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試閱6 試閱7

明彤從神幻餐坊走出來以後,漫無目的地走在馬路上。

  走過每個地方,她都會看見鬼魂;或許是心情鬱卒讓她有一種「豁出去」的心態,因此她的膽子也變得大了些。每每與他們四目相交時,明彤都帶著一股無奈和厭惡的表情。

 

這時,肚子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不過她沒什麼食慾,只覺得有點累,於是她找了間便利超商,在商店外面的椅子坐下,默默地看著街景。

  明彤看著遠方的馬路,觀察著來來往往的人們,不論是機車上的人們、或是汽車裡的人們,每個人都看著前方的紅綠燈,等待燈光的轉換。在那幾秒鐘裡,有人點起煙、有人熄滅車子的引擊做環保、有人正拿著手機講電話……但有更多的人則像是沒有靈魂的軀殼,停在馬路中間,等待綠燈亮起的那一刻。另外,也有幾個鬼魂在十字路口中央,緩緩飄過,似乎也沒有方向。

明彤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其實我的人生也和他們一樣,茫茫然地失去方向……四周的路人們,究竟他們的人生是什麼樣子?而我自己的,又會是這些人當中的哪一種呢?

從大學的小社會、晉級為這個大社會的一員,往往必須面對著許多問題,諸如:「我是誰?」「我以後想做什麼?」「我的未來在哪裡?」……等等。因此明彤很想知道,當自己在面對一張名為「人生」的考卷時,是否有參考答案──怎麼可能有呢!

事實上,明彤並沒有人生規劃,而她的父母對她又是採取放任主義,唯一的要求就是,把書讀好,所以她對於該規劃什麼根本毫無頭緒。若硬要說有過什麼打算,那就是在她半工半讀時她曾想過:「也許先把助學貸款還清,然後賺更多錢,寄一些回家侍奉父母;最好能交一位男朋友,在三十歲以前把自己嫁出去,這樣應該就很不錯了。

  至於對未來是否有什麼夢想,坦白說,「夢想」之於她,就只是作文課時需要應付的作業之一而已。她從沒想過在遙遙的人生旅途當中,到底有什麼事是自己真正想做的。

然而現在,她在做什麼呢?竟然即將成為一間「為鬼服務」餐廳的女服務生!不僅每天得與鬼為伍,下班還要緊張兮兮地保持警戒,留心有沒有鬼發現她、回家時也得注意有沒有鬼跟著她、租賃的房間是不是有鬼出入、睡覺時是不是有鬼在她旁邊……她覺得她的生活已經一點隱私也沒有了。

 

「鬼、鬼、鬼,都是鬼,都是討厭鬼啦!」她忍不住咆哮。

  「抱歉。身為鬼的一員,我得先跟妳說聲抱歉。」孫老刻意從她視線裡的不遠處飄進來,「我可以跟妳聊聊嗎?」

「走開啦!」她不留情面地吼叫,不在乎路人對她投以什麼樣的眼光。此刻,她看到鬼就討厭。

「……對不起。」他卑微地向她鞠躬,慢慢地轉過身飄走。

明彤馬上就後悔說出這句話。因為在孫老轉過身的瞬間,讓她想起了死去的爺爺。

  爺爺生前最疼她,常常買她愛吃的糖果給她、帶她到附近的公園玩,陪她做她想做的事情。但是在她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他老人家突然走了。聽母親說,爺爺一直到死前,還是一心掛記著明彤。

「不知道爺爺到哪裡去了?」腦海裡孫老的背影與爺爺的重疊在一起,「如果他就是爺爺,我對他說出這種話,一定很令他傷心吧?」

「對不起,等等!」她站起來,喊住他。

孫老停下來轉過身,眼神有點疑惑。

「對不起。」她再一次道歉,「您要跟我說什麼?」

孫老露出諒解的微笑,回到她身旁。

兩人不著邊際地開始閒話家常。

  「妳知道嗎?妳長得好像我的孫女,算算她的歲數,應該跟妳一樣大了。」孫老看著她,有點感慨,「偶而我會回去看看她,可惜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摸摸她的頭,或者抱抱她……當然,如果她像妳這麼大,就算我活著,抱她也怪怪的……」

明彤會心一笑。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人死了以後,你的親人再也看不到你,但你卻看得到你的親人……雖然我們仍和他們處在同樣的世界,可是這世界的任何東西,我們卻再也不能碰觸到了……」說完,孫老像是要做給明彤看似的,用他的手示範性地穿過桌面再收回,「儘管我們不像人類,什麼都能擁有,不過我們能看到人類看不到的『所有東西』。」

明彤若有所思地回想孫老剛剛的動作,有些唏噓,「以後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我也會面臨這些嗎?為什麼我不能感同身受呢?」想起之前的態度,明彤不禁感到自責。

  「幸好有這家『委託事務所』,還有附設的簡餐店。」孫老繼續說:「這對我們來說,真的很受用,要是沒有這個地方,這種空虛的日子還真難熬啊!」孫老扯開唇角,自嘲地笑一笑。

「委託事務所都是誰在委託的呀?」心情好一點的明彤好奇地問。

「當然是『非人』。」孫老和藹地看著她,「除了鬼以外,妖精有時也會來委託。神幻餐坊是個很奇妙的地方,任何非人類都可以在那裡聚集。我也是死後到那裡才知道的。」

「是嗎?」明彤沒想過世界上竟有這種地方,而自己還應徵上這地方的服務生。

  她看著孫老,又看看四周的鬼魂:中年男子穿著汗衫站在路邊發呆;小女孩在路邊玩耍;年輕男子穿著筆挺的襯衫,焦慮地在路邊徘徊;還有提著菜藍的婦女,不知該往哪裡前進。

「妳現在看到的,就是『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

「那還真是殘酷。」

「如果我還沒死的話,我可能會同意妳這句話。」

她與孫老相視莞爾。

 

待續...

                 *『飄飄委託事務所-阿飄限定』試閱 每週二、四、六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