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一起來做H遊戲吧〉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無尾熊

前集提要 

我叫陳奕遙,本來是一個只喜歡繪畫「二次元美少女」的普通宅男。某天,有人邀請我一起做遊戲,而我的人生也從此徹底逆轉——

在網上約定跟我一起做遊戲的發光熊,居然是個美少女!而且,她想要做的遊戲既變態又獵奇,簡直已經到了莫名奇妙的地步!

我正想方設法逃離她的魔爪時,卻被喜歡BL的「腐女」勸阻;不光如此,還被逼發下毒誓要好好努力製作H遊戲!

事情越來越超出我所能控制了,我的人生,也漸漸陷入了H遊戲的地獄……

   

BANNER-一起來玩H遊戲- 0921(72).jpg

20158月某日,中午,大學教室

小釀啊……現在放暑假啊……妳、妳帶我來學校幹什麼……

「還、用、說、嘛?當然是為夢想而努力囉!」小釀逼我坐在椅子上,把一大疊A4紙扔到我面前的桌上,再把鉛筆硬塞進我手中。

「不需要……這麼急吧

「打鐵要趁熱呀!而且,大家一起畫會比較有、感、覺、嘛!」

說著,小釀拉開我旁邊的椅子坐下,隨即開始塗鴉。

「那個……小釀,妳、妳……在畫什麼?」

誘、受、小、遙、呀!」

「呃……那、那那那個……不、不不太好吧……我、我不想……

「啊哈哈,放、心、嘛!我一定會把你和社長之間的愛情故事畫得淒美動人呀!」

我雖然害怕美少女,但也不要跟男人有什麼牽扯啊!

「小、遙!」

「唔……

「難道你已經想退縮?已經忘了我們剛才的約定?」

「怎、怎麼會……

那可是出門就撞車死翹翹的毒誓啊!

「那就快、畫、嘛!一起努力囉!畫完之後交換來看!不然的話,就當是違背誓言囉!」

「好、好吧……

 

20158月某日,黃昏,大學教室

「小、小釀,差不多了吧?我畫得好累……」我鬆開筆,按摩快要抽筋的右手。小釀拿起我的畫稿,仔細端詳起來。

「啊哈哈,小遙畫得很不錯嘛!」

「是、是嗎?我自己覺得……還好吧……

「真的很、好、囉!小遙畫少女一直都很棒的呀,完全就是商業水平!我相信小遙呀,一定可以做出非常棒的H遊戲呢!小遙也來看看我畫的這個好不好?」

我看了一下,A4紙上,全是不同表情和動作的美少年草稿。我翻了幾頁,臉色開始發白。

「小、小小釀……這、這是……

「當然是誘、受、小、遙、囉!完全畫出了小遙的神韻了吧?啊哈哈。」

「不、不……問題是……是這些動作和表情……

「很萌吧!在毒舌攻社長的淫語攻擊之下,小遙通紅著臉,欲拒還迎……呀呀呀!靈感湧現了!我要馬上把腦中兩人的激情動作完美地畫出來才行!」

說著,她大筆一揮,畫出了更加噁心的BL畫面。我不敢再望她一眼,只能逃開現實,繼續埋頭自己的二次元美少女世界。

 

20158月某日,晚上,簡樸但貼滿動漫美少女海報的日式小房間

小釀的BL愛好雖然令我身心不適,但她的鼓勵卻為我燃起了鬥志。於是,我抱著畫好的草稿和興奮的心情跑回家。

Hi……Hikari!我今天在學校畫了七、八張草圖,妳快來……

剛打開家門,一堆座墊就飛撲過來迎接我。「嗯?哇呀呀……kuma!」

 

在座墊與座墊之間,我還窺見了極其可怕的東西──扯高的上衣,下面露出的水藍色貼身衣!上面還附有可愛的白色蕾絲花邊!

可惡!都什麼年代了,這種老土的賣萌換衣服情節能不能不要再發生啊!

我連忙轉向牆壁,用手偷偷抹掉被嚇出來的淚水。

「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一聲不響就突然闖進來!」

這明明是我的家吧?

「我……我什、什麼都沒……沒看到……

……那好吧,人家原諒小哈……好了,現在可以轉過來了哦。」

發光熊已經把印著一個大熊頭的T-shirt穿好,但我卻彷彿能穿透那個熊頭看見裡面的內衣,殘留的印象令我不由自主地顫抖。

「咦?小哈你冷嗎?怎麼一直在發還有眼睛好紅哦,沒事吧?」

「沒、沒事……呃,妳……我們……先、先看看畫稿吧……

她接過稿,一張接一張地翻看著,眼睛也亮了起來。

「哦……這麼快就畫了這麼多,小哈好厲害!不過……

發光熊使用美少女level 5必殺技──閃忽閃忽的大眼睛對哈露卡進行攻擊。

哈露卡頓時削減了27/100點生命力。

「不過…………什麼?」

「小哈的『人設』……好土哦!純情少女這個高高綁起的馬尾,簡直就像五十年代那些黑白電影中的日本武士,一點也不萌耶!而且,她的瀏海也生硬得像是把湯碗蓋在頭上剪的。還有這身衣服,開胸上衣配過膝A字裙什麼的,不是出門買菜的太太穿的嗎?若再加個圍裙和頭套,就是打掃食堂的歐巴桑了。」

