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道蒼〉

第2集

第1集

作者-左皓

前集大綱

  顓頊違逆天意,斷絕人天兩界連繫,又將日月拴在北方天空,並迫害共工諸神,種種倒逆行施的舉動,引發樂師豬婆龍的不滿,奏曲欲勸之

不料卻因此招來殺身之禍,連顓頊的孫子長琴也看不下去,捲入了這場抗爭······  

BANNER-道蒼.jpg  

天界南天門

黃帝統治時期,本來凡間還有「天梯」連繫著人間崑崙山脈顓頊繼位,力倡改革,其中的一項作為就是廢了天梯

從此只有天上的神仙可以下凡,一般人類也無法上天朝聖。

  這一日南天門前聚集了無數的妖物,如狻猊神獒等,都是在凡間修練有成,功力非凡的妖王

無數鬼怪把偌大的南天門廣場水洩不通叫囂聲四起,到處紛紛攘攘。

  如此眾多的妖獸攻入天庭,可說是盤古開天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把守的天兵天將,一列列馳來陣前。

  妖獸的數量雖有萬餘,但和十萬天兵相比,卻顯得微不足道但牠們一個個面目猙獰,論其威勢,顯然不把天兵們放在眼裡

經驗和數量上都佔有優勢的天兵們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方對峙,彼此叫陣

「何方妖孽?竟敢上天庭搗亂,還不速速退回

  「畜生快退出南天門,否則吾軍將殺之片甲不留,永除地仙之列。」

  「天庭們該來的地方大帝有好生之德,趁早投誠,可免一死。」

  天界中人一向是安逸生活,天兵們雖然有著捍衛天庭的職責,但誰都希望可以用言語就嚇退敵軍。

豈知對方不但不為所動,還反罵:

  「我們今天就是來找顓頊那老頭子的,叫快點出來。」

  「們這些小卒有什麼用?我們等等凌霄殿,屆時生靈塗炭,也是能力不足啦!

  「哈哈哈哈哈哈!」

  守衛南天門的將領見對方如此嗆聲,都沉不住氣,正要上前挑戰,忽然間敵軍的陣地突然傳出異常的鼓動歡樂聲,報捷聲響徹雲霄

  「報,我軍貍狐攻破東天門,已率軍殺入遺雲宮。」

  「報,我軍煞風鬼攻佔東天門逼近朝會殿。」

  「報,我軍九兇神抵達北天門,與守衛開明獸周旋,正等我軍南北夾擊。」

  領導南軍反叛的妖王乃獨角鬼獸,一聽到友方捷報連連,立時下令全軍進攻。

天兵天將沒想到敵軍動作會這麼快,不過畢竟祂們也是沙場老將,即刻立住陣腳,急急抵禦。

雙方戰事,一觸即發。不料這時有一名血跡斑斑的人逕往南天門奔來,不少兵將都叫嚷:「是麼人?」

  正當眾兵凝神戒備之時,一名天將認出來者是太子長琴,急忙大喊:「是長琴大家莫動手

  太子長琴左手臂上插著一刀刃,右腳被鐵戟割出一道約莫七寸長的傷痕,其餘大小傷口更是不計其數,遍身血跡。

  眾兵看他血流如注,十分訝異,急忙上前想要扶持。

  「們也是魍魎的人嗎?攔不住我的哈哈哈,我太子長琴豈會被們這些無名小卒所擒?」

  太子長琴眼球佈滿著紅絲,就跟身上的傷口一樣紅,增添一股莫名的怨氣。他手中的長劍猶如一條毒蛇,見人便噬,招招均是狠毒利爪,離他最近的天兵一時反應不及,慘遭橫禍。

  「長琴瘋了!祂瘋了大家快拿下祂!」眾驚慌聲中,太子長琴殺得眼紅

  本來已擺下天羅地網陣要抵禦進犯的眾鬼怪,怎料半路殺出個太子長琴登時陣行混亂,短時間亦難以恢復

眾妖獸兵力雖少,但個個體態壯碩,又加上這番變故,趁亂南天門前。

  太子長琴一路東殺西砍,直闖到獨角鬼王前。

  「請問閣下是何部手下?」獨角鬼王見長琴殺散天兵,只道是己方人馬,好言詢問。  

太子長琴大聲怒罵:「我乃顓頊之孫太子長琴,你們這些造反的妖魔鬼怪休想阻攔我

  長琴狠話一說話,長劍一橫,斬向獨角鬼王。動作疾如風,迅若雷,快捷無倫,實在難以相信是個身負重傷之人。

  獨角鬼王急忙取出武器鋼牙棒,斜身擋:「原來就是太子長琴我正要找爺爺理論,不期這小子先送上門來,那我就先拿開刀!帶祢的頭去見祢爺爺!

