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樂樂〉

 

第9集

第1集 第2集 弟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作者-睦月 弘

欲望是個深淵,進去很簡單,出來卻不容易

 

前情提要:

Joy無法不理會Andrew的以死相逼,更無法壓抑自己對Andrew的思念,於是背棄和馬婆婆的約定,沒有按時搬進馬婆婆家。

然而,經過三十六個小時的纏綿,Andrew聽到自己的兒子出生的消息,立即趕回美國,留下Joy一人。

傷心欲絕的Joy,在大街上閒逛,竟然巧遇董飛。

BANNER-樂樂.jpg   

◎人物简介:

JOY TANG: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個性原屬活潑開朗,而且喜愛學習。 

可是由於某些的因素,讓她成為冷漠,對周遭的一切失去興趣。

Andrew :40 歲,台灣富二代,為人風趣、口才好,是一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Sara   :28歲,美國某科技公司軟體工程師,Joy的青梅竹馬兼好友同事。

馬婆婆 :在中國陪伴在JOY身邊的慈祥老人,和容樂格格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關係。

董飛   :馬婆婆的孫姪兒,在馬婆婆身邊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對於JOY似乎有種不

尋常的情感。

 

2011.07.09. 14:00 馬婆婆家

 

董飛著Joy回到馬婆婆家後,馬上穿上圍裙進到廚房下餃子。

 

留下Joy一個人面對神情凝重的馬婆婆。

 

「馬婆婆,對不起。」Joy規規矩矩地向馬婆婆道歉認錯,可是馬婆婆始終不發一語地看著手上的書。

 

Joy就如同做錯事的小孩,乖乖地站在牆角,一動也不敢動。

 

其實,Joy從小受的就是嚴格的教育,凡事沒有達到母親A級以上的標準,肯定會遭受到嚴苛的處罰。

 

但是,比起總是高分貝怒罵的母親,Joy更害怕馬婆婆這般冷漠的對待。

 

「一直站著,腳不累嗎?」馬婆婆闔上書,抬頭看著Joy。

 

「哦?」

 

「Joy啊,這<<史記>>上說::『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而妳飄洋過海來到這,卻終日勞心傷神,又是為了什麼?」

 

「什麼?」一方面是太緊張,一方面是聽不懂文言文,Joy只好斗膽地對馬婆婆發出一個問號。

 

「Joy,這<八大人覺經>的第二覺知,告訴我們人生如果有太多的欲望,就會痛苦,尤其當我們想追求一些不可能的,不合理的人、事、物。」

 

「可……」Joy本來想辯解些什麼,但是又把話縮了回去。

 

「這次,算是妳最後一次的機會,要好好把握。人這一生,是不可能萬事如意……但是,千萬不可眛著良心做人做事。」

 

馬婆婆把容樂<八大人覺經>的講義放在Joy的手中,靜靜地走出書房。

 

2011.07.09. 14:30 Joy的客房

 

Joy輕輕地關上房門,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趴倒在床鋪上。

 

「第二覺知到底在說些什麼?」Joy好奇地把<八大人覺經>翻開來看。

 

第二覺知: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Joy逐字念出來。

 

多欲為苦,多欲為苦。對啊!我怎麼會那麼笨,明明知道跟Andrew是不可能的,還跟他……」

 

「心裡知道他說的話不可以相信,還是欺騙自己這就是幸福。我真是又笨又傻,笨死了……」Joy愈說愈氣,邊哭邊搥打自己。

 

「我該怎麼辦?放棄?對,從此以後,不要再理Andrew,就算他真的死在我面前,我也……」Joy的思緒頓時停下來。

 

「不行,不可以……我怎麼能夠不理他?誰能幫幫我?我到底要怎樣做才能忘記他?」Joy瘋狂地搖著頭,突然想到了什麼,她露出了冷冷的笑容。

 

「不對,我不用忘記他……Andrew愛的人是我!那我更要跟他在一起,Andrew本來就是我的!都是那個叫的,不要臉的女人,勾引他上床。」

 

「只要孩子一出生,Andrew就會回到我身邊。可是,那孩子呢?」Joy嘟起嘴,扭曲的臉龐,再次擠出無限的淚水。

 

就這樣獨自哭了好一陣子後,Joy走進浴室淋浴。

 

她換了套乾淨的衣裳,安靜地坐在梳妝台前,望著自己紅腫的雙眼。

 

這樣下去不行!放手吧!不要再苦苦抓著不屬於妳的東西。

 

Joy對鏡子裡頭的自己點點頭,眼睛直盯著鏡子,嘴角微微地上揚:「相信自己,妳一定做得到。」

 

