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學在東京〉番外篇 

第2話

「初めての居酒屋」

(居酒屋初體驗)

 

(前情提要)

    雨薰、玉芯和詩潔已逐漸融入日本文化,當然,也包含了「酒的文化」。

因為雨薰考上大學,玉芯和詩潔準備了「赤玉」水果甜酒在家慶祝。喝醉的雨薰慷慨地掏出錢包裡所有錢要請大家吃巨峰葡萄,而嚴謹的詩潔則是大嚷著「思淫慾」「召男妓」的……

學在東京番外篇.jpg    

198412月中旬  晚上 居酒屋

    日本的「忘年會」相當於台灣的「尾牙」,因此不能免俗的,調皮「三人組」當然也為了犒賞自己「海外生活真辛苦」,同時也基於「如果沒到過居酒屋,千萬別說你到過日本」,於是決定前往「居酒屋」一探,開開眼界!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光臨)門口的男店員喊。

「哇~人好多喔!」玉芯睜大好奇的雙眼,驚呼。

「咳咳!煙味也好濃喔!咳、咳!」我對煙味很敏感,不禁咳了起來。

     何名さまでしょうか。(請問有幾位)男店員問。

     「三名です。3位)詩潔邊比著「3」邊回答。

     隨後,男店員便引導我們走到座位上;等我們入座後,他把三份Menu放在我們三人面前。

     「先に お飲み物は?(請問要先點什麼飲料?)男店員問。

     「ㄟ?他是問我們要點什麼飲料嗎?」玉芯問。

     「對啊!」詩潔回。

     「怎麼沒給我們時間看Menu就問了?」這次換我發問。

     「とりあいず ビール!(先來啤酒吧)詩潔沒理我,直接先對著男店員說。

     三つですね。3杯是吧?)男店員再問。

     確認完飲料之後,男店員便離去。

     「我以前的室友哥哥說過,日本人的習慣是在點餐前,都會先點杯飲料。而且一般來說,第一輪都會先點啤酒當作舉杯的飲料。喝完之後,再各自點自己要喝的酒類。」詩潔像個大姐頭似地說得頭頭是道。

     這時,店員端來3啤酒。

     「哇~這麼快?」我很是驚訝。

     「這家連鎖店就是標榜『快』啊!好像3鐘內就要送來,否則免費。」

     店員放下啤酒之後,說等我們決定好菜色之後,再叫他過來點單。

 東京-番外2.jpg  

     かんぱい!kanpai乾杯)我們三人一起舉杯。

 

     我們拿著酒杯互碰一下、喝了一口後,就迫不及待地拿著Menu點菜。

     「聽說這個鹽烤『ほっけhokke:花魚)一定要點。」詩潔又開始賣弄她的「知識」。

     「為什麼?」我問。

     「因為最適合我們台灣人的口味。有家鄉的味道~」玉芯搶著回答。「這個『バターコーンbutter corn/奶油玉米)看起來也很好吃,點來吃吧!還有還有,這個『枝豆』……」玉芯繼續點著。

     「『枝豆』是什麼?」我問。

     「就是毛豆!」詩潔回。

     「哈哈!妳們看,這裡有一道『冷奴』耶!是被冷死的奴隸嗎?」玉芯大笑著說。

     詩潔白了一眼玉芯,說:「那是冷豆腐啦!」

     玉芯趕快閉嘴,和雨薰繼續研究。

     詩潔不改大姐頭風範,替我們決定了很多菜。

     「等一下喝完啤酒,妳們想點什麼飲料喝?」詩潔問。

     「試試梅酒吧!好像吃日本料理都會有這個酒。」我說。

  「好啊!那妳想喝純的?還是加碳酸水的?」詩潔再問。

  「哪種好喝?」我問。

  「如果妳怕酒味太濃,就點梅酒沙瓦,喝起來甜甜的。如果想要酒味濃,就點純的,裡頭就只有一大塊冰塊。」詩潔回。

  「雨薰,妳就喝純的啦!多喝幾杯,然後再掏錢請我們吃這一餐嘍!」玉芯拿那天我喝醉的事糗我。

 我看了看自己的錢包……「我喝沙瓦好了。」

 我們又討論了一番之後,玉芯就舉手招來店員點餐。

 「梅酒に、ロックですか、梅サワーですか。(梅酒是要點純的梅酒?還是梅酒沙瓦?)店員問我們。

      詩潔替我們回答,總共點了2杯純梅酒和1杯梅酒沙瓦。

      我們吃得非常愉快,也聊得非常開心,反正居酒屋就是吵鬧非凡,是個讓人可以盡情「發酒瘋」的地方!

      席間,我們又陸陸續續地點了很多餐點。只是,別桌(日本客人)不斷送上來的是酒類,而我們這桌則是,餐點

 

    「啊?這麼晚了?快!快!快!要不然會趕不上末班電車!」玉芯突然尖叫地喊。

 

 

同日 晚上 電車內

    整個車廂擠滿了人,讓人很不舒服,而且暖氣也熱到讓人想吐,而空氣中充滿的酒味,更讓人作嘔。

   

     我和玉芯、詩潔好不容易搭上末班電車,而且也幸運地擠到最邊邊,有車廂壁可以靠著。

     這時,我看向整列車廂裡的人,大概只有1/5人沒喝酒吧,而且大部分人都已呈現酒醉或發酒瘋的狀態,要不然就是睡著了。

     我注意到有一個男上班族仰著頭,已經睡到嘴巴開開、後腦杓猛撞窗戶而不自知的地步;而在他面前則站著一個已醉得「不省人事」的中年男人

     電車快速地奔馳著,車廂也隨之搖搖晃晃。突然,一個搖晃讓那個「不省人事」的中年男人一嘔……

嗎呀!竟然那麼「恰恰好」的,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精準地投射入那個仰睡張嘴的男上班族口中!

這一幕讓我告訴自己――以後坐車時,絕不仰著頭打瞌睡!

 

下集預告:

    為了慶祝聖誕節,大夥又來到居酒屋狂歡!只是在回家之時,雨薰竟遇到了「天上」飄來的橫禍……

 

 

【我的留日筆記本】

 

訊息篇:

*忘年会(ぼうねんかい):為了讓大家忘卻一整年的辛勞,日本企業會在年尾時舉辦餐宴慰勞員工,相當於台灣的「尾牙」。

*とりあえずビール」:簡稱とりビー,是日本人在宴會常見的飲酒習慣。亦即他們在點菜前,每個人都會先點啤酒舉杯(相當於西方會用香檳),然後在形式的「乾杯」之後,再「點餐」

 

單字篇: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i ra sshya i ma se /伊拉蝦伊媽「ㄙㄝ」):「歡迎光臨」。

*何名さまでしょうか。nann mei sa ma de shyou ka/那嗯咩撒嬤勒秀咖):「請問有幾位?」

*梅酒うめしゅu me shyu/烏咩咻):「梅酒」。

*ロックro kku/嘍酷):是指酒類只放酒和冰塊,不加任何碳酸水或蘇打水的狀態。

*梅サワーうめサワーu me shyu sa wa/烏咩咻沙瓦):「梅酒沙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