戶。這一類的案子我們是不過問太多的。特別是像這樣難度的案子且還押了浮水印在後方,很多都是來自於軍方或者是第三世界的一些奇怪組織委託的東西,問太多反而是自找麻煩。

 

  至於接案中心的角色,則是斡旋在我們這些程式駭客與客戶之間的白手套。對於這樣的接案中心組織,我從沒見過任何人,也無從過問他們的身分。

 

  我把案子交回中心之後的第三天,中心又來了一封信。信的內容很簡單--極機密:客戶想見你,請於三天後到以下所述的住址。一樣的浮水印信紙,我看了實在有點頭痛。

 

  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自從與接案中心合作以來,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的身分都是被極度保密的。因為只要被相關的情治單位發現我們在搞的東西,吃上牢飯是很有可能的。因此我們只要專心工作、專心收錢就好了。隱藏在背後的事,接案中心自然會幫我們規避與處理。

 

  因此,「不碰面」的原則對我們來說,就如同鋼鐵般的紀律。接案中心以及我們這些駭客也都十分謹守這樣的原則。

 

  所以,我實在想不出這封mail的來意是什麼?因為這不太像接案中心他們的作事風格。首先破壞這樣的原則就不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是不是自己在這次的案子裡招惹了什麼事情?而且這一次還是接案中心主動來找我。這讓我感到困惑且有點擔心。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太大用處,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這也就是為何現在我到這裡的原因。

 

  我像一隻呆頭鵝般站在這大廳的中央,望著前方的六座電梯,愣著不知該如何走下一步。

 

「這裡應該是我要來的地方沒錯吧,地址也再三確認過,不過眼前整個卻空蕩蕩的。」心裡忐忑不安地暗想著。

 

  這裡一切感覺十分嶄新,就像剛落成的大廈一樣,仔細聞,似乎還有點剛剛裝潢過的味道。

 

  就這樣等了有十分鐘吧?正當我決定放棄繼續等待想離開時,才一轉頭要走,一個女孩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的正後方。嚇死我了,我幾乎是嚇得連倒退好幾步。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