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4.

  資料實在有夠多,電腦已經整理快兩個小時了,程式依然還在運算著。搞到晚上十點多,連晚餐都還沒吃。打開冰箱,拿出冰了有點久的巧克力棒猛咬,然後邊開瓶啤酒喝,邊躺在椅子上休息。

 

  腦袋裡還是沒有什麼具體想法。我回想起愛因斯坦先生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請注意你最近會遇見的每一個人,盡量在他們身上找線索。

 

  「最近所遇見的每一個人?」我重複想著這一句話。

 

  「不就是你們這幾個傢伙嗎?」我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又把剩下的啤酒灌完。

 

    想著想著,我突然想起前妻。通常一個人獨處時,會這樣不自覺地想起她。一直到現在我都還認為,她的離開對我們兩人是最好的選擇。我想起她離開我的那天午後,當時我也是正為了一個案子焦頭爛耳。我這個人的缺點就是一旦案子陷入膠著,我的眼睛就似乎看不見其他任何的人事物,而且脾氣會變得很差。其實我也很佩服她,可以這樣跟著我將近五年的時間。

 

   事實上,我們可以過得更好的。現在回想起來,我們真的可以不用分開,雖然這已經是後話了。在擔任職業駭客之前,我是一家網路公司的電腦資訊工程師。收入不高,但勉強還過得去;只不過想要在台北長期混日子,生存的機率不到3%。因此在那段期間,我已經開始兼職一些程式編寫的外快。兩份收入讓我過得比一般上班族輕鬆許多。

 

    這樣過了好幾年,我在業界的名氣慢慢經營起來了。兼職的收入反而比正職的薪水高出許多且更穩定,當下,我就決定辭去網路公司的工作。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前妻,更明確地說,我在網路公司工作的最後一個月,正要辦理交接時才和她有了正面的接觸。

 

    用「接觸」這兩個字來形容我與她認識的經過,其實是很恰當的。我在公司待了三年多,不論是業務上或私人的聊天,都沒有和她有過任何的接觸。我認為對於像她這樣的美女,我這樣的宅男或許比空氣還容易被忽略,所以從沒想過要去跟她聊個天或約她去吃頓飯或看場電影,諸如此類的妄想,在我與她之間是不切實際的。

 

    她在我進入公司約半年後到企劃部上班,是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學生,對這社會還抱持著夢幻般的憧憬,也是公司企劃部的甜姐兒。以她這樣的美女,一進到公司當然就引起轟動,身邊向來也不乏追求者,尤其每逢重要節日,她的桌上總是堆滿禮物和鮮花;這樣的情況,自然跟我的世界是完全不同調,就像地球與冥王星一樣,永遠搭不上邊。

 

  「聽說你要離職了。」她不知道何時站在我身後的,突如其來的招呼有點嚇到我。

 

  「嗯。」我不知道說什麼,只好看著她點頭應聲。

 

  「好突然喔!感覺好像沒跟你說過幾句話呢?」她裝可愛地說,但事實上也的確很可愛。

 

  「是沒說過話。」我簡短地回應,因為眼神不敢直視她,只好呆望著眼前的電腦。

 

  「是喔!」

 

  「那你今天下班後有空嗎?有一家不錯的餐廳,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好嗎?」她提議。

 

    「啊?」錯亂了!突然之間我腦袋的神經線像是爆斷了好幾根,眼前一片空白無法思考。惡作劇嗎?還是同事之間的打賭,請她來約我出去然後要我出糗呢?雖然我在公司與其他人的互動不算太好,但至少應該沒有與人結怨才對。對於她突然的邀請,我不僅感到疑問且驚慌,害怕會是某種陰謀加諸在我身上。

 

第一時間我不知所措、無法言語,對於這種一輩子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頓時感到無法招架。

 

       「可以嗎?」她加強疑問句的力道。

   

       「嗯。」我下意識的點點頭。

 

      「太好了,那就約七點喔。我等等mail地圖與住址給你。」

 

