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作者-不帶劍

 

「抓到了!抓到了!」不知道是哪個康安興奮地大叫著。

接著,所有人把我團團圍住,還有人已經拿出繩子開始綑綁我了。

「喂喂喂!有人可以跟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情形嗎?」我大聲抗議。

  這時有一個胖子冷笑道:「嘿,什麼『神偷李九』!還是栽在我們手裡了吧!」

 他用油髒的手拍拍我的臉,繼續說:「不要以為你換下夜行裝我們就認不得你!罩子也不放亮點!竟然連王堂主的大宅也敢偷!」

我呆了一下。

「你是說,這套Cosplay的忍者裝嗎?欸,這不是我的耶!是剛剛一個男的丟給我的!再說,我也不是什麼李九啊!」

「囉唆,帶回去!」

 

                   

 

鋪著暗紅地毯大廳,堂上高掛著一塊「黑龍幫東鷹堂」的牌匾,正中間坐著一名身型壯碩的中年大鼻男子;看他的排場,應該就是黑龍幫的王堂主了。

超酷的!看來,我真的成為武俠RPG的主角了。

他眼睛直盯著我打量,忽然用力一拍茶几,「你們這些蠢蛋!他根本不是李九!」

先前不可一世的胖子這時候囁嚅地說:「稟堂主,他怎麼不是李九?您瞧,他還有剛脫下的夜行裝!」

 王堂主氣呼呼地站了起來,怒斥道:「第一,他的眼神和李九完全不像!第二,如果他是李九,他會乖乖束手就擒嗎?最後,李九這廝中了我一掌,不死也內傷,你們看看他像是有傷嗎?明顯就是李九為了脫身隨便嫁禍路人!你們這群該死的蠢材!」

 胖子低下了頭,我則是大聲叫好:「好!好!好!不愧是堂主!真是精闢的分析啊!既然大家是誤會一場,那就麻煩幫我解開繩子吧!」

王堂主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慢慢道:「押下去!就說抓到了李九的共犯。不然,我們東鷹堂的面子要往哪兒擺?」

「等等!這不太對吧!」我一時還來不及反應,後頭兩個人就把我架走了。

「喂!司法不公啊……」

 

                   

 

地上是茅草,前面是鐵欄,只有一個小窗透著光塵。看來,我是被關到地牢之類的地方了;而且更糟的是,我的手被銬上了鐵鍊,身旁還動不動就有小強出來閒逛。

真是有夠衰小,我開始懷疑算命仙根本就是故意說溜嘴,要惡整我。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裡有免費的牢飯可以吃;中午他們送來饅頭,晚餐則是一碗白飯拌醬菜。

夜裡,百般無聊,我看著透進來的月光發愣。

我想起了小彤,想起她那清澈的雙瞳,想起了她溫柔的細語,也想起了我對她的誓言。

但我被關在這裡,是要練什麼鬼武功啊?

這時,突然靈光閃過。

等等!我好像在哪本武俠小說裡看過類似的情節──被關在地窖的男主角,摸到了刻在牆上的武功祕笈,因此練就了一身絕世武功。

我急忙跳了起來,快速用手觸摸著四周牆壁,小心仔細地沿著粗糙的石壁探尋。

「有了!」我開心地叫了出來,果然讓我在茅草後的石壁摸到刻字。

透過微弱的月光,我窮盡視力辨識,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讀出:「蔣家拳傳人蔣勇鋒……」我心中大喜。

蔣家拳?聽起來很強耶!

我趕忙接著讀著:「……到此一遊。」

到此一遊?有沒有搞錯!這可不是什麼給遊客亂刻字的名勝古蹟耶!

我不死心,繼續摸著旁邊其他字跡。

「今天是被囚禁的第三日,午餐的饅頭很美味……」

這蝦米?竟然開始寫起日記了?

「這裡好黑,好想出去……希望王老大可以早些放我出去……」

我擦擦滿臉的黑線,這傢伙在搞笑喔!他這樣根本就不能算是什麼英雄好漢啊!

雖然後頭還有一些字,但我也懶得再摸了,好歹我日後也是堂堂的大俠,跟這種小孬孬學武功還有前途嗎?

正當我心灰意冷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陣粗魯的開門聲。

「怎麼了?宵夜時間到了嗎?」我有點疑惑,而開門的人更讓我訝異。

「是你?」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上和我對撞的那個黑瘦少年。

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壓低聲音說:「我來救你出去。」

他一邊說、一邊手不停歇地用根鐵絲,一眨眼地就打開了鐵欄大鎖,簡直比用鑰匙開還快。

「哇塞,你開鎖也太強了吧!」我驚嘆的同時,他又順便幫我解開了手上鐵鍊。

「快!快走吧!」

 

                   

 

