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2封面C0907...jpg

楔子 

  今年夏天來得有點晚。

明明已經進入六月天,雨卻不怎麼下,夜晚的天氣也過份涼爽,不像幾年前根本不用特別帶外套,外套的功用只是用來遮陽避免曬黑。而現在,倒是真的得多穿一件,以抵禦有點寒意的早晚溫差。

儘管神幻餐坊裡的室溫因為老闆的結界(當然還有過盛的陰氣……),一向宜人且舒適,但水氣還是充斥在空氣裡的每個縫隙。這種捉摸不定的天氣,讓怕悶不怕熱的明彤不得不投降。

她打開了鮮少使用的空調,從冰箱挖取一球薄荷冰淇淋來享用。

明彤舀起一匙冰淇淋放入口中,身心俱得沁涼入心的慰藉後,再回頭顧著店裡的客人。

一如以往,客人三三兩兩地一起聊天打屁。不過最近的客人除了鬼魂以外,還來了幾隻妖怪和精靈,他們都是來探望老闆順便敘舊的。她實在沒什麼興趣去聽他們的談話內容,為他們端上點心與飲料後,便回到櫃檯,拿起已經看過一遍的報紙。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悠閒,沒幾隻鬼來點餐,店裡的事務她差不多都已經上手,明彤感覺所有的工作突然地輕鬆起來。

無聊地翻過不感興趣的政治版、跳過副刊,然後打開影劇版,最後再翻到求職廣告。

她打發時間般地上下瀏覽,發現有幾個公司正招聘文書處理和業務助理,薪水也還不賴。雖然待遇沒有神幻餐坊好,不過若是她沒有來這裡工作,而還在尋覓棲身之處的話,說不定她會毫不猶豫地去面試也不一定。

話說回來,難道要一輩子在這裡工作嗎?她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打從在這裡工作以後,經過了葉春生和珊珊的事情,再加上這裡見到的一切,她看待這個世界的觀感變得有些不同,價值觀也起了一些化學變化,但她還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

然而,這裡的工作讓她開始感到清閒,即使薪水高得令人羨慕,還是會有一股莫名的空虛感。

更重要的是,這個工作見不得光,她無法對家人清楚說明自己到底做什麼工作,被親朋好友問到時也只能支吾其詞,幸虧至今還沒有人想清楚她到底在做什麼工作。

但未來呢?她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搜尋大腦裡關於生涯規劃的那部份,卻還是一片空白。

「想換工作呀?」志海冷不防打斷她的思緒,她嚇了一跳。

「幹嘛突然嚇我啦!」她沒好氣地說。

「我哪有嚇妳,看妳望著求職欄發呆,順便問啊!」志海無辜地眨了眨眼。

「哪、哪有!你別亂說!」見志海戳破自己在想的事情,她心虛地瞄老闆一眼,怕他知道。

幸好老闆正興致勃勃地翻閱她為他買的食譜,似乎沒聽到他們的對話。

「是嗎……」志海聳肩,不以為然,「妳會這樣想很正常啦,很少有人可以做這麼久,除了天明和艾兒以外。」

明彤突然想到他在這也待一段時間了,問道:「那做這這份工作的人有幾任了?」

「我只看過妳前一任,她厭倦這種每天與鬼為伍的日子,才辭掉工作。」

「這樣呀……」明彤眼珠子轉啊轉的,「她不習慣嗎?」

「我也不太清楚,她是很安靜的女孩,不像妳……」

「不像我怎樣……」她笑著瞪他,笑得他心裡發寒。

「不像妳……可以……」

「嗯?」她的青筋暴露。

「……跟鬼像朋友一樣閒話家常,大家對妳讚譽有加,都說妳是個大方的好女孩呢!」他繼續說道。

「是嗎?」她收起握緊的拳頭,沒想到這裡的客人對她的評價是這樣,暗自地竊喜了一下。

「是啊!據最老的客人說,他第一次見到老闆給新的服務生護身符。」

「是喔!」明彤轉頭看向她的包包,包包裡放著那已經請飾品店嵌成項鍊的護身符,所以沒看到志海在她背後偷偷扮鬼臉。

只是她一回過頭,志海來不及收回做怪的表情,被當場逮個正著。

「最近顏面神經失調……」他狼狽地說:「我去看醫生。」

「你不是死了嗎……」她還沒說完,志海又溜出去了。

這下子,又不知多久才會回來。她不以為意,把視線拉回報紙上,繼續想著剛才的課題。

雖然她不曉得為什麼上一任的女服務生最後會厭倦每天見鬼的生活,至少她現在還沒有那樣的倦怠感。隨著思緒飄到未來生活的模樣,她倒是覺得因為這裡與外界生活的差異,而搞得精神錯亂比較有可能。

無論如何,她已經見怪不怪,現在也沒有習慣上的問題。

只是在這裡工作越久,她越覺得自己像隻井底之蛙。

來訪的客人種類不斷增加,她不禁懷疑起,這個世界到底還有多少種面貌?還有多少自己沒見過的事物?是不是自己存在的人類社會,只是這個世界的冰山一角?