      「謝謝。」這一句話也是下意識反應。

 

    「晚上見。」她給了我這一輩子見過最美的笑容後,然後走回她的位置。五分鐘後地圖與住址傳到我的信箱裡,上面寫道:『很開心認識你,希望晚上用餐愉快。』我看著她的mail,意識比剛剛更模糊了。算了,就算是同事要耍我也沒關係,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而這家餐廳,就是那家好吃的藍帶豬排餐廳。

 

    至於這一次約會的結果,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說的。就像一般普通的約會,並沒有發生令人驚奇的事――沒有人在我們吃飯時,拿出一瓶啤酒往我頭上灑;也沒有人突然跑出來說你這隻豬頭烏龜竟然在跟我馬子約會,然後趁機羞辱我讓我出糗之類的畫面出現。

 

  在那兩個小時的時間,她一直地說著,我則適時地做些無關緊要的回答。我不擅長這樣的約會,在這之前我也沒有什麼約會的經驗,多半只是大夥兒一起出去玩時聊聊天。像這樣一對一的場面對我來說,還是生平第一次呢!而這一次,顯然被我弄得十分冷場,我搞砸了這次的約會。

 

    結束之後,我送她去坐公車。我們兩個在公車站牌下沉默了好一會兒後,公車才姍姍來遲。她先是看我一眼,對我笑了一下,然後就準備走上公車了。我心想,一切就這樣結束了,這樣的好運可能這輩子再也不會發生了。

 

   「可以再跟你聯絡嗎?」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突然蹦出這一句話。她聽到我這樣說後很開心地笑著,然後說:「打手機給我。」然後從悠遊卡的皮夾裡拿出一張名片給我後就上了公車。

 

  她走到公車裡的中間位置,然後對著窗外站在站牌旁的我,笑笑說bye-bye,我也開心地回笑著(也許笑得很僵硬)。

 

車子開走後,我望著離開的她,突然有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衝到公車前把車子擋下。那是我第一次害怕會失去什麼,即使只是這麼平常的分開,都令我感到如此悵惘。我暫時抑制心中的衝動,看著她留下的名片。「林靜Alice Lin,好美的名字。

 

突然,電腦的提示聲音響起。嘿!終於跑完了。這聲響也把我回憶過去的思緒拉回來。

 

    我開始看著電腦所整理出來的資料,經過這樣的轉換整理,將一堆沒用的資料過濾掉,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時間浪費。但這個程式只能利用檔案名稱以及相關關鍵字眼的謀合,將資料重整起來。例如:世貿一館,所有於文章名稱及內容有提過世貿一館的資料,都被整理在一個資料夾裡。

 

  我開啟其中一個剛剛重新編寫的軟體,用來搜尋剛才整理好的資料。這程式可以讀取到資料的內容,是用來把已經篩選過的資料再進行一次整理,並且可以提出關鍵字重複出現的次數和資料流路徑的追蹤。我鍵入「卡夫卡」三個字,程式跑了約3秒後表示沒有相關資料可查詢,於是我又接著鍵入了「愛因斯坦」、「烏鴉」,但只是出現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

 

 我癱了,這樣下去真的會沒完沒了。我躺在椅子上眼睛感覺到十分痠痛,身體突然也覺得好累好累。這種無助的茫然,是從事駭客工作以來最絕望的一次。

 

    我走到冰箱又開了一瓶啤酒,整個人像是失了魂般地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望著我的螢幕,完全沒有頭緒該怎麼往下走。

 

    突然,我看見了一個東西。在我的電腦螢幕上像是出現了一絲穿透性的光芒的東西直射到我的眼睛。我放下啤酒趕快坐回我的座位上,把剛剛看見的資料點進去。

 

    有一個資料,它被同時設定在國安局、總統府、國防部三個部會裡的最高機密資料夾裡。我點了進去後看見「艾麗絲計畫-最高機密」。

 

「就是這個了。」我叫道。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