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卜漢河〉

第3集

第1集 第2集

作者-三娃

前情提要:

順利進入樹穴的一行人,在樹穴裡所遇到的技人和他們原本想像的,似乎不太一樣。除此之外,他們還有機艇這個不知何時會冒出來的隱憂,讓他們此行的任務增添了一些變數。

  

BANNER.jpg

  

 

〈卜漢河〉世界觀概略:

中央大陸主要有兩個國家,一個是以「人力、技術」為傲的漢和民族,一個是以科技見長的北之聯邦。兩個國家為了爭奪「精源」(由特殊礦物提煉出來的能源),三百年來戰爭不斷。

故事前導:

男主角曜是漢和葛官(武官的統稱),為了保護重要的精源以及提煉精源的技術,和一群武人同袍前往環境險惡的「鬼域」。

角色簡介:

男主角漢和人,為葛官編制中最低階的葛人,武技高超、對祖國忠心耿耿。

葛士大人-葛士,官階名。的長官,帶領一行人,進行困難的鬼域任務。

武人同期進入葛練所的武人,與交情深厚,也是鬼域任務成員之一。

 

技統大人-技統,官階名。漢和的官制分文武,武官皆領有「葛」字頭銜,而文官官職皆以「技」字開頭。漢和王秘密在地形險惡的鬼域設置提煉精源精煉所,技統大人則是鬼域精煉所的首領。

管技人-  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年輕、皮膚黝黑。

黃技人-  技人,官階名。鬼域精煉所的其中一名技官,福態、身形臃腫。

朋技士-  技士,官階名。資深的老技官,知識豐富,深受技統大人信任。

 

 

鬼域  樹穴內  清晨

「因為上次奉命前來的葛官……」葛士大人頓了一下,換了個正統的官腔,「三年前,當承命的葛官越過國境到達精煉所時,發現精煉所已經轉移陣地。他依著您所留下的暗語指示,深入鬼域,到達這個樹穴。在取得精源與運送回國的過程中,六名人員只有二名順利返回王都,過程相當艱險。」最後一句,葛士大人還特地提高音量。

「哎呀呀!原來如此,難怪他見到我時脾氣那麼差,我還以為他只是不喜歡受到精源吸引器的歡迎。」技統大人恍然大悟地說。

和其他武人聽著,忍不住在心裡泛起嘀咕。

「而且運回的精源數量也比預期的低。」葛士大人繼續說,「因此,王認為有必要降低人員的損傷,以更安全的方式保障精源。如果我等此行順利,那麼與葵星的合作模式將成為常態,再加上與北之邦聯的戰況日趨吃緊,精源的產量勢必要提高,繼我們之後,未來派遣葛士來此將會變得頻繁。」

「頻繁!真的嗎?」技統大人問著,轉為一種壓抑的神情。「王為了開闢水路,不惜與遙星結盟,人員的往來將會變得頻繁……所以你現在是在告訴我,我們不再是祕密了,對吧!」

說完,技統大人看了看身邊的人,每個人臉上都有藏不住的喜悅。

「王打算要公開鬼域的任務了,你是這個意思嗎?」

「這……」葛士大人回答不出來。

「太好了!這麼說,以後人員也會進行替換囉?物資的補給也不需要一等就是三年了,是嗎?」技統大人開心地問,而後又回身面對其他技人,「太好了!各位,你們都聽到了嗎?」

「這就表示我們有機會回漢和囉?」有人插嘴問。

「可是,我們不是打算要跟前人一樣,一起老死在這裡嗎?」又有人說。

「老死在這兒也可以,回漢和也可以,重要的是,我們不會再孤軍奮戰了!」技統大人安慰地說。

「耶!太好了!」幾乎所有人都在歡呼。

歡呼聲中,發現在小屋前,有其他幾名婦人與孩童也顯得相當興奮。看來這裡已經不僅僅是單純的精煉所據點,同時也是一個偏遠的漢和小聚落。

「我們帶了點食物,不過看來是多餘的。」笑著比了比合盒後,又比了比莊前的庄稼。

技統大人大笑了聲,「放心,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使用它們的。」

然後他伸手搭上了葛士大人的肩,親切地說:「你們別看那些穀子長得小,嚐起來味道會讓你睡著了還夢到它,要是再加上一杯穀子酒,那你今晚的夢話絕對是『再來一杯』!」

 

