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天劫〉

第2集

 作者-李影

 

前情提要:

 

女高中學生伊藤靜是個孤兒在天文博物館中邂逅神秘男子而男子為了擺脱警察追捕竟把她强行擄走在閙區裡横衝直撞到了橫濱……

 

BANNER.jpg

 

 

第二章任務 

 

2007. 8. 12.  1225pm   橫濱堆填區 

 

「呀――!」小靜慘呼一聲,那男子已接好了她的肩骨,立時疼痛大減。

接著,男子蹲了下來,從自己皮衣內的T恤撕下一條布,替小靜包好她右小腿的傷口。

「好了,試試活動一下。」男子說。

小靜站了起共,走了幾步,又擺動了一會手臂,果真好了。

「真看不出你會這一套。」小靜諷刺地說。

男子看了她一眼,拾起了手槍說「走吧!」

小靜愕然。

走到哪裡去?

2007. 8. 12.   1253pm   橫濱市區邊緣 

 

那男子施展妙技,偷了一輛機車,強行把小靜帶到橫濱市區一幢快要被拆的舊大樓,並上到最高層的一戶房子裡。

房子凌亂非常,幽暗無比,甚至讓人氣悶之感。小靜覺得,這四百平方呎的房子,好像住鬼多過住人,而且浴室連門都沒有。

「不知還有沒有水電?」小靜心想。

「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小靜問。

男子沒有答她,徑自進了廚房。

小靜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一張勉強可以坐人的椅子,坐了下來。

廚房內一陣聲響後,男子捧著兩個飯盒出來,把其中一盒拿給小靜。

小靜接過後立刻吃了起來;這是中式的燒鴨飯,味道還不錯。

男子也不多話,坐在地板上,狼吞虎嚥了起來。

兩人沒交談半句。

吃飽後,男子去拿了兩瓶礦泉水,也給了小靜一瓶。

小靜低聲問:「為什麼你會被人追?你在博物館裡幹了什麼?」

男子瞪了她一眼,「妳問那麼多幹麼?不怕我殺了妳嗎?」

小靜輕聲道:「我知道你不會的,要不然你早就下手了。」

她知道,雖然他外表冷冰冰的,但其實內心並不壞,否則就不會替她療傷了。

男子依然瞪著她。

不過小靜也不甘示弱,雙眼毫不退縮地與他對視著;目光雖不凌厲,但十分堅決。

男子發現瞪她也沒用,便走到窗邊,默不作聲。他看著窗外,車來車往、人來人往,一片繁榮氣象,不禁嘆了一口氣。

小靜從他的嘆氣聲中,聽出他正處在非常大的困擾之中,於是忍不住又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男子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立即轉過頭來,雙眼閃著奇光,問道:「妳真的想知道?」
小靜肯定地點了點頭。

男子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字地說:「我是從未來來的。」他強調著「未來」二字。

「你說什麼」小靜愕然。

男子說:「妳聽不到嗎?我說我是從『未來』來的。」

小靜搖了搖頭,不能置信。

那男子續道:「我是從2072年來的,也就是65年之後的未來。我將會在43年後,也就是2050年出生。」

小靜仍是一個使勁地搖頭。

男子嘆道:「也很難怪妳不相信……這事,的確太匪夷所思了。」

忽然間,小靜用一種很奇怪的眼光望著他。

男子立即聲明,「我沒有病!」頓了頓,「算了,妳不相信就算了。」

說罷便站了起來,把空飯盒丟到一旁。

小靜沒有反應,事實上,她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男子站了起來,說:「既然這樣,我也沒有辦法了。」

這時他拔出了一把形狀奇特的手槍,指著小靜。

槍膛中裝的不像子彈,比較像是針筒,裡面還有少量的藍色液體。

小靜驚叫:「你要幹什麼?」

男子說:「別擔心,這只是一種可消除妳記憶的藥,妳就會忘了見過我了。」

這世上哪有可以消除記憶的藥啊?這根本就是殺人滅口!她錯估這男子了。

男子的手指,扣下板機。

但就在這一刻,男子臉上突然現出痛苦神色,他呻吟了一聲,手一鬆,槍掉落在地上,人也跪了下來,十分痛苦。

小靜一愕,雖然她受驚,不過仍關心地問:「你……怎麼了?」

「藥…………失效……」那男子連連喘氣,彷彿連說話都很吃力。

他的手揪著胸口,臉上汗出如漿。

「你…………要緊嗎?」即使小靜認為眼前這個人要殺她,但心地善良的她實在無法棄他於不顧。

男子辛苦地抬起頭,見到她關切的眼神,心中一震。

「走!」他揮揮手。

「你……有心臟病?放著不管,你會死的。」

「妳………………是傻瓜嗎?呼…………我是劫持妳的人……

「只要你不要想殺我……」小靜說:我勸你,還是自首吧。」

「我………………沒說要殺妳……只是記憶………………」男子像哮喘般,右手直揪著胸口。

小靜發現他似乎是要從衣服內拿什麼東西,於是連忙幫他掏出來;她一看到手中拿到的東西,不禁在心中打了一個突。

這盒子是專門外帶用的冷凍盒,長五寸,寬四寸,高兩寸,裡面放滿了一排排長長的針筒和藥水,藥瓶上寫著「Morphine」(嗎啡),一看便知,是止痛劑。

 

