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4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作者-左皓

前集提要 

  顓頊大帝的逆天行事,引發眾神反叛,最後被囚禁凡間,其黨羽也一一遭受處決。

  顓頊在位時期所做的種種,卻在神州大陸造成無可挽回的破壞玉帝正為此懊惱不決,罪犯洛通自願下凡解決巴地的人民戴罪立功。

  於是,洛通落入凡間,投胎成為巴氏未來新的領袖-務相,展開他不平凡的一生。

 BANNER-道蒼.jpg  

人間武落鐘離山(上元太初歷六百年.西元前二千一百年)

  務相出生不久後,女巫就因產後虛而逝世。

  巴氏時失去了領導人,在眾人的推崇下,就由族中年高德劭的老者擔任並兼具臨時領導人,直到務相成年後才把權力交回。

  「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麼意思呢?」長老抱著已經五歲的務相,一臉慈祥的問著。

  「爹爹,孩兒知道。娘親取我這個名字,就是希望我可以成為一個具有天之仁德的好領導。」務相一臉稚嫩的回答。

  長老見他年紀雖小,說話卻如此老成,訝異之餘,也頗為高興,又問:「那小務相有沒有想過要成為我們巴氏的領袖?」

  「當然有,但是我不只要成為咱們巴氏的領袖,我還要把巴族五姓都團結起來,而我,將會成為五姓之王」務相很天真的說著。

  「住口,話不能這麼說。」長老大聲地,不讓務相繼續說下去。

  「要是務相這番話傳出去,簡直是公然向其他四姓挑釁,咱們本來就已經和其他四姓處不好,屆時必將會面臨更嚴酷的挑戰。」長老低頭沉思,一臉嚴肅。

  「為什麼?」務相年紀尚小,根本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這你就不用問了。你只要知道,咱們巴族五姓彼此各過各的生活,誰也不干預誰,其他的,等你長大後就會明白了。」

  「可我曾聽人說每一族都有自己的領導,不是像我們這樣分成好幾個姓氏好幾個統治,這樣如果遇到外敵入侵,我們該怎麼辦?」務相認為自己並沒有說錯。

  「根本不會有外敵入侵!話不可以亂說!」長老很驚訝務相會說出這麼荒謬的理論。

  「可是……」

  「亂說的話要是別姓當真該怎麼辦?再亂講我就要處罰你了!」長老口氣突然一下子重了許多。

  務相被長老的口氣嚇住,小嘴一扁,頓時眼眶泛紅,但他還是強忍著淚水。

  長老看他如此神色,有些懊悔地說,「太陽都下山了,該睡了……」

  說著,長老揚長離去。

 

  務相看著長老離開背影,淚水忍不住滾滾而落,心裡只想:「爹爹好壞,竟然兇我。大家都欺負我沒有娘親,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待在這裡了……」

  務相拿著一柄石刀當貼身兵器,趁著族人熟睡,摸黑離開赤穴,攀登到更高的深山內。

 

人間武落鐘離山(上元太初歷六百年.西元前二千一百年)

  各姓氏長老為了保護族人安全,尤其是老幼婦孺,都會禁止他們平常不准往深山攀爬,以防不測,因此務相根本不識得路況。

  「那邊有一棵好大的樹,我可以在上面蓋屋子!」迷路的務相,在黑暗中找到一棵巨樹。

  他撿起了一些樹枝,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蓋成房子。

  可花了若大的功夫,全身都被汗浸濕,他什麼也沒蓋成。

  「是不是樹枝不夠好?那就用石子吧!」務相就地取材,但一個小孩子能拾得多大的石頭?他撿的都是礫石,連堆疊都有困難。

  「還是我應該要挖樹幹做洞穴呢?可是……我要怎麼挖呢?」務相皺著眉,喃喃自語。

  正當他苦苦思索的同時,遠方忽然傳來一陣陣的野獸嚎聲。

  「狼?」

  務相一轉身,正前方一隻體態肥胖的巨狼抽著鼻子,一步步的往大樹靠近。

  務相臨危不亂,慌忙爬到樹幹上去。但爬樹所製造的聲響卻驚動了兇狼,兇狼鎖定目標,直往大樹奔去。

  

