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試閱10 試閱11  試閱12 試閱13 試閱14 試閱15

  我想起穿著紅色高跟鞋可能是林靜的女子,那應該不會是我的幻覺;只是我又無法那麼確定她的身分。以我目前對於這位女子的印象,頂多只能定義為很像林靜的女子而已。

  當時我幾乎都已經快接近她了;但她卻像今夜高掛在天邊的月亮,即使已經近在眼前,卻無法接近她,更別提想去拉她的手。但就如同我剛剛所想的,她或許是林靜,但不能確定就是她本人,這其中所隱含的不確定性太大了。

 

  「你醒來了。」護士小姐在我身後走來,手上還拿著藥。

  「對不起,請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說。

  「你在路上暈到了,有人叫了救護車把你送來這裡。」護士小姐回說。

  「我暈過去很久了嗎?」我問。

  「兩天了。」

  「兩天!」我嚇了一大跳。這一輩子到目前為止,從沒有睡過這麼長的紀錄。

  「因為不知該如何聯絡你的家人,所以只能讓你好好睡。」護士似乎為了想說明些什麼一樣說著。

  「喔。」我點著頭像乖學生回答老師一般。

  「醫生也對你的身體做了詳盡的檢查,但報告要過幾天才會出來。」聽她說話,卻感覺每個字句像被收進層層密閉箱裡,感受不到字裡行間所要表達的是什麼。

  「醫生有說了什麼嗎?」我不禁感到疑問地問。

  「醫生說……你要多休息啦,不要讓身子過於勞累了。」  

  「是喔。」

  「當然囉,你是病人呢!快休息吧,記得吃藥。」

   「謝謝。」我們之間像是應付般草草結束對話後,我就再回病床上躺著休息。說實在的,我是真的覺得又有點累了,即使我已經睡了兩天。

  再次醒來時,我坐在病床上看著在我正前方的大時鐘。時間指著十一點五十分的位置。我從床上走下來,原本敞開的窗帘已經被拉得密合,所以我又走道窗前把窗帘拉開,也打開窗戶。天氣陰陰地,外頭看起來像下過雨的樣子,這跟昨晚明月皎潔的天空,簡直像另一個世界。我試著想深呼吸一口,但胸口卻痛得無法承受。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心想。於是我走到廁所,把病服打開看著鏡子裡赤裸的身子,仔細注視了約五分鐘,卻沒有發現任何奇怪的傷痕或瘀青。可能是自己多心了吧?或許再住個幾天就會沒事了。

    兩天後,我辦理出院。臨走前醫生還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多休息,說些要我別太辛苦之類的話。他一臉笑容,但所表現出來的笑容就像是訓練出來的專業表情,我感受不出他內心真正想傳達給我什麼。每一句對我說的話都像是劇本裡的對白,但我隱約可以感覺到,或許有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了。

    這兩天來,醫生為我做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檢查,有血液、細胞、心肺功能和一些斷層掃描。每當我問他原因時,他卻一個字也不願提,總是輕描淡寫地說:「等報告出來後,我會對你說清楚的,放輕鬆喔。」但是,我心中卻有著一股極為不祥的預感。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