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之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醉劍〉

第11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作者-弦音

前情提要:

 

朱祐樘發現了是那把「醉劍」帶他穿越到五百年後的現代……此時,他腦中開始反覆思索著在這個時代所發生的事,一切都那麼的虛幻,卻又真實……

 

 醉劍.jpg 

這位皇帝首先是一個好丈夫

然後才是一個好父親

疼兒子不假

但他絕對不會因為兒子懲罰老婆萬貴妃

更不會為了老婆保護他

 

---摘自:『被遺忘的盛世』

 

 

【張家】

 

「五百年後?這怎麼可能?我只不過是拿了『醉劍』自盡…… 

朱祐樘震驚得實在無法相信張家瑀所說的話,但她卻又說得如此振振有辭,而且這裡的一切,又如此古怪!

「敢問……現在是什麼年……嗯,幾年?」

民國100年啊!」張媽媽回得理所當然。

明國啊~敢問……現在是何人當朝?」

「以為天,以為政,無以為,則……不聊生……」張爸爸拎著酒,向朱祐樘舉杯。

「伯父所言甚是!」朱祐樘見張父雖酒後醉言醉語,卻默默將此番話銘記於心。

清史……清史……張爸爸隨著電視劇的播畢,醉倒在沙發上。

 

 

【國家圖書館】

  

 

「哇~這不是小時候做報告時才會來的地方?我是哪根筋不對,怎麼出現在這?要不是跟哥猜拳輸了……」張家瑀手扠著腰,隨意穿梭在各個書架前,走馬看花。

「哇~這裡怎麼這麼多書啊?」朱祐樘停頓了一下又說:「不過比起御書房,還是差遠了。御書房裡的書若真要讀完,那得花上十年半載的。我估計,可以把這裡的書看完,然後再複習個三遍!」朱祐樘緩緩地轉了一圈,觀看四周。

 

醉劍012-72.jpg  

接著,兩人專心地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書,卻沒注意到各自往兩個不同的方向走散。

 

「厚!眼花撩亂的,我是要到哪裡找爸沒看過的清史啊?每一本正史、野史他都看過啊……每次有新戲上演,他就非得把當朝歷史研究個透徹不可……」張家瑀躁鬱地亂撥了頭髮。

 

「這兒的書怎麼都上了顏料?又不是在做衣裳,真是浪費!」

朱祐樘走進了漫畫區,翻了翻每一本書的封面後,再也沒有離開過半步。

 

「這些史書,怎麼都有看沒有懂啊!古代人都亂七八糟地寫什麼東西……」張家瑀不耐煩地找書。

「哎呀!不好意思!」她為了找書,沒注意地撞上了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上掉下了一本書。「幹什麼妳!才剛回來,就撞上一個冒失鬼!真是的……」中年男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隨即走人。

「你這個人怎麼……」張家瑀正要捲起袖子吵架,可是一看到那男子的背影,傻了,「他……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怎麼也穿著古裝?該不會也明朝來的吧?明朝人都愛來現代敘舊嗎?」

她撿起了那本從中年男子身上掉落的書『被遺忘的盛世』,順手翻了翻。

朱祐樘?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張家瑀一邊努力想著「朱祐樘」在哪裡聽過,一邊讀著書上寫的:

 

「被歷史遺忘的…… 弘治十八年盛世……朱祐樘……

 

頓時一愣,她簡直不敢相信,「他……我們家那個古代人?他還真的是明朝人啊!不只是明朝人……而且還是個皇帝!」

張家瑀又繼續看下去。

 

 成化十一年五月清晨,太監張敏按照日常生活起居,為成化帝梳洗,不料,卻梳下了幾根白頭髮。

成化帝臉色一沉,望著鏡中的自己,臉上盡是歲月的堆積,長嘆一聲道:「唉,不知不覺已鬢髮斑白……多希望朕不是這紫禁城裡的主子,多希望能夠像王公大臣一般,在閒暇之餘享盡天倫……這些年,我勤於國事、專於朝政,但後宮之事,卻是繳了白卷了!老而將至,竟無子嗣啊……

張敏心想:「這六年來藏於紫禁城的公開秘密,該是時候點破了。這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活,每個宮女太監,連自己的命能不能保得住到隔日的破曉都沒把握,他們卻願意為了一個小小的新生命守口如瓶……其實在這爾虞我詐的後宮,只要有人向萬貴妃揭發這個秘密,就可以擁有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但全紫禁城上下竟沒有任何一個人這樣做!而我,到底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傳奇,但原因卻很簡單,就只是源於人性的「善良」。

「陛下,您早就有一位皇子了!」張敏見機不可失,淚流滿面地跪在成化帝跟前。

這一聲呐喊,幾乎囊括了朱祐樘母子六年來所有的辛酸與孤獨,也囊括了那麼多善良的心、善良的人,他們無悔的奉獻與犧牲。

成化帝聞言,震驚不已,激動地抓住張敏雙臂,「你說什麼!朕有兒子?他在哪?他在哪啊!」

那個清晨,張敏向朱見深坦承了一切,包括這些年來,他聽命於萬貴妃的所作所為、小皇子的艱辛成長童年等等。

當日,張敏回到自己的寢室後,便吞金自殺了。因為他很清楚,成化帝絕對會先做好一個好丈夫,然後才是扮演一個好父親;不管成化帝多麼渴望皇子,也絕不會因皇子而懲罰萬貴妃,更不會為了萬貴妃而袒護皇子;況且他也知道,自己逃不過萬貴妃的魔掌……

