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愛麗絲計畫〉 第三集-下

引戲 第1集-上 第1集-下 第2集-上 第2集-下 第3集-上

作者-Try夢小組

前集提要:

李彥跟著兔子來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房間。門後,等他的,會是什麼呢?

 

  

BANNER-改-72.jpg

 

 

 

第三集:夢境兔子古井(下)

 

 

【台北火車站】200443清晨

林靜揹著簡單的背包,一身便裝,手中緊握著一張車票,獨自站在冷清的月台上。

她閉著眼睛、迎著風,孤寂全寫在臉上。

火車來了。

林靜站上火車兩節車廂的交接處,茫然地望著月台,上車前再回頭望了一眼收票閘。

火車緩緩駛動。

「離開,是為了你好。」林靜看了眼窗外,「你、會追上來嗎……?」

 

【夢境】

兔男鑽進房間後,李彥打開了房門。

房間就像幾十年沒被動過一般,雖然還保持著原本整齊的模樣,不過上頭已積滿了厚厚的一層灰。

兩張小孩尺寸的床鋪,中間有個床頭櫃,上頭擱著一盞燈。

李彥走了過去,伸手打開床頭的檯燈,但燈卻沒亮。

接著,他看向櫃上,有一個銅製的打火機。他伸手去拿,點火,然後拿著它照著屋內。

屋裡的一切擺飾被忽明忽暗的火花,搖晃得不甚清楚。

有面牆上掛著十幾幅泛黃的照片,多半是一個年紀稍長的男子、以及兩個小孩,一男一女。

吸引李彥目光的,是一張地圖,它在那十幾幅的照片中特別顯眼。

拉比特島?」李彥的手指隨著娟秀的字跡在地圖上移動,「24342324121222076189」他數了一下,「這是什麼?21位數,是網路伺服器的密碼?還是什麼東西的編號?」

李彥低頭思考,正好看見地上有一本繪本,繪本上有濃厚的灰塵,還有兔子腳印。

快點來吧,所有的人都在等著你啊!」兔男不知何時又飄到了李彥身邊,一雙圓眼睛直盯著他瞧。

「來?有人在等?那,我又要去哪裡呢?」

 

花蓮小村民宿二樓平台200875上午 

烏鴉一臉緊張,急著想把李彥搖醒,而拉荷太太則是左手邊擺著一個小水盆、右手拿著毛巾,小心地擦拭著李彥那被曬到有些發紅的皮膚。

「喂!找不到,你也不要想不開啊!」烏鴉決定使出殺手鐧,他用力壓著李彥的人中。

「嗚哇!」李彥痛得大叫,瞬間張開眼睛,「烏鴉!你幹什麼!這樣很痛耶!」

「感謝主!終於醒過來了!」拉荷太太高興地低頭禱告。

「活該!誰叫你沒事倒在這邊餵蚊子,害我一大早就被叫起來!你知道宿醉沒退,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嗎?」烏鴉嘀咕地說。

「什麼跟什麼?」李彥掙扎地坐起身,有些詫異地看看四周,「咦?我又睡著了嗎?」

「誰知道你在想什麼啊?好好的床不睡,非要來這邊睡木板!唔……我的頭……」烏鴉一臉痛苦地抱著頭,表情猙獰地對著李彥大罵,「你讓拉荷太太很擔心耶!」

「對、對不起!」李彥低著頭道歉,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沒關係,人沒事就好!」拉荷太太溫柔地摸了摸李彥的頭,小小聲地說:「希望山神可以保佑你快點找到靜小姐。」

「靜小姐?妳怎麼會這樣叫她!」李彥一聽到林靜的名字,頓時激動了起來,「你們不是說不知道她是誰嗎?」

「我、我剛剛有說了什麼嗎?」拉荷太太一臉疑惑,有些擔心地看著李彥,「你是不是被曬暈了?快進屋去休息……」

「妳……」李彥本來還想開口,但烏鴉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再追問下去。

「既然沒事,我們就快點去吃早餐吧!也不要耽誤拉荷太太做事情。人家民宿還有其他客人要照顧呢!」烏鴉半推半拉,把李彥帶離平台。

拉荷太太默默地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痛苦地閉上眼。

「對不起、我真的不忍心……」

 

【花蓮火車站】200875下午 

烏鴉和李彥兩人分別站在「南下」、「北上」的樓梯前面。

「你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烏鴉看了李彥一眼,李彥一臉倦容。

「嗯。」李彥點點頭,「這裡離台東不遠啊!好久沒回家了,也該回去看看我爸跟我媽了。」

「這段路我就不陪你囉!再不回去上班,我會被部長追殺的!」烏鴉朝著李彥眨眨眼,不過隔著墨鏡,李彥並沒有看見。

「少來了!自己想休息還拖我下水?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生活白痴,你這個『保母』當得夠過癮了吧?該下班囉!」李彥故意把「保母」兩個字說得很重。

「嘖,被發現了。」烏鴉嘖了一聲。

「我的火車要來了,我該走了。」李彥踏上樓梯,轉身和烏鴉揮手道別。

「嗯,再、見。」烏鴉的「再見」,說得有些遲疑。

李彥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烏鴉的視線之中。此時,手機聲響。

「喂,我是C。」烏鴉接起手機,「是的,D正前往『井』,A依舊下落不明。」

「是,我明白了。」烏鴉簡短回報後,對方又嘟嚷了幾聲,雙方很快就結束了對話。

「這次,應該真的要跟他說再見了。」

烏鴉的唇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微笑。

 

