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左皓

前集大鋼

  顓頊一連串失序的作為,凡間的妖魔鬼怪趁機叛亂不久後即為東方之神句芒平定。

  另一方面,受到魍魎迫害的太子長琴,從亂軍與天兵中殺出血路,來到南海普陀落迦山尋找黃帝求助。

  在菩薩的承諾下,黃帝一行人重返天庭奪回天帝一職,不料這時的凌霄大殿,卻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化……

BANNER-道蒼.jpg  

 天界凌霄大殿

  「發生麼事了?」黃帝的聲音並不響亮,但卻帶股穿透力

  雖然現場吵雜,諸神卻還是清清楚楚的聽到這幾個字驚見說話者居然是黃帝,登時現場騷動。

  眾神低下頭,往兩側退開讓出一條路,讓黃帝等人通過。

  當祂率領九天玄女太白金星二將天帝寶座,卻見到地上躺著一個龐然大物,正是那胡作非為的顓頊大帝

  顓頊雙手雙腳分別銬上鐵銬,眼球佈著紅絲,神色猙獰的怒吼著:「居然趁我不備,從背後偷襲!祢們的所作所為是為臣該有的嗎?」

  黃帝沒有理會顓頊的叫嚷聲,對身旁的李靖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愛卿能否告訴我?」

  李靖恭恭敬敬的回答:「遠在南海的大人也應有所耳聞。顓頊不依天道行事,搞得幽冥三界民心惶惶,終至引發今日大亂。所以我們聚在一起商議,顓頊已不適合擔此職,請遠在南海的黃帝大人回來重振天之威……不期正好回來,真是太好了

  黃帝等沒想到奪回帝位一事竟會如此順利,除了訝異外,喜悅之情更是不在話下。

  眾神本也盼望黃帝可以回來,重天帝一職,對於這樣的發展均是異常興奮。

  黃帝雖然離開天庭,赴南海求道,但祂畢竟曾天帝,坐上帝位後,立刻恢復以往威嚴的姿態

祂喝令道:「顓頊不守正道,違逆天意放任黨羽胡作非為,又斬斷天梯,隔絕天人兩界,拴日月以北搞亂天地時序,並迫害諸神,迫使共工造反,終致釀成今日大禍。上述之罪皆不可饒恕顓頊,祢還有何話好說?」

  顓頊怒坐在高位的黃帝目光怨懟,還認我是孫兒嗎?」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所犯之錯人神共憤,莫想用親情打動朕!」黃帝威風凜凜的說著。

  「哈哈哈哈……」顓頊突然長笑起來,那笑聲尖銳的猶如刀刃,,就連堅的柱殿,也禁為之震動。

  「麼?」饒黃帝休養多年,聽到這麼詭異又不舒服的笑聲,忍不住蹙眉

  「我笑們假仁假義既然都罪刑,不論如何辯白,橫豎直豎都是們說了算不是嗎?從輕發落的機會?不過是個笑話!」顓頊冷笑道。

  「那也未必,只要於情於理,我們還是會對判決有所更改。」

  「好,們說違逆天意所謂天意,便是身為天帝顓頊的旨令,敢問又是如何違逆自己?」顓頊凜然道。

你們說斬斷天梯,隔絕天人兩界往來但天人兩界本不該有所往來,天在高,地在低,以低視高處,此乃天人之別!若不斬斷天梯,讓那些凡人隨意來天庭嬉戲打鬧,我天之威復何存?

「最後一點,朕迫使共工造反共工曾與祝融大戰而怒觸不周山,其心暴怒由此而之,豈可怪?今日叛亂,乃是凡間妖魔鬼怪所致,既是妖魔鬼怪,要們安分守己,恐怕才是異象吧」顓頊侃侃而談,把祂所的一切說得理所當然。

  黃帝沒想到顓頊如此能言善道,一時竟無法駁。

  一旁的九天玄女見黃帝無言可答,立即上前指責顓頊:「荒謬的理論所謂天意,乃天下大道,無為而行,善守其一。

凡人本有無數痛苦,天或有不知,攀登以天梯告狀,乃是歷來規矩,而天地不仁,萬物平等,豈有所謂天人之別

再說共工雖和祝融起爭執,但祂好歹也是水神,平日對其不敬,已犯了藐視之罪,迫其反叛,更不能怪祂而是怪祢!今日的叛亂或許無法避免,但終因你固執己見,引起凡間多年不滿所致

