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第二章

過去的事、現在的事、艾莉絲計畫

1.

  等到我可以清楚確認昨天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時,已經是快接近下午三點了。

 

一早起床後,在還沒完全清醒過來前,我心裡似乎還認為昨天所發生的一切,可能只是一場奇特的夢。即使在我的包包裡真的多了一台i-phone,我也認定那是昨天在精神欠佳的狀況下胡亂採購的,因為這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事實上,以我們這種經常使用電子商品賴以維生的駭客,亂買3C商品是十分正常的。

 

  偏偏在下午三點時,我所編出來的不確切理由被戳破了。因為那台新的i-phone來了一封烏鴉先生發的信,徹底把我拉回必須認清這一切是事實。

 

「二十萬現金已經匯到你指定戶頭了,請隨時保持聯絡。」信裡只寫了一句這麼簡單的內容。為了印證這則訊息,我趕緊帶著存款簿到銀行的補摺機一刷。千真萬確,原本只剩下不到兩萬塊的戶頭,卻多了好幾個0。總共進來了兩筆,一筆是昨天的100萬,也就是原本的程式費用。另一筆是今天早上進來的20萬,也就是昨天那個叫做烏鴉的男人,要給我當做其他開銷的費用。

 

  「看來,一切都是真的。」我在銀行看著簿子,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說真的,往後有好幾個小時,我的腦袋是呈現一片空白,甚至是用「一片慘白」來形容也可以。

 

  我不知道該怎麼走第一步,完全沒有頭緒。突然要我找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這比大海撈針都難。當時我是被錢沖昏頭了才答應了--「一百萬美金」的獎金,這可能是我一輩子都賺不到;不過,現在卻明確的擺在眼前,或許我只要花個把月就可以賺到了。我想只要正常的人都會受不了這樣的誘惑吧?

 

管他的!想這麼多幹嘛?只要把人找出來就好啦,就算沒找到,對方也沒說會怎麼樣啊!反正世界毀滅是大家一起掛,他們也逃不掉的。不過他們應該也不是笨蛋吧,或許我正被他們監視著也說不定,畢竟他們還是有能力的,要殺了我這樣的C咖,可能派隻組織裡的狗,兩三下就可以把我幹掉了。

 

  「真是白癡。」忍不住罵自己。唉!接下來該怎麼做,確實要好好想一想。不過無論如何,先去吃頓大餐祭祭五臟廟吧,肚子快餓扁了。

 

  我到住家附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店,點了一份晚餐的套餐,也點了清涼的啤酒,一個人盡情享受久違的高檔晚餐。

 

  吃完晚餐之後,我沒有目標的到處閒晃。先是在街頭漫無目的隨意逛著,偶而在路邊抽個煙,腦袋裏則是堆疊著一些沒有意義的問號。

 

  「該怎麼辦呢?」只要一停下來,就會開始想著昨天的事。我把煙踩熄,繼續漫無目的的走,直到所有的店家都關了,我才意識到現在已經無法逃避這事實了。

 

  正想著時,包包裡的i-phone響了起來。竟然是Mission impossible的音樂!那隻死烏鴉會不會太搞笑了。

 

  我拿起來看,螢幕上顯現一個保密的號碼。如果是我自己的手機,我可能會直接把電話掛掉;但這支專屬手機也只有他們會打給我。當下,沒多想就把電話接起來。

 

  「哈囉,鴨子先生。」愛因斯坦打來的。

 

  「你好,是愛因斯坦先生嗎?」我還是禮貌性地問一下,以免出包。

 

  「是的。」

 

  「請問有什麼事嗎?」

 

  「等一下我會傳幾個訊息給你,這是透過程式運算出來的結果。」才一說完,就收到了他的mail

 

  「你先看一下第一組解。」愛因斯坦說。

 

我把mail打開後,裡面有著兩個附件內容,我先打開編號001的附件。

 

  打開後,跑出了台灣的地圖。然後在幾個地區上分別跑出機率的顯示,總共有6個點,機率分別是48%、17%、61%、20%、59%、78%。竟然有出現高達機率78%的位置,這在數學裡是不得了的數字了。

