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14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為了回漢和試著去找想要和她共結血誓,沒想到卻讓給一口拒絕了,心灰意冷的他整天沉溺在果樹林裡,完全無視於其他人的著急,他自己似乎也放棄了這唯一可以回漢和的希望……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在攜帶精源返回漢和的路上,與北之聯邦的機艇陷入混戰,的戰友一一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則是和朋技士一起摔進了深谷,來到神祕的卜月之地……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朋技士- 漢和資深的技士,在與北之聯邦交戰中,跟一同失足跌落深谷。

卜月族的祭司,擁有強大的「自然之力」,獨來獨往。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白日

 

  「者!」的聲音再次從樹下傳來。

        躺臥在樹幹上,動都沒動,也沒應一聲。

        者,你今天還是不進村子嗎?」憂心地問。

他抬起頭望著樹上的,不知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不進!你們走吧!」懶懶地答,連看都沒看,就已經猜到接下來會聽到什麼話了。

        她在等你,真的!」這次換焦急地強調。

        「不可能!那女人想死想瘋了!看到我,她會死得更快!」冷淡地說,一臉不耐煩。

        「不會的,卜月已經去勸過她了,真的!」急聲解釋,「要不,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啊!」他話一轉,還是沒放棄。

        無奈地嘆了口氣,在樹上坐正了身子,低頭看著站在樹下的,心裡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耐心。

        卜月大人和大人。」衷心地喊著,神情很認真。

        「ㄟ!」同應了聲,不知所措。

        「若是為了救人,我義無反顧!」認真地說:「但根本就不想活下去!既然她無心,強迫的血誓也不可能會成立。再說了,你們是因為別無選擇所以才會一直纏著我,但這對來說,並不公平!」說完,他又躺回了樹上。

        「我知道,我們都知道!你是不想強人所難!」在樹下緊接著喊:「但那也是因為你心疼,不是嗎?那是你對的心意,不是嗎?」他提醒著,沒打算讓就這麼躲開。「要不,至少去看看她吧!我們不提血誓,就只是讓她能感受到你!況且你的心意就這麼被曲解了,你也不甘心的,不是嗎?」

        「不甘心又如何?反正也不在乎……」

每每想到這裡,總不禁要懷疑,根本就不是卜月!因為對於這件事,她並沒有卜月該有的有心……

  相覷著,不知還能說什麼。

        「不行了!這次真的不行了!」朋技士老遠就邊喊邊跑過來。「葛人!葛人!」他喊著,直朝著招手。

        被喚下了樹,面對難得慌張的朋技士,他有不好的預感。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朋技士自顧地喊著。

他一見著,就拉著他往回跑。

 朋技士拉推著,驚訝著自己竟沒想掙脫朋技士的手;看著,也開心地跟著跑。

 

 

鬼域  卜月森林  荻家   白日

 

 朋技士拉著跑著,衝進的屋子。

 「來了!來了!」朋技士喊著,將推到了床邊。

 原本守在床邊的卜月自動向後退了幾步,將身邊的位置讓給了

 躺在床上看起來簡直就像一縷幽魂,隨時都會飄走似的。

 「怎麼會這樣?」沈聲地問。

他靠向床邊,直盯著看,他知道的狀況不好,但不知道竟會差成這樣。

「我該怎麼做?我來晚了嗎?」自責地問,視線沒離開過身上。

 者,很弱!」哀聲地說。

 「心已無感,非血誓無用!」嘆著氣說,似乎在怪

 「心嗎?沒了心的卜月還能活嗎?」不用問,也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他一時難以自制,撲坐到床邊,一把抱起,將她擁入懷中,緊摟著。