鬼域  樹穴合屋  白日

技統大人將他們安頓在村莊最邊間的合屋裡。

幾個年輕的技人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還鋪上乾淨的稼草讓他們住。

村莊中連著十幾間合屋,沿著木幹建造,呈弧形狀,合屋有大有小;大的合屋住著一家人,小的合屋則是幾個技人合住。

合屋後方是女人工作的地方,她們在這裡洗滌、做飯跟織繡。

合屋前有個圓形小廣場,廣場中央有座小噴泉,噴泉水被引流至兩個方向,一邊流向庄稼,以便引水灌溉,一邊流向合屋後方。

廣場前是一大片庄稼田,田中央是間大屋

大屋裡有張石製的大長桌,長桌四周擺滿了石製的短椅,這是技人們集會的場所。

現在,大屋裡除了原先見到的人,還多了在地道石室中工作的技人,再加上到訪的葛官一行六人,整個屋子塞得滿滿的。

女人們在桌上擺滿了食物和酒,雖不精緻卻足以餵飽所有人。

「葛士,再來點穀子酒吧!」技統大人熱情地一直斟酒,「葛人你也是,多喝點,多吃點,我們這兒能種的東西少,不過都能有好收成,所以請儘量吃、儘量喝!」說著,他扒了塊稼餅塞進的嘴裡。

「嗯嗯!」努力地表達感謝,同時也往嘴裡補了點酒,好吞嚥下去。

技統大人滿意地轉頭,換去纏著葛士大人,逼他吃東西。

葛士大人先將風向計拿給後,才喝下技統大人端到嘴邊的酒。

一行人中已有兩人被灌醉,癱軟地靠在牆邊,和一堆技人躺在一起,晃著手中的酒杯,說著沒人聽得懂的話。

另一邊捲髮的武人,他每換個位置就會有人挨上他灌酒,好不容易擺脫了,還是會有人跟著他。

則被黃技人和管技人夾攻。

黃技人拉開嗓子朝管技人大喊:「管技人,你還記得嗎?當初第一個和我們一起進入鬼域的那個葛官嗎?」

「就是那個每天只會喊『天殺的!天殺的!』的那個葛『士』嗎?」管技人努力地想睜開眼說。

「什麼葛士!是葛『尉』大人。」黃技人大聲地糾正。

「哎呀!我哪記得啊!當年我才五歲,只要聽到『天殺的!天殺的!』的聲音就怕得躲起來了。」管技人說著,自己還笑了起來。

「對對對!你每次躲起來,都讓我找你找個老半天,白天找、晚上摸黑也找。」黃技人也跟著笑。

「真是謝謝你了,黃技人你真是個好哥哥,這麼照顧我!」管技人笑完後,突然換了張哭喪的臉。

「才不是呢!你高估我了。我告訴你,當時我也才十二歲。坦白說,我也怕『天殺的』!不過托他的福,我反而就不覺得鬼域那麼可怕了。」說著,黃技人引得所有人「哈哈哈」地連聲笑著。「後來,他帶著精煉所地圖回漢和的時候,我還哭了好一陣子呢!」他笑著,不好意思了起來。

「您這麼想念他嗎?」怯怯地問。

「才不是!」黃技人大聲說,「那是我終於發現鬼域比他還可怕了!哈哈!」

聞言,在旁邊的技人們大夥兒一哄而上,全笑著撲到他們三人身上鬧打著。

「當時全是因為太害怕了,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在轉移害怕。其實只要搞懂鬼域的水道,地底比地面還安全呢!」技統大人也笑著向葛士大人解釋當時的情形。

「水道?您是指河嗎?」不解地問。

「不是,是指地底下的水路。哎!先不說這個,快喝!快喝!」說著,技統大人又灌滿了葛士大人的酒杯。

將視線掃過所有人,然後望向了屋外。

 

樹穴示意圖:

樹穴-72(加字).jpg  

 

 