4-道蒼1031.jpg

  「別過來,別過來。」務相驚叫連連,一面揮動著小手,一面往樹的更高點攀爬。

  幸好那隻兇狼體態肥胖,無法爬上樹幹,只能眼看著樹幹上的務相流著口水,卻不能奈他何。

  「我的肉不好吃,好狼兒,你快走吧!我會保佑你天天可以吃到比我還好吃的肉!」

  那隻狼似乎聽得懂他說的話,雙眼眨了幾下,調頭便走。

  務相以為危機解除,暗吁了一口氣,正想要爬下樹去時,那隻狼突然轉身朝他奔來。

  他這才知道自己上當,趕緊又爬回高點,對著被識破奸計的兇狼罵道:「臭狼!你敢騙我。好,咱們就看誰時間比較多,走著瞧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兇狼和務相一個在上一個在下,大眼瞪著小眼,誰也拿誰沒辦法。

  「爹爹你在那,你怎麼還不來救孩兒?」務相折騰至此,又累又怕,頓時嚎啕大哭。

  「碰!碰!碰!」樹下傳來激烈的搖盪。

  「怎麼了?」務相低頭一看,原來是那隻狼往樹不斷的衝撞。

  大樹搖晃劇烈,務相的手就要抓不住樹幹,他只能死命的抱著。

  「你別再撞了,別再撞了。哇……」務相拿起石刃,不斷的劈空揮舞,想要嚇走狼。

  務相一時重心不穩,從高樹上摔了下去,那隻狼看著獵物從天而降,滿心喜悅的等待。

  在這務相摔下的瞬間,他手中的石刃無意亂甩,正好插入兇狼的頭頂。

  狼雖然猛惡,但萬物的頭蓋骨都是其最為脆弱的地方,務相這一下亂甩,正好斃了兇狼。

  狼身子一晃,鋪地倒了。

  「血……好多血……哇……」狼巨大的身軀倒在務相的眼前,他早已嚇得六神無主,想要大哭,卻又哭不出來。

  「前面有孩子吵鬧的聲音,是不是在那裏?」

  「快過去,快點。」

  後方隱隱傳來人群的聲音。

  「爹爹,爹爹。」務相哭哭啼啼的尋著聲音追趕,果見他父親率著四五名族人一起上山找他。

  「有沒有事?」長老一把抱住務相,摸著他的頭安慰。

  「我……我沒事。那隻狼……狼……血……血,爹爹,你……你來正好。差點……差點嚇死我了。」務相一時結巴,話也說不完整,只是用手指著大樹的方向。

  「狼?」長老的視線順著務相手指的方向,一臉疑惑。

  「嗯嗯!有狼,血……好多……我的刀,狼死了!」務相大口喘著氣,身體發抖著。

  長老和其他族人面面相覷,都不禁莞爾一笑。

  務相拉著長老寬大的衣袖,示意長老跟著他走。

  長老和族人在務相的帶領下,果然從大樹下發現兇狼的蹤跡。

  那狼雙目瞪大,頭上被一柄石刀插著,血流不止,看上去已經沒有生命氣息。

  眾人這時又回頭看著務相,都十分訝異。

  「這狼是你殺的?」長老滿臉盡是疑問之色。

  「是……誰叫他要吃我,我不小心的……」務相想起方才危險,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恭喜長老,務相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作為,將來必是為出色的獵人和領導者。說不定真的能為我們巴氏帶來美好的未來!」有一個男子忽然說話道。

  其他人也點頭稱是。

  「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時候不早了,大家快快回去吧!」長老臉色一沉,其他人也識相的閉上嘴。

 

人間武落鐘離山 巴氏部落內(上元太初歷六百年.西元前二千一百年)

  從那之後,務相就得十分孤僻。

「務相!務相!你要不要跟我們一塊玩?來辦家家吧!」一個梳著麻花辮的小女孩抱著一堆土碗朝著務相大叫。

「不要,我要去山裡……別跟我爹說……」務相搖搖頭,他背後藏著石弓和箭。

「山裡很危險呀!有狼、有熊、還有虎,會吃人的!」小女孩害怕的縮了一下。

「我才不怕!」務相露出堅毅的眼神,小女孩見他不想一塊兒玩,便抱著土碗繼續去找別的孩子玩耍。

  年幼的務相在展露出他的野心同時,也顯現出他非凡的能力,七歲的他,就會獵捕狡兔、飛禽十歲的他,眼中獵物已經轉為野豬、雄鹿這些身軀比較龐大之物。

這一切非常人的事蹟看在長老眼裡,只有說不盡的驚訝與讚美,心裡常想:「或許這孩子真的能團結我們五姓,成為我們巴族人的王。

 