2011.07.09. 14:30 馬婆婆家的飯廳

 

「姑奶奶,餃子下好了,您吃嗎?」董飛端了一大盤餃子從廚房走了出來。

 

「你都準備了,我能不吃嗎?」馬婆婆無奈地看了他一眼。

 

董飛露出無辜的笑容。

 

「大飛,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怎麼會買餃子回家?」

 

「這餃子不是我買的,是Joy小姐。」

 

「Joy?」馬婆婆不解地問著。

 

董飛點了點頭。

 

「Joy這孩子,心緒紛紛,令我擔心啊!」

 

「姑奶奶,Joy小姐可能在美國遇到些問題。」

 

「問題?」馬婆婆帶著詢問的語氣,盯著董飛。

 

「猜的,是我猜的。」董飛邊笑邊挟了粒餃子,放進馬婆婆的碗裡。

 

「大飛,你這點心思,以為姑奶奶我看不出來。」

 

「姑奶奶,餃子冷了可不好吃了,您還是請先用吧?」

 

「Joy這孩子就是死心眼,鐵定要吃些苦,你自己心裡可要有所準備。」

 

「姑奶奶好像特別疼愛Joy小姐?」

 

「投緣唄~」

 

馬婆婆突然看了董飛一眼,他瞇起眼,笑著點點頭。

 

2011.07.09. 16:50 馬婆婆家的佛堂

 

「馬婆婆,今天我想一起與您誦經,可以嗎?」Joy怯怯地站在佛堂門口。

 

「妳行嗎?」

 

「不拿香,應該還好吧?我可以靜靜地跪在您身旁,與您把整篇經文都念完嗎?」

 

「這一跪,得三十分鐘、一個小時的,妳挺得住嗎?」

 

「我可以。」Joy堅定地點頭。

 

「好,那咱倆就一起誦經,可不許偷懶!」

 

Joy集中精神隨著馬婆婆的步調誦經,不知不覺,竟然默默地落下眼淚。

 

濕潤的雙眼模糊了經文,Joy仍然認真地聽著從馬婆婆口中發出的平和聲音。

 

誦經完畢後,馬婆婆先行起身,扶起仍然挺直身子,跪在蒲團上的Joy。

 

「孩子啊,不論什麼事,都有過去的一天。慢慢來,不急、不急。」

 

2011.07.09. 20:00 Joy的客房

 

Joy陪馬婆婆吃晚餐,沒胃口的她,只喝了碗湯,便回房休息。

 

打開窗戶,一陣陣南風吹入屋裡,把白天的熱氣吹散。

 

躺在床上的Joy,慢慢地闔上眼,睡著了。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百花盛開豫王府

 

記得上次來還下著雪,沒想到現在竟然已經是春暖花開的季節了!北方的天氣真是四季分明。」Joy正站在豫王府的花園裡。

 

就在這個時候,Joy被門前的吵鬧聲音所吸引,她好奇地往門口看去,發現豫家貝勒爺們、容樂格格還有家僕跟小紅各自騎了匹馬,開開心心地準備出門。

 

王爺福晉來了。」管家從庭園內快步走向貝勒爺們。

 

豫王爺驕傲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們,欣慰地說著:「春天的森林裡充滿了生機,可得給我好好表現一下,讓日本人刮目相看。」

 

「管家,去把馬車給拉出來。」福晉看了興高采烈的容樂一眼,轉身吩咐管家。

 

「是的,福晉。」

 

福晉帶著滿滿的笑容,走到容樂格格的身邊,叮囑著,「樂兒,這兒是暖,但山裡頭風大……我看還是搭馬車比較妥當,可別受了風寒……」

 

「樂兒,妳舅媽說得有理,單騎多費力氣?還是乖乖地與小紅坐在馬車裡頭,讓小藍當車伕吧?」豫王爺接著說。

 

甚少騎馬的容樂,其實很想靠自己的力量上下山。可是福晉與豫王爺都這麼說了,她只好乖乖地下馬,坐進管家準備好的馬車裡。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區

 

從日本派來的上司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好人,經由豫敏從中安排,川島芳子與這位日本新來的老闆處得不錯。

 

一方面是答謝豫家的鼎力相助,另一方面,是川島芳子本人也想與容樂聚一聚,便邀請豫府貝勒們一塊兒上山打獵。

 

雖然外界不時地出現一些對於川島芳子私生活的批判。

 

有人說看見她與某些女明星們當眾擁吻,還在舞池裡動手動腳的;而另一些人,卻說她與好幾位日本男特務,談過短暫的戀愛,並且都跟他們發生關係。

 

