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2006/07/10

 

 

  「歷盡千辛萬苦,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但當我們到達母樹時Mother Tree),並未觀察有任何可以稱得上是入口或者形式上可以稱為入口或出口的東西。也沒有所謂蟲洞效應所架構出的扭曲空間。我們於當夜搭起了臨時研究屋,必須有長期奮戰的準備。」

 

2006/07/13

 

    「我們試圖想拍攝照片或者是利用X光來進行母樹的調查工作,但不知為何現場所有的電子儀器設備都無法使用。只剩下手寫記錄是唯一的方式,這似乎代表了反物質的負能量可能對於電子儀器有十分大的影響。」

 

     2006/07/17

 

  「經過一個禮拜了,數學家們用帶來的印表紙,手算了大約有一千多頁的計算內容。物理學家與生物學家們則是沿著母樹的周圍,針對一些特殊的物理現象以及生態變化進行觀察。當夜我們招集了所有的人進行週報討論,討論結果卻沒有結果。我們決定繼續努力。」

 

      2006/08/10

 

  「一個月過了,我們準備的糧食已經接近用完,我們必須做出結論並討論下一步該如何進行。所有團員聚集討論,大部分的人已經感到煩躁。確實,這一個月以來,我們連一點成績都沒有,甚至連隻特殊的青蛙也沒發現。有人認為再這樣下去只是浪費時間,沒有電腦可以輔助這一項計畫根本無法執行。我們投票決定,結果有八成的團員要求要結束任務。老實講,我也是這樣認為。因此我提議大家回國後必須再次招集,並將手上所有可能的資料輸入電腦進行計算,大家並無異議。我們決定隔天一早離開任務地點。」

 

      2006/08/11

 

  「離開前的一晚,我跟平常一樣寫完日記後便睡了。這一晚,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這場夢也因此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夢到坐在大樹的樹根上,因一直無法突破現有的困境而感到難過與自責。突然一個拿著懷錶、穿著燕尾服的兔子,人模人樣地從我身邊跑過。說了句:『不好了,會遲到的。』見到此狀我也跟了過去,發現兔子站在大樹前不知道說些什麼後,便穿進大樹消失了。我嚇了一大跳,頓時感到驚訝且說不出話來。我想破腦袋想請那位兔子先生出來告訴我進入樹的方法,但用盡辦法卻都無法請他再次出現。我在夢裡懊悔,為何當時沒有趕緊跟上去,或許就能找到進入樹裡的方法了。隔天一早,我告訴所有的同事我所做的夢境,所有的人都說我壓力太大了,趕快回家睡覺吧,兔子穿樹的把戲實在是太荒謬了!只有其中一位同事相信我的話,並且拉著我私底下跟我談了許久。他的名字是卡夫卡,一個奧地利人。他告訴我,他昨天晚上也做了一個相同的夢,只是他的夢比我更長點。他也是一大早起床趕緊拿著筆開始寫下昨晚的夢境,就怕會忘記夢境的細節。於是,我們兩個討論之後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我們兩個決定再留下幾天,剩下的糧食也夠我們吃上一週,我們決定等待兔子出現。當然,我們並沒有告知其他的團員我們要等兔子這件事,免得又被嘲笑並羞辱一番。於是當天晚上就只剩下我跟卡夫卡。」

 

     2006/08/12

 

    「我們在母樹下搭了一個小型帳篷,就這樣一直坐著。這讓我想起一個中國成語『守株待兔』,真有趣,因為我們正這樣子在做。在等待的這段期間,我跟卡夫卡聊了一下,老實講我對他印象不深。雖然每個人都是我與NASA一起挑選的,但我也不可能記得所有人的背景與長相。聊過之後,知道他是在奧地利出生的貧民戶,花了很多力氣才上了哈佛。主攻科目是生物科學,博士論文是如何列出DNA的排序與基因組合。卡夫卡還說,這個夢境與童話故事《艾莉絲夢遊仙境》有異曲同工之妙,或許我們正活在這故事裡也說不定喔?我不知該如何回答這樣的巧合性,但很多事情確實也是科學無法解釋的。《艾莉絲夢遊仙境》,那一晚我想了這一個故事的內容好久。」

 

     2006/08/14

 

  「奇怪的事情在我們繼續留下駐守的第三天發生了,這裡發生了極大的地震。根據我的判斷,這樣的震動至少有7級。我與卡夫卡驚嚇得從帳篷裡跑出來。還在驚魂未定之時,我們發覺母樹的一角有點騷動。我們走了過去後,沒想到卻見到了守候已久的畫面。兔子出現了,或者是說兔男出現了。兔男看著手上的懷錶,嘴巴嘀咕地不知在講些什麼,然後往樹的方向跑過去。卡夫卡一見到這情況,拔腿就往前衝去。我永遠忘記不了他當時臉上的表情,但我也無法用這支禿筆來形容。」

 

  「卡夫卡應該比我年輕了十幾歲,他往前衝去時,兔男正準備穿進大樹。兔男才消失,卡夫卡接著一個大跳躍也進入了大樹。追在後方的我雖然隔不到幾公尺,眼前的景象真令人難以解釋。蟲洞的入口竟然就在這裡,身為科學家的我沒有比此時更興奮了。我跟過去使勁地往大樹衝,下場卻換來頭破血流。不見了,蟲洞的入口又不見了。」

 

  「真懊惱!在最後的節骨眼竟然因為我的體力不足錯過了蟲洞的出現。要等到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多久呢?卡夫卡已經進去了,他是唯一可以印證蟲洞的人了。我必須想辦法再與他取得聯繫。」

 

     2006/08/21

 

  「糧食只剩下三天了,卡夫卡已經進去一週了都還沒出來。這一週我幾乎沒有闔眼地盯著樹看,深怕自己又再次錯過兔男的出現。只是,兔男與卡夫卡依舊沒有出現,而我也必須走了。再不離開,我會餓死在這裡。我拿出紙筆寫上我的聯絡方式,再用顆大石頭把這張紙壓在帳篷裡,我希望卡夫卡可以看到我的留言並與我聯繫。熱切地希望。最後,我將此計畫改名為『艾莉絲計畫』。」

 

  以上是這個考察團的Leader所寫下的日誌內容,報告內容也到此為止。我翻回第一頁看了一下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做Jeff Roger。我用螢光筆把這名字標示出來,我想接下來我或許會需要找他幫忙也說不定。

 

  突後,我看到了一個名字「Alice Lin。這英文名字與我前妻一樣,讓我內心產生小小的訝異,應該只是剛好同名同姓吧!若我在Google打入Alice Lin可能會出現上千筆相同的人名。

 

  我把剛剛資料以及我所認為的問題條列幾點下來,然後把資料寄給愛因斯坦以及烏鴉先生。我列下了幾個問題,第一,請協助證實此資料的可靠性;第二,Jeff Roger此人是否為真?若有,可否知道他目前的行蹤;第三,艾莉絲計畫中所提及的兔男是什麼?;第四,請再詳述卡夫卡的背景。

 

當然,我心中有好幾個疑問沒寫在給他們的信件裡,主要是著眼於蟲洞隧道與卡夫卡之間的關係。因為在這其中,我無法找到資料裡的卡夫卡與保護傘機構有什麼直接的關係。資料還不週全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必須做其他的準備來找我想要的東西。

 

不過,我覺得眼前最該先睡一下,頭有點悶。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