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男子道出了自己乃是來自2072年的未來人名叫刑龍回來「過去」的目的,是為了阻止一場足以毁滅全世界的不知名大災難而令人吃驚的是這場「天劫」距今,只剩三個月……

 

 

BANNER.jpg  

 

 

 第三章陷阱 

 

2007. 8. 14.   4:32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門口 

小靜約了花子在博物館門口見。

四時半,花子到了。

「幹麼非要約這種時間?又來這裡幹什麼?妳不是不舒服嗎」花子皺眉道。

小靜回說:「那天我在這兒掉了一隻耳環,我要去找。」

花子是有錢人家的小孩,聞言失笑,「才一隻耳環而已,有什麼大不了?再買,不就好了嗎?」

小靜語塞,忽然靈機一動,忙道:「那對耳環是孤兒院的修女送給我的,很有紀念價值。我一定要找回來。」

花子恍然,點頭道:「原來如此。那我們快點走吧,五點就要關門了。真的的,怎麼不早點來!」

2007. 8. 14.   4:43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2號展覽廳 

小靜有意無意地一邊找、一邊把花子帶到「候風地動儀」旁。

昨天在咖啡館時,刑龍已利用博物館的平面圖,把每個細節都跟她說很清楚,所以她相當清楚地下室入口的位置以及行動路線。

入口就在地動儀所在的展覽室一側,共有兩名警衛守著。

小靜裝模作樣地左看右看,而花子卻真的費心在替她找耳環,這讓小靜很內疚。

在地動儀的銅青蛙旁,小靜也裝著在尋找;她先蹲了下來,故意大聲叫道:「花子!我找到了!」

所有人都被她這麼一叫給嚇了一跳,甚至連守在地下室入口的兩名警衛也都看了過來。

這時小靜站了起來,手拿著一隻珍珠耳環。

花子走了過來,說:「別那麼大聲,嚇死人了。」接著吐了吐舌頭,「妳真好運!想不到真的可以找回來。」

其實她只不過是從口袋裡拿出來罷了。」小靜心裡說。

忽然小靜身子搖搖欲墜,向後倒了下去。

2007. 8. 14.   4:44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中央警衛室 

博物館的中央警衛室內。

警衛室內有數十個電視螢幕,每個畫面都呈現著博物館裡每一個角落;裡面當值的警衛必須二十四小時不停地監視著螢幕畫面。

這時警衛在其中一個螢幕上看到小靜倒下,還有花子以及其他觀光客和警衛走過去的情形。

畫面裡有一名警衛拿起對講機,「呼叫警衛室!地動儀這邊有人昏倒了,請電召醫護人員。重覆……

警衛室裡的人員回應:「了解。我現在立即通知。」放下對講機,他轉身去打電話。

就在此時,可以看到小靜的那個畫面忽然變成了一片雪花;等那名警衛打完電話、轉回身前,瞬間,那畫面立刻恢復了原狀。

 

2007. 8. 14.   4:45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地下室
刑龍進入了地下室的入口,那是一條向下的樓梯。

他稍微易了容,而且將髮色染成金色,身上又穿了件深灰色大衣,掩蓋住了裡面那件常穿的黑色皮革,所以在進入博物館時,警衛才沒認出他就是前天闖入地下室的人。

他掛在耳殼上的小型接收器,正一字不漏地截聽博物館中警衛以對講機的對話,藉此他掌握了所有狀況的發展;因為這樣,他才能先站在入口旁,等警衛離開去看小靜、以及趁警衛室內的警衛轉身打電話時,適時地閃身進入那「不准進入」的門內。而且也為了以防萬一、不希望攝影機拍攝到他的行動,他同時以高頻率發射器干擾了畫面影像。時間配合得天衣無縫,就在小靜被抬到博物館的休息室內時,他又躲過了畫面的監視。

刑龍擔心小靜不擅於偽裝,因此在事前先給了她一粒藥,並吩咐她在進入博物館時吞下,十五分鐘後便會突然昏迷一段時間;這是來自未來的藥物,就算在醫院做檢查,以現代科技水平來說,是不會被檢驗出來。

    進到門內後,刑龍看到一條很長的樓梯,分為三段;他估計至少有地下三樓左右的高度,四壁密封,燈光昏暗,沒有半個攝影機,不過刑龍知道,其實兩邊牆上均設有重型金屬探測儀――前天就因身上帶著槍而觸動了警鈴,所以今天他沒帶在身上槍。

樓梯的底端是一道鋼製鐵門,門旁有一道密碼鎖

 

