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不要錯過愛情〉

第13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作者-鍾愛 

 

前情提要:

 

雜誌的荒謬報導,終於在嫂嫂的幫忙下結束。

 

國強在報導中還特別提到跟天晴不排除成為情侶。加上天晴送喝醉的國強回家時,國強問天晴:「是不是喜歡我?」,讓天晴發現自己開始對國強有異樣的感覺。

 

同時間,媽媽給天晴安排相親的事,而相親的人竟然是榮哥,關係簡直越來越複雜了……

 

 

 BANNER-不要錯過愛情.jpg  

 

中午,飯館

 

 

 

想不到媽媽安排我相親的人,竟然是榮哥

 

「那妳覺得我怎樣?」榮哥問。

 

「你當然很好,不然我也不會跟你做朋友。感覺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樣,我不開心的時候,你會在身邊陪著我,不會問我原因,支持著我。」我坦白地說。

 

「哥哥?我想不到多了一個妹妹。」榮哥傻傻地摸著頭說。

 

這時我的手機響起來,是國強打來,「天晴,妳可以走了嗎?」

 

「我現在馬上過來。」我回答。因為相親的人是榮哥,我當然也不用再演戲般地待著。

 

「榮哥,很抱歉,我有事要先走,下次去你的店吃牛肉麵時再聊吧。」我說著,便提起手提袋離去。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我跟榮哥是朋友,所以我不需找什麼籍口來拒絕相親的事。

 

 

 

中午,國強家

 

 

 

到達國強家時,只看見滿桌的食物,但卻沒有看見國昌

 

「國昌呢?」我有點奇怪。

 

「快吃飯吧,我肚子很餓。」國強說。

 

「很豐富喔,看起來很好吃,真的是你跟國昌煮的嗎?」我看著桌上的佳餚說。

 

「其實……不是,全是買回來的。」國強低著頭說。

 

「不是說你跟國昌要答謝我,煮飯給我吃嗎?」我心裡疑惑。

 

「不要研究是我們煮的,還是買回來的,你只要接受我們感謝你昨晚送我們回來,特地請你來吃飯就是了。」國強緊張地說。

 

「好了,那我不客氣。」我說著,便開始享受這頓午餐。

 

「昨晚…………和國昌都醉了,有沒有亂說什麼?」國強尷尬地問。

 

國強這麼一問,再次讓我想起他問我是不是喜歡他的事。現在房裡只有我和國強,我開始有點緊張起來了。

 

「沒有,你們都醉得很厲害,什麼也沒有說。」我隨便回答。

 

「是嗎?」國強聲音低沉。

 

「要不然……你認為你會說什麼?」我試探地問。

 

「妳都說我醉了,我怎會記得?」國強說。

 

我跟國強此時突然靜了下來,房裡只剩下我們的咀嚼聲。

 

「妳剛才相親的對象怎樣?帥嗎?有錢嗎?」國強突然問。

 

「你知道有多巧嗎?跟我相親的男生,竟然是榮哥。」我笑著說。

 

「榮哥?」國強疑惑著。

 

「就是我跟你去吃牛肉麵的那個老闆。」我試著解釋。

 

「妳說是妳唯一的好朋友榮哥?」國強終於想起來。

 

「對,我還沒有認識你們之前,他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說。

 

「那妳會跟他交往嗎?」國強問。

 

「當然不會我跟他只是好朋友,剛才看見他時,我還鬆了一口氣呢!原本我以為真的要跟相親的人交往……」我興奮地說。

 

「是嗎?伯母要妳去相親的原因,不是要妳跟他交往嗎?」國強把飯碗放下來。

 

「是這樣沒錯,可是我和榮哥只是好朋友。」我正經地說。

 

「不要說了,我們快點吃飯吧。不如我們去診所打掃前去看場電影,好嗎?」國強睜大眼睛很期待。

 

「好吧,反正還有時間。」我笑著說。

 

 

 

中午,電影院

 

 

 

很久沒有去電影院看電影了。以前我曾經想過,跟喜歡的人去看電影,兩個人並肩坐在黑漆漆的電影院裡,一起被裡面的畫面、對白、故事感動,那種另類的甜蜜很棒。

 

可是我跟澤成沒有機會去看電影,想不到今天會跟國強一起看。

 

我跟國強肩並肩地坐著,我覺得自己的心跳非常快。

 

「哈!」我感覺有點冷。

 

「身上沒有帶面紙嗎?」國強體貼地問,他看見我打噴嚏後有點不知所措。

 

「我不知為什麼總是忘記帶面紙。」

 

國強立即從口袋裡拿面紙遞給我,他還把外套脫下來蓋在我身上。

 

電影播放完後,我居然覺得有點失落。沒想到自己竟然眷戀剛才跟國強在電影院內肩並肩的溫暖感覺。

 

 

 

黃昏,路上

 

 

 

「還冷嗎?我去買杯熱咖啡給妳。」國強關心的問著\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國強已經跑到咖啡店前了。

