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2.

  隔天一早,我難得七點起床。在大樓對面的早餐店吃完早餐後,開始這項尋人計畫的前置作業。雖然這一切很煩瑣,但我昨晚想想,其實這個任務是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的。

 

  怎麼說呢?如果我找不到卡夫卡,那如同烏鴉先生所說的會面臨世界末日,大家一起掛,誰也逃不了。就算烏鴉先生只是嚇嚇我,想用這招讓我認真去找,根本沒發生世界末日,我想他也不至於會用什麼怪招來對付我吧。

 

當然,若是我真的找到卡夫卡,還有一百萬美金的獎賞。只要一想到這裡,全身上下的細胞就活絡了起來。事不宜遲,趕緊行動才是眼前必須做的正事。

 

    我打開電腦主機,搜尋相關卡夫卡的所有資料。從各國國安局的資料庫到隔壁王太太女兒的草莓甜心內褲,連一個也沒放過地全部搜索,在第一階段,總共找到了七千多萬筆的有關於卡夫卡的資訊。實在是多得驚人,真沒想到卡夫卡名字會這麼有名氣!

 

    然後我再用網路資訊編輯分類軟體,將所有的資料夾的索引進行分類編輯。如此一來,可以將所取得的資訊簡化許多。例如: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在所有的搜索引擎裡,包含Google、Yahoo等一堆大小不等的引擎共可以找到200多萬筆資料,但其實這些資料頂多只能算成一筆。於是在第二階段的簡化編輯分類後,資料可以簡化成五百筆左右。很驚人,從七千多萬筆變成五百筆。你無法想像在現今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網路上的垃圾資訊竟然有這麼多!

 

    接下來進入第三階段,也就是人工篩選部分。這一個部份就有點難了,雖然資料只剩下五百多筆,但若是要開始逐一篩選,以一天十筆資料來過濾,也要花上五十幾天。以現在的情況來說,似乎是不太可能的,扣掉昨天浪費的一天,我只剩下29天的時間了。

 

    於是我開始試著從線索中,憑直覺開始逐一將可能是重要的資訊先編列出來。較為次要以及可能根本不需要的線索則歸類為其他。但其實這樣的分類是沒有太大意義的,因為極有可能將重要的線索也一併被排除掉,到頭來會白忙一場也說不定。

 

本來就不是太靈光的腦袋,現在竟然要來執行這項高難度的尋人任務,根本就像突然把我丟在舊金山,要我沒有方向與地圖開車到紐約一樣的難。在駭客的思維裡,一向是數位的,不是1就是0,沒有十進位這碼事。

 

  「真像隻無頭蒼蠅!」我心裡暗罵著,根本連一點頭緒都沒有。或許我應該在現階段就果斷放棄這樣的方式才是,趕緊再想想別的方法。只是,該怎麼走才對呢?連保護傘都找不到的人,我怎麼可能找得到呢?不過,他們會找上我一定是有什麼特別原因才對,只是自己絞盡腦筋卻也想不到其中的理由。

 

    我起身到廚房泡杯三合一咖啡,又坐回電腦桌前一邊喝著、一邊看螢幕上的時間,竟然已經下午一點多了,難怪肚子咕嚕咕嚕叫。我走向冰箱看有無吃剩下的泡麵或飯,但只翻到幾盒有點酸掉的便當,看來是都不能吃了。出去吃個午餐好了,好久沒有到附近的餐館吃飯了,順便整理一下剛剛的情緒以及一堆繁雜的資訊。

 

    我騎著買了一年騎不到三次的腳踏車,到一家有兩年多沒再去過的餐館。平常根本不會來這裡吃,一來是一客餐快要五百塊,超貴的,再者是一個人在餐館吃飯,真是有夠寂寞的。兩年前和前妻分手後,就再也沒來過了。不過這家餐廳的藍帶豬排的確是好吃,特別是里肌肉的彈性配上濃郁的芝士香,讓人一口咬下後回味無窮。

 

    走進餐廳,我找了餐廳角落靠窗的位置,趕緊拿起桌上菜單點了一客闊別已久的藍帶豬排飯套餐。還好店裡還有這道套餐,其實一路騎車過來時,還真有點擔心菜單上已經沒這道菜了呢。

 

好久沒來,老闆都蓄起山羊鬍了。餐廳內部的裝潢沒有太大的改變,好像一切都還停格在兩年前。我坐在這個位置上看著當初與前妻分手的情景,一種時空錯置的感覺讓自己的腦海裡不斷閃過當時的畫面。不過,這一切回想起來似乎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早已人事全非了。

