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13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作者-睦月 弘

患難中的付出,堅定真實的情誼

 

前情提要:

美國的親朋好友紛紛來電問Joy何時回到美國。然而,過膩了追逐名利的生活,並擔心再次捲入Andrew家庭的Joy,心裡出現了繼續留在中國的打算。

而愛上Joy的董飛,邀請Joy幫忙準備希望小學的夏令營,並且把Joy介紹給自己的好友們。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馬婆婆 :在中國陪伴在JOY身邊的慈祥老人,和容樂格格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關係。

董飛   :馬婆婆的孫姪兒,在馬婆婆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對於JOY似乎有種不

尋常的情感。

 

2011. 07.11. 22:00 酒吧

 

董飛Joy吃過晚餐後,兩人來到馬婆婆家附近的一家小酒吧。

 

酒吧的裡頭的空間不大,約莫有十五個座位,三四組的客人們,嘻嘻哈哈地暢談,年輕的服務生一邊忙著送飲料,一邊招呼剛走入店內的董飛與Joy兩人。

 

「不好意思,裡頭位置都滿了,可以坐外頭嗎?」

 

外頭的庭園,放著兩只約有一百公分高的啤酒木桶,擺了兩張小圓桌,桌上還插著鮮花,比店內感覺浪漫優雅許多。

 

「坐這,可以嗎?」Joy指著木桶前方的桌子問道。

 

董飛點點頭,兩人坐下來,點了兩杯生啤酒。

 

「好久沒來這種地方了。」Joy突然有感而發。

 

「我也是。」

 

Joy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望著董飛。

 

「是真的。」董飛認真地點了點頭。

 

看著董飛嚴肅的神情,Joy忍不住笑了。

 

暗黃燈光下Joy美麗的笑顏更加嫵媚動人,讓董飛出了神。

 

「怎麼了?」Joy發現董飛的眼神看起來怪怪的。

 

「沒事,可能是太累了。又喝了點酒,開始發昏。」董飛尷尬地抓著頭。

 

「你才喝一口。」

 

沒錯,酒不醉人人自醉。」這句話董飛並沒有說出口,苦笑了一會兒。

 

Joy舉起酒杯,一口氣喝掉一大半的啤酒,「小飛,你到底從事什麼行業?」

 

董飛聽得出這句話的背後的意思。

 

「作畫賣畫,是我現在的工作。不過,我不是靠畫畫吃飯的,我手上有幾間房子,所以生活費全都是靠收房租來的。」

 

「看來,還是不行,沒錢是不可能生活。」Joy嘆了一口氣。

 

「什麼?」這話倒讓董飛聽不懂了。

 

Joy蹙著眉說,「其實……我想,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再待在中國一段時間。」

 

董飛突然十分來勁,「好啊!我贊成。」

 

「只不過……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Joy苦笑了下,搖了搖頭。

 

「妳是指工作?還是感情?」

 

「工作。」Joy斬釘截鐵的回答。

 

「老闆不讓妳多放幾天假?」

 

Joy笑著搖搖頭,心裡想著或許是她沒說明白,其實……「我正在考慮能不能辭掉工作,留在中國。」

 

董飛心裡清楚,對Joy而言,這是多麼大的一個抉擇。但,不可否認,他是有那麼一滴滴的私心,希望Joy能留下來。

 

「妳說的能不能是什麼意思?」

 

「基本的現實問題。留在中國的簽證,還有要是沒工作,我該怎麼生活?」

 

「如果這些都能解決,妳會留下來嗎?」董飛的眼神裡充滿了期待。

 

「這……我……還需要時間……想清楚。」

 

「嗯,沒錯,這種事,是需要想透徹,明白點好。」

 

Joy與董飛雙雙低著頭,喝著啤酒,若有所思。

 

董飛注意到Joy酒杯底已空,便開口說:「時間不早,我送妳回去。明天妳還得早起作早課,對吧?」

 

董飛與Joy走出酒吧,朝著馬婆婆家的方向邁進。

 

快到馬婆婆家門口時,董飛突然下腳步:「Joy小姐,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沒跟你說。」

 

「哦?」

 

「我十五歲那年,跟著我爸爸去了美國。我一直住在紐約,是去年才正式搬回中國的。」

 

「咦?」Joy訝異地並不是董飛的留學背景,而是他為什麼剛開始的時候不說呢?

