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愛麗絲計畫〉 第二集-下

引戲   第1集-上 第1集-下  第2集-上

作者-Try夢小組

 

改編自『兔男的迷宮』(木子尋 著)

前情提要:

李彥本想過個只有自己和乖ㄟ的生日,沒想到,電腦被駭客入侵……門鎖被烏鴉破壞……更被一封出現了林靜身影的信件給攪亂了心思……

 

  

BANNER-改-72.jpg

 

第二集:過去李彥現在 

 

 

200874中午【李彥家】 

 

小房間裡,李彥獨自坐在電腦前面。 

 

印表機正吐著紙,而李彥則心不在焉地翻看著那些散亂在電腦桌上的資料,資料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部分的影片截圖 

 

李彥覺得脖子有些痠,正想舒展一下筋骨時,猛一抬頭,螢幕上一身輕便裝束的林靜映入他的眼簾。 

 

李彥的心跳漏了兩拍,他無法制止自己紊亂的脈動。 

 

他的右手有些不自在地將滑鼠游標移到右上角關閉的圖示,隨後,李彥輕輕嘆了口氣,起身走到房外的郵購紙箱,找了罐果汁,大口大口地喝下。 

 

此時,螢幕無預警地跳出一個視窗,輕微地發出「噹!」的一聲。李彥做了個深呼吸,轉身走進小房間,著手處理人像比對的資訊

 

視窗畫面被分割成幾個區塊,右半邊是一個明顯從某張照片上截取下來的男子頭像,左邊則是另一張有著相似容貌男子的生活照片,下面還附上一些網址。

 

李彥點開了網址,連結到一個名為「森之歌」的部落格,部落格的版主也就是照片上的男子,亦即是登山影片中出現的一位大學生。

 

部落格內一則「黑熊調查義工招募中」的宣傳吸引了李彥的目光,在宣傳網頁的下方,留有某大學研究單位的電話與資料。

 

看到這則訊息,李彥想也沒想,立刻就拿起手機,撥打網頁上的電話號碼。

 

X大高山保育研究中心,您好。」

 

「我、我想問你,有關林靜的事。」李彥語調顯得有些緊張。

 

「林靜?是誰?」電話那頭的男子冷漠回應。

 

「我太太!」李彥回答得理直氣壯。

 

「我不認識你太太。」對方依舊冷漠以對

 

「你到底要不要幫我?」情急之下,李彥的聲音大了起來。

 

「先生,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我要怎麼幫你?」說完,對方「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李彥怔住了,他呆呆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電話,「我是不是搞砸了什麼?」 

 

此時烏鴉拎了兩個便當出現在門口,正好聽見了李彥打電話的過程,也看到了李彥的反應,忍不住出聲,「是我,也不會幫你啊!沒頭沒腦的,誰知道你要幹麼啊?」

 

「不是要你別在這嗎?」李彥的口氣聽起來很無奈。 

 

「再忙,也要跟你吃一下便當嘛!」烏鴉舉起雙手示弱。 

 

但李彥依舊背對著他,毫無反應。 

 

烏鴉默默地將手上裝有便當的塑膠袋掛在內側門把,隨後摸摸鼻子,關上小房間的門。 

 

 

200874中午【烏鴉家】 

 

餐桌上,烏鴉一手捧著便當邊吃,一手還邊使用著筆電,上網搜尋資料。 

 

他在常用的搜尋引擎項目欄上,輸入「黑熊調查義工招募中」,馬上得到幾筆檢索結果,接著他便開始逐一點開、瀏覽。

 

螢幕右下緩緩升起「收到新郵件」的訊息,烏鴉暫停原來的搜尋瀏覽工作,先開啟信箱看,是李彥的來信。

 

寄件人D標題:一百種求人的方法 

 

烏鴉面無表情地點開信件,信中顯示一則網站連結一隻目光殷切期盼的卡通鴨子圖片 

 

烏鴉尋著連結進入「森之歌」部落格,一張張高山望遠、植物特寫、動物身影、活動花絮等等的相片,充斥於部落格,紀錄著「森之歌」從事動物資源調查研究的點點滴滴。 

 

「真是不簡單啊!蒐集了這麼多……咦?」 

 

