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小說徵稿條件

 

 

「戲劇小說」之〈瓶中信〉

第1集

作者-睦月 弘

 

 

びん詰めの手紙 = Message in a Bottle= 瓶中信 

理不斷的愛恨情仇,正藏匿於一只紅酒空瓶中……

 

 

びん詰めの手紙」利用劇中劇的表現方式,描寫兩段不同的愛情故事;一段是過去式,而另一段則是現在進行式。

整個故事藉由男主角安田健一(日本千葉縣的年輕刑警)與被害人的妹妹藤田YUI(女主角),兩人日以繼夜,跑遍全日本找尋被害人藤田俊輔先生的死因,沒想到卻查到了刻意被埋藏的三角戀情。

向來理智又充滿自信的藤田YUI,根本不願意相信自己敬重的兄長竟然捲入舊友的婚姻,更沒想到死去的哥哥或許就是殺害舊友的兇手。這一層又一層的解謎遊戲讓藤田YUI認識到,這世界上有些東西是無法光用理性來解釋的,而且也無法用生意的手腕來計算,因為可以無形、無限,也可以在霎那間化為烏有。當藤田YUI意識到自己早已被認真、負責且充滿活力的安田健一所吸引時,自己內心的掙扎讓她漸漸領悟到哥哥的感受。

這是一個愛情推理故事,純粹想要告訴大家一件事──

    越想把愛情合理化,只會愛得越瘋狂……因為這就是,「愛」!

 

 

BANNER.jpg  

 

 

初解鍵の謎(鑰匙之謎) 

 

2010.10.10. 08:00  千葉縣館山海邊,晴空萬里海水湛藍

 

新手刑警安田健一跟著一群老刑警們來到了千葉縣南部的海邊,一具溺斃的男屍橫放在岸邊。

「估計的死亡時間是,今天早上三點到四點之間。初步檢驗,並沒有刀傷或扭打的痕跡。現在判定死因是,溺斃。」年約五十多歲的法醫一邊看著死者的臉孔、一邊說著。

刑事組組長打了一個哈欠後,吆喝道:「有證件嗎?」

「在路邊停放的轎車上找到這個。」安田健一的學長趕緊把一只皮夾遞上前去。

「相片上的人看起來就是他,沒錯!藤田俊輔,三十五歲。住址是,京都市?」

刑事組組長滿腹怒氣瞪著死者,嘀咕著這一大早就來看死人,真是掃興。

        「看來又是一個自殺的。這些人真是吃飽沒事做!新人安田!剩下的,你就看著辦吧!」組長取下白手套,朝著停車場方向懶洋洋地走過去。

        安田健一的學長是個標準的馬屁精,一看到組長離開,馬上把手上的錢包跟報告丟給安田,趕緊跟上組長幫忙開車門,順便跟著上了警車離開案發地。

 

  留下的小警察們把年輕的安田當作是神明般供奉著,凡事都要問過他的意見。老實說,這是他從警官學校畢業後第一次站在犯案現場,雖然他一直用微笑來掩飾心裡的緊張,可是從剛才到現在,他都還沒正眼看過死者呢!突然他覺得地上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盯著自己,他馬上瞇著眼彎下身,並合掌唸了聲「阿彌陀佛」後,才緩緩地幫死者把半睜開的雙眼闔上。

「還這麼年輕,為什麼要自殺呢?」安田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

 他抱著沉重的心情順著海岸邊一直走過去,大約走了十步後,在沙灘上發現了一只紅酒空瓶,他立刻戴起手套,小心翼翼地打開瓶塞,放在鼻尖嗅了一下。

「怎麼沒有酒味?」

他再仔細一看,有封白色的書簡塞在裡面。他找了根木枝把它取了出來,一打開白色書簡,裡面只寫了──「對不起,我真的愛她。

安田納悶著,「這封沒有屬名的信簡跟藤田俊輔的死有關嗎?」

這時,「咚!」地一聲,一支金屬打造的鑰匙掉了出來。

「這又是什麼?哪裡的鑰匙?」

安田拿起酒瓶、酒塞、信簡與鑰匙,來來回回地在岸邊走了許多遍。

「難道,這男人有祕密藏在這只酒瓶裡?他或許不是自殺?而是他殺?那他愛的那個她,又是誰?」

安田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有權利更改組長的判斷,不過當他再次看著臉上充滿哀容的死者時,他做了「不結案」的決定。因為身為一名人民的保母,他有義務找出事實與真相。