真要說自己有什麼和這些「怪誕靈異」扯得上關係的經驗,她唯一遇過最恐怖也最難過的,便是發生在她小時候的那件事。

 

傍晚時分,明彤為正在煮晚餐的母親到附近的柑仔店買一瓶醬油。回家的路上,她在家門口附近的牆下看見一隻小白貓。那隻小白貓大概只有三、四個月大,緊偎在她們家門口附近的牆邊。牠喵喵叫呀叫的,聽起來悲慘萬分,不知是因為跟貓媽媽走丟了,還是有人刻意遺棄在這裡,天生就比平常人多一份同情心的她決定帶著醬油和小白貓回家。

回到家,自然免不了一陣罵。但經她一再求情與哭鬧,父母勉為其難地收留牠幾晚,讓她高興得不得了。

從此,小白貓成了明彤的新玩伴,即使牠常常對明彤表現得愛理不理,明彤還是每天都有新把戲與牠一起玩耍。一下子玩扮家家酒,一下子粗魯地抓著牠的腳演內心戲,一下子又笨拙地拿各種色紙為牠設計衣服……簡直就是把牠當成新的玩具在玩。

然而,這樣的日子沒有維持很久。明彤在自家附近認識了新的鄰居,開始跟著她一起四處玩耍,對小花貓越來越冷淡。

曾經,小花貓想靠過去磨蹭她撒撒嬌,卻被她敷衍地摸了幾下頭,轉身就跑走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小白貓在明彤眼裡變成如空氣一般的存在。直到小白貓病了,整天癱軟在牆角,家人才發現他們還收留著這隻明彤撿回家的野貓。

明彤得知之後,稍微抱了牠一下聊表慰意,又再度離開,尋找新的玩伴。

翌日,明彤回來發現小白貓不在原地,原來牠捱不住病痛的折磨,已經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家人只將牠簡單地做了處理。

明彤對這件事沒有感到特別傷心,這件事很快就被她拋在腦後。

兩年過去,明彤上了小學。某一次的放學途中,她一如往常走在熟悉的馬路上。由於家裡離學校有段距離,父母一星期中有一天沒辦法接送她回家,她必須自己走上二十至三十分鐘的路。

途中有一間小廟,座落於她會經過的一條小巷裡。那間小廟比一般的廟宇還小,她不清楚裡頭供奉的是哪一尊神明。小小年紀的她,能知道玉皇大帝和觀世音菩薩這兩尊就很了不起了,更別說要搞懂廟宇有陽廟、陰廟的差別。明彤只覺得那間小廟有些破舊,像是很久沒人來訪過。

有一次她好奇,走了進去東看西看。雖然當時是大白天,裡頭卻略微陰暗,敞開的紅色大門口吹來陣陣涼風,讓她心生畏懼而反感。明彤調頭就走,再也沒進過那條巷子。

自己回家的某天,她在路上遇到一隻小花貓,牠嬌弱地在電線桿下喵喵叫。她想起曾經撿過一隻差不多大的小白貓,懷念的感覺讓明彤湊上前去,牠溫順地抬起頭迎向她伸出來的小手,不時輕舔她撫摸的手。她滿心歡喜,又想將牠抱回家,可是小花貓似乎不同意,從她懷裡溜出來。

她在後方不斷地追,小貓不斷地跑。一人一貓追逐了一小段路,小貓拐了個彎,轉進巷子,直到小貓奔向那間小廟,明彤才發現她到了她最不喜歡的地方。

「小貓!不要去那裡!」誰知她一說完,小貓反而毫無猶豫地溜進廟裡,她開始懊惱起來,剛剛怎麼不抱緊一點?

她慢慢地靠近門口,試圖往裡頭窺探。兩座石獅子蹲踞在她兩旁,斜飛的怒目瞪視著門邊小個頭的明彤,那張狂的模樣對她來說有些嚇人。

她趕緊跨過對她有點高的門檻,不去看那對石獅在她背後的咧嘴模樣

廟裡面的空間比她想像的大,供桌上陳列一盤盤的水果;再往前一看,一尊面目有些可怕的神像立在桌案上,猙獰的面貌看起來格外嚇人。她低下頭,不敢再看,想盡快找到小貓出去。