正當烏鴉讚賞版主的用心經營時,一張鬼臉猛然顯現,占據了整個螢幕。 

 

烏鴉被突如其來的鬼臉嚇到,身體不自覺地往後退,重心不穩,差點跌倒。 

 

等烏鴉回神,那鬼臉發出一連串尖銳的笑聲。任憑他怎麼操作,也擺脫不了這討厭的臉和聲音,他只能很消極地拿起耳機,先把自己的耳朵給塞住。 

 

沒多久,他決定放棄自己處理,於是帶著筆電,起身準備去找李彥;才一開家門,就發現李彥早已蹲在自己家門前,鬼鬼祟祟地側耳壁聽 

 

「我對我家的隔音很有信心,你覺得呢?」烏鴉聳聳肩地說。 

 

蹲在門口的李彥,不好意思地對他做了個鬼臉。 

 

李彥看著烏鴉一臉不在乎的表情,但黏在烏鴉臉上的幾粒米飯和沒有接上任何機器的耳機,還是讓李彥猜到烏鴉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烏鴉手上的電腦依然發出鬼叫。 

 

「嚇到了吧?還裝……」李彥一邊語帶得意,一邊試圖探頭查看烏鴉的家裡情況,卻仍被比他高一個頭的烏鴉擋住了視線。 

 

「快給我處理好!剛才還一臉要死不活的,現在還有精神整人啊?到底是誰要誰幫忙啊?」指指筆電,烏鴉馬上還擊。 

 

「好啦好啦!」聽到這句,李彥的臉一垮,默默地取走了烏鴉手上的筆電,轉身走回家裡。 

 

 

200874下午【烏鴉的車內】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李彥拿著幾張紙,向正在開車的烏鴉說明上午調查的結果。 

 

AliceLin這個帳號已經不是第一次寄信給我了。」李彥指著紙上三組不同的IP位址,「我查過了,這三個叫AliceLin的人,其實都是不同的帳號,應該都算是免洗信箱……」 

 

「難道你有了神祕的愛慕者?」烏鴉冷不防地說了這句。 

 

「愛你個大頭鬼啦!」李彥瞪了烏鴉一眼回道:「我在說正經的,你還在亂!」 

 

「我也很正經啊!我很正經且合理懷疑有人愛慕你嘛!」

 

語畢,烏鴉握著方向盤,往右一轉。

 

「呿!」李彥撇過頭,他注視著窗外的景色,X大學的校門出現在眼前,越來越靠近。

 

「記住,等一下說話的事,我負責!」烏鴉一臉正經地提醒著李彥。

 

 

200874下午【X大學】 

 

李彥和烏鴉來到位於台北X大學活動中心,一進大門,就見到幾名大學生帶著群小學生,上下樓梯做耐力訓練。 

 

兩人憑著部落格相片中的印象,在人群中尋找「森之歌」的身影,終於看見一名和「森之歌」相似的男子,正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烏鴉馬上走向前與該男子攀談,「你好,請問是森之歌的版主嗎?初次見面,我是李野。」 

 

「呃…我是,叫我阿政就可以了。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林政引有些疑惑地看著眼前這位身穿西裝的陌生男子。 

 

「很抱歉如此冒昧來訪。是這樣子的,我們想請問你一下,關於八通關古道的事。方便找個地方談一下嗎?」烏鴉微笑著說。 

 

「一定要現在嗎?」林政引看著訓練中的小朋友,有點猶豫。 

 

「對不起,我們急著在找一個人,正巧在你拍攝的影片中看到她了。這個人,是他失蹤三年的太太,所以……拜託!」烏鴉壓著李彥的頭,向林政引行了禮。 

 

林政引低頭思考了一下,轉身向其他人交待後,便帶著烏鴉和李彥到活動中心二樓的登山社社辦。 

 

社辦裡空無一人,不過滿室的高山照片,讓人有種被群山環繞的錯覺。 

 

三人就坐後,烏鴉將林靜出現的照片拿給林政引看,並簡短地說明了來意。 

 

「請問,你對這名女子有印象嗎?」烏鴉問。 

 

