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決定了!就叫你黑黑吧!黑黑、黑黑!」他起身把我抱了起來,對我又親又吻。

本來他與我之間還有最後一道隔絕的牆,在那一刻突然崩解,我與他的羈絆也越來越深。

之後,我和流浪漢相依為命。我們從不在固定的範圍內活動,到處奔波。我想大概是他還年輕,所以想四處走走。我們每天躺在同一張報紙上睡覺、一起去垃圾堆裡找我們可能會需要的東西或食物、一起在人群多的地方行乞。但更多時候,我們懶洋洋地躺在城市裡的各個角落,有時玩耍,有時發呆。

我們之間相處的模式,不像是主人跟寵物,反而更像是朋友。有時我會突然忘記我是狗,或者忘記他是人。我們會玩接球遊戲,不是他丟我撿,就是我丟他撿;偶爾我們還會互相咬來咬去,或是一起趴在地上,津津有味地吃著食物。這樣的舉動常惹來路人異樣的眼光,但話說回來,誰才是那個真正怪異的人呢?

某天,我們到了海邊,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沙灘和大海。我興奮地在沙灘上到處亂跑,他則是悠閒地找了一個位置席地而坐,看我亂挖洞和尿尿。

亂尿亂挖了好一陣子,我總算累了,走回他身邊休息。

「我說黑黑啊。」他說,盯著無邊無際的大海。

我瞧了他一眼,他這樣動也不動已經很久了。

「你覺得,我們能這樣相處到什麼時候?」他總算轉過頭,看了我一眼。

如果我們沒分開的話,應該是到我死為止,我知道人類的壽命比狗的還要長上好幾倍。

「每次看到海,我都覺得人類很渺小,很脆弱。為什麼人類還要彼此傷害呢?」他對我說,不過更像自問自答。

這個問題太深奧了。我看過很多看起來心地善良,私底下卻是險惡無比的人類──我好多傷口都是他們造成的。這大概類似流浪漢問的問題吧?

「黑黑,我希望我們能永遠在一起。」他摸摸我的頭。

聽到這番話,我感動地對他吠了兩聲,我想,他應該是我這一生中遇過對我最好的人,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陪伴他走過一輩子,甚至為他獻出我的靈魂,我也甘之如飴。

可是,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

 

    ◆  ◆

 

由於海邊附近根本找不到東西吃,我們也沒有任何準備,只好餓著肚子回到熟悉的城市,那也是一天後的事了。

我與流浪漢又累又渴,回到城裡第一件事,就是先找到可以喝的水,流浪漢在一間理髮店外冒著被發現的風險,打開門口灑水用的水龍頭,我倆的頭就這樣爭先恐後擠在一塊用嘴接著水喝。

解渴後,也緩和了一些饑餓感,我們開始瘋狂地到處翻垃圾桶找東西吃,最後只在巷口找到半片快發霉,不知道是被什麼浸濕又風乾了的土司。

我跟他瞪著那半片土司,互看一眼,馬上又搶著吃那片土司。

畢竟我的速度比較快,我馬上把土司叼走,戲謔地往後跑幾步,然後回過頭帶著嘲弄的眼神看他。

「可惡……」他身體往後一坐,頹喪地又往後一躺,雙口捧著肚子:「好餓呀……」

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太對勁,慢慢靠近他,發現他閉上眼睛,表情很虛弱。

我暗自心驚,把土司擱在一旁,舔舔他的臉。

「好餓……」

我趕緊把那半片土司啣到他手邊,又舔舔他的臉頰。

──突然間,他眼睛睜大,我嚇得往後一縮。

「騙你的啦……哈哈哈哈。」他指著我捧腹大笑,樂不可支。

我氣得對他亂吠,蹦來跳去。

不過,他卻一把抓住我,緊緊抱著。

「嗚……」被他抱太緊,我忍不住發出聲音。

「謝謝你。」他知道他抱得有點緊,放鬆了點,「沒想到……你竟然會這麼做……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好……」

我有點不好意思,完全沒想到他會有這種反應,只好舔舔他的脖子當做回應。

最後,我們還是把那一口就可以吞下的土司分了一半。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