 

當了父親的成化帝,給這皇子取了名字,朱祐樘――這是一個數百年之後,在歷代史學家的字裡行間,始終歌功頌德的姓名。

(作者註:上述內容採用『被遺忘的盛世』一書之說法。)

 

閱畢,張家瑀不禁納悶:「這真的是他嗎?皇帝的童年怎麼跟我想像的不一樣?怎麼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竟然是到了六歲才真正有自己的身分、自己的姓名……

第一次看書沒有睡著的她,不但看得入神、而且入戲,同時也是第一次這麼想要了解身邊這位「古代人」。

可是現在時候不早了,怕是來不及看完,於是張家瑀決定把這本書借回家。不過她快速地翻了一遍,卻發現這本書最後的好幾十頁都是空白的,「是沒印刷完?還是故事待續……

 

 

【張家】

 

自從朱祐樘看見自己出現在電視上之後,每晚都鎖定節目,準時收看;一方面是對「電視」感到好奇,另一方面是想好好感受這五百年後的時代有多麼不同於他那個千瘡百孔的過去。

 

崇禎十七年(西元1644)李自成在西安自立為王,建立了政權,國號「大順」。接著李自成率領一百萬起義將士,渡過黃河,分兩路進攻明朝首都北京。兩路大軍勢如破竹,到了這年三月,就在北京城下會師……沒多久,駐守於城外、明軍最精銳的三大營,全數投降。

第二天晚上,崇禎帝登上煤山(在皇宮後面,即現今北京的「景山」),往四周一望,只見火光映天,他知道形勢危急,便跑回宮裡,拼命敲鐘,想召集王公大臣們來保護他。可是等了好久,連個人影兒都沒有。這時他才知道末日到來,於是他又回到煤山,在壽皇亭邊的一棵槐樹下,上吊自

統治中國二百七十七年的大明王朝,宣告滅亡

 

統治中國二百七十七年的大明王朝……

朱祐樘看到這,從原本期待電視劇的興奮之情到整個人跌坐在地,頓時手足無措,慌亂了手腳,情緒激動地喃喃自語:「滅亡了?怎麼滅亡了?怎麼可能滅亡了呢?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朱祐樘瀕臨歇斯底里的狀態,拼命地拿東西砸向電視。

張家瑀端著水果前來客廳,見狀,立刻衝向前,抱住朱祐樘,試圖穩定他的情緒。

「不――!那裡儘管再怎麼痛苦,也是我成長的地方!是我跟母后的回憶!是人民的寄託啊――!」幾近崩潰的朱祐樘,淚眼婆娑,顯得無所適從。

張家瑀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朱祐樘,平時的他是那麼彬彬有禮,而這時卻完全失控、無助……

自從她看了那本『被遺忘的盛世』後,她對明孝宗朱祐樘的一切,已瞭若指掌。

……朱祐樘,不是普通人,不是普通的明朝人!而是一位背負著時代宿命的皇帝!

張家瑀流著淚衝上前,緊緊緊緊地擁著他,並她用,心疼他的遭遇、心疼他的離鄉背景、心疼他的國仇家恨……即使明朝亡國是張家瑀早就知道的事!

她自責自己的粗心,怎麼沒有意識到「時代變遷」對古代人來說,會是多大的衝擊。

「我要回去!」朱祐樘的眼神有著前所未有的篤定。

「不!不要回去!就算能回到過去,也改變不了歷史!」張家瑀斬釘截鐵地說。

「我必須回去!」朱祐樘推開張家瑀,並抹去臉上眼淚,堅定地說。「一把劍,把我從紫禁城送到這裡。那麼,我必須在這裡找到那把劍……

「你就算回去,也只有十八年的壽命……」張家瑀清楚知道朱祐樘的背景,想藉此來恫赫他。「也許留在現代,生命就不會照著歷史的劇本走……」張家瑀心裡是這麼想的。

朱祐樘先是一愣,而後道:「自知有限而知所進退!用我區區十八年扛起我的國家、拯救我的人民,很值得!」朱祐樘仍然不改其堅定。

「好!那把劍……我幫你找!」

張家瑀自知說破了嘴也動搖不了朱祐樘的決定,況且她也已知道身邊這位明朝皇帝的為人;他的正氣凜然,深深深深地感動著她,因此她願意幫助他。

歷史證明,明朝若沒有朱祐樘的弘治盛世,必然撐不起那二百七十七的統治。

 

 

 〈醉劍〉第一季,今日已播映完畢。

下週四晚間八點,請鎖定向上部落格,

另一齣古今穿越好戲-〈唐之初〉華麗上映!

欲知〈醉劍〉完結,請鎖定向上部落格(以及臉書)最新消息!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