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試閱8 試閱9 試閱10 試閱11  試閱12 試閱13 試閱14

 

  為了要確認對方就是我心中所想的前妻,於是我又大喊一聲:「林靜!」不過,這聲音卻像瞬間凝結成塊一般,竟然無法順利傳送出去,而我整個人也同時像凍僵似的無法動彈。這時,紅燈變成綠燈,她轉過頭往路的那端繼續走,此時我卻只能站在原處望著她漸漸離去……

 


  我站在原地無力再往前追了,尤其是被她冷冷一眼注視後,我竟像被梅杜莎的眼光所射中那般,全身猶如石化般地僵硬。望著她離我越來越遠,我心中那股失望——也可說是絕望,讓我想起當年以為再也找不到她時,有著相同的難過,甚至多出好幾倍。

  此時,我只能呆坐在路旁的短柱上。我陷入一種無法解脫的窒息中。我試著想把氣息調整回正常的規律裡,但無論我怎麼努力呼吸,卻無法將空氣順利吸入我的肺裡。

「是氣喘嗎?」我心想。我之前從未有過氣喘的病兆啊?我再次試著用力把空氣吸入,但這一次比剛剛更難過,我週遭的空氣像是被抽乾似地,根本連一微立方米的空氣也沒有。

  我開始感覺自己正陷入如同接近死亡的難受裡,但心裡卻沒有想像中的害怕。我應該要覺得害怕才是啊?只是此時此刻我像是接受「死亡」這件事似的,更像是累了好久,只想好好睡上一覺。於是,原本湛藍的天空好像再也不那麼藍了,眼前也開始變得模糊。突然,身體像顆從天而降的碎石,整個人「啪!」一聲的倒臥在東區街頭。

  「你要知道喔?一旦你翻過那道牆後就再也回不到原來的地方囉。」有個模糊的影像在我的心裡發出聲音。

  「原來的地方?」我在模糊之中心裡想著這奇怪的話。我試著開口,但卻像失去說話的能力似的,就像一條水裡游著的魚,開口閉口了幾次。

  「很難受嗎?不管再怎樣難受,你也承受一切繼續往前走。沒有辦法的,你是被選中的人啊。所有的人都在那裡等著你呢!」那聲音又再次像在我耳邊呢喃般地說著。我依然無法了解他所要告訴我的是什麼。我又試著想開口回應,但又像剛才一樣,像纏繞在電線桿的風箏,是沒有退路的。

  我躺在堅硬且炙熱的東區人行道上,可以感覺在我臉頰上正有一股暖風慢慢輕拂過,正如聲音所依附的形體一樣,竄進我的耳邊後又環繞著我的全身。我不清楚剛剛說話的內容要告知或傳達給我的是什麼,此刻的我卻感覺再也不想管這麼多了。我只想聽聽風的聲音。

  「好好睡吧!我們等著你。」聲音又輕輕地掃過我耳際,接著我像是接收催眠的暗示一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深層睡眠。而才剛發生過的一切,卻像是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

  再次醒來是兩天過後的事了,我也沒想到自己會躺了這樣久。

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窗戶的窗帘沒有拉上,時間是半夜三點十五分(我正對面掛了一個大大的時鐘),月光像高級的銀盤高掛在天空。我坐起身來睜開雙眼,身邊一個人都沒有,空蕩蕩的病房裡只住我一個人。

  我感覺胸口有點痛痛的,可能是被送來醫院時做了急救之類的事吧!只是,又是誰把我送來醫院的呢?我一點印象都沒有。胸口的疼痛像鬱悶的結打在心口上,在現在意識清楚時卻逐漸疼痛起來。本來不太以為意的我,開始感覺冥冥中有股莫名的惡意存在疼痛裡。

  我從床上走下來,右手撫著胸口疼痛的位置。我放輕腳步走到窗外看著外面映入的月光,順手打開一小縫的窗戶讓風透進來,因為我感覺有點呼吸困難。然後,就站在窗前望著外頭的夜景呆想著。

 

 

 

                 *『兔男的迷宮-入口』試閱  每週一、三、五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全站熱搜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