 

    「先生,你的藍帶豬排套餐。」還陷在過去的泥沼時,服務生用藍帶豬排把我給拉回現實的世界。

 

    「謝謝。」

 

     豬排到手,趕緊先嚐一口。哎呦,真是好吃到爆。兩年不見的豬排,可真是想死我啊。二話不說,又狠狠咬下一口,濃郁芝士香塞滿整個嘴巴。銷魂,這真是太銷魂了。過去兩年竟然為了分手與寂寞的這樣小事沒來吃這藍帶豬排,真是太對不起自己與豬排了。這時,口腹之慾已戰勝思緒,沒兩三下就狼吞虎嚥地把眼前的豬排給吃個精光。

 

    「真是太爽了。」我心想。

 

     吃完後我無法抑制心中那股滿足的感覺,當下真想再叫一客來大快朵頤。只是,我的胃卻再也吃不下了。服務生看到我桌上杯盤狼藉的模樣,趕緊收拾完後,再為我送上一杯濃郁的卡布奇諾。

 

  一邊嚐著咖啡,我又開始想著卡夫卡的事。或許該改個方向重新出發,以走出目前所陷於膠著的狀態。

 

先大膽的列出假設清單,或許問題會簡單許多。

 

「假設一,卡夫卡失蹤這件事不是單純的失蹤,而是國家機密處理的一環。假設二,保護傘不是所謂的地下組織,而是真正檯面上的情治單位。」心裡反複思考著。

 

   根據這兩個假設,我決定要侵入國防部以及國安局的電腦。在這一個美麗得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午後。

 

 

3.

 

  老實說,侵入國防部以及國安局的電腦伺服系統比走到我家廚房還要簡單。

 

我們國家真的要多加檢討,政府網站老是被貼五星旗也不是辦法。一個國家的核心電腦系統,真的還比不上我們這群駭客所設計的防火牆系統。雖然有時候看得會很生氣,但也沒辦法。畢竟吃公家飯的腦袋是公家的,我們這種在家吃自己的,腦袋總是要靈活些。

 

    不過,雖然國防部及國安局的電腦伺服系統使用的防火牆很普通,但也絕非一無事處。其中還是有讓人佩服的陷阱設計以及使用交錯編碼的矩陣式金鑰,這些東西唬唬一般老百姓可能綽綽有餘;但遇上我們這樣的駭客,就好像用湯匙挖豆腐一般,輕而易舉。

 

  總計3分35秒,我進入了國防部的機密資料庫網站,並且使用一位兩顆星星的ID進入該電腦系統。這個ID將可以閱讀到最高機密的資料夾,對我來說實在是很重要。

 

    於是我開始搜刮國防部裡所有可能關於卡夫卡或者是保護傘的資料,但花了老半天卻一點有用的資訊都沒有。主要是國防部的範圍實在太大了,真的要將所有的資料翻過一次恐怕要花上我好幾天的時間。我開始把範圍縮小,我只讀取並下載國防部裡極機密的資料。總共有38,993筆。我接上500G的硬碟,開始將這些資料下載後帶回工作室處理。

 

    接著我進入國安局的內部網路。進入之後,先是花約五分鐘瀏覽我們情治單位的網路,把可能的一些資料夾拉進硬碟裡面。然後再小心進入極機密的資料庫裡(這一部分需要非常小心,這一個資料庫裡多半有很複雜的駭客陷阱,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被抓個正著。)我開始把極機密的資料往硬碟裡拉。只是這一個動作才不到幾秒,國安局裡的電腦高手馬上就盯上我了。「高手!」我心裡想。

 

    「Shit!」我的駭客警報器警告我的IP已經被鎖定。

 

    不過因為我是用餐廳的無線網路,一時之間他可能還無法馬上找到我的正確位置。只是在傳輸的資料裡,在我被發現的同時已被植入毀滅病毒,這樣一來我偷回來資料只要一打開,我的硬碟與電腦會一起掛掉。這病毒很棘手,但我也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下載完畢後,我趕緊結了帳離開餐廳,騎著腳踏車趕緊回到我的工作室。我可以保證,不用十分鐘就會有國安局的人來到這裡盤問老闆。這樣的情形我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不過,這也代表我會有很長的時間無法再吃到這家餐廳的藍帶豬排。想到這時,我的心裡突然難過了起來,「對不起啦,小鬍子老闆。

 

