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6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作者-左皓

前集提要

  在剛出生不久後即失去母愛的務相,從小就展現出非凡的能力,更在一次競賽上,成功擊敗其他四姓的長老,成為巴族的領導者,封號廩君。

  然而剛得到這項殊榮的廩君,卻正面臨災害不斷的環境,廩君為了要讓族人可以度過這次難關,於是決定前往西方新大陸。

  經過一番千辛萬苦,終於來到這神秘且豐腴的土地,但這麼優渥的環境卻早有人居住,而且還是比他們更強大的部落……

BANNER-道蒼.jpg  

人間.鹽陽

  新的大陸有豐腴的土壤、寬闊的平原和廣大的河域,如此豐富的環境,巴族人都是從未見過,亦從未聽聞。

  「什麼人?」在巴族剛登陸後沒多久,立刻驚動了當地人前來查看。

  「我們是從東方大陸前來的部落。無意間來到此處,決無傷害之意。請諸位放心。」廩君一面說明己方來意,一面暗中命手下戒備,以防對方偷襲。

  沒想到鹽水部落的人並沒有因為他們是外來人就予以不善,反而還以出乎意料的熱情迎接著他們。

  晚上鹽水部落大擺宴會,端出上好的肉、蔬菜等宴請巴族,一群人圍著篝火跳著鹽水部落傳統的舞蹈。

  而在宴會同時,鹽水部落的鹽水女神派人相請巴族領袖廩君,希望能說明雙方的關係。

 

人間.鹽陽.女神帳篷

  鹽水部落的首領是個苗條女子,名喚鹽水女神

6-道蒼1114.jpg  

  她有著艷麗的臉孔,豐滿的胸脯,以及水蛇般細腰,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堪稱得上完美的體態,加上那雙靈巧的眼珠,彷彿只要看一下便能輕易勾引走對方的魂魄。

  廩君沒想到對方領袖會是這麼美麗又年輕的女子,訝異之餘,也有些藐視的心態。

  「你們是從那裡來的部落?」鹽水女神口齒清晰,聲音十分嬌媚。

  廩君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他雖然是偉大的領袖,卻也是男人,面對女人的誘惑,不禁為之心動。

  「我們是從遙遠東方前來。」廩君按下內心的悸動,不卑不亢地回應。

  「東方部落?是說那個豐腴且神秘的中原大陸嗎?」鹽水女神的眼睛好像會勾人,她直盯著廩君。

  「不,比起中原大陸,我們還要更靠近西方。我們來自巴地。那裡有五座山峰,三面環河,地形險要。我們以石穴為居,過著狩獵的生活。」廩君發覺他在介紹自己家鄉的同時,喉嚨好像卡著痰,令他說話有些不流暢。

  而且全身散發著熱氣難以排放,尤其是臉特別的紅。

  「石穴為居?真是奇怪,我們這裡的人都住在帳篷,你們住在石穴又要怎麼生活?」

  「我們平時就上深山打獵,或著是捕魚為生……應該跟你們差不多吧。」廩君猜測著。

  「那你們部落有這個嗎?」鹽水女神從她身後取出一個約十吋長的黃色橢圓形物體,交給廩君。

  就在廩君接過那奇怪物體的同時,鹽水女神的纖手故意碰了他一下,廩君的臉一下子就紅起來。

  「呵呵,你的臉為什麼這麼紅?」女神格格笑起來。

  「沒……沒什麼。這是……什麼東西?」廩君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急忙用話題岔開她的注意。