  「哈哈哈,哈哈哈。」顓頊仰天長笑,笑聲仍是無比的銳利。

  「剛剛笑我們假仁假義,這回又是笑麼?」黃帝撥弄著鬢鬚,眉梢間露出不悅的神情。

  「這回也是笑們假仁假義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既認定我顓頊不是,要殺便殺,要剮便剮,你們直接決定就,說這麼多是想證明什麼?祢們的仁慈嗎?哼,好笑!認錯,不可能的事

顓頊雖然手腳被,但祂光是昂上半身,身軀依舊龐大嚇人祂臉上神色毫無懼意,好像不知麼是死亡。

  眾神見祂視死如歸,都忍不住低頭竊竊私語,商議該要如何處置。

  黃帝望著群神一眼,朗聲道:「顓頊所犯之種種,本應去仙職,打入東方歸墟之境困守萬年,即便落入輪迴修道有成,也不得列入仙班茲念其天帝一職,勞苦萬分,故此決議,顓頊仍在仙班之列,但打落凡間大漠荒窟,重修道業三千年!待其悔改,回天庭至於黨,通通打下凡間,入輪迴之道。」

  眾神登時跪下,齊聲道:「玉帝聖明,誅此禍首,天下將平。」

  李靖領著兩名天兵,當即把顓頊押走。而顓頊臨去前,則用著憤恨的目光巡視在場的眾神,沒有神敢直視祂的怨氣,紛紛別過頭。

其他看管罪犯的仙吏也把曾經是顓頊的爪牙帶入天牢問罪。

  忽然,太白金星奔進大殿疾聲道:「稟天帝,顓頊魍魎在亂事後,不知去向。微臣已命千里眼順風耳查詢,仍是沒有下落。」

  黃帝不以為意,揮手說:「知道了……繼續查,諒此小兒也生不出麼禍端。」

  這時太上老君往前一步,拱手作揖:「稟帝,東方神句芒有事欲奏,目前已在殿外守候。」

  「宣祂進來。」  

  句芒雖然在南天門守衛,但祂也已經知道顓頊被廢,現在的天帝之職又重回黃帝手中。  

  「微臣已將叛亂的妖獸首腦煞風鬼九兇神貍狐獨角鬼王通通擒來了,等帝下令處置。」

  「把祂們帶進來,朕有事要問。」

  獨角鬼王等妖眾被天兵半拖半提的帶了個個神色沮喪,失去了平常的威揚。

本來們攻破東西天門,氣勢囂張,以為凌霄殿也是囊中之物,豈知句芒一箭就擊毀牠們的大軍。如今雖也進到凌霄大殿,但結果卻大大相反。

  「為麼反叛?」黃帝的詢問很簡略。

  「啟稟帝,自從顓頊繼天帝之職,多行不仁,引發天地共憤時而乾旱,時而洪水,糧食欠收,風災更是年年不斷神州大陸已不如昔日平靜……們生活不下去,於是招集各族,想要上天庭來找顓頊理論,豈知天庭的將軍們不給們進去,們只好造反……」獨角鬼王誠惶誠恐的說,汗水涔涔而下。

  「神州大陸竟如此腐壞?」黃帝訝異說,目光不覺盯向兩旁的仙官。

  「豈止腐壞?根本不能住人凡間的人都跑到深窟裡居住,咱們同類也不敢在平原行走。如果到凡間行走,就會明白咱的苦衷了。」貍狐趁機搶言道。

  黃帝轉向太白金星,問:「把凡間的情況老實說來。」

  太白金星輕咳一聲,恭敬地答:「神州大陸確如妖王所言,災難四起,瘟疫不斷,這種情況尤其以西南巴地最為嚴重。那裏的人生活困苦,以窟穴為居,如果天災再無法解決,此族必滅亡無疑。」

  「欲治此災,得先從巴地下手。眾位愛卿有何良策?」

  自從天梯被截斷後,隔絕天人兩界交通,又要在順其天意的自然原則下進行整修工作一般而言,只有仙神親自下凡才有可能辦到,但仙神一下了凡間,即會失去法力,跟人沒兩樣,所以這個方法可說是艱難無比。