 不管這會不會犯了卜月的規矩,只是滿臉的後悔,後悔自己沒能早點這麼做。

救人哪有什麼顧忌!要是因為我又有人死了,那真不如當初就死在機艇的槍炮下,省得在這裡害人。自責著想,手抱得更緊。

 「你可以放開了!」有人在催促著

 不過一點也不想放開,就算是樹藤來了,他也不想放開。現在的他,連的心跳聲都聽得清清楚楚,沒什麼聲音可以阻止得了他。

 「我說,你可以放開我了!」那微弱的聲音再次在的耳邊催促。

 心一慌,突然明白過來――催促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在他懷裡的

他趕緊放開懷裡的人,倏地站開身,在離床邊幾步遠的地方,和清醒的對望著。

沒再說話,她也只是回看著。

沒說話,讓身邊其他的人也不敢先開口說話。

 「妳……妳沒事了嗎?」首先打破沈默,開口問。

 「算是吧……」冷冷地回答。

 不知是洩氣、還是放心地嘆了口氣。接著,他頗為尷尬地瞄了眼身邊的人。

其他人依然都沒說話,只是侷促不安地站著,不知該幫說話,還是勸上幾句。

 「既然沒事,那就好了!」無關緊要地說了一句。

既然他和還是熱絡不起來,那他也不想站在這裡讓人看。他沒多說什麼,轉身,匆匆地就走了。

 者!」勸喊了聲,看著離去的身影,很是惋惜。

 沒搭聲,仍然看著消失的地方。

 

 

鬼域  卜月森林   果樹林    清晨

 

        官致站在樹下,雙手舉向前,手心朝著樹上躺的位置,閉起眼來。

  一會兒後,樹幹就開始扭動,沒多久,它就拱了起來,硬生生地把從樹上推了下來。

  整個人摔掉在地,馬上痛得驚醒過來,並跳起身。

        「你別以為我不懂自然之力,就這樣欺負我!好歹我現在已經是個卜月了。」氣急敗壞地吼,怒看著,又遷怒一旁的

        「先別這麼生氣!者,我們也試著叫了幾聲,丟了你幾顆石子,但你就是不醒啊!」搓著雙手,對這麼做,他也覺得不好意思。

        捏了捏身上摔疼了的地方,哀叫了兩聲才冷靜下來。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問著,伸展了身體,完全清醒過來。

        卜月找你。」轉達。

        卜月?這麼一大早?」有點不情願。

這麼早讓人叫起來,他還是有點起床氣的,但他仍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者,這邊!」身後喊了聲,比了個與村子相反的方向。

 「高臺不是在這邊嗎?」回頭問。

 「我們沒要去高臺,是要去神殿。」說著,就先帶頭往另一個方向走。

 「神殿?卜月族還有這種地方?我這個卜月真是當假的了!」壓低聲音唸著。

 

 

鬼域  卜月森林  巨樹林   白日

 

        跟著走,他們一路穿過幾座巨樹林,途中,還看到幾個水洞。

  水洞沒鬼域裡的大,大約就像村子裡家用自掘的井口一般大小,不過這裡的水洞跟鬼域裡的一樣會噴發,但也因為洞口小,噴發的水柱威力也很小。

  一路上,胸前的風向計一直蠢蠢欲動。

  「看來這一帶也不平靜,所以神殿才能藏得住吧!」口氣斷定地說,閃過了一柱噴發的小水柱。

  「者,你還可以吧!?」特意停下腳步問著。

他等跟上,才又繼續往前走。

  「還有多遠啊?」問著。

他望了望四周,四周的水柱仍持續地在噴發。

  最後,他們在一個毫不起眼的小水洞邊停下腳步。

  水洞裡沒有水,反而有石製的階梯。

  接著,開始沿著階梯爬下水洞,也跟著下去。

 

 

鬼域  卜月森林  巨樹林 水洞中   白日

 

  水洞裡沒有四通八達的水道,有的只是一層層的地下瀑布,一層疊著一層地往下流,深不見底,壯觀的場面非常適合神殿的存在。

  驚嘆著,回望著。「這裡就是神殿嗎?」他欽服地問。

  「不是,神殿還在裡面!」指著瀑布說。

  「裡面?」驚愕著問,看向瀑布。

  笑點了頭,然後和縱身往瀑布跳,只見他們立足於水上,順著水流往下滑了三層,隨即輕盈地消失在第四層的瀑布後面。

  呆愣地看著消失的地方,張嘴嚥了一下口水。

  「這是正常人的行為嗎?」對空氣問著。「他們剛才一定是運用了自然之力,否則哪有人可以在瀑布上行走?要是有精源鞋,我也可以一下子就跳下去!但現在,我既無自然之力、也無精源之力,那我該如何才能到達第四層?」他想著,直望瀑布底下。

        正當還在認真思考這問題的時候,一群,或是該說一堆黃黃像蟲子的東西從瀑布裡鑽了出來,朝他迅速飛了過來。

  才剛打算要閃避,就被那些蟲子團團包圍住。

  沒多久,那些蟲子就像一張墊子似的,載著飛了起來。

  「哇!」驚喊著,覺得自己像跌了一大跤,先是往下滾,再滾進了瀑布裡。

 