鬼域  樹穴合屋外  白日

屋外噴泉邊,有五六個孩子在玩石子遊戲;在他們身後,有幾名婦人在合屋的陰影下工作。

忍不住好奇,起身走出大屋,來到孩子們身邊。

「喔!這我小時候也玩過。」蹲下身插一腳,跟孩子們一起圍著散在地上的石子。「像這樣!」

他拋著石塊交叉反手,同時讓三塊石子在空中交叉,然後單手順序接住,成功地吸引了孩子們的目光。

「葛官,漢和人也玩這種遊戲嗎?」一名年齡較大的女童問。

,不可以!」一名婦人靠過來,指正她說:「不可以這樣跟大人說話,快跟大人道歉!」

「對不起,大人。」低下頭,委屈地說:「我很抱歉。」

「沒關係的!」笑了笑,朝婦人揮揮手。

「就叫我哥哥吧!」他低頭看著芊,「還有,,妳也是漢和人喔!你們也是。」他邊說邊摸了摸孩子們的頭。

婦人點了點頭後,又退回到原來的屋邊,繼續和其他幾名婦人一起揀豆子。

「大人哥哥,漢和長什麼樣子啊?」抬起頭,好奇地看著

其他孩子也都用手托著頭,期待地看著他。

「嗯~該怎麼說呢?」想了會兒,「跟這兒比起來,沒什麼兩樣,就房子高點、人多點、田大點,就這樣吧!」

「呵呵!呵呵!」跟其他孩子笑了開來,「什麼跟什麼啊!大人哥哥,您到底有沒有去過王都啊?」

「有啊!我受封葛官的時候,就是到王宮去領『』的,妳瞧!」拍了拍肩上刻有「葛」字的肩徽。

「大人哥哥,聽說王宮是用精源蓋的,是不是真的?」睜大眼問。

「是啊!閃閃發著藍光,在夜裡看最漂亮了。」小小誇張了一下。

「哇!那不就像是可以住人的精源囉!」和孩子們張大了嘴。

「差不多是那樣啦!」說著,拿起一顆石子在地上畫了起來。

「像這樣,外面有內外城一圈一圈的。最裡面是王城,王城的中心就是王宮。王宮是一層層疊上去的,頂端有座塔,塔裡有全漢和最大顆的精源。危急的時候,王會讓人民躲到王城裡,然後再打開精源防護層,到時整個王城看起來就像顆超大的精源。」

「這麼大嗎?」好奇地打開手臂比著問。

「嗯~再大點。」搖了搖頭。

「這樣嗎?」和孩子們爭著要把手伸得更長。

「不對……這樣吧!你們靠近一點。」

伸出一隻手臂亮出腕甲,讓孩子們圍在他身邊,注意地看著。接著,他晃了一下手臂,在空中畫了一個符號,隨即他手腕上的腕甲發出了藍光,藍光就像噴泉向四周畫出弧線一般,在他們四周築起一顆防護球

「哇!是精源!我們在精源裡面!」

驚叫了聲,和其他孩子們在球體裡又叫又跳,高興得不得了。

「對吧!很像吧!雖然比起王城是小了點。」也跟著孩子們樂了起來。

「好了!好了!你們看,還可以像這樣喔!」接著,又晃著手臂畫了另一道形狀,防護球瞬間收回,在手臂上集中凝結成一片藍盾。

「哇!」孩子們又叫了出來。

「像這樣,變成盾可以保護自己,同時還可以一手持劍進行攻擊,很好用吧!」得意地說,展示手上的東西。

「大人哥哥,您好厲害喔!您一定是全漢和最厲害的人。」崇拜地說,旁邊的孩子們也跟著連連點著頭。

「不對!不對!」連連搖著頭,「厲害的人是你們的父親與兄長!這些東西都是用他們做的精源打造的,所以他們才是全漢和最厲害的人,知道嗎?」

「知道!」孩子們同聲說。

「很好!」笑著說。

在他們身後的那群婦人,聽著廳著,也被逗得開心地在竊竊偷笑。

「這也是父親他們做的嗎?」指著曜的胸前問。

狐疑地向下看。

「喔!這是風向計,這不是漢和的東西。」解釋說。

「那是做什麼用的?」湊向前看,其他孩子也跟著靠過來。

「測量。」將風向計懸起來,指著上頭的圓形鏡面,「看!只要看著這個日針就會知道方向。還有,這個風針在動就表示……」突然住口,眼睛隨著晃動的風針移動。

風針異常迅速地來回移動,而且風針移動的幅度相當小。

猛然起身,仰頭望向天空,他轉動眼珠子,努力搜尋。

「大人哥哥,您在看什麼?」和那些孩子們也學站了起來,看著天空。

「噓!」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要孩子們安靜地待在他身邊。

不過,不管再怎麼用力地仔細看,就是沒看到任何東西。

「孩子們,快到你們母親身邊去!」急忙推著孩子,把他們往旁邊趕。

女人們也感覺到的不安,緊張地喚回了孩子,護在身後。

矯健地用兩手各畫出一種符號,剎那間,他手上就抓出了一副弓箭,穩穩地擺好射擊的姿勢。

倏的,手中的箭向天空飛去。

須臾間,箭就射中了某樣東西,在空中泛出藍色的漣漪,漣漪擴散的邊緣撞到了另外兩個東西,很快的,那兩個東西就逃離了樹穴上方。

那個被射中的東西露出了圓型的機身,冒著紅色火花在天空斷成兩半,一半墜落在樹穴的木幹外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另一半爆碎,成了火雨往下墜落。

「呀───!」樹穴中響起了尖叫聲。

大屋裡的人聞聲衝到屋外,原本酒醉的他們,這時已完全嚇醒了。

映入所有人眼簾的第一幕,就是孩子們和他們的母親互抱著縮在一起,在他們身前展開防護,阻擋火雨落在他們身上。

 

下集預告:

一片從天而降的火光,嚇得所有人臉色發青。從風向計上發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它會為這平靜的小莊子帶來什麼危機嗎?他們,又該如何應變呢?

 

葛人

卜漢河-3-72.jpg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卜漢河〉於每週一晚間十點「播出」!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