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你好,我是負責接待你的秘書。我叫茱莉。」她用著相當低沉的聲音說著。

  「你好,我是中心請我過來的。我不知道要找誰?但你應該可以帶我找到我的客戶吧!」我拿出中心的mail給這位茱莉小姐看,豈料她連看都沒看一眼,只是持續用勉強堆起來的笑容看著我。就像是……機器人一般的僵硬。

 

   「我清楚,請往這邊來吧。」

 

  「說得也是。」我說。

 

  「請往這邊跟著我走」她比出邀請的手勢示意,我則是跟在她的右後方走著。

 

  我們到了了其中的一部電梯前,隨機的。茱莉按了電梯的下樓鍵,我們等了約十秒後電梯的門開了,她請我進去。

 

  「你請。」她說完,然後就站在門口的位置。

 

  「你不跟我進去嗎?」我問。

 

  「不好意思,我只能送你到這邊。等你到了之後,自然有另外一位先生接待你。」

 

  「喔?」我感到疑惑,這樣不是太麻煩了嗎?不過通常在階級組織十分縝密的地方,很多事情都是麻煩得超乎想像。走進電梯後,茱莉在電梯門外持續保持一樣的笑容笑著,然後行了一個鞠躬,門便關了。

 

  電梯裡沒有顯示我將要去的樓層,但我知道電梯正在下降當中,從耳膜鼓脹的刺痛感便知道,電梯的速度是十分快的。

 

  大約五分鐘(也許?)電梯門自動打開了。我走出電梯,一個穿著深色西裝的男子在離我不到五步的距離等著我。我走出電梯,看著他,不知該如何開口。我正試著想要說些什麼時,才發現喉嚨卻乾得讓人難受。

 

  「你好,歡迎來到保護傘。我是負責接待你的秘書」男子他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說起話來簡潔到沒有一點贅詞,但一切卻顯得極不自然。

 

  「你好。」我隨口應了一句。只是……保護傘?這名字不是在惡靈古堡裡的組織名字嗎?

 

  「請跟我這邊走,我負責為你說明本次我們邀請你來到保護傘的原因。請容許我一邊走一邊為你說明。」他說,然後用著有點急促的腳步走著。

 

  「麻煩你了。」我說。

 

  好唐突的感覺,眼前一切不真實感十分嚴重;雖然我可以想像在這樣的地方,多麼奇怪的事都有可能發生,只是沒想到自己會在其中。這一樓層比起剛剛走進來的大廳又大了約有一倍。雖然不像剛才那樣冷冰冰,多了美麗的壁畫以及沿路都有整齊的盆栽,但整個環境呈現的就是虛假。而且,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正確的說,我開始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了。

 

  還有眼前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身體看起來很結實,沒有任何一點贅肉。頭髮有一半是全白的,而且集中在他頭髮的中間位置,他把整個頭髮往後梳齊後上了髮油。西裝筆挺的模樣,令人產生不容易親近的壓迫感,還有,這個人虛假的表情讓人不舒服。

 

  「感謝你這一次為了我們組織寫了一個程式,這對我們而言是很大的突破。」他說。

 

  「突破?不敢當。」我有點訝異他的說法。

 

  「你的酬勞今天下午就會匯進你指定的帳戶,總共是100萬。」

 

  「嗯,感謝。」真爽,今天我的戶頭有這樣一大筆錢進來了。那真是為我已經將要乾枯的戶頭注入一股春水啊。

 

  「不過,這案子還有後續的事情要請你協助的。」

 

  「啊?」來了,不出我所料的不祥預感來了,我顯得面有難色。

 

  「並不是要找你的麻煩,而是有另外一個案子要交由你來執行。」

 

  「可以說請楚是一個什麼樣的案子嗎?」

 

  「當然可以說清楚,不過要等我們到了指揮部時再做說明。」

 

  「指揮部?」我心想。這裡是怎樣的一個地方?竟然會有用到指揮部這樣的一個名詞。這裡是軍方的單位嗎?真的很難想像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組織。難道真的是「保護傘』?哈,我現在在電玩裡面嗎?我好笑地想著,但心底卻也有一股寒意。

   

      我們又走進了另一座電梯裡。

   

  「我先為你介紹保護傘。」

 

  「嗯。」我才正在想這是個什麼單位呢?

