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4集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在清苦又和平寧靜的樹穴中,見識到技人們的知足常樂,與對漢和王朝不疑的忠心,但他們一行人卻給他們帶來危機,幾個不速之客不請自來,使樹穴陷入危機中……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葛士大人-葛士,官階名。的長官,帶領一行人,進行困難的鬼域任務。

武人同期進入葛練所的武人,與交情深厚,也是鬼域任務成員之一。

 

技統大人-技統,官階名。漢和的官制分文武,武官皆領有「葛」字頭銜,而文官官職皆以「技」字開頭。漢和王秘密在地形險惡的鬼域設置提煉精源精煉所,技統大人則是鬼域精煉所的首領。

管技人-  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年輕、皮膚黝黑。

黃技人-  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福態、身形臃腫。

朋技士-  技士,官階名。資深的老技官,知識豐富,深受技統大人信任。

 

 

 

鬼域  樹穴合屋外  白日 

「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技統大人急忙跑過去,邊跑還邊閃躲零星落下的火雨,同時也忙著指揮跟著他出來的人滅火。

葛人,我命令你立刻解釋狀況!」葛士大人隨後趕到喊。

收起防護後立即墊步踏入空中,在一個人身的高度轉身大喊:「是機艇!打中了一架,還有兩架。」

喊完,他繼續躍步往上。他用腳畫了道符號,再用兩隻鞋對碰,瞬間,他上升的速度加快了數倍。

,你們兩個留下來負責防護,務必保護好技統大人。」葛士大人迅速下達指示,同時抬腿,踏上與另一名武人搭起的手橋,跟著躍入空中。

他們又以同樣的方式幫助另兩名武人起步、躍入空中,而後他們向上伸出雙手,四隻手一起畫出相同的一道符號,在所有人頭上,展開與樹穴等寬的防護層。

防護層上方,葛士大人和另外兩人做出了和一樣的動作――用腳畫了道符號,兩鞋相碰,然後在空中追趕著

 

鬼域  樹穴外  白日 

越過了樹穴頂端,他順著木幹而下,降落在墜毀的另一半機艇旁;接著他爬上機艇,在駕駛艙找到了已經斷氣的駕駛。

「是工兵嗎?」葛士大人在身邊落步說。

「是的!跟昨天遇到的偵查機艇是一樣的。」說完,立刻轉頭,往空中搜尋。

捲髮的武人與另一名武人越過了他們,在前方的空中搜索。

看著那兩名武人越過幾座較小的角山,又轉彎分別往兩個不同的方向躍去。

「絕不能讓他們逃了!否則再來的,可能就不只是機艇了。」葛士大人憂心地說。

「可是就算擊毀了機艇,北之邦聯也不可能沒發現少了三架偵查機。」緊張地說。

「但至少可以爭取一些時間,在他們發現之前,先把精煉所遷走。」葛士大人說著,開始盤算。

「時間夠嗎?這裡已經是座村莊了,而且還有女人和孩子。」同樣擔心地說。

「所以我們最好祈禱越過北之山的,就只有這三艘機艇,而不是整支艦艇軍。」葛士大人沈重地拍了拍的肩膀。

跳下機艇,往前移動,快步加入另兩名武人的搜尋行列。

此時,風向計已經沒用了,鬼域裡的異常流動實在太多,多到風向計像壞掉似地亂轉。他們三人,喪氣地回到葛士大人的身邊。

「這樣不行!這裡太寬了,放出箭也沒用。如果他們一直不攻擊,我們根本無法找到他們的方位,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逼他們現身才行!」急切地表示。

「確定他們還在嗎?會不會逃了?」捲髮的武人喘著氣問。

「不會,他們還在!因為風向計很亂,亂到超過你眼前所能看到的,這就表示有東西在亂飛。」說著,又確認了一次風向計。

「他們不會輕易離開的。」葛士大人確定地說:「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弄清楚此地葛官的編制,好作為艦艇進攻的參考。」

「艦艇!不是只有機艇,而是還有艦艇?」另一名武人嚇壞地喊。

「希望是沒有艦艇……不過就算有,我們也還有精源在,無須害怕。」葛士大人輕聲地安慰道。

精源!對!就用精源!」突然大喊。

精源?要用在這麼大的範圍,根本就不可能!我們人太少了。」葛士大人直接否定。

「不是!不是我們的精源。」急急搖著頭撇清,「是精源吸引器!『精源吸引精源』,記得嗎?」

精源吸引器?對!機艇也是用精源製造的!只要是精源就會被吸引,這方法也許可行……」葛士大人思考著可能性,「但他們的精源是另外再精煉過,那會有用嗎?」

「這可能就要問問技統大人了。」不太有把握地說。

所有人互看著,猶豫了一會兒。

「就這麼辦吧!」葛士大人下定決心說:「我去找技統大人,你們三個在這兒戒備。如果方法不可行,我會通知你們退守回樹穴。如果方法可行,你們也會被吸引器吸住,跟機艇一樣動彈不得。等確認機艇現身後,我會馬上關掉吸引器。記住,機會只有一瞬間!引力一消失,如果你們能動了,就立刻進攻!聽明白了嗎?」