 

2010.10.10. 09:45  千葉縣館山市警政辦公室中央刑事組

 

安田回到警局後直奔刑事組,向組長報告他發現的空酒瓶以及其他的證物。

安田!你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什麼Message in a bottle?你以為辦案是什麼?不要浪費時間!馬上結案!」

刑事組組長霹哩啪啦亂罵一通後,立即拿起桌上的八卦雜誌,戴上老花眼鏡,邊看邊笑。

無奈的安田只好默默離開,打了通電話給法醫後,找了個藉口出去了。

 

2010. 10.10. 10:30  法醫辦公室

 

安田向法醫鞠了躬,嚴肅地問:「老師,不知道是否可以跟您再次確認,今天早上在海邊的死者藤田俊輔真的沒有任何外傷或者中毒跡象?」

「是的,沒錯。解剖後的報告在這裡,死因肯定是溺斃。」老法醫把報告拿給安田

「可是……」安田健一把撿到空酒瓶的經過告訴法醫。

「哈哈,這些並不能代表什麼!你需要證據,孩子。」

「我明白,但是……」

「組長說不行,對吧?」法醫幫自己倒了杯咖啡笑著說。

「嗯。」安田低著頭小聲回答。

「那你自己查啊!你是案子的負責人不是嗎?」

安田眼睛突然一亮,彷彿在問:「真的嗎?」

「藤田的家屬呢?」法醫好心提醒著。

「都在美國,最快明天能到。」

「那你得準備給他們最好的交代。」法醫似乎話中有話。

當安田正要離開時,法醫叫住了他,「安田警官,半年前我驗過一具男屍,也是在同樣地點溺斃。他的名字叫木村旬,聽說,駕照上的住址也是京都市。」

「這兩人有關聯嗎?」

「我又不是刑警,怎麼會知道?」法醫不客氣瞪了他一眼。

「對不起!不對,不對,謝謝您。」安田像拿到糖果的孩子般快樂地跑了出去。

 

2010.10.10. 11:15  千葉縣館山市警政辦公室中央刑事組

 

  回到座位後,安田調出木村旬的資料,赫然發現木村旬與今早的死者藤田俊輔竟然唸過同一所美國的大學──難道他們認識?

「組長,早上的溺水事件與半年前的木村旬的溺斃事件或許有關聯,可以讓我查嗎?」安田鼓起勇氣,再次走到上司的辦公桌前誠懇地請求。

正在享受餐前點心的組長對安田三番兩次的打擾實在很煩,不過一想起剛才上頭來電,要他特別關照安田,他也只好忍住脾氣。

「可以!但你能不能不要事事都來問我?這案子由你負責,你決定就好。」組長說。

他心想,眼前的年輕人為了兩個自殺者一整天忙忙碌碌的,不知在搞什麼鬼,反正最近組裡人多事少,上頭又說給他點空間,那就隨他算了。

 

2010.10.10. 16:30  京都市區某高級地段

 

安田依照著半年前辦案記錄上的資料,先到木村旬的住處;可是他一到,整個人就愣在那裡。

「怎麼會是市營的停車場?房子呢?」

他趕緊向附近的住家打聽後,得知木村家在十個月前因一把大火已被燒得精光,木村旬本人則因出差不在家而逃過此劫,不過他的結髮妻子木村玲奈卻不幸喪命在深夜的火窟中。

「您知道起火的原因嗎?」安田客氣地問著對面住家的中年婦女。

「嗯。報紙寫了,說是由於屋裡有東西走火,幸好消防隊來得快,火勢才沒有波及到其他住家。」

安田回頭看了停車場的面積,「以前的木村家還挺大的。」

「是啊!木村家可是我們這裡的名門。可惜啊!木村小姐死得早。」

「木村旬先生的女兒嗎?」

婦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不是!木村旬先生是木村家入贅的女婿。他跟木村玲奈小姐結婚後並沒有生下孩子,就這麼走了。」婦人忍不住掉下眼淚。

「喔!是這樣。」安田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對了,他們感情好嗎?」安田在臨走前,又問了一句。

「好~好得不得了!他們可是我們這裡的模範夫妻。」婦人稍稍露出驕傲的笑容。

「這樣看來,感情因素導致死亡的機率很低囉……不過,怎麼會夫妻兩人差不到半年就相繼死了?還真是可憐!」安田邊走向便用警車、邊對自己說著。

 

 

瓶中信-1-72.jpg  

(插畫-快手呆小呆)

 

 

 

2010.10.10. 18:30  京都商業區的一所高級大廈

 

到達今早陳屍海邊的藤田俊輔的住家前,安田仍坐在車內想著;最後他替木村旬的死做了個假設──因為火災失去了愛妻,所以跳水自殺?可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木村旬要穿著潛水服自殺呢?