  獨角鬼王動作雖不如長琴靈活,但祂力大無窮,每一揮棒所激出的狂風,捲起飛砂,蒙蔽視線

長琴橫劍欲擋,劍棒相交,強力震得他虎口發麻,不禁大訝:「凡間竟還有如此實力妖獸當今之計,先走為上。」

  太子長琴的功力本在獨角鬼王之上,只因他忤逆魍魎,身帶重傷,功力不如往常又因心急之故,才出現敵人太強的錯覺。

不敢戀戰,長劍虛晃幾下,趁獨角鬼王閃躲之際,轉身便要逃走。

  「膽小鬼休想。」獨角鬼王大步追上,眼看就要抓住長琴的衣角,突然白光耀眼,一利箭迎面來,祂身子不自覺地往後退避,太子長琴趁機遠離

只見東方遠處一名鳥身人面的戰將懸立在空,祂全身散發出端立的光芒,無意間透出的凜然之氣,縱使獨角鬼王凶煞,也不由得為之瞿然。

  「又是誰?」鬼王的怒吼,頃刻覆蓋兩軍兵刃交響聲。

  「吾乃句芒,特奉天帝之命,前來相助南門守軍。」句芒的聲威遠過獨角鬼王,雙方兵將均為之一凜,「念汝等未見天大,不自量力,情有可原。速速退去,可保小命,若妄自菲薄,欲以螻蟻之力造反,屆時只平添傷亡罷了。」

  「可笑,們仙人都只會說一樣的屁話,老子才不吃這套!我盟軍已攻下東西門,北門不久將下,南門也唾手可得。真正要投降的是

  「放肆,狂妄之徒。」

  句芒舉起長弓,銳利的箭頭散發著巨大且令人震撼的強光,光芒漸漸流過了南天門廣場、漸漸流過了兩軍兵馬交鋒,漸漸流進了凌霄大殿······

 

仙界·南海普陀落迦山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南海之境,乃是菩薩修道的地方,有別於西方崑崙仙境和天界諸宮。

黃帝自卸下天帝一職後,便來此處同菩薩修行。隨行的神將僅九天玄女以及太白金星

  這日如往常,菩薩與其弟子惠岸於黃帝,黃帝講解的乃是上天對萬物、聖人對百姓的相處之道。正說得起勁,忽有一名沾滿著紅血的白袍少年匆匆奔來,打斷了眾神的談話。

  「長琴,來做麼?」

  黃帝立刻認出來者就是太子長琴。九天玄女、太白金星、惠岸行者見如此狼狽的樣子,心頭皆暗自納悶,只有菩薩面無改色。

  「天庭出了亂事自從顓頊接任天帝以來,所行之事無不違背天意如今又濫殺樂師豬婆龍,致使眾神不滿,引發人間的叛亂,使得眾妖魔鬼怪都攻上天庭。

現下東西天門已被攻,南北天門也岌岌可危,還望先帝可以回來主持大局,重振我天界之威」太子長琴氣喘吁吁的將整件事道來,等到話說時,身上傷口所造成的疼痛已經讓他不支倒地。

  九天玄女等雖在南海修行,雖心知顓頊的所行之事,卻不料會有今日亂事,聽到太子長琴這麼一說,都是十分訝異。二神一齊看著黃帝,等祂下令,便要回天庭收拾殘局。

  黃帝眉梢動了一下,便恢復原先的神色。他輕輕揮動著寬大的袖衣起身,嘆了口氣:「我將天帝之位交給顓頊,本安逸生活,再也不問天庭……誰知顓頊竟不尊天意,甚至引發大亂,看來無法勝此大任了!二位愛卿,咱們即刻回去平亂,並問罪顓頊,重整我天威。」

  黃帝拱手向菩薩說:「菩薩,天庭有變,恕我無法多留,這先告辭了。」

  「且慢。」菩薩自從長琴來後一直無動於衷,這還是第一次開口。

祂腳步輕盈的到黃帝面前,就似用飄著一般靈巧。「天庭雖有變,但發叛者不過凡間妖獸,縱然功力再強,又豈可敵天界諸神?依眼下情勢看來,令顓頊交出天帝一職才是最困難之事。」