天劫-3-72.jpg  

 

刑龍從口袋裡取出那天他拿在手上的東西,上面有一個小型螢幕,然後開始操作。

不一會兒,螢幕上出現了一組數字,他照著那組數字在密碼鎖上按下,「啪!」地一聲,鋼製鐵門開了,他跨步而入。

眼前他所看到的房間,大約有四千多平方呎,偌大的空間中擺置著十多個玻璃箱,而箱裡則放著五花八門的物品;其中一個玻璃箱內放了一個金色花瓶,另一個玻璃箱則放了一把連鞘的日木刀

房間的最裡邊,還有一道寬約十呎的鋼製大門,一看便知可以抵禦強力爆炸

這門上寫著「實驗室」。

刑龍心中一喜,向它走去。

看來災難的真相快要大白了。

當刑龍才走到房間中心時,背後忽然傳來笑聲;他聞聲,立刻就轉過身去。

發出笑聲的,是一個年約三十六、七的男子,他穿著時麾,一臉藏不住的慓悍。

刑龍問:「你是誰?」

那男子微笑躹躬,「在下犬上次郎。想不到昨天收到消息,說會有人闖進來,今天你就真的來了。」

刑龍不禁大驚!居然有人知道他會來,而且還事先布下埋伏,可見自己的一舉一動,全在別人的監視之下。

那,小靜呢

    犬上次郎說:「刑龍先生,我對閣下十分佩服。可是受人所託,只好得罪了。」

    說罷一拍手,門旁的一道暗門便打了開來,跑出了十名黑衣大漢。

刑龍這時,心亂如麻。

他媽的,竟然還知道我的名字!

大漢們向他走來,有些則繞到他身後,形成包圍之局;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拿著電擊棒,看來他們的目的並非殺人滅口。

或許有一線生機……

但糟糕的是,他沒帶槍!

此時,刑龍已退到那個放著金色花瓶的玻璃箱旁;而犬上次郎則是嘴角含笑,站在一旁觀戰。

唯有一拼了。

刑龍反手一拳,擊在玻璃箱上,玻璃不堪敲擊,「嘩啦」一聲,碎成無數碎片。

大漢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已捧起金色花瓶,向前丟去。

最前面的大漢們一看到金色花瓶被丟出,頓時驚慌失措,立即爭先恐後地搶著接下那花瓶;看來,那花瓶價值不菲。

刑龍趁機往前衝去,身子一躍而起,雙腳已重重踹在剛接住花瓶的兩名大漢臉上。

那兩名大漢慘哼一聲,鼻血狂噴,然後向後倒去。

刑龍身子才一著地,所有大漢就已揮動著電擊棒,吆喝地打了過來。

2007. 8. 14.   5:11pm   東京市  市中心第一綜合病院 

小靜醒過了來,發現自己在醫院;此時,她正在觀察室裡。

護士對她說:「伊藤小姐,只要再一會兒,等醫生證明妳沒事,便可以出院了。」

小靜點頭道謝。

不知刑龍如何了?

 

2007. 8. 14.   5:11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地下室 

刑龍以毫釐之差,躲過了一支電擊棒,卻避不過另一名大漢的腳踢,「啪!」地一聲,他不但被踢中了胸口,而且還被踢飛得撞到旁邊的柱子。

    他沒時間喊痛,趕緊一矮身,躲過另一支直插過來的電擊棒,然後他再揮腳橫踢,把靠近他的兩名大漢給踢跌在地。

    接著,刑龍急運腰力彈起,又見到一支電擊棒迎頭而下,他不退反進,雙手一托,剛好托住來襲者的手腕。這時,旁邊又有人攻來,他順勢一抓,抓住了眼前大漢的衣服,把他甩向旁邊幾名大漢的方向,那些人被這麼一撞,就有如骨牌一般,一一倒下。

然而對方畢竟是壓倒性的多數,刑龍顧不了四邊,而左腰剛剛又中了一腳,他只好整個人往右邊的玻璃箱上撞去,整個玻璃箱被他撞得粉碎。

他忍痛抬頭,有兩支電擊棒已迎面劈來。他無法閃避,只能隨便往地上撿個東西來擋;慌張中,他聽到兩聲不知是啥的聲響,隨即兩支電擊棒就被擋了下來。

刑龍定睛一看,才發覺自己手上拿的,竟是那把日本刀

不知刀鞘上塗上了什麼漆,居然不會導電。

刑龍心中大喜,反手以刀鞘連剉兩人膝蓋,兩名大漢痛得倒了下來。

刀鞘上還有繩環,刑龍迅速穿過繩索、握牢後,拔刀。

「呼――――」室內劍光四射。

這刀長約四呎,刀身流露出一種合金般的光澤,令人覺得它鋒利非常。

刑龍在心中直叫好刀的同時,一揮刀,向右邊一名大漢劈去。

那大漢反應也不慢,舉起電擊棒來擋,「錚!」地一聲,電擊棒被斬成兩截。

眾人大愕。

這是什麼刀?怎麼如此鋒利!