  我繞了一點遠路回到工作室裡,主要是盡量避開社區監視器的攝影。萬一被拍到,國安局的人會很快找上門的。雖然我們國家的國安局可能沒有像CIA有著極端優良的監視設備以及可以串聯全國資訊網絡的系統,但要抓一個駭客,他們可是非常有經驗的。

 

    國安局在幾年前網路泡沫化時,吸收了幾個業界裡的業餘高手。他們後來被訓練成專門抓我們這些沒就闖進國安局的駭客,利用釣魚或者設下駭客陷阱來讓我們陷在網路裡,緊接著追查我們的身分後再將我們逮捕。唉!這也是我跟前妻分手的主要原因,只是--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後來,除非必要,進入國安局網站時我都是小心再小心,以免當時的情況又再發生。那一次不好的經驗帶給我的教訓實在太大了

 

  回到住家後,我立即將硬碟接上家裡的解毒專用的電腦。我必須先想辦法將具毀滅性的病毒解決掉,不然剛剛所下載的資料等於是完全沒用了。

 

    只是今天碰上的這個毀滅病毒卻是難纏中的難纏,不論我用什麼方式都無法將檔案順利開啟。更糟的是,電腦病毒已經開始加速我硬碟的損壞,我必須在幾分鐘內把檔案救出來。

 

    正在心煩時,袋子裡的i-phone響起。我懶得接它,我目前必須專心把眼前的問題給解開。我用著極快的速度使用著滑鼠以及鍵盤,電腦螢幕的畫面也配合著速度跳動著。i-phone依然響著,也沒有打算停下來的意思。

 

  我依然不理,繼續處理我手上要緊的事。約又過了一分鐘,那該死電話像中邪一般,無論如何都不停下來。我只好走向包包把電話取出來。

 

  「可以不要現在吵我嗎?我現在必須專心。」我惱怒著說。

 

  「你中了病毒,我現在將解毒軟體Mail給你。」烏鴉先生冷冷地說。

 

    「喔,謝謝。」他這樣一說,我一時傻住了。不到一秒,解毒程式已經傳到i-phone了。

 

  我打開藍芽,將程式傳到我的電腦,然後在DOS目錄下執行。只花了三秒鐘吧,毀滅病毒已經被解除了。

 

  「解除了。」我拿起i-phone說。

 

  「如果你需要國安局裡的資料,我可以給你一個安全的通行身分,你可以自由進出並且不會受到任何的攻擊。」烏鴉先生說。

 

  「謝謝。」

 

    「不客氣,我說過我們會盡一切來幫助你。不過由於這次給你的任務在保護傘裡是極為機密的任務,我也不希望太過於高調而引起注意。記住,如果有任何需要,請不要客氣向我提出。」

 

  「好的,我會的。」

 

  「那就多多麻煩了。請記住,時間只剩下29天了。」

 

    「我知道。」說完,烏鴉先生掛了電話。然後來了一封電郵,內容是全世界所有不論軍事、國防、國安、情報等等相關的單位內部網站都可以通行的身分,可以說是一個萬能通行證。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光憑想像就夠讓人感到興奮了,這可是所有駭客都想得到的金鑰啊!

 

  回想剛才的情況,可以知道我已經是被百分之百的完全監控了。只是萬萬沒想到,保護傘竟然可以連我的電腦安全度都監視,真是超出我的想像。

 

    那--為什麼這麼厲害的組織會請一個連進國安局網站都要躡手躡腳的傢伙呢?他們明明具有龐大的力量可以進行所有的事,根本不需要像我這樣的三腳貓來浪費他們的時間才對啊!真是越想越糊塗,整個事件就像一團霧。

 

    「管他的,只要我有一百萬美金,可以開心過後半輩子就得了!」我決定不再去臆測保護傘要我找卡夫卡的原因,反正只要盡快把人找出來完成這門生意。

 

    就這樣,我用著烏鴉先生給我的萬能通行證開始進入國家所有情治單位的極機密資料庫裡。我先不進行篩選,將所有可能的資料都下載。

 

    然後直接將資料傳到我所編寫的資料庫整合軟體,開始進行刪除與整理,這一部分會花多一點的時間。因為資料實在很多,希望可以跑出點有用的東西。

 

    趁著資料Download的時間,我打開另一台電腦,開始把之前幾個接下來可能會使用的小程式開始進行編寫。雖然還不知道該怎樣往下走,但既然已經答應對方,我還是必須盡力去完成這項工作。

 

就這樣,我開始埋首在電腦叢林裡,進行乏味且枯燥的程式修改工作。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