 

國強真的很體貼,他不生氣時,也很溫柔,我開始明白為什麼他的身邊總是不缺女孩子,他有時真的很迷人。

 

國強把咖啡遞給我。為了感謝他,我拉他到超商,買了一盒巧克力送給他。

 

「這巧克力很好吃的,我很喜歡,尤其在不開心的時候。可是因為有點貴,所以我每次只會吃一粒。」我笑著說,並把巧克力送給國強。

 

「真的嗎?雖然現在沒有不開心,但我也想吃啊!」國強邊說,邊把巧克力的包裝紙拆掉,並把其中一粒遞到我的嘴邊。

 

面對這誘人的巧克力,我毫不考慮就把巧克力吃了。就在這一刻間,我竟然感覺得跟國強像對情侶。

 

「原來吃這個巧克力,再喝一口咖啡,又甜又苦,真美味啊。」我說。

 

「真的嗎?我可以試一下嗎?」國強說。

 

「可是這杯咖啡是我喝過的喔……

 

「妳介意嗎?那算了吧。」國強苦笑。

 

我跟國強是朋友,我跟國強是好朋友,我不斷這樣提醒自己。

 

「喝吧。」我把咖啡遞給國強。

 

「真的很美味啊。」國強邊喝邊笑著說。

 

「你看,咖啡杯的邊都沾滿巧克力了。」我看著沾滿國強嘴裡巧克力的咖啡杯,實在尷尬。

 

「妳覺得我們這樣像情侶嗎?」國強用有點調侃的口吻說。

 

 

「情什麼?你不要戲弄你好朋友的老婆喔,否則將來你死了看見澤成,他會教訓你的。」我責備國強。

 

「天晴,我和妳之間,可不可以沒有澤成?」國強忽然有點認真。

 

雖然我不明白國強的意思,但我也承認我的話有點過分。

 

國強是因為澤成才願意多照顧、幫忙我,而且我已經決定把澤成永遠放在心裡面。現在如果嘴裡還常常提起澤成,那澤成離開的傷痕會時時刻刻刺痛媽媽、美芬和我。

 

「如果將來我死了,會不會有女生跟別人說,『我是國強的老婆』?」國強有點難過。

 

「國強,對不起。一定會,一定會有女生說,「我是國強的老婆」,你要努力啊!」我鼓勵國強。

 

國強看著我,「我們快點去診所,看誰跑得快?」

 

一說完,他已經跑到很遠的地方了,我笑著追上去。

 

 

 

晚上,酒吧

 

 

 

「天晴,今天相親怎樣?那個男生帥嗎?」國昌像在挖八卦新聞的記者。

 

「對,嫂嫂……不,我應該要改口叫天晴姐了。」美芬說,她和海文今天也來了酒吧。

 

「為什麼?」我問美芬。

 

「因為妳要去交男朋友了,所以我以後還是不要叫嫂嫂好了。」美芬頑皮地笑。

 

「我今天相親的對象是榮哥耶。」我對美芬說。

 

「榮哥?是牛肉麵店的榮哥嗎?很好啊,他人真的很好,我小時候也曾經暗戀他。」美芬哈哈大笑。

 

「什麼暗戀?」海文瞪了美芬一下。

 

「就是小時候,遇到對妳很好的哥哥,樣子很帥,就很喜歡他……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你該不會吃醋吧。」美芬白了海文一眼。

 

大家被他們倆的對話,引得哈哈大笑。

 

「天晴,看來這個男生不錯啊。」傑克也在揶揄我。

 

「他是不錯,但我們只是好朋友。」我再次澄清。

 

「那豈不是他跟我的命運一樣嗎?出局!」傑克在嘲弄我的同時也挖苦自己。

 

 

 

中午,咖啡店

 

 

 

今天我約了好朋友美思到咖啡店相聚,她身邊還帶著一位女生。

 

「她是詠儀。」美思介紹著。

 

「妳好,詠儀。」我跟詠儀打招呼。

 

「前陣子雜誌的專訪,關於妳的事,還有張醫師的事,我都看見了,妳還好嗎?」美思很關心。

 

「幸好雜誌後來澄清,總算沒事了。詠儀,王詠儀?是不是那位護士?」我突然想起詠儀這個名字有點熟悉。

 

「是,她就是張醫師那次醫療糾紛犯錯的護士。」美思苦笑地說。

 

「詠儀,謝謝妳,因為妳願意出來澄清,總算還了國強的清白。」我感謝詠儀挺身幫忙。

 

「天晴,詠儀想跟張醫師見個面。」美思說。

 

雖然詠儀跟國強認識,也曾經是同事,但因為詠儀犯的錯讓國強承擔責任,甚至對當醫生失去了信心,如果他們見面,不會很尷尬嗎?