  「這是陶甕,我們部落剛研發成功的。可以在裡面裝水或米,儲存十分方便。你覺得如何?」鹽水女神的語氣帶著自信。

  廩君將陶甕前前後後的翻看一遍,覺得這東西十分堅硬,不容易損壞,而且最大的優點,就是不僅可以裝水盛米,更可以拿來釀酒儲備。

「貴部落發明此種神器,用於生活上十分便利,真是令廩君佩服萬分。」

  「是嗎?如果你真的這麼喜歡,以後就給你們族人一起享用吧。」鹽水女神聽到廩君的稱讚,臉上立刻出現如花般笑容。

  「那我就代替我族向女神致謝了。」

  「呵呵……將來就是一家人了,何必說謝謝呢?」鹽水女神掩嘴嬌笑著。

  「什麼一家人?」廩君開始疑惑起來。

  「沒……沒什麼。我只是好奇想問,為什麼你們要從巴地千里迢迢的來到我們部落?」鹽水女神急忙岔開話題。

  「因為在我們居住的那個地方,年年都遭受天災及野獸的侵擾,尤其是今年最為嚴重。為了讓我族可以過著安定的生活,我才會率領族人前來尋找新大陸。」

  「可是應該還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眼下困難。而你為什麼要選擇最冒險的舉動?」

  「就算有其餘辦法,也不過是一時之策,根本無法治好根本。要真正解決問題一切,就只剩下遷徙這個辦法了。所以我才會率眾冒險,打擾貴族。」

  「可你們族人在巴地深根已久,如此措施應該會引起很大反彈才對。你難道不怕失敗之後,你就會成為千古罪人嗎?」

  「只要能真正解決問題,讓我族可以過上安定的生活,就算我被全族的人怒罵,又有什麼關係?」廩君不以為然的說著。

  「是啊,不以一己之私,顧及全族人的利益。如此才貌雙全又具仁者之心的英雄,才是我鹽水女神最佳的夫婿。」女神在心中這麼想著。

  原來鹽水女神多年來一直想要找到一個才貌都足以和她匹配的夫婿,她們族人雖眾,卻始終沒有一個是她滿意的。

  如今這個外來男子不僅青年才俊,而且論其勇氣更是令人嘉獎,加上他的身分地位,絕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好男人。

  此刻鹽水女神一縷芳心,都緊緊牽在眼前這個青年男子身上。

  「那你覺得我們這裡如何?」女神用著試探的語氣,想要了解廩君心中的想法。

  「這裡土地豐腴,平原寬闊,又有堅壑的深山和廣大的水流,最重要的是還有豐富鹽井,絕對適合居住。」在廩君剛踏上新大陸的第一時間,就有想要用武力搶奪土地的念頭。

  可出乎他意料的就是鹽水部落竟會熱烈相迎,而其首領又是如此美貌嬌豔的女子,反倒讓他不好意思動武。

  「如果你們覺得這裡好的話,不妨多留幾日。我族人一向很好客,隨時歡迎你們來。」

  「廩君在這裡謝過女神的好意了。」廩君拱手道謝,想著自己從進來到現在的時間,忽然起身說:「時候不早,我也該走了。」

  「嗯,那我不送了。你們可要盡興的玩樂,才不會辜負我一番好心。」

  「一定,一定。」廩君連聲說著,不小心又和女神目光相交,他臉上一紅,不敢多待,轉身急忙退出。

  第一次的會談,他們聊得很開心,於是巴族的人又留了下來,而鹽水部落也熱烈款待。

 

  第二天鹽水女神又派人說要找廩君商議兩族大事,但他們見面卻不過談些雞皮蒜毛小事。

  「今天整整一天,你和你的族人都在幹什麼?」女神問。

  「早上我們向貴族的人請教農耕技術,中午貴族長老宰殺牛羊宴請,還把醞釀許久的酒分給我們族人,下午我和其他長老們到高山上打獵,獵得不少野獸,通通貢獻在晚上宴會上。」

  女神面色滿意的臉的點頭,笑說:「不是我自誇,我族的農耕技術在整個夷江沿海部落中算是數一數二,而且我們這裡氣候溫和,資源豐富,釀出美酒對我們來說根本是件小事,你們喜歡的話就盡量喝,不用客氣。」

  廩君今日一整天都十分細心查看,發覺新大陸的環境和地理位置等各方面條件都十分優渥,深知女神所言非但不是自誇,恐怕還少說了點。

  女神為了在心儀的男子面前表現大方,又說:「看來你們在這裡適應的蠻好。你我兩族會相遇也算是一種緣分,不如你們多留個幾天再走,你覺得如何?」

  廩君巴不得可以待在這裡久一點,可是面對女神異常的歡迎,也感到有些奇怪,臉上卻不透出任何表情,點頭說:「既然您都如此相迎,我們卻之不恭,只好再繼續留下打擾了。」

  女神見他還是如此客氣,微微一笑,沒再說什麼。

  到了第三次的會面,鹽水女神要廩君不可以帶任何人進來,就說是有大事要跟他商議。

 

人間.鹽陽.廩君居所

  廩君想起昨日女神也是說有大事要商議,見面時卻盡談無關緊要小事,如今的會面又不准他帶人,種種舉動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廩君感到煩躁,他在營帳內踱步。

  「相長老,你覺得女神用意是什麼?」

  相氏長老思索許久後,謹慎地回道:「我們是外來者,鹽水部落卻異常的迎接我們,這點本來就十分可疑,而且還不斷的邀約我們留下。如今又要首領單身赴約,恐怕會做出什麼不利首領的事。」

  「哼。」廩君重重吐了一氣,冷冷的說:「她不過一個弱女子,能夠奈我何?我就不信她能打的過我。」

  「鹽水女神雖是女子,但決不是弱女子。她手下無數悍將,首領雖然勇猛無雙,恐怕還是一難敵十。」 

  廩君雖然自負,但面對相氏的提醒,也不得不小心起來,「既然如此,你安排族中十位勇士,埋伏在我和女神見面地點的附近,一聽我號令,立刻前來營救。」

  「遵命。」相氏長老頷首接了命令。

 