「有……其實印象還滿深刻的。大概是因為拍到一些奇怪的照片和影片的關係,回來以後,我們還討論了那時登山,到底有沒有發生什麼不合常理的事。現在想想,就是她了。」林政引點點頭,接著手指著一張社員們的大合照又說:「這張合照是正式登山前,在遊客中心前拍的。」 

 

李彥跟烏鴉兩人頓時眼睛為之一亮,示意林政引繼續往下說。 

 

「當時,我們真正注意到這女孩子,是在瓦拉米山屋。在那裡,除了我們這一團外,唯一的房客就是她了!印象中,她比我們晚到一點,那時候我們正在準備煮飯。大家看到她一個女孩子自己爬上山來,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因此對她自然特別關注,還邀她和我們一起吃飯。可是她說她吃過了,說完就回到山屋內休息。之後,就再沒見過她出現在大廳了。」 

 

林政引喝了口水接著說:「隔天一早四點多,我們準備出發到大分去,有一個社員發現她不在了,當時大家還緊張了一下。後來一個負責早餐的社員說他三點半起來時,有看到兩個頭燈的光線往更高的抱崖方向去了。大概就是這女孩吧?他說三點半,天還很黑,所以他不太敢一個人追過去,等他找到嚮導大哥要一起過去時,就已經看不見光線了。之後,我們也沒在大分山屋上見到這女生。一直等到回來看見側錄的影片中有奇怪的霧狀物後,才又談到這女孩。我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了……很抱歉,好像沒幫上什麼忙。」 

 

烏鴉低頭思索了一下,問道:「嚮導!你們那位社友說有看到兩個頭燈,會不會有人和她一起?而那個人可能是嚮導?」 

 

說完,烏鴉瞄了李彥一眼,而李彥只是茫然地看著社辦桌的桌面。 

 

「很有可能……八通關附近是布農族的部落,很多都是嚮導。我認識一位布農族余大哥,你們要不要去問他一下?」林政引點著頭說。 

 

烏鴉記下余大哥和林政引的電話之後,又問了其他問題,但林政引已經無法提供更多的細節。 

 

離開前,烏鴉和李彥分別向林政引握手道謝。 

 

沉默已久的李彥突然開口問:「她、我太太……那時候看起來,怎麼樣呢?」 

 

「嗯……感覺很……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林政引想了想,隨後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希望你們能早點團聚。」 

 

 

200874晚上【花蓮南安附近的小村】 

 

村民聚集在廣場的營火前,唱歌跳舞,一同飲酒烤肉,熱鬧滾滾。 

 

剛從計程車下來的烏鴉和李彥,對於眼前的盛大歡樂的場面,感到有些吃驚。 

 

「生日快樂!李彥。」烏鴉瀟灑地看著李彥。 

 

「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還到這麼遠的地方,你還能辦個原住民趴?」李彥對著烏鴉,尷尬地笑了笑。 

 

「今天你生日耶~要開心點嘛!生命就是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不是嗎?」烏鴉滿臉笑意。 

 

說完,他便往廣場走去,李彥也趕緊跟在後頭。 

 

「你好啊,今天很熱鬧耶!」烏鴉見到幾個坐在外圍的男子,主動上前打招呼。 

 

「哈,今天是我們的成長禮啦!歡迎歡迎,你們是從哪來的?」其中一人舉著酒杯,開心問候著。 

 

「我們是來找嚮導王拉荷,王大哥的。」 

 

「他還沒回來耶,你們是要去爬八通關嗎?但看你們的裝扮不像耶!」豪爽的王大哥一臉疑惑地看著烏鴉和李彥的服裝。 

 

「這說來話長了。」烏鴉的目光落在烤得酥脆油亮的豬肉上。 

 

「沒關係啦~坐下來邊吃邊聊吧。來來來,別客氣!這山豬是我抓的喔!哈哈!」王大哥說完,替兩人各倒了一些酒。 

 

烏鴉邊喝酒、邊像說故事似地向村民說明他們的來意;而李彥則像個活道具一般,被眾人熱心的關懷弄得很不安;另外,林靜的照片也被好奇的村民傳閱著。

 

可是,尋找林靜的故事才說到一半,突然有名男子哭了起來,驚動全場。

 