 

「那件事發生後,我被醫院辭退了,那是當然的,因為是我犯了錯,可是我沒想到會拖累張醫師。其實受罰的應該是我……」詠儀深深地自責著。

 

「但他為了保護我,即使受害病人的家屬要跟我見面,張醫師堅持不把我交出來,最後病人家屬還打了張醫師。張醫師等對方冷靜後對他們說,受害的不只是病人和家屬,還有我。」

 

「因為這件事,我內疚得要死,對自己失去信心。後來張醫生突然提出辭呈去美國,我連想跟他說聲對不起和謝謝的機會都沒有。」詠儀哭起來,我感受到她的愧疚。

 

「所以當雜誌記者聯絡詠儀,詠儀毫不考慮就站出來。但她還是未能釋懷,她希望可以面對面正式跟張醫師道歉。我知道妳是張醫生的朋友,所以想拜託妳。」美思懇求。

 

我明白詠儀的心情,有些話應該說,但沒有機會說出來,真的會很不好受。如果詠儀不能跟國強說一聲對不起,相信詠儀會愧疚一輩子。

 

我答應了詠儀的請求。

 

「天晴,有面紙嗎?給詠儀擦擦眼淚。」美思問。

 

我從口袋裡拿出面紙遞給詠儀。

 

面紙巾?為什麼我口袋裡會有面紙?我昨天不是已經用完了,我還提醒自己要記得買,可是還是忘記了;奇怪,口袋裡怎麼會有面紙?

 

 

 

晚上,酒吧

 

 

 

帶著美思和詠儀到酒吧,我感受到詠儀很緊張。

 

雖然這件事已經過了一年半,但對詠儀還是有無法磨滅的傷痕。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國強沒有信心再當醫生的打算。

 

「張醫師。」美思和詠儀看見國強。

 

「美思、詠儀,好久不見,妳們好嗎?」國強親切問候。

 

可是國強的親切,讓詠儀的眼淚失控地掉下來。

 

國強拉著詠儀的手走到休息室坐下來,我得看出國強的眼神其實是有點難過,只是他不想讓詠儀難受,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和美思也坐下來,詠儀的哭泣聲籠罩休息室。

 

「張醫師,對不起。」詠儀突然撲向國強,緊緊地擁著他。

 

國強也溫柔地拍著詠儀的背,安慰她。

 

「傻瓜,不要哭。」國強對著詠儀說。

 

詠儀開始冷靜下來,但還是說不出話。

 

「天晴,原來妳認識她們?」國強問。

 

「美思是我的好朋友。」我解釋。

 

「原來是這樣。」國強明白了。

 

「張醫師,對不起,還有謝謝你,那次……」詠儀準備跟國強道歉時,國強輕輕拍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說了。

 

「詠儀,我接受妳的道歉和道謝,其他就不要再說了。已是過去的事,而且又不是什麼好事,為什麼還要記著呢?」國強安慰詠儀。

 

「可是……」詠儀的話再次被國強打斷。

 

「妳這樣讓我很尷尬啊。其實我也不是只為了妳,我只是承擔醫生應該有的責任。」國強溫柔地說。

 

「那為何張醫師不再當醫生?」美思發出疑問。

 

「那件事確實讓我想了很多,原來當醫生的責任很大,只要一點小疏忽,就會讓病人很痛苦。我媽媽因病去世,還有我的好朋友也是生病去世。我忽然覺得當醫生的壓力很大。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調適我的心情。」國強終於表白了他不想再當醫生的想法。

 

「張醫師。」詠儀激動地看著國強。

 

「詠儀,不要難過。每個人的人生總會遇到錯誤和困難,若總是想著難過的事,將來便很難走下去。那件事是一個教訓,把這個教訓當作警惕和經驗,千萬不要把一次的錯誤變成一輩子的阻礙。」國強認真地說。

 

「張醫師,謝謝你。」詠儀終於破涕為笑。

 

「妳們以後可以常來酒吧找我聊天,喝酒也可以,但一定不要再提那件事,否則我不會歡迎妳們的。」國強笑著說。

 

詠儀終於可以帶著無憾的心情跟美思離開。詠儀能夠面對面跟國強說聲對不起,國強也願意接受,不是很完滿嗎?

 

「每個人的人生總會遇到困難,總是想著難過的事,將來便很難走下去。把它當作是經驗,不要把它變成一輩子的阻礙。天晴,妳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嗎?」國強突然問我。

 

我當然明白國強的意思,他是在提醒我,澤成的離開雖然很難過,但不要把它變成我的阻礙,這也是我現在一直提醒自己的事。

 

「我也希望那件事不會成為你的障礙,有一天,你會對我說:『天晴,我想再當醫生了。』」畢竟這是你努力很久成為醫生的成果啊。」我看著國強。

 

國強沒有回答我,只是微笑看著我。

 

 

下集預告:

 

天晴跟國強的關係越來越親近,而且天晴也感受到自己對國強不一樣。

 

但天晴內心的掙扎,還有榮哥這個相親對象,天晴會怎麼處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不要錯過愛情〉於每週二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