人間.鹽陽.女神帳篷

  話說廩君依著時間,進到女神所居的帳篷,整個帳篷中,就只剩她和廩君兩人。

  「先生還真是守信用,沒有帶任何人進來。」鹽水女神嬌媚的說道。

  廩君哼的一聲,並不答話,斜眼查看四周情形,卻沒有發覺任何異處。只見桌上擺滿豐富的魚肉酒菜,和一碗碗陶器。

  「如果先生不急的話,要不留下來和小女子共進晚餐?」

  「哼,原來你所說的大事,不過是吃晚餐。」廩君心中想著,本來要拒絕,但一和鹽水女神的視線相交,又不好意思拒絕,心想:「只是吃飯,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鹽水女神取出一個裝滿酒的甕器,分別倒在廩君和自己的碗中,笑說:「這是高山仙泉所蘊釀成的酒,經歷三年方製成,今日願先生賞臉與小女子共飲。」

  「妳今天說話,怎這般客氣?」

  廩君看著碗中的酒,生怕有毒,不敢喝下,鹽水女神明白他的顧忌,當即先喝下自己碗中的酒。

  廩君見她如此,方敢取酒來喝。這酒的味道果然十分濃密,而且甜味中又夾雜著些微的酸意,忍不住讚道:「真是好酒。」

  「既是好酒,不妨再多喝一些。」鹽水女神又倒了一碗給廩君。

  廩君這時早失去戒心,喝著一碗又一碗的酒。饒他酒量甚大,也不禁微有醉意。

  「話說先生在這裡喝酒,給家中的嬌妻知曉,會不會不開心呢?」

  在古代,人們的婚姻大事都很早就訂下。但廩君因為要處理族中大事,姻緣一直遲遲未有。

此刻聽鹽水女神問起,廩君臉色一紅,囁嚅說:「我……我還沒有妻子。」

  「是喔,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像我也還沒有夫婿。我們大概稱得上『同是天崖單身人』吧。」鹽水女神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廩君心神一動,不敢再看下去,自顧喝自己的酒。

  「在我們這裡有個習俗。就是共進晚餐的孤男寡女,必須要餵對方喝酒。」鹽水女神忽然說道。

  「餵對方喝酒?」廩君乍聽此言,不禁有些嚇到。

  「是啊,這沒什麼大不了。反倒是不這麼做,還意味著對對方不敬呢。」

  廩君根本不知道這個習俗到底是不是真的,但女神都這麼說了,也只好勉為其難的把酒器提到女神嘴邊。

  燭火打在鹽水女神臉上,使她原本就鮮豔的俏臉顯得更加嬌媚。廩君一見之下,不禁呆了。

她喝了一杯酒,全身忽然軟趴趴的靠在廩君身上。

  「妳……做什麼?」廩君沒想到鹽水女神會有這樣的舉動,頓時面紅耳赤,急忙要推開懷中的人兒。

  「呵呵,幹麼這麼害臊,這裡就剩你跟我,其他人看不到啦。」女神美目流波,突然緊緊抱著廩君不放。

  「我……妳……」廩君說話開始不清楚。

  女神把嘴湊在廩君耳畔,細聲細語的說:「你知道嗎?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情不自禁的愛上你。你的才幹,外表,以及敢於冒險的精神,都深深吸引著我。更何況我們身分地位相當,這段緣根本是上天早有所安排,你說是不是?」

  廩君根本沒想到女神宴會的用意,竟然是想要勾引自己,看來相長老所言是多慮了。「可是我們這種身分地位的人,婚姻大事要提早稟報長老們……」

  「什麼婚姻大事,你想的真遠。男歡女愛,本來就天經地義,幹嘛要經過別人同意?只要你情我願,那就夠了。」

  「可……我……」廩君還是覺得不妥,至於哪裡不妥,他也說不上來。

  女神不理會廩君,將他的手放在自身酥胸上,用著令男人都為之銷魂的聲音說:「廩君,你知道嗎,我最喜歡像你這種敢於冒險的英雄。我們部落的臭男人沒有一個比得上你。我好喜歡你,好喜歡你……」

  「可是,可是我……」廩君摸著女神柔滑的胸脯,既不好意思,又捨不得放手。

  「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喜歡,當然喜歡。」面對如此姣好的身軀,以及亮麗的外表,意志再堅強的男人也無法逃出她的手掌心。

廩君的視線漸漸模糊,開始覺得他的身子再也不屬於自己。

  「既然喜歡,那就不要想這麼多了。」女身將身上衣服一件件慢慢脫下,赤裸且雪白的身體逐漸呈現在廩君眼前。

  廩君年紀也已不小,他整日忙於公事,無暇顧及男女私情,但正值血氣剛方的他,面對鹽水女神如此的誘惑,又如何能抗拒?

  終於他再也克制不了慾望,將女神緊緊的抱住懷中,瘋狂的吻著她身上每一處柔膩肌膚,而女神也姿意享受著被男人擁抱的快感。

一波又一波從未想過的熱浪襲捲著兩人,讓他們再也無法分開……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