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作者-不帶劍

 

他緩緩站了起來,鉅細靡遺地向我介紹這個時代的武林。

我想,我應該是從這一刻開始,踏進了武林――

那個糟糕透頂、卻又無比熱血的地方。

 

                   

 

「當今武林有五大門派,首為鋒州嵩山的少林寺。少林為百年大派,向來執武林之牛耳,掌門空合大師德高望重,據說,內外功都已臻化境。」

李九稍停了下,我則是利用空檔促進腦袋吸收,這些可都是日後在江湖行走的基本常識。

「而同在鋒州,幽山的武當也是百年根基。掌門不二真人聲望隆重,一套太極拳更是出神入化。」他繞著廳內緩步,接著說:「相對於少林、武當兩個古門派,絕刀會、華劍門則都是新興的門派,創派迄今不過兩代。華劍門位於天京漢青城,掌門司馬凌的【神華劍式】近來已罕逢敵手。至於絕刀會,則是位於本地日狩城,總舵主房若火個性剛烈,而其【殺刃九絕】名震天下。」

  我心下不禁犯起了嘀咕,房若火?我的小彤也姓房,該不會就是她爹吧?個性剛烈?看來挺不好惹的!

「最後是,位於東北靈州的藏書山莊。雖然近來罕少過問武林中事,但傳人個個武藝高強且足智多謀,尤其莊主葉一丁,號稱『天下第一智者』,不僅聰穎過人,閱書無限,一手【紙刀訣】絕技,更是獨步武林。」

李九停下腳步,好像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哎呀,差點忘了提!咱們這位武林的大英雄,大大的傳奇人物!」

「誰啊?這麼厲害?」

李九搖搖頭,「天行啊!不是阿九我要取笑你。如果你連他的名號都沒聽過,就真的是孤陋寡聞了!」

他仰頭,滿是傾慕尊崇的神色,「當今天下第一人,一生行俠仗義,幾十年來不知多少惡霸盜賊命喪他手,拯救中原無數生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神州大俠』岳蒼生!」

「岳蒼生?」

「正是!武林間更有俗諺道,『不服天,不服地,就服神州一聲令;不怕龍,不怕虎,就怕岳老退江湖。』可見他在天下英雄心中的無上地位。」

李九說得慷慨,這時卻突然嘆了聲氣,「可惜近年他老人家雲遊四海,鮮少過問武林中事,否則豈容天道教恣意妄為,禍害武林?」

我聽見關鍵字,連忙追問:「天道教?」

  他的臉上立即露出鄙夷神色,「哼!他們是群邪門歪道的無恥敗類!門下惡徒武功高強,行事非常駭人聽聞。光三年前,掘漢青城千座祖墳、破棺焚屍,就引得天下英雄連聲討伐。可惜邪教勢大,當今武林除了岳大俠外,只怕還沒有人能夠剿滅。」

「喔……那阿九,你這次遇到的黑龍幫又是個什麼門派?」

他揮揮手,「黑龍幫,不過是日狩城的地頭蛇罷了!幫主周冠鴻在這設了東鷹、西虎兩座分堂,收了不少手下,平常盡幹些欺壓百姓、魚肉鄉民的勾當。雖然在本地絕刀會的鎮壓下,行事還算低調,但我就是看不慣他們放高利貸、逼良為娼的行徑,才決定去亂他一場。」

李九雙手合揹在後,看著我, 「天行,我看你如要入武林,沒有個一招半式是不能闖江湖的。」接著,他又繼續介紹說:「絕刀會,不但是當今五大門派之一,而且就在日狩城內,有地緣之便,我倆也好有個照應,所以我看,你就到絕刀會拜師學武,如何?」

       我沉吟了一會,這樣不僅可以學武,說不定還可以和小彤見面,實在不失為一石二鳥、摸蛤仔兼洗褲的雙贏策略。

「有道理!那就這麼定了!」

坐回位子說:「好!今天是一月二十七,二月初一絕刀會有入門大典,到時我就帶你去拜師吧!」

「聽你安排便是!不過有個問題我很好奇。阿九,你常在武林走動嗎?不然怎麼對武林的大小事這麼瞭解啊?」我提出了疑問。

       李九臉上則是一紅,「唉,見笑了!其實這些我大多還是從曉風樓的包打聽先生那聽來的!平常閒著沒事就會去那遛達遛達,泡壺茶、聽聽武林事。」

「包打聽先生?」這麼滑稽的名字,和「差不多先生」是親戚嗎?

        「這是通稱,就跟『說書先生』一樣,我們稱這些專門說解傳知武林大小事的人為『包打聽先生』。別小覷他們,他們的消息可是又快又準確!」

「這麼厲害?」

「不信?明天帶你去瞧瞧!」

「好!哈哈!」我們相視而笑,舉杯同盡,茶香滿室。

看來,我真的交到了個不錯的朋友。

我在客房床上輾轉,看著窗外明月發楞,我知道,我一睡著就會回去那個世界了。

老爸不知道酒醒了沒?該不會我又睡過頭了吧?戴乃兆那傢伙不知道又要怎麼「婊」我了?

想著想著,心煩意亂,不小心,又掉進了夢的陷阱裡。

 

                   

 

「鈴鈴鈴……」

真是值得慶幸!我張開眼的第一個知覺是,聽見鬧鐘的鈴聲。我想,我今天不會遲到了。

說也奇怪,在兩個世界這樣來回瞎搞的我,精神卻像睡足了八小時一樣飽滿。

梅雪阿姨可能偷偷在酒裡加了安眠藥,老爸到現在還乖乖地在床上熟睡。

一如往常的陽光,穿著制服的我散步上學。

  戴乃兆這傢伙今天心情似乎不錯,沒有拿我開刀,我想,應該是前晚又約了哪個交友網站的網友見面。

這樣也好,我樂得輕鬆。午休時間,我又和東東在福利社前打混。

「欸~東東。」

「怎麼?」

我喝了一大口運動飲料,說:「你相信我嗎?」

東東接過我手中的飲料,仰頭也是一口,「你是我的哥兒們耶,說什麼傻話。」

「好,那我告訴你一個聽起來唬爛絕頂,卻又偏偏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事蹟。」

他一呆,說:「好,你說,我聽聽。」

於是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徹頭徹尾地說了一遍,不加油也不添醋,原汁原味地忠實呈現。

他聽完,皺起李組長的眉頭,「好……好豪洨喔!」

「好你個大頭!」我巴了他頭一下,「我是說真的啦!」

東東摸摸頭,沉吟了一下,「你等我。」他跑回教室,拿來了一本書。

我看了一眼,皺眉,「『莊子』?」

「對啊!你的情形如果不是某種精神疾病的話,那還真的像極了莊子裡頭的描述!」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怎麼會帶這本書啊?這……一個心智健全的高中生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是嗎?」

「欸,一個全校第一名的學生,書包裡放幾本『莊子』或『史記』之類的書防身,也是很合邏輯的吧!」東東揮揮手,「這不是重點。你看看這段……」

他快速翻動書頁,停在一頁反折處,我慢慢閱讀著。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為胡蝶也。自喻適至與,不知周也。俄而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

莊周夢蝶?好像真的是這麼回事。

午後的陽光映照,照在我所處的其中一個世界,分不清楚夢與真實的世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9點公開!!

敬請鎖定!!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