天劫-2-72.jpg  

 

那男子抖著手拿起一支針筒,另一手拿起一瓶藥,可惜拿不穩,掉落了下來。

小靜見狀,立刻把針筒拿過來,接著將針頭插入藥瓶內,取了約5cc的藥。

豈知那男子竟說:「不夠……多點……

小靜一愕。她自已也曾因傷了腳而進醫院的急診室,那時醫生給她注射的止痛劑,便是這份量。現在這男子竟然要求多些?他看上去又不像有什麼傷。

不過小靜還是依他所言多拿一些,然後把他的衣袖捲起,這時,她驚見他臂上已有十數個針孔,而且傷痕累累、血跡班班。

時間已不容她多想,小靜小心翼翼地把針刺入那些針孔之間。

注射完畢。

小靜把藥和針收好,再看看那男子,他的臉色已緩和了許多,顯然是藥效發揮了作用。

過了一會兒,小靜問:「發生了什麼事?」

男子沉吟了一會,忽然把穿在裡頭的T恤拉起。

小靜不禁掩著小嘴,驚呼了起來。

他胸前被一大卷紗布包著,覆蓋了整個胸腹,可見傷口之巨,而且隱約還有血水滲出來。

小靜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他剛才靈活的動作、奔跑,全靠這止痛劑來減弱他對痛楚的敏感度,否則他可能連走路都成問題。

「你為什麼沒到醫院去?」

男子放下T恤說:「我說過了,我是未來的人,這時代根本沒有我的資料。我連身分證明都沒有,怎麼去醫院?」

小靜眨著眼,好一會兒才說:「你真的是從未來來的?」

男子點頭。

小靜又問道:「那你是怎樣來的?又為了什麼?」

男子嘆了一口氣,抬頭望向天花板,陷入了回憶之中。

天花板上的石灰因年代久遠而剝落,到處都是裂痕。

良久,他才開口:「在我生長的年代,世界非常凌亂,人們吃不飽、穿不暖,人口只有現在的千分之一。那是人間地獄……人們好不容易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密封城市,叫作『樂園』,大部分的人類都生活在裡面……其他沒那麼幸運的人,只能在外面的世界苟存。外面的氣侯異常,草木不生。同時,『樂園』政府對城內人進行極權統治,又對外面的人趕盡殺絕……

小靜睜大眼,急急問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男子沉聲道:「在我出生前,因東京地區的一場爆炸,引發了史無前例的全球性大災難。在輻射影響下,全球氣候異常,生態環境失調,動植物大量死亡……

小靜張口,「呀!」地叫了出來,「什麼大災難?核子彈嗎?」

男子搖搖頭:「沒有人知道,只知道災難發生在日本。由於破壞得實在太厲害了,根本無法確實。它的威力比百顆核彈還強,一下子便毀了以東京為中心、方圓近千里的地方。」

小靜聞言一怔,那幾乎等於整個日本國土。

「我本來是一個流浪在外面世界的孤兒,四歲時被樂園一位博士收養,他日夜訓練我,就是為了讓我回到這裡執行任務……

「任務?」小靜眨了眨眼。

「調查及阻生災難的發生。」男子道。

「那麼那災難會在什麼時侯發生?」

男子道:「妳還是別知道得好。」

小靜道:「你不告訴我,我怎樣幫助你?」

男子有點驚愕,「妳願意幫助我?」

小靜點點頭。

「妳不後悔?我可以替妳消除記憶啊!」

小靜固執地搖頭。

男子沉默下去,好一會兒才說:「從現在起三個月後,也就是今年1113下午432分。」

小靜全身一震,花容失色。

以前,在漫畫裡看到世界未日,小靜總覺得離自己很遙遠、很陌生,誰知道真正的災難竟已近在咫尺了。小靜不由自主地倒抽一口氣,心情變得驚恐萬分。

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世界滅亡嗎?