摸著夜色悄悄逃出,一路跑到了街口,黑瘦少年牽出了一個讓我震驚的玩意。

「這是……馬嗎?」

我有點難以置信,才會問出這個腦殘的問題,腦殘到他都懶得搭理我,躍馬一拍,順手也把我拉上馬背。

「抓緊囉!駕!駕駕!」

四足飛奔,我感受到跨下傳來牠肌肉的張動。

夜風逆行,千里蹄聲。

郊外十幾里處的小屋,燈火闌珊。

黑瘦少年引我入內,書畫瓷瓶,布簾帷幔,裡頭的擺設還頗為雅緻。

「兄弟,你先隨意坐坐。」

「好。」

我找了張竹椅坐下,他則是端來茶水。

「兄弟,真是過意不去。我李九,先以茶代酒,給你謝罪。」

他做了個敬酒的動作,我也回敬。

「算了,反正就是在牢裡吃個兩餐罷了!看在你專程跑來救我的份上,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好器量!你真是我李九的救命恩人!還沒請教怎麼稱呼?」

我乾了那茶,味澀卻飽滿茶香。

「我叫古天行,替天行道的天行。」

「我叫李九,你只管喚我阿九就是。」

「嗯,我聽黑龍幫的傢伙都叫你什麼『神偷李九』。」

他黝黑的臉上突然一紅,「那是江湖上的朋友抬舉。事實上,我的武功稀鬆平常,只是靠開鎖、迷煙、攀繩等小手段,混口飯吃罷了!」

李九又接著說:「像今天差點就栽了筋斗,還好我穿著上次從謝員外偷來的金縷甲,要不然挨了王威騰那掌,只怕是難以脫身。」他心有餘悸地吐吐舌頭,「要不是今天情形太過凶險,我也不會把夜行裝丟在你身上了!唉,慚愧慚愧……」

「王威騰?是那個王堂主嗎?」

「正是!他的掌下功夫頗為了得,是黑龍幫的厲害角色。雖說我今天穿了金縷甲,但到現在還是隱隱作痛。」李九頓了頓,放下茶杯,「不過我倒也不是空手而歸,這次好歹也拿了他幾千兩銀票。」

「哇塞,幾千兩耶!那阿九,你幹完這票不就可以退休了?」雖然我不太懂這裡的幣值,但幾千兩聽起來就是削很大。

然而李九卻搖搖頭,露出一抹雲淡風輕的微笑,「天行,你笑話我了!」

 他啜了口茶,正色道:「我李九是專門偷雞摸狗沒錯,可是我只偷那些為富不仁的黑心傢伙!而且偷來的九成九錢財,也都拿去救助那些貧苦殘弱的難民乞兒!」

「劫富濟貧!阿九,你真的是俠盜義賊耶!」我豎起大拇指,衷心佩服這位拿出九成九血汗錢救濟貧苦的漢子。如果我是慈濟,一定頒給他個榮譽董事。

他的臉又一紅,「哪裡!其實我這樣生活已經十分好過了!」

他替我注滿了茶後問道:「你是天京人嗎?或者是來這裡找親戚朋友的?」

這次換我臉紅了,「呃,說到這……實不相瞞,我是從鄉下來的,在天京沒有什麼親戚朋友……」

李九似乎看出我的困窘,拍拍胸部大聲道:「沒問題!沒問題!你天行是我阿九的救命恩人,我也是個孤家寡人,以後就由我來招呼你吃住好了!」

是啊,你怎麼知道我正有此意?所謂出外靠朋友,我可是把你當作我在這裡交的第一個朋友!

想歸想,我還是假仙了一下,「這、這怎麼好意思?」

「欸~就這麼定了!這樣,我也好有個伴,生活有照應!」

「嗯……好吧!那我就不和你客氣囉!」

舉杯一敬,我們笑笑,仰頭同飲。

「對了,阿九。」我拿著半滿的茶杯把玩,「你對武林中事還瞭解嗎?可否為我簡單地介紹各門各派?」

他看著我,眼神泛著光澤,「怎麼了?天行對武林有興趣是嗎?不是我在說,武林這個是非之地,我勸你不要涉足……」

我揚揚手,打斷他的話,「阿九,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現在雖然毫無本領可言,但我自幼就一心一意想當個伸張正義的大俠……不!應該這麼說,我一定要出人頭地,一定要成為武林高手,所以……」

想起小彤的我頓了頓,試著壓抑那股澎湃,眼神則是毫無退卻地直視著李九說:「武林縱然路險,但還是得闖一闖。」

他看著我,充滿興味地看著我,「好!從這個眼神我就知道,你定非池中物!來,敬你的雄心壯志!」

傾杯盡,茶香溢。

李九側著頭想了想,像在回憶什麼似的。

「我打小就是個孤兒,原本也是立志要當個大俠。後來踏入武林,加入了門派後才發現,自己的資質實在有限,只怕再練個三、四十年都未必會成氣候。」他笑了笑,多少有些落寞,「所以不到一年我就放棄了,改從了這行,用我自己的方式來濟弱扶傾。」

注滿茶,李九的眼裡有霧,拍拍我的肩膀,「不過兄弟,我看你成的!」

他緩緩站了起來,鉅細靡遺地向我介紹這個時代的武林。

我想,我應該是從這一刻開始,踏進了武林――

那個糟糕透頂、卻又無比熱血的地方。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雙命夢俠』免費試閱連載,每週日晚間9點公開!!

敬請鎖定!!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