其實,對於這些謠傳豫王府也都有耳聞,但是絲毫不影響他們與川島芳子的交情。

 

他們兩方雖然沒說出來,但是心裡比誰都明瞭。

 

川島芳子本是前清的皇族,跟他們或多或少有著血緣的關係,所以外人怎麼評斷並不重要,要緊的是他們之間的友誼。

 

「豫敏,你們終於來了!我還以為是山下的日本軍把你們給攔下來,正準備派人去接你們。」川島芳子笑臉盈盈。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豫敏的口氣有著探視性的意味。

 

從離開王府到山區,處處可見日軍與政府的臨檢,肯定是出了大事。

 

「沒什麼、沒什麼……小事情,不足讓貝勒掛心。」川島芳子技巧性地避開豫敏的口氣。

 

這時,容樂格格在小紅的攙扶下,優雅地踏下車篷,雙腳才剛著地,川島芳子立即走了過來。

 

川島芳子禮貌地摘下軍帽,在跟容樂行禮的當下,仔細地把她由頭到腳看了一遍。

 

「我說,容樂妹妹,才幾個時日不見,妳更加漂亮了……眼神、舉止,都充滿了女人味。」川島芳子將帽子戴回頭上,由衷地稱讚容樂的美貌。

 

「豫敏啊!你家妹子,沒多久,就該嫁為人婦了,這一兩年的光陰,得好好善待她。」

 

聽川島芳子這麼一說,容樂是又害臊,又生氣川島芳子多嘴,只好低著頭默默不語,白皙的皮膚上抹上一層紅暈。

 

「哈哈!沒想到落落大方的容樂格格,也會不好意思啊?」

 

容樂被川島芳子這麼一說,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您怎麼一直笑話我呢?難道今天請我來就是為了看我出醜呀?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來了!」

 

容樂嘟著嘴,把頭撇向一邊,假裝發著脾氣。

 

「哎呀!這該怎麼辦?我把可愛的容樂格格給惹惱了……要不,我抓隻梅花鹿給妳消消氣?」川島芳子做出苦惱的樣子。

 

「抓梅花鹿可以,但是我要的。」

 

「你們都聽清楚了!容樂格格要的是活的梅花鹿,抓到的有賞。」川島芳子大聲地對自己的部下發號施令。

 

隨行的日本軍官齊聲回答:「是!」

 

那聲音大的都有了好幾層的迴音,容樂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團結與服從的精神。

 

隨後,川島芳子示意四貝勒豫敏隨著她到湖邊,而其他軍官們也準備開始捕抓梅花鹿。

 

五貝勒豫碩卻跟小藍兩人在大樹下擺起酒宴來了,豫碩一邊擺還一邊招呼這群日本軍官們。

 

「各位大哥們,雖然櫻花開過了,說賞櫻也晚了,要不我們就當是喝晚春酒吧?今天,我把家裡好吃好喝的全都帶來了,足夠大家享用,請大家別客氣,過來坐。」

 

最資深的軍官客氣地回答:「謝謝貝勒爺的好意……不過,我們還得去抓梅花鹿,這是命令。」

 

「呵呵,佐藤桑,您真是太認真了,這活的梅花鹿不用抓,到處都有。」豫碩輕聲笑了幾聲,他的說法讓在場的眾人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們想想,梅花鹿肚子餓了就來這吃草,口渴也會到前頭喝水,自然而然地就會在這裡出現。這樣子,不就可以讓坐在一旁的容樂格格見著的梅花鹿了嗎?」

 

這群日本軍官,聽豫碩這麼一說,還真的挺有道理的,便圍坐在豫碩的身邊,大吃大喝起來。

 

站在一旁的容樂,特別喜歡豫碩的說法。

 

剛才她還很緊張,擔心認真的日本軍官會不會因為太盡職,而不小心傷了哪頭梅花鹿,但是現在她完全可以放心了。

 

於是,容樂格格開心地拉起小紅的手朝森林裡頭走去。

 

這時,眼尖的豫碩,看見容樂與小紅往山裡走,便大喊了一聲:「樂兒,小紅當心點別走遠了。」

 

豫碩的聲音就這樣迴盪在紅木森林裡。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區

 

「小紅,那邊的小山谷長滿了鮮花,我們去那採些花,好做壓花書夾給舅舅當生日禮物,怎麼樣?」容樂開心的說著。

 

「好是好,不過格格我們可不能直往山裡去,要是真遇到熊啊什麼的,那就危險了。」小紅猶豫著,要是讓格格碰上危險,她有十條命都不夠賠。

 