「小貓,你在哪裡?」她悄聲道,走過紅色柱子、往供桌下一探,動作輕巧地四處移動,像是怕驚動什麼似的。

可是小花貓像是消失一樣,她怎麼找都找不到。

找了好一陣子,她總算放棄,但就在她回頭時,兩扇大門不知何時竟無聲地闔上。

她先是愣了一下,才想到得想辦法出去。她試著推門、撞門、拍門,可是不管怎麼做都無法開啟那扇緊閉的猩紅色大門,彷彿是有人往門後落了栓、上了鎖,將她關在裡面。

「放我出去!」她用力地往門上敲打,後悔的淚水從眼裡滑出,始終沒有人回應。

「喵。」

小花貓慢條斯理的叫聲在她後頭出現,她緩緩轉過頭,卻傻了眼。

她一直找尋的小花貓身形大了許多,一隻哈士奇的成犬與之相比,根本不及牠肩頭的一半。牠的犬齒暴出,毛色黯淡,精光閃爍的雙眸淡淡地注視著她。

她有些茫然失措,眼淚如斷線珍珠顆顆擲地。

「不要……」她往後一退,可身後是斷她出路的大門,她退無可退。

那貓踏出一步,姿態輕盈。若牠願意,將明彤撲倒在地不過是向前一躍的功夫。

「不要……」她緊緊貼著門,心裡不斷祈禱誰都好,趕快帶她離開這裡。

她閉起眼睛,身體不斷發抖,彷彿看到那貓攻擊她、撕咬她的畫面。

救救我……她在心底無聲地呼救。

「大膽妖孽!」突地一聲大喝震破佈滿恐懼的寂靜。

明彤微微睜開眼,赫然發現四周不再是那間有著大貓的巷弄小廟,取而代之的是潔白溫暖的光亮。她想尋找聲音的主人,可是刺目的光輝讓她只瞇著眼,往白茫茫的一片朦朧裡探看。

只見那貓消失在矇矓中,伴隨著掙扎的貓叫聲。除了貓以外,她還看見了一個與白光融為一體的人影。她之所以認為那是個人,是因為一張很淡很淡的笑容正對著她,但她看不出那微笑的主人是誰。

身體突然飄了起來,一股像是母親雙手的暖意輕撫明彤的肌膚,她舒服地就要忘記先前所遭遇到的可怕經歷。

然而這種感覺只是瞬間,她在同時醒了過來。明彤納悶地回過神,看著自己離家不過幾十公尺的距離,她不知道這是夢還是幻覺,因為剛發生的一切是如此地真實。

回家之後,這件事隨著晚間的卡通播出,又被她拋諸腦後了。

 

事過境遷,科技生活灌輸給她新的意識型態,這種虛幻離奇的事明彤已經不怎麼相信。不過來到了神幻餐坊,種種的衝擊下,令她想起當年的自己。

那件事說不定也不僅僅是個白日夢而已。明彤暗自思索著。

門上風鈴的聲響打斷她的思緒,她反射性地說歡迎光臨。

來者是抱著一個紙箱、戴著鴨舌帽,一身讓人看了就覺得熱的白灰色長袖外套和長褲的制服,看起來像是個送貨的。他把帽延壓得很低,作風低調的似乎不想讓人看見他的面貌。

「這是艾兒小姐要求的貨,請簽收。」說完,他將箱子放下,從褲子後方抽出貨運單,彬彬有禮地遞給她。

這是明彤第一次見到他,她很想看清楚他的臉,可是他卻低下頭,彷彿知道明彤想看他而刻意掩藏。不過明彤倒是看見了他兩側嘴角各有一顆特別長的牙齒。

「好。」她不動聲色地收起打量的視線,接過紙筆,確認簽字的地方無誤之後還給他。

「謝謝。」他說,這一次她看得很清楚。他過長的兩根犬齒,大概將近兩個食指指節的長度,那已經不是一般人會有的牙齒了。

一交完貨,他頭也不回地離開餐坊。

明彤並沒有像初來乍到時的她,為了這種小事驚慌失措,而是暗自猜測著他到底是屬於哪一界的物種。

後來艾兒與她交班的時候,她提起這件事。

「他啊……妳猜得沒錯,他的確不是人類。」艾兒微微一笑。

「那他是……」

「狐妖,或稱妖狐。」

「咦?」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不過她還是有點意外。

「畢竟普通人是不會與我們接洽的,只好跟從商很久的狐妖一族進貨。」艾兒輕鬆笑道:「而且他們曾經也受惠於老闆。」

她看了老闆一眼。老闆正在他專屬的座位上翻閱食譜。

這個世界果然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或許在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以前,可以再多待一陣子。明彤和艾兒打了聲招呼,轉身走出餐廳。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飄飄委託事務所』第1集+第2集

暑假與你飄飄相見

每週六晚上要來看『飄飄』哦!

 

 

文章標籤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