 

鬼域  卜月森林  巨樹林  水洞瀑布中  白日

 

        瀑布裡,是一處由水沖蝕而成的地下洞穴;以前,也許是水道,只是現在裡面沒有水、部分通道被崩塌的土石所堵,無法行水,也不知能通往何方;洞穴裡看得到的地方,都鋪了一層金色苔,苔透著溼氣、暈出光芒,感覺上,氣勢磅礡而且神聖。

  被送了進來、丟在地上。他強忍著痛,不語地看著不久前才包覆他的黃色蟲子散去。

  那些蟲子一散開,就立刻落到四周的石上,加入了金色苔的行列。

  「金色苔?」愣喊著,發現了蟲子的真面目。

        「嗯!者,卜月之才。」的聲音又在的耳邊響起。

        「您該不會是要說,那些東西又是我自己呼喚的吧?」爬起身,無奈地說。

這是他今天第二次被摔在地上。

        「你還好吧?我就知道你辦得到的!」向前關心,還對比出稱讚的手勢。

        又有被人耍的感覺,輕睨了一下

看來,這兩人是故意丟下我,想測試我是否有資格進入神殿。結果,我是通過了吧!」他想著,然後看了一遍洞穴,確認一下洞裡的人。

  卜月卜月卜月,還有幾對眼生的卜月,除此之外,還驚訝地看到也在這兒。

        「人無誤,儀式已具備,將成血誓。」走到洞穴中央說,然後一手伸向,一手伸向

        溫順地走向,在眼前的一塊石頭邊站好。

  搞不懂這是什麼狀況,反而一動也不動。

        「快過去啊!」趕緊推了一下,催他過去。

        「啊?這是要幹麼?」輕聲問。

然後他發現在看他,這讓他不敢等說出答案,便趕緊靠了過去。

        「誓約之血。」再次向伸出手。

 誓約之血?難不成……這是在進行血誓的儀式?吃驚地看向想:「這女人是什麼時候答應的?怎麼會答應的?」事到臨頭,反而有種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怎麼好像反過來了?

 毫不猶豫地伸出右手,然後盯著,一副好像在說「你怎麼還不伸手,害怕了嗎?」的樣子。

  

14-卜漢河0926.jpg

 

 不想被人看扁,也照樣伸出了左手。

管他這是在做什麼,總不會比死刑還慘吧!」他痛下決心想。

 滿意地點點頭,抓住的手,伸出手指,用指甲割破的手掌。

 瞬間,感到自己的心臟好像快破裂了,椎心的感覺讓他立刻後悔,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和的血同時滴入他們面前的石頭中。

 睜眼看著,原以為那只是塊普通的石頭,但仔細一看,他才看出了那粗略的鼎狀外觀,誓鼎上頭還有苔紋,此刻,他們的血正在鼎中交融。

 抓著他們兩人的手,然後開始在他們耳邊唱起了某種音調,她一唱,其他人也跟著唱。

 不確定自己是否也該唱,這時,他注意到跟他一樣都沒跟著唱……這是第一次覺得可愛!因為,會在這種痛楚之下還唱得出歌的,絕對不是人。

 沒多久,鼎中的血液開始凝結,慢慢地一顆血珠就浮現在他們面前。

 同一刻,他們的歌聲也停了。

 聲停,血珠也分成了兩顆,一顆飛入了荻的心中,一顆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飛入了他的心中。

 霎時,只覺得痛楚加劇,難怪血誓會要人命,現在的可是深刻體會到。

 但我一點也不想死,我立血誓可不是為了自己找死,而是為了回漢和,為了漢和裡的親人,為了死去的葛士大人和同袍,還為了……雖然不想承認,但也為了讓能活下去,所以我不能死!一死,這一切就沒意義了。

在心中祈求著,他從沒這麼真誠謙卑過,這也許是他首次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使用自然之力

 而這令人敬畏的力量跟以前一樣,沒讓人失望。慢慢的,感到痛楚在減緩,他開始聽見自己的呼吸聲,等他再次有力氣抬起頭時,他看見站在他身邊,對他露出他從沒見過的笑容,而這個笑容讓的心又痛了一下。

 

 

下集預告:

  完成血誓的情理上已經是夫妻了,但原先互看不順眼的他們真的能和平共處嗎?而他們真的能順利返回漢和嗎?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