 

  「保護傘這組織已經有著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了。」

 

  「一千三百多年?」

 

  「是的,一千三百多年。也就是正值中國最強盛的唐朝時期。」我覺得開始有點誇張,竟然扯到唐朝了。

 

  「我們這個組織,一直以來的工作就是扶持君主,遵照君主所交待的任務去徹底執行。這背後的故事說起來有點複雜;但簡單的說,我們就是一群秘密為君主做事的人。也許你會感到誇張,但卻是真實的故事。你有興趣聽嗎?」

 

  「可以長話短說是最好,因為我不擅長聽故事。」

 

  「那就好。因為我也不是擅長說故事的人。」他這樣子說,我也真不知怎麼接下去。

 

  「那請說吧。」

 

  「保護傘是一個由國家扶植的地下秘密組織,負責為君主建立和消滅他想見或者他不想見的人、事、物。」

 

  「在唐太宗的時代,這個組織被秘密地建立了來。建立我們的人就是唐太宗。為了他,我們殺了不少人,才建立起唐朝的盛世。」

 

  「你是說唐太宗建立起保護傘這個組織?」我有點快忍不住想笑了(哇哩勒)

 

  「是的。我們的歷史就是從那裡開始到現在,細節的故事有機會再跟你多談。這個組織在一千多年的轉變與進化,已經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地下組織了。我們在全世界都有分部,此時此刻保護傘正握著控制世界的鑰匙。」他接著說。

 

  「我們有著世界最完整的情報網、最緊密的通訊網路,還有網羅最頂尖的人才為我們服務。我們在全世界執行著任務,進行著你無法想像的事情。」

 

  「聽起來好像有點複雜。」我說。

 

  「或許有一點,但其實事情比你想像中容易得許多。」

 

  「所以,我可以知道究竟我是來做什麼的嗎?」

 

  「可以,我接著為你說明。但任務的部分還是要等到了指揮部才有辦法解釋清楚。請再等一下。」

 

  「嗯。」這電梯也走了有好幾分鐘了,但感覺怎麼好像沒有在移動的感覺。我們之間靜默了幾秒後,他又開始接著往下講。

 

  「每個組織都有一個最高的領導人。就像一個國家有總統一樣。保護傘也不例外,我們也有我們的最高領導人。我們稱他為卡夫卡。」

 

  「是人名嗎?」我不清楚這幾個字怎麼寫。

 

  「是人名,也是他的職位。」他解釋。

 

  「嗯,卡夫卡。很奇怪的名稱。」

 

  「到了。」男子突然說,但電梯什麼訊息也沒有顯示,甚至連「 噹」一聲都沒有。正當心裡這麼想著,電梯門便「咻」的一聲打開了。

 

  「開什麼玩笑!」門外的場景可真嚇了我一大跳。看來,剛剛這位男士所講的好像不是唬人的。不過,台北怎麼會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呢?

 

  走出電梯後,映入我眼簾的,就像在電視上所看到太空總署準備火箭升空的監控室,也就是他所說的指揮部。在現場工作的少說也有五十個人,每個人看起來都非常忙碌操作眼前的電腦,誰也沒有跟任何人說話。

 

  「歡迎來到保護傘的指揮部。」引導的男子說。但我不知該如何回應,我想我現在的臉,應該是扭曲結合驚訝的表情。

 

  「讓我跟你介紹個人,請跟我這邊走。」他帶著我到偌大的螢幕底下,坐著一位外貌與愛因斯坦十分相像的白髮先生。只是,這--未免也長得太像了。

 

  「愛因斯坦先生,這位是為我們開發出新程式的先生。」男子說。這下子我又傻眼了。愛因斯坦先生?我眼前這位是我所知道的愛因斯坦嗎?他不是上一世紀的人嗎?死後連腦袋都被切成一片片被研究了,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邊呢?