人間武落鐘離山 巴氏部落內(上元太初歷六百一十八年.西元前二千零八十二年)

 

  等到務相成年後,在女巫的遺言下,正式接任巴氏一姓的領導者。

其他四姓見巴氏立了這麼年輕的小伙子為領袖,都以為可以趁機欺負,誰知道務相年紀雖輕,辦事能力卻強,四位長老非但沒有佔到好處,反而還鬧了不少笑話。

  四姓長老不甘沒有佔到便宜,於是想了一條計策,想要教訓這個年輕卻又自以為是的務相。

  「咱們只要在長老會議上,一致要求巴族應該要團結起來,不能再這樣各自為政下去……務相勢單力薄,要選領導人,又怎麼能贏咱們?嘿嘿,咱們就可以將他巴氏合併過來。」鄭氏長老露出詭異的笑容。

  「這選領袖的方法也只能用在我們身上,那剩下的人又該怎麼配合?」相氏長老疑惑的問。

  「毋須擔憂,這我自有良策。我絕對不會讓務相再得意下去!我們四姓早已是一家人,屆時再把巴氏合併過來,我巴族將會變得更加強大。」

  四人相視大笑,個個都露出狡詐的笑容。

  鄭氏長老信心滿滿地以為務相只是靠些小聰明,卻沒有什麼本領,所以領導者選拔就以比賽方式來決定,這樣務相就絕對不可能勝過他們。

 

人間武落鐘離山腳(上元太初歷六百一十八年.西元前二千零八十二年)

  巴族領導選拔方式,是由五姓的長老親自參與,每人有三把短劍,必須投射十尺外距離的地洞,投入越多者,就為贏家。

  「務相,你認為自己狩獵技術如何?」長老問著務相,成年後的務相個頭都比他還高了,他已經不是當年的五歲小娃。

  「如果百尺之外有隻巨鷹,我可以一箭就射下來;如在三十尺之內有兩隻巨鷹,我可以一箭兩隻。就算是奔馳中的兇狼猛虎,我也能百發百中!」務相信心滿滿的說道。

  「你有如此信心很好!我巴氏的命運就交在你手中,這場比賽你非贏不可,給那些自以為是的四姓瞧瞧!」長老拍著兒子的肩膀,示意安慰,

長老退回人群中,觀看著這一場攸關巴族五姓未來命運的決賽。

  「務相,你年紀最輕,就由你先開始吧!」鄭氏長老一臉不屑,那感覺就好像是在說「你隨便投投,趕快結束這場無意義的比賽」似的。

  「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呢。」務相冷冷的說道,他舉起手上短劍,咻的一聲,往地洞擲去。

不料他使勁過大,短劍竟然飛出十五尺有餘,不禁搖頭嘆氣:「可惜,可惜。」

  雖說他沒有投中,但這一番蠻力其他四姓的人見了,均是無比訝異:「此人臂力了得,簡直跟妖怪無異

  接下來換鄭氏、日潭氏樊氏、相氏也都沒有擲中目標。

  哼,比賽是你們想的,竟然連自己也投不中真是一群愚蠢的傢伙,巴族命運若掌控在你們手裡,必滅亡無疑。務相在心中想著,這回他已經有前次教訓,將力道放了輕些,果然很輕易的就命中目標。

  第二輪的投擲,只有樊氏和相氏有投射到,因此日潭氏、鄭氏提早出局。

  第三輪投射是三人一起投擲,除了精準度外,還要比誰的速度快。

樊氏和相氏互相使個眼色,決議等務相手中的短劍一投出,樊氏立刻用短劍瞄準務相短刀把它打落,好讓相氏得勝。

務相的短劍不偏不倚朝著洞穴射出,其速度和力道激盪狂風,樊氏短劍雖命中目標,卻沒能成功的改變其行跡軌道

樊氏短劍受氣流影響,偏射向相氏的短劍,相樊兩氏短劍相擊,掉落下來,而務相的短劍安然的落入洞穴中。

  隨著這一柄短劍的落入,也代表著務相取得這場比賽的勝利。

  但不甘心落敗的四姓長老,卻會就此甘於屈服務相手下嗎?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所有,翻印必究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