發光熊的毒舌連擊令哈露卡削減了55/100點生命力。

「說到底嘛……小哈,這種老氣橫秋的豐滿御姐已經過時了……現在是蘿莉的年代哦!」(按︰「御姐)是指有姐姐魅力的女性,「蘿莉」則是指一般10-15身高大約為130-160公分的小女孩。)

發光熊用超必殺技削減了哈露卡65535/100點生命力。

哈露卡生命力餘點︰0。

勇者哈露卡死亡

我禁不住喘著氣。

「那妳妳想……怎樣?」

「沒什麼怎樣全部擦掉重畫不就好了?」

「全全部?」

「應該說從『人設』開始……

她不當一回事地把畫稿推回我的面前。

可惡!這樣輕描淡寫的態度是什麼?這可是我畫了一整天的成果啊!美少女什麼的,果然是惡劣恐怖的生物啊!

可恨的恐懼症淚水湧上我的眼睛。

「小哈不要這樣嘛,我們這次的目標是『這個H遊戲真厲害』的榜首呢,當然不能馬虎了事哦!我們要成為發光的H之星!」

發光熊拉起我的手,指著窗外。

夠了,天上根本沒有星星啊!

「對了小哈,今天我寫了很多劇本哦,你看一下吧?你也可以給評價不對,應該說,為了做出最好的H遊戲,小哈儘管批評我的劇本吧!」

她自信滿滿地把手提電腦端到我面前。

螢幕上,布滿黑壓壓的中文字。

「哥哥……不要……啊啊……啊……呀……」

「嘿嘿,你哭吧、叫吧,沒有人會來教妳的。」

「啊……啊啊……嗯呀啊啊」

我皺著眉往下拉,卻只看到通篇這樣的文字,簡直比「沒有人會來救妳」的陳年冷笑話還要老土九百倍。

「怎麼樣?人家寫得很不錯對吧?人家花了好大的工夫去表現純情少女的內心世界哦!對大哥的愛、對二哥的歉疚、道德的包袱、禁斷的枷鎖,啊啊……掙扎下的純愛多麼閃閃發光!」發光熊完全沉醉在自己虛構的世界裡,連眼裡都是閃光。

「那個……

「嗯?小哈有什麼意見嗎?」

「妳……轉身……轉過去……

……為、為什麼?轉過去之後,小哈準備做什麼?」

喂喂,妳那副警戒的樣子是在怕什麼?我才是該害怕的那位啊!

……先轉……再說……

「小哈……真的不會做怪事哦?」

絕對不會啦!」

發光熊猶豫地嘟著嘴,最後還是不情不願地轉了過去。

好極,只要看不到那張美少女臉,我就可以為所欲為地報復了!

「嘿嘿嘿……

發光熊纖細的身體明顯地抖了一抖。

「小哈?」她試探地問,聲音也在發抖。

Hikari,妳不要動。」

……咦?」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妳寫的是什麼東西啊?不都是『啊啊啊呀呀呀』嗎?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介紹過背景人物,這簡直爛透了!從頭到尾都在莫明奇妙的H就算了,這H還寫得完全不行啊。H場景可不是光『啊啊啊』就能了事的啊!你以為是病患在呻吟嗎?動作呢?表情呢?你的H只是白開水一樣的流水帳,半點味道也沒有,根本就是沒有萌、沒有燃、沒有濕三無產品啊!這種H劇本應該用ctrl+a全選,刪掉……

「砰!」

我話還沒說完,已經被強而有力的高踢腿技術性的擊倒。

可恨!剛才如果不是看到那該死的水藍色小褲褲,這種速度的攻擊我本來可以輕鬆躲過的……

……小哈,你太過分了!」

發光熊踩過我倒下的身體奪門而出,以熊一樣的速度跑遠。

我看著那扇被撞開的大門,又氣又無奈。

搞什麼啊……剛才叫我給評價的不是妳嗎?說要奪得什麼『這個H遊戲真厲害』榜首的不是妳嗎?而且,比起妳對我的批評,我已經算是很客氣了吧?算了算了,跑就跑了吧。這種莫名其妙的可怕美少女,最好是離我遠一點……嘴裡雖這麼嚷著,我的心裡卻無法釋懷。

就這樣放棄嗎?我們不是有一個共同目標嗎?無論發光熊這個美少女同伴有多麼惡劣恐怖,既然我已經決定要去做H遊戲,就要堅持到底!這是原則問題啊!

我在屋子裡踱步幾圈,又坐下來重看一次她的文稿。

「其實,她也很認真努力了……

這樣想著,我最後追了出去。

 

20158月某日,深夜,月圓,鴨川河邊

3-一起來做H遊戲吧0928.jpg  

剛出樓下大門沒幾步,我就看見她環抱自己的大腿,露出內褲地坐在鴨川河原的草地上。

妳到底有多喜歡露內褲啊?多少也注意一下場合吧!