 

「來中國以前,我是個會計師。」

 

「會計師?這麼好的工作,你怎麼捨得放棄?」Joy越來越驚訝了。

 

「因為,我發現有樣東西比我的工作更重要。」

 

「是……什麼?」Joy不明白。

 

「親情。」董飛抬頭看著天空,繼續說道:「當時,姑奶奶生了重病,可是我沒辦法持續地奔波於兩地之間,所以決定把工作辭掉,回到中國,專心陪伴姑奶奶。」

 

「回到中國,以你的學經歷,仍然可以找到不錯的工作。」

 

「可能吧,但是工作已經不是我生命的重點。」董飛看向Joy,「我想花時間做自己喜歡並且想做的事情。像現在把賣畫的錢投資給希望小學,把收來的租金做為設立另一所希望小學的資金,我認為很有意思。」

 

「嗯。」Joy沒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地點頭。

 

在暗淡的路燈光下,董飛露出一抹微笑。

 

有時候,面對某些人,簡單的話語,甚至是僅用肢體語言,就能貫通彼此的心靈。

 

2011. 07.11. 23:00 Joy的客房

 

剛洗完澡的Joy,把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卻遲遲沒有開機。

 

「啊!今天還沒做晚課!」Joy突然大叫了一聲,很快地拿起<八大人覺經>的講義開始誦念。

 

第八:覺知生死熾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

 

白天的忙碌,外加上昨天一整夜未眠,Joy手裡握著講義,把後腦勺靠在椅背上,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底 豫王府家後花園

 

Wow!才幾天不見,花園裡的花朵開的更漂亮了,貴族家的庭院真的不一樣。

 

Joy認為馬婆婆家的花園已經算的上很華美了,可是與豫王府的相比,還是遜色了點兒。

 

容樂小紅的攙扶下來到後花園。

 

「五哥哥,請留步。」

 

「樂兒,額娘允許妳踏出房門了?」五貝勒豫碩的表情充滿著驚喜。

 

容樂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原來因為容樂為了搭救小狗子一家,卻讓自己染上風寒。雖然病得不算太重,但是福晉擔心容樂體質差,萬一病情惡化就不了得。

 

於是,福晉狠下了心給容樂下了禁足令,不僅禁止容樂踏出自己的屋,也不准貝勒們探視。

 

其實精明的福晉早已猜到容樂惹出的麻煩,不過還好小狗子一家人並非真正的抗日份子,所以福晉也就低調處理。

 

這個禁足令是出於對於容樂的關愛,也是讓貝勒爺們一個反省的機會。

 

福晉心裡清楚自己的這些兒子們,非常疼愛容樂這個妹妹,只要容樂想要的,沒有一個兄長不會想辦法滿足她。

 

不過,福晉希望年紀比容樂稍長的貝勒們能夠理解哪些事是可為,哪些事又是絕不可為。

 

「恭喜格格,賀喜格格,閉關修練成功。」豫碩咧著嘴笑。

 

「五哥哥~」容樂踱著腳,瞥過頭嬌嗔著。

 

豫碩看著容樂發怒的模樣,笑得特別開心。

 

「要是每次被關,我都是在練功,那我豈不早就成了功夫蓋世的武林盟主?」容樂不滿地扁嘴。

 

「開玩笑的,別生氣了。妳是特地來問我小狗子家的事吧?」

 

「小狗子的爹,有好點了沒?」

 

「託格格您的福,都痊癒了。」豫碩收起玩笑的表情,「小狗子一家人現在都在府裡,小紅應該有跟妳說吧?」

 

容樂開心地笑著拉著豫碩的手臂,「謝謝你,五哥哥果然厲害!」

 

豫碩被容樂突如其來的扣住手臂,心臟像被電閃到似的,酥酥麻麻的。

 

「沒……沒……什麼。」舌燦蓮花的豫碩一下子成了口吃。

 

一直到容樂鬆開手,豫碩才慢慢回過神,一本正經地說:「樂兒,狗子爹的傷已經痊癒了,但是豫王府並不是他們久居之地,狗子爹也無法再回到鐵道局上班,所以我想安排他們往南走,或者離開中國。」

 

容樂想了一下,露出擔憂的表情,「去南方?現在形勢這麼混亂,去南方恐怕……」

 

「沒錯,跟我想的一樣。」豫碩點點頭,「我有個朋友姓馮,他娶了個俄國貴族當媳婦,兩人正在莫斯科做生意,需要人手,我在想是不是可以介紹狗子一家到那兒去?」

 

「那你跟狗子的爹商量過了?」

 

豫碩笑著說:「還沒呢,我想先聽聽妳的意見。」

 

「莫斯科,是有風險,但是應該會比南方安全許多。況且,在貴族底下做事,多少能有些保障。而且,狗子他們是東北人,往北走或許會比往南走,更容易適應。」容樂條條有理地分析著。

 

「樂兒,妳跟我想的果然一樣,那我趕緊去連繫。」

 

豫碩正準備離去之時,容樂突然感性地說:「五哥哥,對不起,我又給你惹事了。」

 

「助人為善,不是嗎?我還要感謝妳給我好事做,不然我整天不務正業的,哈哈。」豫碩聳了下肩膀,表示不以為意。

 