【李彥老家】200875 

李彥站在老家門口,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才踏了進去。

「我回來了。」

李媽媽正在廚房洗碗,一聽見李彥的聲音,顧不得手上都是泡沫,隨手在身上抹兩下,馬上跑到客廳。

「咦?阿彥,你回來啦?怎麼不先打個電話回家?我可以叫你爸去車站接你,你就能少走點路啦!」李媽媽伸手把李彥的背包拿下來,催促著李彥,「回來的路上累不累啊?你先去洗個澡,把汗沖掉。對了,你吃過晚餐沒?晚點我給你鋪床……」

李媽媽說話就像個連珠砲,李彥趕忙開口制止。

「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妳不用這樣忙啦!」李彥有點心煩。

「傻孩子,不管你再怎麼大,永遠都是媽的心頭肉啊!」李媽媽墊著腳尖,摸了摸李彥的頭,露出微笑,「更何況,媽還有力氣幫你做這做那的,這就表示我還很健康啊!沒有關係的,就當在做運動。」

「這樣讓我覺得我好像是客人喔!媽,我自己來就好!在台北,這些事都是我自己做的,我早就習慣了……」李彥拿回自己的背包,語氣中有股淡淡的哀傷。

「唉……」李媽媽嘆了口氣,「你要不要考慮……」

「媽,我知道妳要說什麼。」李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我現在這樣子,很好。」

隨後,把門關上。

 

【保護傘保全公司】200876上午 

烏鴉跟在另一名黑衣男子的背後,隨著他的引領,來到了一間極為隱密的辦公室。

「進來吧。」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祝你好運。」黑衣男子面無表情地看著烏鴉,隨即大步離去。

卡夫卡坐在辦公椅上,面向窗,背對著烏鴉。

「咳,有什麼新消息?」

「事情正往有趣的方向前進。」烏鴉恭敬地回應著,「或許,很快就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井』那邊,有什麼異狀嗎?」

D把自己關在房內,一切就跟在『繭』中一樣。」

「只有這樣子還是不行的,他還少了最重要的『鑰匙』。」卡夫卡輕輕地嘆了口氣,「已經有夠多的失敗品了。」

「是,我們會盡力協助他的。」

A二代精心的『作品』,如果被我摧毀了,這豈不是件有趣的事?」卡夫卡輕蔑地笑了起來。

烏鴉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他低著頭,沒有回話。

「出去吧!」

烏鴉畢恭畢敬地行個禮後,轉頭便走出辦公室。

 

【李彥老家附近堤防】200877上午 

李彥坐在老家附近的堤防邊,對著河岸發呆。

「最近常常夢到那隻兔子,也常常莫名其妙睡著,我到底怎麼了?」他隨手撿起一塊石頭,「拉比特島?那又是個什麼地方呢?這次回來忘了帶電腦,什麼事情都不能做,這樣,真是在找自己麻煩……」

李彥將手中那塊石頭,忿忿地丟向河裡。

 

【李彥老家】200877下午 

吃過午餐後,李彥又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

他癱在床上,雙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

「與其躺在這裡亂想,倒不如來整理房間吧?還可以打發點時間!」

李彥坐起身,打開他床頭旁邊的小櫃子,裡頭整齊地擺滿了鐵盒子。

「哈,好懷念喔!這是小學時的照片吧?」李彥把放在最上頭的鐵盒子打開,抽起一張泛黃的照片。

沒多久,李彥身邊環繞著一整圈被打開的鐵盒子,散著雜物,有相片、有玩具、有信件、有考卷。

直到抽屜裡只剩一個大盒子時,李彥的手停住了。

「這個是?」

李彥打開了最後這個大盒子,裡面放著的是一張離婚證書──當初只有林靜單方面簽名的那張。

「為什麼我還要留著呢?難道我還想挽回什麼嗎?只要簽下去,我就會解脫了不是嗎?」

李彥自嘲地笑著,但眼淚卻止不住地一直流下來。

 

【李彥家】200877下午 

陷入保護程式狀態的螢幕,突然閃爍了一下。

乖ㄟ的螢幕右下角,浮起了新進訊息通知。

 

寄件人:Queen標題:客戶想見你

 

【中央圖書館】

白后墊著腳尖,右手努力地搆著放在書架上的厚重書本。

紅后走到白后背後,輕易地把書取下,交給白后,「要不要『吃』點什麼?」

白后坐在椅子上,輕輕地搖著頭,「我們不會有飢餓的『感覺』,妳忘了嗎?」

「妳該嘗試『新的東西』。」紅后微微一笑,隨手把懷中的書扔到一旁。

「是妳失控了。」白后冷漠地回應著。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妳是不是做了什麼?」白后手指著繪本,眼神哀傷。

 

愛麗絲-4-72.jpg  

白兔見到愛麗絲手拿著扇子。 

「拿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只會造成另一個悲劇。」

 

「妳說有,就當它有吧!呵呵。」紅后冷冷地說。

白后跳下椅子,拉住紅后的手,小小聲地說:「妳想要重現那個悲劇嗎?」

紅后沒有回答,她輕輕地甩開了白后的手。

「已經來不及了,他來了,他找到邀請函了。」

「『她』不會希望這樣的。」白后對著紅后的背影喃喃自語。

「妳又知道了?或許這正是『她』的希望呢?」

 

 

〈愛麗絲計畫〉於每週六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