眾神你望我,我望你,誰也不敢擔此大任。

  忽然有一仙上奏道:「啟稟帝,罪犯洛通求見。」

  「宣。」

  洛通顫抖的走進殿堂,不敢視黃帝。「罪臣拜見……罪臣知帝正為人間災難煩惱,因此願入輪迴道,成為凡人,解決當地的苦難,以此戴罪立功

  本來黃帝正愁不知該派誰下凡,這時洛通自告奮勇,這合他意

祂表面上不動聲色,嗯……可一旦入了輪迴道,就會失去所有神力跟凡人一樣,憑藉自己雙手去解決一切困難,如此大任可想清楚?」

  「臣願意靠自己的雙手,彌補過錯。」

  「很好如果這件事辦的,朕不但赦免的罪,還的官職。」黃帝滿意說著。

  「多謝帝不殺之恩」洛通恭敬地磕頭,心下叫爽不迭。

同樣是被打落凡間,自己卻因為這一趟差事得到翻身機會,跟其他同黨相比,祂實在是幸運多了。

  諸神見帝如此對待一個罪犯,若這趟差是事由自己來接,所受待遇定然更加優渥,不禁暗暗後悔剛剛的猶豫不決,以致機會給別人搶走。

  洛通在仙吏的帶領下,離開了凌霄殿,準備投胎凡間,展開祂不凡的任務。

 

人界武落鐘離山

  上古時期,武落鐘離山上有著赤黑兩穴,相傳即是巴族人出生的地方。

  《山海經海內經》記載:「西南有巴國。太契(即伏羲)生咸鳥,咸鳥生乘厘,乘厘生後照,後照是始為巴人。」

  巴族有五個姓氏:巴氏樊氏日覃氏相氏鄭氏

然除了巴氏出生於赤穴外,其他四個姓氏都出於黑穴。也因如此,巴氏不比其他四姓來得眾多,但他們卻更加團結。

  巴族和一般遊牧民族一樣,過著狩獵捕魚的生活,經常與野獸打交道,以石穴為居,並以兇虎為圖騰。

他們有著巫師信仰,深深相信天神力量,每一個姓氏長老,地位分崇高。

  這一日的天空十分昏暗,時間雖然才過午但烏雲緩緩聚集,陰沉得連陽光也無法穿透

一陣陣細雨點點落下,劈劈啪啪的下個不停,到了傍晚時分,雨勢愈大,所有的動物紛紛躲進巢穴躲雨。

突然一聲巨響,一道巨大的紫雷打落地面,震碎了地表的枯樹,燃燒起熊熊烈火。

  在這風雨交加的夜晚,居住赤穴的巴氏人民點燃了火堆,包圍在一個婦女身邊人人表情肅然,面色緊張,連大起也不敢喘上一口,只聽到那婦女不斷哀聲大叫。

  原來那個婦女已到了臨盆之際,所有族人都準備迎接這個新生的嬰兒到來。

而這個嬰兒的出生為麼這麼受眾人矚目?原因很簡單,只因為他的母親就是巴氏族人的長老,而他,也將會是巴氏未來的領袖。

  驀地裡哇的一聲,傳出嬰兒的哭聲,沉寂了一下,接著眾人的歡呼鼓動同時報響來,大家往前爭擠,只為了要一睹這個看剛出生的嬰兒面目。

  「是男娃還是女健不健康?」女巫剛產完嬰兒,身體十分虛弱,但她的心還是十分牽掛孩子。

  「稟報長老,生的是個健康的胖男娃。」一個老嫗將嬰兒抱在手中,身旁同時聚集許多好的眼光打量。

3-道蒼1024.jpg      

  女巫一聽到是個健康的兒子,她嘴角露出微笑,這世間再也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比這一刻還要令人感動了。

  一名少女端過熱水,讓老嫗可以為嬰兒擦除身上的血跡。

  「天賜恩典,還請長老替嬰兒取名字吧。」眾人都迫不及待的說著。

  「就叫務相……」女巫十分虛弱的聲音回答著。

  在巴族人語言中,「務」是天的意思,「相」則有長官、首領的意涵。女巫這樣的命名,是希望兒子務相可以成為巴族人的統領,帶領著族人過更好的生活。

  然誰也沒料到,女巫在生完不久後,因體態虛弱而過世

  這個受眾人矚目,卻在出生不久即失去母愛的嬰兒務相,果真不負母親的期盼,憑藉自己的才幹,成為巴氏的領導者,並深深影響了巴氏一族的命運。

  然而誰也沒想到,這一切的改變,不過是故事的開端,也是一切厄運的來源……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