「你們在聊什麼?這麼開心。」四貝勒豫敏突然站在他們身後,表情意外地嚴肅。

 

「四哥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容樂露出開心的表情。

 

「是啊!四哥,我們根本沒聽到腳步聲。」

 

那是因為你們聊得太開心!」豫敏心裡這麼想,卻表現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自然地說:「我剛好路過,聽到豫碩笑得正開心,所以過來看看。」

 

「其實也沒什麼,我們只是在討論該怎麼安排小狗子一家。這前廳人來人往的,不好談這事兒,所以才在這裡聊起來。」

 

豫碩隱約地看出豫敏的心思,雖然沒有解釋的必要,但是他還是選擇對豫敏坦白。

 

「又是那個小狗子!你是嫌額娘的懲罰不夠重嗎?還是想我們一輩子都見不到樂兒?」

 

容樂根本沒想到豫敏會突然對豫碩大發雷霆。

 

「四哥哥,帶狗子家下山是我出的主意,跟五哥哥沒關係的。」容樂趕緊安撫豫敏。

 

豫敏注意到自己是不該對豫碩發脾氣的,他換了個口氣對豫碩說:「快想辦法把他們一家子弄出去,別再惹事生非,要是真的惹額娘生氣,家法可是逃不掉的。」

 

「萬一真出了什麼事,我會把責任扛起來,絕不會拖累任何人的。」豫碩挺起胸膛,堅決地說著。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這不只是你的事,這是豫府的事!總之,抓緊時間,把事情趕緊辦妥。」豫敏一切以大局為重。

 

「知道了,四哥。」豫敏順從地點著頭。

 

「還有,樂兒,妳也不准再胡搞!」豫敏瞪著站在豫碩身後的容樂。

 

等豫碩離開之後,豫敏輕聲細語地對容樂說道:「樂兒,妳為什麼總是做些讓四哥擔心的事情?這幾天,我明明都已經站在妳的門前,卻不得而入,是怎樣的感受,妳能理解嗎?求求妳,不要再多事了。我可不願意再看不到妳。」

 

「四哥哥,對不起。不過,我無法不管小狗子一家子的事。他們明明是無辜的,而且又需要幫助,我真的沒辦法視而不見的。」

 

「樂兒,妳是凡人,不是菩薩,不可能拯救所有的人。」豫敏語重心長地說著。

 

「……我只是希望狗子一家能幸福~」容樂幾乎是用唇語說出來的。

 

「好了,我們不聊這無關緊要的事……昨天我特地幫妳買了幾本書,我正就拿給妳看。」豫敏拉著容樂的手,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Joy搖搖頭,無奈地說:「當好人都這麼困難,真是難為容樂格格。」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六月初 豫王府

 

自從上次後花園事件後,豫敏除了處理公事外,把剩餘所有的時間都拿來陪伴容樂讀書作畫。

 

他也會在家裡舉行小宴會,請親戚們來家裡作客,讓容樂在府裡的生活忙碌起來,這樣她才不會感到無聊,而又到處惹事生非。

 

然而,五貝勒豫碩就沒那麼閒了。

 

最近日本關東軍的動作愈來愈大,在中國東北華北地區,不斷開設新的商社,外表看起來是在作買賣,但實際上則是在擴張日本帝國的勢力。

 

這樣的情勢對於豫家底下所經營的連鎖商舖也帶來不少的影響。

 

除了要忙生意上的事情,還要安排小狗子一家前往俄國定居的事,真是讓豫碩像兩頭燒的蠟燭。

 

他一回到家,即刻倒頭就睡,早上天還沒亮又趕著出門,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機會與容樂說上話。

 

在豫敏細心的安排下,容樂幾乎沒有多餘的時間,幫忙豫碩分擔小狗子家的移居的事務,只好吩咐小紅幫忙小狗子家購置些簡單的生活必需品還有布料。

 

西元1933 六月初 滿州國 豫王府豫碩屋子晚上

 

狗子一家即將出發的前一晚,豫碩特地邀請狗子一家人與容樂和小紅到他屋裡聚餐。

 

而廚房的嬤嬤們熱心地幫忙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酒菜。

 

狗子一家人暫住在豫王府的這段時間,幫府裡的家僕們分擔了不少工作,做人也十分和氣,尤其聰明伶俐的小狗子更是得人疼愛,對於他們即將遠行,也都相當地不捨。

 

「狗子爹,再喝一杯。」豫碩親自幫狗子爹斟了杯酒。

 

微醺的狗子爹,突然間紅了眼,哭了。

 

「貝勒爺……嗚……嗚……嗚……」

 

一向話少的狗子爹,沒想到竟然是位性情中人,這滿在肚子裡的感激之情,不知道如何表達,最後竟然嚎啕大哭起來。

 