「嗚嗚嗚,我太太也離開我了……」

 

接著,這個還帶著酒意的男子開始反省自己過去的行為,原本熱鬧的場面頓時陷入了失婚的感傷中,附近的人連忙安慰他。

 

這時,坐在李彥身邊的一名老婦人拍拍李彥的背說:「年輕人,不要難過,山神會保佑她的。」

 

「對對對……來,乾啦!」一名中年男子為李彥斟滿酒後說道。

 

「乾啦~」烏鴉一面應和著、一面大口飲盡。

 

「聽烏鴉先生說,今天是你生日耶~來,大家來唱個〈生日快樂歌〉!」一名揹著小孩的婦女對李彥說道。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就在談話焦點不斷地轉移、美酒佳餚持續地入口、還有隨興卻動人的歌聲繼續吟唱之下,李彥逐漸卸下都市人的矜持,藉著酒意,以笨拙的姿勢跟著村民跳著他們傳統的舞蹈。

 

趁著空檔,烏鴉來到僻靜處,打了通電話。

 

「請幫我通報一聲,有些事,我想有必要親自向長官報告……」烏鴉刻意壓低聲音。

 

此時,兩名身材精壯的男子拿著林靜的照片朝烏鴉走來,烏鴉隨即按下「結束通話」的按鈕。

 

「李先生,我是拉荷。很抱歉,關於這位小姐,我沒有印象耶。不過我身邊這位,就是當時帶團的余先生,余達虎。」拉荷先向烏鴉介紹了自己。

 

「我確實見過這小姐,聽說她和別人一起上山了。可是到底是和誰,我也不太清楚耶!不然等明天一早,我們再去巡山隊問看看其他隊員。」

 

村民歡樂的歌聲將三人帶回營火邊,望著正在跳舞的李彥,烏鴉舉起手中的酒杯,向拉荷和達虎致謝。

 

「這件事,明天再說吧……很久沒見他這麼開心了!」

 

李彥坐在營火邊,口中胡亂唱著他聽不懂的歌詞,手還打著拍子,滿臉通紅,唇邊掛著笑意。

 

「咚!」的一聲,李彥面帶微笑地倒在隔壁大哥的身上,嚇壞了眾人。

 

「哈,他睡著了啦~」

 

 

【夢境】

 

李彥,又回到了那棟小木屋前。

 

他覺得手上沉甸甸的,低頭一看,他發現自己拿著一把做工精美的折扇。

 

他攤開折扇,上面畫著一些看不出所以然、極像孩童隨手塗鴉的符號。

 

「呀――」的一聲,木屋的門自動打開了,李彥下意識地走了進去。

 

隨後,門又輕輕地關上。

 

 

【中央圖書館】

 

一聲驚呼,白后原本抱在懷中的書籍散落一地。

 

白后無視被折損的散落書頁,直接奔向中央大桌前。

 

繪本,展現的是全新的畫面。

 

「這……這怎麼可能?」白后喃喃自語。

 

「這怎麼不可能?」

 

白后回頭,沒看見人,只有紅后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圖書館內。

 

「我以為、我以為……」

 

「他會來的。」紅后的聲音很篤定。

 

白后沒有回話,她只是搖著頭,神情哀淒。

 

「妳跟我都明白,這代表著什麼……」紅后的聲音忽近忽遠。

 

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下來了。」白后的指尖輕輕覆在紙上,跟著兔子的輪廓滑過。

 

「這是『他』的『選擇』。」

 

「但,這不是『他』的『希望』。」

 

「同樣的選擇,不一定會走上同樣的結局。」

 

「咦?書……?」白后的注意力被桌上的繪本吸走。

 

繪本,緩緩地翻往下頁。

 

愛麗絲-3-72.jpg  

 

白兔向一位高貴的夫人作出邀請的手勢,說:

「夫人,請跟我來。」

 

愛麗絲-下集預告前圖.jpg下集預告:

奇怪的轉寄信,指引著李彥往八通關古道,而他延續了三年的思念,是否能在此得到解放?

夢境中的邀請函,又將開啟什麼契機?

 

〈愛麗絲計畫〉於每週六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