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過世?那你的意思是要到墳墓把他找出來?」

 

  「不是,我們是要找新的卡夫卡。」

  

  「新的卡夫卡?」

 

  「是的,新的卡夫卡。」男子說。「卡夫卡這職位有點像中國秘宗佛教裡的活佛轉世,是經過不斷的輪迴,然後再到另外一個身體裡繼續他的工作。當然,卡夫卡並不是活佛,他是以『永生』的一個型態存在著。只是人類的軀殼壽命有限,卡夫卡則必須不斷地經過替身轉換再得到重生。這一千多年來,卡夫卡一直是以這樣的方式把他獨特的智慧與知識傳承下來。」

 

  「那--你們這一次為何找不到他呢?照理說,你們應該很有經驗才對?」我好奇地問,因為這一切似乎不太合邏輯。

 

  「你說得對,以往我們都在卡夫卡去世的隔天就能找到他的新替身。不論他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即使超乎一般人所能想到的,我們還是可以馬上在隔天找到他。他是整個組織的命脈,我們不希望有任何一天沒有他。保護傘沒有他,就只是一把平凡的破傘了! 不但組織無法運作,很多事情也都必須靠他來解決。更嚴重的是,這世界也會因此而停擺,然後走向滅亡。只是,這一次我們卻怎麼也找不到他,他就好像是真的死去了、消失了。我們以愛因斯坦為首的展開「卡夫卡計畫」,也招集了全世界最有力量的領袖以及科學巨擘來討論這個問題;但是已經快一個月了,還是沒有結果。我們實在無法再等待下去,時間真的所剩不多了!」男子繼續說。

 

  「聽起來好像有點嚴重。」

 

  「不是有點,是十分嚴重。這就是我們請你來這裡的目的。不知道你是否已經清楚了呢?」男子回說。

 

  「清楚?我模糊得很。我只知道你們要找一個叫卡夫卡的人,而這一個人可能不是以『人』的型態存在著。只因我寫的運算式可以幫助你們找到卡夫卡,所以你是請我來敎你們使用這個程式嗎?應該不太可能吧?」我說。

 

  「程式的部份,愛因斯坦與他的小組在前一天已經完成一個全新的程式了。這程式包含他們小組的主程式以及你的副程式所結合,現在已經可以正式運作了。」男子說。

 

  「所以,我還是不清楚你們要我做什麼?」

 

  「我們希望你幫助我們找到卡夫卡先生。」男子說。

 

  「什麼?去找卡夫卡先生。你有沒有搞錯啊!」我驚訝又不解地看著男子。

 

  「獎金一百萬美金。」男子接著說。

 

  「請告訴我該怎麼做?」聽到獎金的數目我呆了,我的天啊!

 

  「我們會給你全力的支援,不論在金錢上、人力上,甚至是資訊器材上,只要你需要什麼,我們都可以馬上給你;但你必須在一個月之內找到卡夫卡。」男子說完後接著從一旁的抽屜裡拿出一疊鈔票以及一支i-phone。「這裡是二十萬台幣,你可以先去買任何你需要的東西。這支衛星i-phone則請隨時開機,我們必須保持暢通的聯絡。」

 

  i-phone我先收下,二十萬你就用匯款到我戶頭吧。帶著這樣一大筆錢有點危險。」我說。

 

  「說得也是,我等會兒請人處理。那麼先生是接受我們的委託了。」

 

  「接受是接受,但我有兩個疑問。」

 

  「請說。」

 

  「第一,為何要找我?你們組織裡面應該有一堆像007之類的高手。我只是個寫程式的,就身手而言,距我上次出門打球,都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實在想不出適任的因素。第二,還是為何要找我?以聰明而言,愛因斯坦先生應該比我聰明好幾倍,他們小組的金頭腦加起來搞掉這世界都不成問題的。如果因為我是程式的作者就由我來找卡夫卡,這實在是有點過於牽強了吧!」

 

  「你的問題,我可以用幾個字回答。」男子說。

 

  「喔,真的嗎?」

 

  「因為大家都很忙。」男子說。

 

  「喔,就這樣。」這樣的答案差點讓我暈倒。

 

  「是的,就是這樣。」男子回應,看來我也懶得再問了。

 

  「那--今天就先暫時這樣了,我要去忙了。」愛因斯坦像是被停格了好久突然又出現一樣,簡單說了一句話後,跟我握過手就離開會議室了。

 

  「那麼先生,接下來就拜託你了。現在我送你出去。」男子起身也跟我握了手,難得地露出一點笑容。之後我們離開會議室往剛剛進來的電梯走去。

 

  「請問……該怎麼稱呼你了。」在搭乘第一座電梯時我問男子。

 