  

  「你好,我是愛因斯坦。」愛因斯坦他說話了,而且是用標準的中文說。

 

  「你好,我是鴨子。」我說,不過這是假名。

 

   「鴨子先生你好,很高興你來到保護傘。你真了不起,寫出這樣的程式。我一輩子都沒想出解法,想不到你兩週的時間就解出來了。」愛因斯坦說。

 

  「謝謝,不過可以被你稱讚,真是受寵若驚!」我說。

 

  「哈哈哈,鴨子先生你可是解開了世界級的難題。光憑這一個程式,就可以讓你一輩子享福了。」

 

  「真的嗎?」我驚訝道。

 

  「我們到會議室談談後續的事情吧,時間已經不多了。」男子對著我們說。只是這樣的說法不免讓人感到害怕。

 

  「說的也是。」愛因斯坦點頭說,我跟著附和。接著,我們三個人走到了眾多房間的其中一間。

 

  男子先是找好定位坐下來,然後示意請我坐下。愛因斯坦先生則是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一台微型投影機。大約只有手機大小的投影機。然後從他脖子上拿下一塊像是SD卡的東西放了進去。於是牆上開始出現畫面。

  

  「是我的程式。」牆上播出我所寫的程式介面樣式。

 

  「是的,愛因斯坦先生將會為你說明接下來你所要做的工作。」男子說。

 

  「簡單的說,我們希望你幫忙找個人。」愛因斯坦說。

  

  「找人?」

 

  「是的,就是找人。」愛因斯坦回應著。

  

  「這不應該是你們擅長的事嗎?」我十分困惑地問。

  

  「請先讓他說完。」男子對著我但目光卻看著愛因斯坦說。

    

  「好,請繼續。」我感到不好意思。

 

  「確實,這世界上沒有我們組織找不到的人;但--卻只有一個人是我們找不到的。」愛因斯坦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也就是卡夫卡。」

    

  「你是說你找不到你們的老闆?」我說。

  

   「是的,我們無法找到他。」愛因斯坦說。「我們一直不是很清楚原因,直到最近我們才知道,或許應該說是可能的原因,也就是卡夫卡可能不存在這個世界。」

 

   「不存在這個世界?」

    

  「比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他並不一定是以『人』的型態出現;或者是說,他不在我們所認知的世界裡。」愛因斯坦說,「卡夫卡有可能以任何型態存在這個世界上,也就是說有太多種可能性,導致我們在數學運算上出了很大的問題。」

 

  「那我的程式可以幫你們什麼忙?」我好奇的問。這時愛因斯坦先是看了男子一眼,然後對著我微微笑了一下。

  

  「你的程式幫助太大了!」愛因斯坦說,然後將畫面切換到程式運作後的畫面。「假設世界上的各種物種分為十萬種,根據界、門、綱、目、科、屬、種去劃分後,再依地區去做層次上的變化。原本我們的變數與排列組合是趨近於無限大,也就是說,在一群亂數中無法以機率的方式找到正確的答案。」

  

   「但你的程式提供我們一個方向,就好像一把彈珠灑在地面上一樣;雖然彈珠呈現亂走亂跳的現象,但是若我們用攝影機拍攝下來,再用超慢速度播放時,你其實可以在這之中看到一個方向性。」

 

  「也就是說,今天雖然有著無限個答案,但你的程式卻可以把這無限個答案導往出一個方向來,也就是我們所謂的P to NP中最難的一部分。換句話說,如何將得到的答案來強化它正確性的可能。」

 

  「也就是正確的暗示。」我說。

  

  「沒錯!正確的暗示。」愛因斯坦說,然後看著我又發出那怪怪的笑容。「你設計的程式功用,正是把暗示的機率放大許多;雖然我不清楚你這程式寫出來的背後邏輯是什麼,但卻讓人印象深刻,非常了不起!」

  

  「沒有啦,的確有思考寫進您說的運算程式;但我想,應該還不夠周詳吧?」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你的程式再加上我之前與幾位數學家討論後的程式,就能破解這一個難題。簡單的說,這個新的演算式可以讓我們找到卡夫卡。」

  

  「不過,我可以先知道為什麼我們需要找卡夫卡嗎?」我好奇的問。

  

  「可以由你來說明嗎?」愛因斯坦先是頓了一下後看著旁邊的男士說。

 

  「可以。」一直靜坐在一旁的男子回說,「卡夫卡的消失將代表著這世界將走進滅亡,而且我們若是不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找回,人類滅亡的時間已經在倒數了。」

 

  「說得太嚴重了吧?」我說。

 

  「事實就是這麼嚴重。」

 

  「如果是這麼嚴重的問題,卡夫卡這樣私自離開不是很糟嗎?」我問。

 

  「其實卡夫卡並不是離開,」男子接著說:「卡夫卡其實已經過世了。」

 

 

待續...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