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明彤揉揉眼睛,再次看著眼前那兩排的「客人」,當她發覺他們的存在是千真萬確、無庸置疑時,她覺得自己並不怎麼害怕。

 

她略微放鬆地觀察那些「客人」,發現有幾桌正在聊天,裝扮也與常人無異,這時她心裡反而有點納悶,也覺得困惑,「他們都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剛才服務生送過去的飲料也被喝光了一半,他們怎麼會像人類一樣呢?如果真的是鬼,不都是飄來飄去、而且碰不到實體不是嗎?

他們是鬼?」明彤問。

「嗯,他們是鬼。」天明點點頭。

明彤一愣,仔細一瞧,那些「客人」除了臉色上有些慘白以外,他們的穿戴比想像中還體面整齊,不像印象裡那種頭破血流、面貌嚇人的恐怖形象。

確實是有這麼點不一樣的地方。」她暗忖。

「其實會來這裡消費的客人,比外面那些厲鬼、惡鬼或是邪魔還和善多了。為了本店『凡人』的服務生,他們都會特地維持在生前的正常形象,以免嚇到啦!」天明笑著解釋。

「那,為什麼他們可以摸得到實體?」她說出心裡的疑慮。

「這說起來滿複雜的,不知道妳會不會懂……這樣說好了,因為我們老闆的關係,他製造的結界涵蓋了這整棟建築物,不論是我提到的鬼呀、妖精啦,或是神明們,都可以摸到這裡的任何一種實物。妳碰得到他們,他們也碰觸得到妳。他們可以在這裡享用食物,算是可以一飽在陽間吃不到的口福吧。」

明彤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突然想起了一件要緊的事,她有些緊張地問:「請問,我的薪水……」但最後一句「該不會是紙錢吧?」硬是吞入肚內。

「哦,妳放心好了,絕對、肯定、一定是新台幣!妳儘管放心。」天明看出明彤的意思,立即對她保證說。

「那我就放心了。」明彤鬆了一口氣,不小心與一位「客人」四目相對。

那位「客人」的樣貌很年輕,身穿POLO衫和短褲,舉起桌上的咖啡杯,向她示意。

明彤尷尬地對他點個頭,視線馬上往旁邊移開。

「他呀,生前有先天性心臟病,後來因為開刀,就……」天明見狀,細心地為她解釋。

「原來如此。」明彤提起勇氣,抬眼先環視四周、看看這個未來工作的地方,她發覺一切並沒有她想像中恐怖後,才又看了那位POLO衫的客人一眼。

往好處想,這裡的環境看起來還滿舒服的,薪水也很優渥……老闆應該是個有錢人吧?不知是何方神聖?如果我猜的沒錯……」明彤想到這裡,不著痕跡地問:「那老闆在樓上囉?」

「不,雖然他是委託事務所的負責人,不過他喜歡在這裡待著。」

「那,他也是……鬼?」她的視線在那兩排客人身上游移,找尋最有老闆樣的人。

「他就在那裡呀!」天明領著她到吧台前,指向那個坐在吧台前、動也不動的沉默男人。

還真的是!」明彤心裡想。她小心翼翼地走近吧台,看著那位被稱為「老闆」的男人,他依舊沒有動靜,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明彤忍不住多瞧了他幾眼,他渾身散發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奇妙氣質,身穿黑色皮製外套和淺色的牛仔褲,身形略瘦,加上一直不理人的態度,明彤不曉得他在裝什麼酷。

她不得不承認,他有相當好看的側臉稜線。

隨著天明走到吧台,明彤這才看到「老闆」的正面。

「老闆,她叫紀明彤。」天明對著老闆說,然後又向她介紹,「他就是我們老闆,姓風。」

「風老闆,您好。」明彤對他輕輕點了個頭。

「好。」老闆只瞅了她一眼,無神的視線自他的雙眸投射出來,卻不知落在何處。

明彤分不清他是在看她,或是在看她背後的事物,難免心中有點氣,「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打量著他──他有一雙內雙的大眼睛,像是好幾晚沒睡覺;挺拔的鼻子,嘴唇豐而有肉,看起來是滿有型的。「可惜,不是我的菜。」明彤在心裡估量著。

「她,是負責我們的吧台,叫艾兒。」天明接著向明彤介紹女服務生。

明彤跟她點個頭。

  艾兒正抱著手臂對她淺笑,扶著手臂的右手微微抬起,修長的手指微抬一下,算是對她打招呼,「嗨,很高興妳可以成為我們的同事。」

「我也很高興,可以成為你們的同事。」明彤看著艾兒,心裡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幸好這間店有女同事。」

「我常常不在店裡,妳們以後要好好相處喔!」天明討好似地倒了一杯水,遞給艾兒,「艾兒,我不在的時候,請妳多多關照明彤囉!」說完,還向艾兒擠眉弄眼了番。

「這間店還有分店嗎?」聽完天明的話,明彤推測。

「在台灣僅此一家啦!我是還有別的工作要忙。」天明笑笑擺手。

「那……」明彤本來想再多問些什麼,可又覺得有點唐突,於是又趕緊改口說:「沒事。」

「他呀……」艾兒看出明彤的疑問,她舉起水杯,輕啜一口,才舉止優雅地替天明回答:「他還負責接受委託的工作。」

「是喔……」聽完艾兒的解釋,儘管明彤不太明白,還是覷了天明一眼。

  天明清清喉嚨,為明彤解答,「有些鬼魂會搗亂人間平衡,凡人稱他們為『惡靈』或『怨靈』,他們之所以在人間為非作歹,多半是因為對這世界存有怨念。基本上,當然是可以採取強制除靈的方法,把他們一口氣袪除啦!只是如果能針對『怨念的根源』善加處理,那會比較安全一些。而且也比較能夠讓他們歸順世道,不再危害人間。」天明搔搔臉,多補充了一句,「但這種做法,通常得花點時間。」

「聽起來,有點像是慈善事業。」明彤依然不大習慣,不過她明白天明的意思,也有點佩服他,看不出來,他一個人承擔了那麼多的工作。

「是呀,還挺辛苦的。」天明臉色黯淡下來。

「這樣啊……」明彤小聲地搭了話,然而心中不免揣測著,「聽起來有內幕!」她很想多問些什麼,但她知道現在不是方便問的時刻。

「該跟妳說明一下工作內容了。」艾兒把煙捻熄,對明彤說。

 

待續...

                 *『飄飄委託事務所-阿飄限定』試閱 每週二、四、六晚上八點刊出

*試閱版本並非出版版本  如有出入以出版版本為準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