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那我先走囉!」她說。我看著她,又看看車子。

她走了,車子也發動起來。

我趕緊跑到車子旁邊,想跟上它的速度,不過跑沒多久我就知道我根本追不上。最後,只能留在原地,看著車子越開越遠……

與流浪漢分開以後,想當然爾,我又恢復自己生活的日子。

我曾經想循著他的氣味去找他,但在尋找他的途中,那氣味越來越稀薄。我一度以為是不是我搞錯方向,但我知道我並沒有錯,這種感覺像是明明知道骨頭就藏在某個其他狗不會發現的地方,可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彷彿骨頭在躲著我一樣。

沒錯,我當時的感覺像是他在躲著我,可是我知道我們之間深厚的感情不會讓他做出這種事,我也想不到他可能會這麼做的理由。總而言之,最後我放棄尋找他,回到當初他待的防火巷附近,也許有一天他會回來。

我這麼安慰自己。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對於我們狗類形同虛設,因為我們並不需要讓時間來歸類我們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但是,等待真的很漫長,我無法解釋是時間的關係,還是思念的關係,我的確相當懷念我們一起生活的日子。

終於,在一個涼爽的清晨,流浪漢回來來找我了!當時我睡在那個防火巷裡,被他喚醒。

「黑黑!我回來了。」

我立刻驚醒,可是又有點納悶。因為他一點都不像我懷念的那個流浪漢,而是一位英氣逼人的青年;身上的衣服也不再是又髒又臭的破外套,以及滿是污垢的長褲。取而代之的,是那種質料很好的襯衫和褲子。我不太懂人類穿的衣服有什麼分別,總之,他給人的氣質與過去的他不太一樣,氣味也不同了。要不是他的聲音,否則我根本不認識眼前這位把鬍子刮得一乾二淨,臉色容光煥發的年輕人。

「哼!黑黑,是我啊!你忘記了嗎?」他張開雙手,像是想給我擁抱一樣。

「汪!」我認出熟悉的哼聲,才確定他就是我認識的流浪漢,我「二汪不吠」地撲進他懷裡。

「哈哈!你又長大了!」他毫不介意身上衣服被我弄髒,也不介意他潔淨的肌膚被我亂舔;相反的,還對我又親又抱,他果然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流浪漢,我的好朋友。

我們回到過去常待的公園,他開始對我講起我們失散的這段時間他在幹什麼。

這樣說有點奇怪,但在某種程度上,他可能也明白我聽得懂他說的話(儘管我不能發出「嗯」或者是「喔」的聲音)。所以整個過程比較像是傾訴,而不是自言自語。我看到有幾個老人經過,發現他對我說話像是在跟人說話,都露出「他瘋了嗎」或是「這傢伙哪裡有毛病」的眼神和疑惑,不過他一點都不在意,我自然也不會去顧慮。

原來他是企業集團大老闆的兒子,是家族裡唯一的男性。換句話說,就算他千百個不願意,也得繼承他父親的事業。當然,如果他想的話,他早開始掌管整個事業,而不是逃出來當流浪漢。

他告訴我,他從小就接受菁英式教育,那種就算不是天才也會變成天才的教育。在那樣苛刻嚴格的童年裡,他什麼都得學,什麼都得會,因此他從來沒交過真正的朋友。長大後,遇到的人也跟他一樣是富家子弟,只是他們的價值觀都扭曲了,全是唯利是圖、金錢至上的觀念,就像被主人呵護至極的狗只吃得慣高級狗飼料一樣。

我這麼形容恐怕有點不太恰當,反正他就是覺得自己格格不入。當他發現他們的話題只建立在豪華車子的數量、到過幾個國家、花過多少錢或者是跟多少女人交配過的時候,他漸漸無法忍受,而且覺得噁心。

後來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他出身如此不俗,但卻不會嫌棄我;其實只要他想要,任何血統再高貴的狗,他都可以弄上幾隻與他作伴……

當他說得正起勁的時候,遠方來了好幾個人──是他的父親與母親,旁邊還有五六個穿黑衣服的人。

「你怎麼又跑出來了?不是昨天才談好,今天由你去交涉日本那件案子?」他的父親又驚又怒,不過還是看得出,他努力在壓抑,「你這樣以後要怎麼接管我的事業?」

「我從來就沒打算要當你的繼承人,是你逼我的。」他冷笑,手正撫著我的頭,我可以感覺到他手心的微顫。

「我說過,我已經不計較你在街上當乞丐的事,你可知道這件事讓我多丟臉嗎?你今天為什麼又幹這種事?」他的父親氣得全身發抖,「我真希望我從沒生出你這種兒子!」

「恐怕已經如你所願。」他輕蔑一笑。

「你說什麼……」

「好了!」他的母親緊張得制止,「你少說幾句就是,何必一直跟你爸爸過不去!」

他不再說話,手依然摸著我。

「這麼髒的雜種狗你還摸?」他母親是唯一不做黑色裝扮的人。穿著深藍色的衣服,臉上的皺紋被膚色的粉蓋去大半,「你要幾隻乾淨的狗我叫人去買就是,這種狗這麼髒,一看就知道全身都是跳蚤,你還摸得下去?」

「我就是喜歡這種狗。」他乾脆直接把我抱起來,我看著他冷漠的表情。

「雜種狗到底有什麼好的?路上到處都是……」他的母親也有點生氣。

「是啊……」他像是抓到敵人的要害,精神一振,眼裡充滿快意和仇恨,「那又何必苦口婆心勸我回去呢?」

他的父親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的母親。

「你……」他的母親又氣又急,「你在說什麼?」

他沒有回話,可能他要的結果已經在他父親身上反應出來。

「回去吧。」他的父親說,臉上似乎決定了什麼。

「我……」他的母親還想說話,卻又因為身旁有隨從,說不太下去。

「走。」他的父親瞇起眼睛看了他一眼,便轉過身去。

直到他們的背影消失,他才把我放下來,眼神也平靜許多。

    ◆  ◆

我們靜靜地看著遠方,誰也沒說話。

許久,他才開口。

「你知道嗎,黑黑。」他的口氣充滿遺憾,「其實,剛剛你看到的不是我真正的爸爸。」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