  「此話何解?」黃帝眉頭一皺,其實祂心裡早已清楚為麼,只是不願意面對。

  「顓頊位居高位,手下仙神無數。祢為先帝,又為其長輩……但要問罪於祂,顓頊豈會束手就擒?這一趟定有一番大戰,而黃帝手下不過太白金星、九天玄女二將,這般公然對抗,無非是以卯擊石罷了。」菩薩說。

  黃帝向自負,顓頊一黨雖眾,卻未必敵過自己兩位良將,念及於此,傲氣然生:「既然顓頊作為違逆天意,天地不容,想必天庭中必有不少神明也對不滿。順著天意,必能將之一舉擒下。」

  菩薩雙手合十,說:「善哉!善哉!既然如此,我就派我弟子惠岸行者相助,若有困難,我會立刻聯絡崑崙仙境四大天王相助黃帝奪回帝位。」

  「真是多謝菩薩了。」黃帝的聲音難掩喜悅之情,有了菩薩的相助,就算顓頊再兇惡,也奈何不了祂了。

 

天界南天門

  句芒大顯神威,一擊便輕易摧毀叛軍的反抗,解救了南天門之危

眾天兵齊聲歡呼,同時間,南天門卻出現一個從未見過的生面孔。

  「來者何人?」句芒見對方不過一人,絲毫沒放在眼裡。

  「吾乃南海菩薩座下大弟子惠岸是也,奉了菩薩之命,來晉見天帝。」

  句芒一聽是菩薩的人,立刻收起了怠慢,「原來是行者,在下失敬了若在平時,句芒一定立刻讓行者通行。但剛起亂事,為求萬一,還是待我去通報大帝再來決定。」

  惠岸見他懷疑自己是叛軍所變,不禁暗暗恚怒,正欲發作,卻聽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句芒,難道連我也認不得?」

  此人正是黃帝,率九天玄女、太白金星從南海歸來。

  「臣不知先帝御駕回府,有失遠迎,實是罪該萬死,罪該萬死。」句芒慌忙說著,眾天兵們的嘻笑聲也都在一瞬間止住,個個站立排好,不敢亂動。

  「我今日回來,是為了一件大事。我必須立刻見顓頊,句芒,不會攔我吧?」黃帝嘴角露出冷笑。

  「當然不會,臣豈敢。」句芒神色驚慌。

 

天界諸宮殿

  黃帝、九天玄女、太白金星、惠岸行者一路直奔凌霄大殿,途中絲毫沒有見到任何仙神,就連一般的仙吏兵卒,也不見半個,這安靜的模樣著令四人起疑。

  「難道獨角鬼王那些妖孽比我們早一步攻入凌霄殿,將我仙靈同類殘殺殆盡了?」太白金星擔憂的說著

九天玄女立刻證明這擔憂是不必要:「獨角鬼王那些畜牲根本沒啥本領,連句芒都鬥不過,又如何殺我仙界同類?何況一路上也不見亂黨的蹤影。」

  「咱們還是先到凌霄大殿,便知結果如何。」惠岸說著。

 

天界凌霄大殿 

  然而事情的變化,卻遠出他們的想像。

  只見凌霄大殿竟然聚集了無數仙神,就連赤腳仙太上老君李靖天王哪吒太子這些平時少來朝聖的仙神,這時都齊聚一堂,從眾多的喧嚷聲中,隱約聽到:

  「顓頊違背天意,固執己見,引發今日大亂,使得我族同類傷亡慘重。」

  「顓頊任其黨羽胡作非為,又殘殺無辜,其所作所為實乃天理不容,看來祂已經不適合擔任天帝一職了。」

  「對,必須換掉。我們要找回到南海求道的黃帝,請祂再回來繼任天帝一職。」

  眾神的喧嚷聲中,透著無窮盡的憤怒,而們的反應,也是黃帝等始料未及。

  天帝,是世間的統治,好比人間的皇帝一樣,是一切權力崇高的象徵

顓頊作為,已令忠孝當先的眾仙神,開始無法忍受下去。  

九天玄女

2-道蒼1017.jpg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道蒼〉於每週一晚間8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