刑龍壓下狂喜,揮刀直上,十個大漢被打得七零八落,躺了一地。

而這時,犬上次郎早就不見了。

他們想都沒想到這個才二十歲、乳臭未乾的年輕小伙子,竟然如此強悍。

若以劍道來說,他至少已達五段,而且不論是柔道、空手道或是中國武術,甚至跆拳道,他的造詣也都非常高;幸好他不打算殺人,否則大漢們身上的傷就不只是皮外傷、或被他以刀背打至骨折而已。

刑龍走到鋼製大門前面,回頭一看,不禁苦笑搖頭。他拍了拍背後的寶刀,心中甚是感激;若非有它,他鐵定要身敗於此地。

忽然,警鈴大作。

刑龍罵了一聲「該死!」這一定是犬上次郎所為。

他不敢再遲疑,立即轉頭,向來時路跑去

2007. 8. 14.   5:24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2號展覽廳 

才打開那「不准進入」的門,四面八方已湧來十多名警衛。

「這次你別想再逃!」

刑龍心中大罵,迅速向門口跑去。

犬上次郎這傢伙不知跟這間博物館有什麽關係竟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叫這麼多人來助陣……

迎面跑來兩名警衛。

趁他們揚起警棍時,刑龍一個閃身向前,雙拳分別擊在兩人小腹上,兩名警衛彎腰跪下。

他,一定得逃出去。

刑龍拾起一支警棍,繼續往前跑,才轉過一個角落,一個黑影就迎面掃來;他反應絕快,一側頭便避過了,同時還一棍撞向偷襲者肋下,偷襲者應棍而倒;一路上,他就擊倒了六、七個警衛,真是無人可擋。

門口,已在眼前了。

2007. 8. 14.   5:28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門口 

小靜和花子剛好回到博物館外。

出院後,小靜堅持一定要回來這裡身為好友的花子,只好陪行了。

從老遠就聽到博物館的警鈴,小靜俏臉煞白。

原本已關閉的博物館大門,此時忽然大開,刑龍衝了出來。

歷史,又再重演一次。

刑龍來勢甚快,眼看就要撞上小靜與花子了……不過這次,他的反應不同。

他一見她們,身子一側,從兩人中間穿過,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往花子的頸側劈了過去。

花子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之前,就昏了過去,癱軟在地。

小靜才要開口問時,刑龍就先說:「別擔心,她不會有事的!快來!」

也不管小靜反應如何,他已拉起她的手,往停泊在一旁的黑色機車跑去。

2007. 8. 14.   5:28pm   東京灣  天文博物館   對街某商業大厦14

犬上次郎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旁,口含著一支上等雪茄。

他背後的一組沙發上,坐著一個人――西裝筆挺,面目冷森,毫無笑容,一雙眼睛雖細長、但精光閃閃,顯然是沉著多智的人物。

犬上次郎從落地窗看到對街上,刑龍二人騎著機車逃跑的情形,他淡淡說:「他走了。」

那人面無表情地說:「把他殺了。」

犬上次郎轉過身來,「當初不是說好,是活捉的嗎?」

那人說:「為免夜長夢多,還是殺掉的好。」

犬上次郎皺眉說:「那女孩呢?」

「一拼殺了。」

犬上次郎「嘿」了一聲,「你說得倒容易!就算我們在日本的勢力再大,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地去殺一個無辜少女。」

那人冷笑,「是嗎?那就由我來做吧。這樣,我們就收回先前許下的所有承諾,如何?」

犬上次郎雙目冷然地望著他,而他也毫不退縮地回望回去。

好一會兒後,犬上次郎才冷哼道:「好吧。下不違例!」於是他拿起電話,「幫我接到特別偵緝科,找青木組長。」

 

下集預告:

黑幫的巨大勢力迫近刑龍與小静只好深藏遠遁。黑夜槍火、密林狼羣……進退維谷之際有人出手救了他們,而這人竟是小靜的理科教師,高田作……

小靜,要如何向他解釋這一切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