我停在離發光熊稍遠的地方,出聲問︰「Hikari……妳在幹什麼?」

她呆呆地看著河面,默不作聲。

遠處的燈光把她的側臉映照得很美。她真的很漂亮,漂亮得令我不敢正視。

我只能默默移開視線,自言自語起來︰「現在這場景,真的很像H遊戲啊……如果這是H遊戲的話,此時應該會從草叢跳出一個蘿莉控痴漢…………

看她依然置若罔聞,我只得繼續演獨角戲。

「其實我玩的H遊戲非常少……不過我覺得,呃……如果是純愛系的話,男主角會K.O痴漢吧……嗯,然後男女主角就在河邊LOVE LOVE……那麼,如果是NTR的話,女主角肯定會在男主角面前被凌辱……還有……若是獵奇系的話,痴漢會生剖女主角,然後從她的身體中抽出一把劍……呃,大概是從子宮抽出來的吧……然後男主角會被肢解,之後陷入無限輪迴……Hikari,妳對H遊戲比我熟悉多了……妳說是不是?」

我像個白痴似地自己說了那麼多,她卻連哼都不哼一聲。

唉,我還以為用H遊戲來做話題,肯定能勾起她的興趣來著。

在無計可施之下,我只有走到她一公尺外坐下,看著鴨川對岸。

雜草刺得我的大腿癢癢的。靜靜坐了不知多久,看她還像個石雕像一樣,我終於鼓起勇氣說︰「回去吧,要做的事還很多。」

……人家不做了……

「妳、妳說什麼啊?不是才剛開始嗎?H遊戲……是妳說想要做的啊!」

「現在……不想做了!你不要管人家了!」

白痴,妳跟我撒什麼嬌啊?我又不是妳的誰!跟我撒嬌,我也不會同情妳的!

…………為什麼想要做H遊戲呢……一開始……

她把臉貼在大腿上,沉默。

「一定有什麼理由吧?女生想要做H戲,尤其是……像妳這種外表一點都不像御宅族的美少女……

「什麼……美少女?你是說……我是……

她突然轉過頭來,灼熱又期待的眼神全集中到我臉上。

「呃……呃呃呃……?

月下河邊,跟美少女互相凝望,本應是既美麗又浪漫的事。

但是,對患了美少女恐懼症的我來說,這就像七孔流血的活屍正含情默默地死盯著我!

……好可怕啊!好嚇人啊!我的心臟快要從嘴巴跳出來了!

我雙目含淚別過臉,背向著她。

「我只是問……為什麼……想做……H遊戲……

存在……

什麼鬼東西?「存在」?我在上哲學課嗎?

「哈……

kuma說出來,小哈可能會覺得人家很傻……可是……kuma……人家是想要……證實自己的存在!」

她彷彿用盡全身力氣朝著河面喊起來。

這什麼傻話啊?除了笛卡兒那種普通懷疑病患者,誰需要證實自己的存在啊?

彷彿聽到我內心的吐槽,發光熊小聲地補上一句。

……人家想讓這個世界……想讓其他人都注意到kuma……都認同我的存在……

「嗡」的一聲,我腦中某個見不得人的地方,被這句話挑撥出高頻率共嗚。

是的,在我的記憶當中,也曾埋藏著類似的想法。

我曾經做過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得到他人的認同——準確來說,是某人的認同。

想到發光熊可能也有類似的過去,我突然對她產生了強烈的親切感。

「想讓人認同那就……去做啊!」

「做不到啊!」

「做不到就繼續做,一直努力做到成功啊!」

H……H部分人家寫不好……」

「寫不好就從頭學起啊,由模仿開始不就好了嗎?就算我畫畫也是由臨摹……

「你……你懂什麼!」

發光熊突然飛撲過來抓住我的前襟。「人家……人家要做出一個非常棒、非常有真實感、非常符合黑格爾悲劇理論』的H遊戲,要拿到『這個H遊戲真厲害』的榜首!所以普普通通的模仿是不行的,一定要有深刻體會才能表現出人物的個性和心情可是……人家就是寫不出來啊!那種事……根本一點經驗都沒有啊!充滿真實感的H什麼的,還有調教啊、凌辱啊什麼的,沒有親身經歷的話,根本就……

她突然不再說話,只是瞪大雙眼湊近我。

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眸,慢慢浮現出令我全身長滿雞皮疙瘩的可怕笑意。

「嘻嘻,人家怎麼沒想到呢……真實體驗什麼的,找小哈幫忙不就好了?好,就這麼辦!小哈,陪人家去取材哦!」

等、等一下,你想取什麼材啊?真實體驗什麼鬼東西啊?

我心裡突然湧現極度恐怖的想像。

救命呀,變態熊力女要強姦我!

可惜,因為太靠近發光熊的美少女臉龐而陷入石化狀態的我,連想呼叫都叫不出來,當然更不會有人來救我了。

 

下集預告:

為了做變態的遊戲,就要進行變態的「真實體驗取材」!

等一下啊,妳到底想跟我體驗個什麼鬼東西?我啊,可是最害怕美少女的了!

求求妳了,不要再靠近我了!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一起來做H遊戲吧〉於每週三晚間11點播出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