在一旁侍候的小紅強忍著淚水,而容樂早已拿出手絹頻頻拭淚,狗子娘則是緊緊抱著懷裡的花花,痛哭流涕。

 

望著一屋子的淚人兒,豫碩對著小男子漢狗子說:「跟我來一下。」

 

沒一會兒的時間,男扮女裝的小格格與老ㄚ鬟現身了。

 13-樂樂-0119.jpg  

穿著ㄚ鬟服的豫碩,牽著挑高裙擺的狗子,下半身一搖一擺地在屋裡走來晃去,讓大家笑得前仰馬翻。

 

「格格,等等我,我老骨頭要散咧~」豫碩故意拉高八度講話。

 

「我~不~要~裝這~女人~的~聲~音~我~又不是~花花!」

 

狗子還是個孩子,他的「老實話」更是掀起高潮,讓屋子裡的人破涕為笑,笑到又落下了淚,而這個小小的踐行餐會就在歡笑中結束。

 

五貝勒還真的很有本事,原來他早就料想到大家會哭成一團,所以才準備了這樣一個戲碼。外表看起來粗枝大葉的豫碩,沒想到有這樣體貼的一顆心。」Joy站在牆角默默地想著。

 

西元1933年 六月初 滿州國 一大清早

 

隔天豫碩特地起了個早,天色才剛亮就把小狗子從床上叫起。

 

小狗子一臉睡眼惺忪,抓著後腦勺:「貝勒爺,你怎麼起這麼早啊?」

 

「啊!來找你玩唄,別說那麼多,跟我出來一下。我們來比劃比劃一下功夫。」

 

小狗子寄住在豫府的這段時間,豫碩只要有時間就會教他一些防身術,小狗子膽大手腳也夠俐落,所以學得特別快。

 

「你這小子還挺精明的,不過只靠小聰明是作不了大事業的。做人還是得腳踏實地,有時吃點虧不打緊的。」豫碩像個娘兒們似的,叨念個沒完。

 

其實他心底其實很擔心小狗子到了俄國會不適應。

 

豫碩接著又說:「我給你的那把匕首要收好了,必要時才拿出來用,但是不許跟人蠻幹做壞事。武器是用來護身不是拿來使壞的!」

 

「貝勒爺,您今天怎麼跟我娘一樣啊,囉嗦個不停!」

 

「你這小子!好了,要乖乖聽爹娘的話,照顧好花花,若有空我會去看你的。」

 

「真的嗎?一定要來看我喔!」小狗子非常地認真地看著豫碩。

 

豫碩點了點頭,從架好行李的馬車上取下一本書,交給小狗子。

 

「這是容樂格格送給你的辭典,她可是下了好一番功夫才買到的。到俄國去可別顧著玩耍,我已經跟那邊的馮老板說好了,他們會送你上學堂,你可是要認真學習。」

 

豫碩摸摸小狗子的頭,不捨地說:「我今天真的挺煩的,連我自己都不喜歡這樣。來吧!我們還是繼續練功夫。」

 

小狗子這時似乎也感受到所謂分離的哀戚,他突然正經地說道:「貝勒爺,我也有話想說。」

 

豫碩看著他。

 

「你對我們真的很好,謝謝。對了,還有就是喜歡一個人,要大聲說出來!要不然,對方是不會知道的。」

 

豫碩頓時愣了一下,他認真看著小狗子,小狗子表情嚴肅:「這是我娘說的。她說您喜歡容樂格格。」

 

豫碩積壓在內心深處的秘密竟被一個淺交的人識破,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他看著小狗子那對清澈的眼瞳,笑著說:「你娘說得對極了,我當然喜歡容樂格格,她可是我唯一的妹妹啊!難道你不喜歡你家的花花。」

 

「當然喜歡!花花也是我唯一的妹妹。」

 

「那就對了,哥哥喜愛妹妹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有必要掛在嘴上嗎?我是個大男人,這事我可說不出口啊。」豫碩接著又是一陣大笑。

 

小狗子想了想,覺得豫碩的話言之有理,也跟著笑了起來。

 

一陣笑聲後,小狗子的爹娘來跟豫碩辭行,小狗子他爹領著一家子跪在豫碩的跟前,感謝他的再造之恩。

 

豫碩連忙扶起,「朋友有難,盡綿薄之力是應當的。」

 

豫碩這番說詞一點也不虛假,這段日子,他和小狗子一家早已成為朋友,豫碩打從心底沒有想過彼此間的身分差距,更不會去計較什麼恩惠。

 

小狗子一家搭乘的馬車眼看著就要離開王府,可是仍不見容樂的身影,Joy急著大喊著:「等一下,容樂格格還沒來呢!」

 

下集預告:

容樂為什麼遲遲未來送行?而Joy又該怎麼處置她的問題?Joy能如董飛一樣,放棄高薪工作,做自己想做而且覺得有意義的生活嗎?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