「是!明白!」三人同聲答。 

與捲髮的武人替葛士大人搭起手橋,助他一臂之力;葛士大人向上躍步,很快地就消失在木幹後。

留下來的三個人繃緊神經,緊盯著揚著塵土的寬闊鬼域

他們很清楚這些風砂就是機艇還在的證明;機艇就是刻意盤旋,利用風塵隱藏行蹤,占盡了優勢。

無預警的,聽到了槍炮的聲音──機艇展開攻擊了!

他們沒能來得及展開護盾,只能迅速翻身閃躲。

攻擊的機艇僅出現一瞬就消失了蹤影。

「可惡!簡直是欺負我們人少,不能展開防護對付他們!」捲髮的武人怨恨地說。

「別這樣,他們就是知道我們人少,精源不能隨便消耗,才會故意這樣對付我們的。」安撫地說。

話才剛說完,下一波攻擊又來了。

被逼得還是展開護盾,讓另外兩人躲在他身後,但在槍炮的攻擊下,他的護盾漸漸出現裂痕。

「怎麼會這樣?難道他們的精煉技術又升級了嗎?」

眼見護盾快要撐不住了,他們趕緊閃身退到木幹邊。

「葛士大人還沒好嗎?那個方法真的能用嗎?」另一名武人不安地問。

在心裡大聲地祈禱一遍又一遍,希望那方法有用。

突然,他們三人感覺到被引力往上拖了。

「來了,大家小心!」喊著。

他收起護盾,伸手抓住另外兩人的肩頭。他們三人並肩,互相撐扶著,努力維持著備戰姿勢。

他們順著木幹往上升,很快的,他們到達樹穴頂端停了下來;頭上腳下的,整個背部貼合在木幹上;漸漸的,他們開始因壓迫而感到疼痛;不妙的是,依然不見機艇的蹤影。

下一秒,風不再吹了,塵土也落了下來,機艇的輪廓慢慢出現──尖型的機首、兩側扇型的機翼,上半部如精源般透明的圓滾滾機身,就在離他們大約十步遠的地方。機艇顫動著,極力在抵抗這股莫名的力量。

「葛士大人!」扯聲大喊。

聲停,吸引的力量同時消失,身上的疼痛感也褪去了。他立即縱身飛撲,跳到機艇的鼻翼上。

機艇因吸引的力量瞬間消失而失去了平衡,在空中失序地翻轉著;趴在機身上的也跟著亂轉,他死命地緊抓著機艇不放。

好不容易機艇終於恢復平衡,又開始用極高的速度不停地迴轉,想把甩下去。

使出全力讓自己全身貼黏在機首,他試著想在高速中進行攻擊,但試了好幾次,只能勉強騰出一隻手畫出一支箭矢;順著機艇迴轉的力量,他將箭矢插入機身的縫隙固定住,成功地為自己製造出移動的支點。他一手緊抓著箭矢、一手趁著下一波迴轉,順勢抽出腰間的精源

他將劍砍向機翼,可是精源只在機身上砍出凹痕。

「可惡!機身果然也升級了!」恨恨地大喊了一聲。

重新躍上機首,以跪姿面對透明機身裡的工兵;利用風速,他飛身舉劍,刺向透明球體;剎那間,球體便硬生生地碎了開來。

隨著碎片,被甩到機身後方,精源也從他手中滑了出去。他雙手趕緊抓著機身邊緣,身體在機後騰空擺動,看來相當危險;所幸的是,機艇的速度慢了下來。

一抬頭,看見了工兵爬出機座,手中握著他的精源朝他逼近。他還在猶豫該怎麼做時,工兵已經朝他砍了過來。緊盯著工兵,意外的,工兵並沒砍向自己,反而背後遭人刺了一劍;那人一腳把工兵踹下機艇,同時奪回了的劍。

!」驚訝地喊。

隨後,只見先把的劍收入他自己的劍鞘,接著用他自己的劍劈向機身,機艇被砍成兩半;趁著機艇尚未爆炸前,他抓著跳向地面。

,怎麼會?你的劍?」未到地,急著問。

不過並未回應,因為此時機艇在他們上方炸成碎片。

護著,兩人平安地回到地面,可是才剛站穩腳步,就有槍炮朝他們射過來。他立刻拉著滾向靠近木幹那一邊,那裡有人衝過來接應他們;包括捲髮的武人在內,還有另三名武人,也一起展開防護球保護他們。