安田不耐煩地搔了搔頭,滿臉愁容地下了車,與當地的警察會合後,便跟著警衛上到十二樓。從證物的袋子裡取出一張磁卡插進大門後,由警衛輸入密碼、打開房門。

        家中的布置十分簡單明瞭──高級家電器具,黑色皮革沙發,藍色單人床;乾淨明亮的廚房,十分時尚的餐具,給人一種自由卻又閒適的印象。

「藤田先生獨自住在這裡嗎?」安田開口問警衛。

「是的。藤田俊輔先生仍是單身。三年前他買下這間公寓,就一直住在這裡。」

「這幾天有沒有可疑的人物來訪?」

「沒有。藤田先生很少有訪客。剛搬進來的一年,他偶而會帶朋友回家,但是最近這兩年並沒有看到。」

「這兩年都沒有?」

「對,這兩年藤田先生時常出遊,常常好幾天沒見到他的蹤影。」

「不是工作?」

「不是,藤田先生熱愛拍照,只要出遊,就一定會帶著他的相機。」

「這個嗎?」安田指著書桌上的相機包。

「沒錯。」

「謝謝你的合作。」安田感謝警衛的解釋。

「這是我應該做的。這是我的名片,如果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請隨時跟我連絡。」警衛把名片遞給安田後,便離開了。

        安田獨自察看了房間裡的每一個角落,沒多久,他在床底下的一個收納空間裡發現了一個大箱子。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這個鑲著金邊的黑箱子從底層裡拿出來。

安田再次拿出證物袋,取出今天早上從空酒瓶裡挖出來的那一把金屬鑰匙,他暗自祈禱著這把鑰匙是屬於這個沉重的大黑箱;他先深呼吸一下,接著緩緩地轉動了鎖。

「打開了!」安田如中樂透般地興奮。

他立刻取出警用相機,拍照存證。

「怎麼都是相本?好多啊!有超過十本吧?」安田驚訝地翻動著黑箱底。

十二本大相本裡,全都記錄著藤田俊輔與某位女性的回憶。

「找到這位女士,應該就會知道藤田俊輔自殺的原因吧?」安田邊翻閱著相簿、邊思考著。

看著看著,他從相本裡取出一張照片,然後拿去給剛才的警衛辨認,但警衛卻說從未見過照片中的女子。安田問了鄰居和附近的商家,大家的回答都很一致――從未見過此人!

另外,讓安田更傷腦筋的是,這些照片都沒有任何時間點的標示。後來,他又發現了另一把金屬鑰匙,是藏匿在最後一本相本的最後一頁。

「這又是用來開什麼鎖的?」忙碌了一天的安田又不耐煩地抓了抓頭。

        「糟糕!得趕火車了!」

     他連忙收拾好散落一地上的相本,準備趕往火車站;因為他必須趕回千葉縣的警局,與遠從美國回來認屍的藤田俊輔的父母見面。

 

2010.10.10. 23:45  京都車站 開往東京的長途巴士

 

坐在夜間長途巴士上的安田,反覆思考著今早的案情。

看著照片中笑得燦爛如花的女子,安田心裡想著,「藤田俊輔與此女子肯定十分恩愛……不知道哪一天,我才能遇到讓我如此傾心的女子啊!」

接著,安田突然叫了一聲,「啊!難道說,今早我撿到的書簡裡說的『對不起,我真的愛她』的『她』,是她?」

安田繼續凝視著照片中長髮飄逸的女子。

 

下集預告:

死者藤田俊輔的妹妹藤田YUI從美國趕來處理哥哥的後事。美艷動人、果斷自信的她讓年輕的安田健一一見鍾情。

生長背景完全不同的兩人,將攜手解開誰是照片中的女子……還有,死者所留下的第二把鑰匙,又將開啟什麼樣的秘密呢?

 

 

你的一個「讚」,決定此作品出版與否!

快至文章頂端投下你的「讚」!

或至向上粉詩團關注你最愛作者的最新訊息!

下一集將於 6/10 晚間八點「播出」哦!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