 

  「這是卡夫卡的位置嗎?」我問。

 

  「不是,是你現在的位置,誤差約500公尺。」

 

  「啊,是喔。」我看了一下標示的位置,確實離我現在所站的位置約誤差500公尺的距離。

 

  「你再開第二個程式。」愛因斯坦接著說。我將游標移到002的附件,Double click。程式打開後一開始跳出來Media play的畫面,但並沒有影像。過了約30秒,一個有點模糊的身影出現在畫面之中。過了幾秒又跳到另一個畫面,但主角是一樣的,只是更接近主角了。然後沒多久,畫面漸漸清楚,畫面裡的人不是別人--那就是我。

 

  「你們在跟蹤我嗎?」我問。

 

  「你不要誤會了,我們完全不需要跟蹤你。以保護傘的力量要找到你,比找家裡的遙控器都簡單。」愛因斯坦說。

 

  「這完全是以機率來推斷你可能出現的位置,然後再結合警方與私人的監視器系統,這樣就可以輕易找到並確認目標的位置。不好意思,我們只是先找你做一下測驗,請不要生氣。」

 

  「這樣的變數太多了吧!如果你完全不知道對方的長相或特徵,這樣的方式不就不太可行。」

 

  「確實,所以若要以長相或特徵去找一個沒見過的人,這樣的難度確實有點高。所以,我們排除這樣的變數,改以行為模式為主要的程式依據,這樣會變得簡單多了。」

 

  「怎麼說?」我好奇地問。

 

  「行為模式這件事是屬於一種人類無法抗拒的力量。舉例來說,你今天晚上要出門吃個飯,你心中可以列出的餐廳有超過十家嗎?我看連三家都想不起來。但就會有一種自然反應就是:『不然我們去某某餐廳好了。』於是接下來好幾年你去這家餐廳的機率是超過80%的。這是有一位無聊的數學家計算出來的。又例如連續殺人犯好了。再怎麼縝密的殺人計畫經過一次兩次到多次時,行為模式就會被看出來;甚至是隨機殺人的事件,也有可能被找到某種可依循的行為模式,這同時必須先找出此行為模式所對應的區域性及針對性。這樣的解說,不知道你瞭不瞭解?」

 

  「大概知道你在講什麼。那找到卡夫卡的位置了嗎?」

 

  「還沒,一點頭緒都沒有。因為還不清楚他的行為模式,所以你一有線索就趕快pass給我囉。哈哈哈……

 

  「線索?不是應該是你們給我線索的嗎?」

 

  「我們給你線索?你講反了吧。烏鴉先生沒跟你說,你所接的案子必須自己獨立完成嗎?」

 

  「你們不是會盡可能幫我嗎?」

 

  「只是盡可能,但可能性不高。」

 

  「所以你們也不知道跟從何找起囉?」

 

  「哈哈,當然。不然獎金怎麼會有100萬美金。先這樣了,有消息請趕緊跟我們聯繫喔!」

 

  「嗯,我會想想辦法。Bye bye。」我說完準備把電話掛上,愛因斯坦又插嘴進來。

 

  「我可以給你提示,這樣或許給你一個大方向。」

 

  「請說。」

 

  「請注意你最近會遇見的每一個人,盡量在他們身上找尋線索。你應該玩過RPG的遊戲吧?大概就是這樣。」愛因斯坦說,但我覺得沒說還比較好。

 

  「感謝,我會注意的。」

 

  「Bye bye。」

 

  「Bye bye。」老實說,真不清楚這一群人在想些什麼。

 

  掛了電話之後,我突然覺得好累。自己不清楚為什麼會扯上這件事,但以目前的情況卻也不能索性不管。剛剛的那通電話分明就是向我宣告,『嘿!我可以隨時隨地找到你喔。』看來,我是沒辦法什麼都不做地空等一個月過去了。我揮了手叫輛計程車回家。在車上,我一直想著昨天以及剛才的對話。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好像被打了一個死結,喘不過氣的感覺一直從肺的最深處發出哀鳴。這時,灰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