  「我的名字,烏鴉。就好比你的名字是鴨子。」男子說,這也就是示意「烏鴉」也是假名。我感到有點值得玩味了。然後電梯開門,我們走往下一座電梯。

 

  「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我說。

 

  「可以,請問。」叫做烏鴉的男人說。

 

  「請問你們這組織跟惡靈古堡的遊戲有關係吧?」

 

  「怎麼會突然這樣問呢?」

 

  「因為保護傘這名字跟惡靈古堡的組織名字是一樣的。我只是有點好奇!」

 

  「我可以跟你說,但你要保證不可以說出去。」

 

  「嗯,我保證。」

 

  「其實,那是我們投資在電動玩具產業的一個項目,原本是模擬T病毒出現感染人類時的應變計畫,後來請組織的工程師做了修改後發行的。」

 

  「喔,所以這一切都是真的囉?我是指惡靈古堡裡的一切。」我有點被嚇著地說。

 

  「這世界除了人類是虛假的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是真的。」叫做烏鴉的男人說了一句有點禪味的話,不清楚他所要表達的是什麼。

 

  「送你到這裡了,出去後也請你一切保密,我會與你保持聯繫。」

 

  「嗯,保證。」我說,然後第二座電梯門開了。

 

  「多保重了。」叫做烏鴉的男人說,我回頭說謝謝。第二座電梯又用著極快的速度往上升。

 

  電梯開門時,我又回到剛來時空無一人的大廳,那個笑容可掬的茱莉也不在了。

 

  「你好,我是負責接待你的秘書。我叫茱莉。」突然有點想看她的笑容;但好像有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我走出大樓外,天空已經都黑了,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過了多久了。我看了一下手錶,又轉頭看了一下這棟大樓。不知道甚麼原因,心中的問號比一開始來時還要大上好幾倍。

 

  畢竟,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有點扯。

 

2.

   

  在保護傘的大樓裡,位在指揮部最裡面的一間辦公室裡,烏鴉先生正站在這間辦公室裡。這間辦公室並不是組織裡隨便的阿貓阿狗可以進來的,身分必須通過層層厚鐵門上的一堆亂七八糟的辨識系統才進得了。一名年約六十來歲穿著高級西裝的男子,坐在辦公室裡聽著烏鴉先生的報告。

 

  「還要一個月啊!」男子一臉不耐煩的樣子,顯然他對烏鴉先生的報告不是很滿意。

 

  「是的,這是預估值。」烏鴉先生說。

 

  「我希望可以更快,我不清楚以我的身體狀態是否可以撐到一個月後。」

 

  「我了解,所以我們已經召集全世界最頂尖的科學家來到總部了,這幾天應該會有更精確的方向可以進行下一步。」

 

  「我知道。但,真的要再快一點。」

 

  「我們會盡力。」

 

  「要快啊,不是用嘴巴說說就好了。」

 

  「是的。」烏鴉先生說完,男子示意請他出去。接下來辦公室裡又變成一股難以形容的「悶」氣氛。

 

  烏鴉先生出去之後,大約有五分鐘的時間,男子一動也不動的坐在位置上。不清楚的人若是走過他身邊,還以為是一座藝術雕像。這時,他突然站起身來,走向辦公室的一個專用保險箱,打開後取出一些文件與資料。他接著開始詳讀這些資料的內容,並且用黑色的萬寶龍鋼珠筆在文件上面記上一些文字。其實這些資料他已經讀過不下百次,但卻怎麼都無法理解其中所要傳達的資訊到底是什麼。他感到心煩。這明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為何到現在還理不出答案呢?

 

  男子拿出資料裡的其中一份,是人造衛星所拍攝的幾張照片。大約有十張,其中約有一半的照片是像Google Map那樣不太清楚且距離又遠的空拍照,是屬於人造衛星根據座標定位所拍攝的。至於剩下的幾張照片,則是較為清楚且幾乎可以看清楚地面上一切的空照圖。男子拿起其中一張照片,而這張照片似乎具有絕對的關鍵性。這一張照片所拍攝的是一棵巨大的樹,或者說是神木也行。相對於樹旁所經過的河流,兩者相互比例下,這樹實在大得驚人,甚至可以懷疑地認為,這樣的樹到底存在地球嗎?

 

  這棵巨大的「母樹」是他十分關心的,卻不知它在何處?他一邊看著這張照片,心中卻不明究理地憤怒起來,「砰!」一聲的用力敲打桌子。他感到生氣與不耐煩,手上的資料已經十分充足了,為何連一棵動也不動的樹都找不到呢?

 

  只是他也知道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必須更有耐心的等待。那個關鍵的人已經出現了,希望一切會如同他所知道的盡快繼續下去。

 

  「還要一個月啊?」他心中想著,然後下意識地摸了自己的下巴。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他自言自語地說。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