「你說,要阻止……你有頭緒嗎?」小靜問。

「沒有……完全沒有……」男子嘆道。

小靜道:「那你進入博物館是為了尋找線索嗎?」

男子點頭,「我懷疑這個大災難也許與外來星體有關,所以進去查探,可惜找不到任何線索。今天趁沒有人,我又潛進去查探,見到有地下室入口,結果觸發警鈴……

小靜又問:「那麼你的傷……

男子嘆說:「這是那些反對派所為。」

「反對派?」

是的,那些不希望我阻止災難發生的人。」

小靜幾乎跳起來,「為什麼?這是拯救全人類的事啊!」

男子說:「可他們不那麼想……因為,他們是『樂園』的人。」

小靜呆了一呆,隨即明白了。

「樂園」的建立就在於大災難發生過後,試想,如果這男子真的阻止了大災難的發生,那麼「樂園」便不會建立,那些反對派便無法在未來擁有任何權力。所以如果他們想要保住既得的權力地位,就必須讓大災難的發生,因此他們必須消滅任何阻攔的人。

男子繼續說:「養育我的齊非博士秘密地開發了時空閘門,在我回到這裡的那天,那批人闖進了博士的研究室,殺了博士。我好不容易才穿過閘門,卻受了傷……

小靜大致明白了。

可是不知為何,本來她還覺得這事情很荒謬,但現在聽完了男子的敘述以及感受到他那份情感和悲哀後,竟不自覺地相信了他。

小靜像記起什麼似地問:「對了,我還沒問你的名字……

男子略微遲疑了一下,「我叫刑龍。妳呢?」

小靜臉上略紅,「……伊藤……靜。」

2007. 8. 12.    635pm   東京市 某後巷小吃店前 

 

「司機先生,停在這裡就可以了!」

小靜老遠就看見不少人站在小吃店外,看著小吃店「暫休」的告示牌子,怨聲四起,因此她趕緊叫計程車司機停在遠些的地方。

現在,小靜穿的不是她早上穿的衣服,而是另一套深藍的運動裝,又加上了一頂運動帽,因為她擔心她會被認出她就是今天的「人質」。而她也小不想碰到那些客人,於是立即轉頭,從另一邊的後門進入。

 

2007. 8. 12.    640pm   東京市 某後巷小吃店閣樓 

  

小靜回到自己的房間,沒換衣服也不梳洗,直接和著衣服倒在床上。

「唉,真想不到……」

她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他……不是神經病吧? 」小靜自言自語道: 「但……那傷,不可能是假的啊……」

手機忽然響了,是短訊的鈴聲。小靜懶洋洋地打開手機。

 

To小靜:  

看看網上新聞! 有很厲害的東西! 

By 花子

 

靜無精打采地打開了電腦,看到新聞網頁上的頭條寫著:「神秘男子偷闖天文博物館, 强擄少女當人質突圍離去!」頓時,心中打了一個突。

他全身黑衣, 强搶了我的車, 還帶着一個少女……他有槍! 他一定是個瘋子!」那是那倒霉司機接受訪問時說的話。

一位參與圍捕的警官說話則比較中肯,「犯人非常聰明, 開上反向的道路,以擺脱圍捕。他的駕駛技術可比美世界越野賽車大賽冠軍, 目前警方已針對這點進行調查……

小靜又躺回床上去, 一點勁兒也提不起來。

她拿起手機, 按了花子的號碼, 但手指才一碰到「撥出」按鈕時, 她猶豫了。

「會有人相信嗎?」

手機蓋上。

「算了吧……」

 

2007. 8. 13.    315pm   東京市東原高中大門前 

 

放學後,學校門前。

「小靜,妳今天怎麼了?」花子問。

小靜今天一整天魂不守舍的,連老師叫她的名字,她也渾然未覺,而且幾乎連午餐都沒吃。

「沒什麼,只是有點不舒服。」小靜無精打采地回。

「需要看醫生嗎?」

小靜搖搖頭。

「那我送妳回家吧。」花子道。

小靜正要回話時,忽然看到校門前停著一輛黑色電單車,騎著它的騎士,全身黑色皮革,正是刑龍。

小靜苦笑了一下,回頭向花子說:「別擔心,我沒事的。妳先走吧!我還有點事。」

2007. 8. 13.   335pm   東京市某咖啡室內 

 

兩人到了一家咖啡館裡。

刑龍見她神色憔悴,問道:「昨晚睡得不好?」

小靜沒好氣地說:「聽了那種事,誰會睡得著?」

刑龍兩手一攤,無奈地說:「我早告訴過妳。」

小靜有點生氣:「那你找我有什麼事?」

刑龍說:「上次,我已發現到地下室入口和開門的方法了,只是當時時間不夠,所以我還要再去一次。」

小靜也不笨,「可是光天化日的,你怎樣偷溜進去?況且經過昨天的事,一定會加強保全的。」

刑龍說:「所以我才來找妳,想請妳幫忙。」

小靜愕然,「我?」

 

下集預告:

刑龍在小靜的幫助下,潛入了位在博物館底下的秘密實驗室豈料等待他的,竟是一個陷阱刑龍使出渾身解數才帶著小靜逃走不過卻又碰到日本黑幫對他下了追殺令……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天劫〉於每週五晚間8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