「嗯,咱們不走遠,就到那山谷。」容樂點頭承諾。

 9-樂樂-1222.jpg  

容樂把採到的花都交給小紅,自己的手裡又抓了兩把,玩的不亦樂乎。但是小紅不斷催促容樂回去,自從元宵事件後,小紅的警覺性也提高許多。

 

「小紅!」容樂突然叫了一聲,她招手要小紅過來。。

 

「是,格格。」

 

容樂輕聲地說:「小紅,你有聽到小孩子的哭聲嗎?」

 

小紅也聽見了哭聲,但她擔心遇上什麼麻煩,急著說:「怎麼可能?這兒可是深山,山頂上還積著雪呢!小孩怎可能上這兒來?」

 

小紅還不斷地在找藉口反駁,容樂卻已經躡手躡足地走向山谷的另一方,赫然發現有一個極小的洞口,而小孩的哭聲也愈來愈大。

 

容樂把手上的花放在洞口,毫不考慮就爬了進去,小紅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想也沒想就跟了進去。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區 洞穴

 

洞裡十分陰暗,有些潮濕,傳來一種嗆鼻的味道。

 

容樂還來不及適應裡頭的氣味,身後就先被打了一棒,不過力道不重,容樂只是稍稍往前傾了一下。

 

等她轉過身,看到小紅抓著一個極單薄的小男孩,看上去才不過七八歲,手裡還緊緊握著一跟比他手臂還粗的木棒。

 

「你跟誰借膽,竟然亂打人?」小紅大聲斥責小男孩。

 

「小紅,放開這位小朋友。」

 

小紅瞪了孩子一眼,非常不情願的放了手。

 

容樂轉過身去,看到一位身穿大日本鐵路制服的男人,全身上下都是被打過的痕跡,昏迷不醒倒在地上。

他身旁坐了一位女人抱著嬰孩,手裡的娃兒不斷哭泣,但是好像是餓了,哭聲並不是很大,聽起來很心酸。

 

容樂慢慢地走到男人的身邊,蹲了下來,她正要伸出手幫這位爸爸把脈,小男孩拖著木棍擋在前頭,不許容樂接近他的家人。

 

小紅看了,再也嚥不下這口氣,拉起容樂:「格格,我們走吧?」

 

病厭厭的婦人一聽到容樂被稱呼格格,嚇的把小男孩抓到身旁,心細的容樂察覺到了。

 

於是,容樂主動往後退了幾步,輕聲說道:「這位嫂子,我是豫王府家的容樂,相信您一定聽過豫王爺是個生意人,豫家人的政治立場是中立的,我絕對不會對外人說,您們一家人在這兒的事。」

 

「只是,您的丈夫看起來傷得不輕,讓我看看好嗎?我用生命擔保,我絕對不會傷害您們的。」

 

嘴唇泛白的婦人猶豫了幾秒鐘,終於點頭答應。

 

容樂替傷痕累累、處於昏迷狀態的男人把了把脈,檢查了一下傷勢。

 

「出了不少血,內傷得挺嚴重的。還發了燒,得趕快送下山醫治。」容樂思忖了一會兒,想到了豫碩,「小紅,妳回去拿點吃的喝的過來,順便請五哥哥來一趟。」

 

「格格!」小紅是又急又怕,這外頭一群日本軍官,還有山下那些臨檢的日軍,根本就是衝著這一家子來的。

 

就憑她們豫家這幾個人,怎麼能把這四個人送下山?

 

「還不快去?」

 

被主子這麼一喊,小紅也只好硬著頭皮,出去試試看了。

 

小紅趕緊拿著剛才替容樂織好的兩個花環,爬出山谷,急急忙忙地往外頭跑去。

 

西元1933年 滿州國 五月中 山區

 

「小紅。」

 

小紅轉頭一看,竟然是豫敏與川島芳子。

 

「這麼慌慌張張地,是要上哪兒去?妳怎麼沒跟在樂兒身邊?」

 

「……」小紅緊張地不知所措。

 

「妳剛才是從那山谷裡走出來的吧?容樂是不是還在裡頭?」川島芳子邊說,邊往山裡走。

 

「這……是,沒錯。回川島小姐的話,格格是在那頭,不過,她不許大家進去。」

 

「為什麼?」川島芳子停下腳步,美目盯著小紅。

 

「因為,因為……」

 

下集預告:

小紅要給川島芳子什麼樣的理由?容樂是否能順利救出山谷裡的一家人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樂樂〉於每週四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