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有人不想讓我發出聲音。正確的說,有某樣「東西」正阻止著我發出聲音,這個「東西」正存在我身邊。

 

 

 

    我知道,一群我無法辨識的東西正存在四周圍。只是,我並不覺得害怕,因為這樣的經歷對我而言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只是,這一次有點不太一樣。

 

    在黑暗中經過了約莫十分鐘後,所有的聲音才完全消失了。我依然在黑暗中,但我卻已經可以感覺到自己似乎不在自己的床上了,這真的是夢嗎?我心裡這樣想著。溫度也在瞬間變得好低好低,是那種北方才會出現的刺骨冰冷的溫度,空氣中原本的那股煙臭味也被另一種無法形容的霉臭味給取代了。這不是一般的霉味,是一種更古老的味道。

 

    有風透了進來,窗帘被風吹開露出了外面的光芒。我用眼睛的餘光瞄了一眼,但那股在黑暗中的光芒反而讓我隱隱感到莫名的恐懼。這裡的一切是介於模糊與清楚之間的「現實」,而且是一種我無法面對的一種現實。

 

    原本上了鎖的房間,門把突然被旋轉起來。有人要把門打開了?在黑暗中待了太久,喪失視覺後的我,感覺竟變得如此的敏感。我感覺有人正要從房間出來,只是會是誰呢?會是誰?我現在人究竟是在哪裡?為什麼我現在會在這邊呢?

 

    門被打開了,即使聽不到聲音也可以感受得到,一陣強風撲向身上的壓力。有個意識正告訴著我,我即將面臨掉入恐怖的深淵裡。這時,原本像被凍僵得無法動彈的身體,卻突然激烈地發起抖來了,那是一種來自於體內深層對於恐怖的直接反應。

 

    黑暗裡出現了燭光,當光的出現同時聲音也同時恢復了。像開關一樣,「啪」地一聲把所有的事物又重新開啟了。燭光出現在我的身後,我終於可以知道自己正被放置在什麼地方。我黑色的影子被投影在對面的牆,顯得又大又詭譎,身體也像被釋放一般地慢慢恢復知覺。

 

    我正待在一間木造的房屋內,地點已經不在剛剛那棟大樓的房間裡。這裡像是小時候看的歐洲卡通裡才有的木製房屋。簡單的擺設、昏暗的燈光,而那股濃厚的霉味像化不開的黏稠物,停滯在空氣的每個部位。而此時,我正站在這間房子的正中央。

 

    一陣吵雜的聲音從房屋的二樓房間傳過來。聽起來像是男女歡愉的聲音,女子發出非常享受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屋子。我循著這個聲音走上去,卻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步都走得很難過。因為,這個聲音我實在太熟悉了。是的,是我前妻林靜的聲音。我走進了房間,男女之間激烈的做愛聲響都傳進我的耳朵。我看著我的前妻正與一個陌生男子在做愛,但他們似乎不知道我正在他們身後。或許,我的存在根本不存在。

 

    妻子像是已經陷入了歡愉的天堂裡,完全享受這般性愛之中。男子則是面無表情的扭動著腰,像電動馬達般地不斷送入能量到妻的身體裡。

 

    我心中突然燃起一股怒火,那股怒火讓我恨不得現在就殺死他們。只是,當我看見男子的面孔時,我卻不知該怎麼做了。他是卡夫卡。在我夢裡的認知裡,目前正與我前妻做愛的男人就是卡夫卡。只是,為何卡夫卡會跟我前妻做愛呢?

 

    才這樣想著時,一個聲音傳到了我的耳裡,「一切到此為止吧。」說完,光線又再次消逝,黑暗又包圍全身。然後空氣又變回那原本臭臭的房間時,我知道我又回到了現實。

 

   「擁有黑暗之心的人只會作黑暗的夢;而更黑暗的心,則連夢都沒有。」我看著昨天沒看完的書中對白。

 

   「這是誰說的。」女主角問。

 

   「村上春樹的奶奶。」

 

   「聽你在胡扯。」然後女主角開心地躲進男主角的懷裡。

 

   「真是爛透了。」我說。然後電話嚮起,想也知道是誰打來了。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