站起身仔細看,這才發現他們展開的防護球有兩層――捲髮武人展開的外層防護就如之前的護盾那樣,也出現了裂痕,但令他驚訝的是,內層的防護比外層的顯得堅固多了,而且那是由原本和一起留守樹穴的武人所展開的。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的精源怎麼了?」拉著問。

「怎樣!很厲害吧!」得意地說。

然後他從自己的劍鞘裡抽出的劍,接著又從懷裡掏出兩顆精源,「瞧!這可是技統大人的得意之作,新的精源。」

說完,將新的精源換到精源劍柄上的精源鑲槽裡。

「新的?你是說,和我們之前用的不一樣嗎?」驚喜地接過劍,直盯著新球。

新的球體泛著更深的藍色,而且還暈著微紅的光芒。

「沒錯!細節我不懂。簡單地說,就是升級了。」又替的腕甲換上新的精源

「所以剛才你才砍得了那艘機艇!」不可思議地說。

「等等再說,先讓我們砍了這隻煩人的蟲子!」抽出精源劍,一手畫出護盾,擺好備戰姿勢。

沒再多問,持好劍盾,跟一樣做好準備。在下一個瞬間,以護盾為鑰,一起衝出防護球,直接躍向攻擊他們的第三架機艇。

新的精源護盾成功地替他們擋下槍炮,讓他們暢行無阻地揮劍砍向機艇兩側機翼,一邊一個,機艇當場斷成三截。

失去機翼的機身直往下掉,墜落的衝擊在地面炸出三個大小不同的坑洞。

落回到同伴身邊,在他們解除武裝的同時,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葛人,你真是我所見過最幸運的傢伙。」

技統大人從他們身旁一處不起眼的石頭堆裡走出來,後頭跟著葛士大人和黃技人。

「技統大人,葛士大人。」迎向前,屈膝行了個禮,「大人,全靠您的幫忙才能順利擊毀機艇。」

「哈哈哈!這是一定的。」技統大人驕傲地說:「我新精煉的精源能量可是最強的!不過我說的幸運,指的不是這件事。葛人,你的精源都長了眼睛耶!」

「啊?」不解地看向葛士大人。

葛士大人也是朝著,搖了搖頭。

「技統大人說的,是指你的攻擊都打到了對的地方。」黃技人湊向前,幫著說明。

和其他人依然是一臉摸不著頭緒的樣子。

「來來來!跟我來,我拿給你們看。」說著,技統大人領著大家走回石頭堆。

 

鬼域  樹穴外  石屋  白日 

跟著鑽入石頭堆後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間小石室,石室地底隱藏著一道階梯。

他們爬下階梯,經過有五個洞口的寬廣石穴,轉入隧道後,沿著精源,進入另一處地下石穴。

 

樹穴示意圖:

樹穴-72(加字).jpg  

 

 

鬼域  石穴  白日 

石穴裡,立著許多座水缸。

「這些水缸都是精煉原礦用的。」技統大人帶頭往石穴深處走,邊走邊說:「也許你們看不見,但這處石穴,甚至你們踩著的地,可都是蘊含著精源的原礦喔!」他說,隨手比著四周。

他們跟在後面,隨著技統大人的解說,上下左右地瞧向四周,還真沒看出有什麼原礦,只瞧見在水缸邊工作的技人們連連點著頭和他們打招呼,同時也應和著技統大人的話。

「技統大人,您說的眼睛……指的到底是什麼?」葛士大人跟上技統大人的腳步問。

技統大人沒有馬上回答,他靠向一座水缸,從裡面拿出一顆精源,球上泛著他們所熟悉的藍光和七彩光暈。

「這邊。」技統大人帶著他們走到石穴深處一張工作台前。

工作台上滿是他們看不懂的儀器,儀器堆裡有一只木碗,木碗裡裝著的,就是暈著紅光的新精源

「技統大人,這是……」葛士大人問到一半,技統大人就抬手阻止他。

「先看這個!」技統大人舉起剛從水缸裡拿出來的精源放在手中,「這是由原礦初煉成的精源,就是一直以來鑲在你們裝備上的那種。」

說完,他又從工作台的抽屜裡拿出一把精緻小刀,「這把刀跟你們的劍,都是用相同的工技打造出來的。這刀柄上一樣鑲有精源,雖然小顆了點,但功用並沒什麼差別。現在,你們看好。」

他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拿刀刺向精源精源如有防護般,一點損傷都沒有。

「沒事,對吧!再試試看這個。」技統大人轉著手中的精源球好像在找什麼似的,然後「啊!」一聲,將小刀再次刺入精源,不同的是,這次精源裂了開來,碎成如水珠般的細塊。

「您做了什麼?」激動地問。

 

下集預告:

新式精源的祕密到底是什麼?它能為節節敗退的漢和帶來新希望嗎?

 

技統大人

卜漢河-4-72.jpg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