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夢2-試閱2.jpg

試閱1 試閱2 試閱3 試閱4 試閱5

……還差一點……」

等張婉筠回到十樓,她幾乎是「爬」進家門。

她費盡最後一絲力氣推開半掩的門,連鞋子都不想擺正,直接拎著牛皮紙袋躺在沙發上。

「這樣的運動量可以抵過跑一小時的山路了吧……我沒力氣再用跑步機了……」

張婉筠才想到跑步機,耳邊就傳來那個充滿活力的聲音。

嗶!今天的運動時間結束,明天請繼續努力。

什麼?九點了?我只是下樓拿個掛號而已,竟然花了一個小時?」張婉筠苦笑著,「雖然今天沒用到跑步機,但我也有好好『運動』了!

這時,門口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

一定是柏義回來了!」張婉筠試著站起來迎接陳柏義,但她已經累到沒力氣起身。

陳柏義進門後,提起手上的袋子開心地嚷著:「寶貝!我有買妳最愛的那家鹹酥雞喔!」

「不是嫌我胖嗎?怎麼還帶鹹酥雞回來……」張婉筠有氣無力的抗議聲自沙發傳出。

「想說我們好久沒一起吃宵夜了,才特別繞去買的……」陳柏義走近才看到癱坐在沙發上、滿頭大汗的張婉筠,「妳怎麼一副很累的樣子?嗯……看樣子,妳今天有乖乖使用跑步機喔!」

他欣慰地點了點頭,朝張婉筠比出「讚」的手勢。

張婉筠搖搖頭,「沒有,今天沒用……我會那麼累,都是為了你的掛號。」

她開始鉅細靡遺地描述著一個小時前所發生的事。

「嗯?是嗎?我回來的時候,電梯很正常啊!」

「咦!不會吧?怎麼可能馬上就修好了?」

「是啊!不然妳以為我怎麼上來的?」

「可、可是……我剛才真的……喔!大概是我倒楣,遇到它失常吧。」

「等等,這麼晚了,怎麼還會有郵差送掛號?那我的掛號呢?」

「就在這啊!沒看到嗎?」

「什麼都沒有啊!」陳柏義一臉疑惑地回答。

「怎麼可能?那麼大一袋你沒看到?」

張婉筠回頭想拿的時候,原本丟在沙發上的牛皮紙袋竟不見蹤影,甚至連她帶在身上的印章也沒看到。

她心頭一驚,立即衝進房間尋找,只見印章乖乖地躺在抽屜裡。

「這是怎麼回事?」

「妳是不是在沙發上睡著,做惡夢了?看妳滿頭大汗又有點恍神的樣子……快去休息吧!明天是假日,妳可以睡飽一點。」看到張婉筠衝進衝出,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陳柏義柔聲安慰。

張婉筠失神地看著陳柏義,她決定聽從建議,早點上床睡覺。然而躺在床上的她,腦袋就是停不下來。

不對啊!我明明有把印章拿給郵差,而且也從郵差那裡接過了牛皮紙袋,怎麼會不見了呢?我真的在做夢嗎?」張婉筠翻了個身,沉重的雙腳讓她無法認為剛剛發生的一切只是夢,「可是我的腳現在真的很痠啊……」

奇夢2-專屬分隔號.jpg

隔日,張婉筠被一股濃郁的咖啡香喚醒。她先在床上伸了伸懶腰,再起身整理一下儀容後走到客廳,看到陳柏義正在看報紙、吃早餐。

「怎麼不等人家就自己先吃了?」張婉筠用撒嬌的語氣質問。

「我看妳睡得很熟,捨不得叫妳。」

陳柏義放下報紙,眼尖的張婉筠注意到他穿著上班用的襯衫,「你今天怎麼穿襯衫……」

韓經理剛打電話來交代一些事情,所以今天要到公司處理一下。」

「怎麼休假還要工作啊?」張婉筠不高興地嘟著嘴。

陳柏義安撫地拍拍她的頭,「不要不開心嘛,只要加班半天就能弄完了。等我下午回來,看妳想去哪我都陪妳去,好嗎?」

「真的嗎?」張婉筠瞇著眼看他,心不甘情不願地說:「好!這是你說的,不准爽約喔!」

「嗯,沒問題!」陳柏義拍了拍胸脯,露出保證的笑容。「妳也可以趁這段時間用跑步機,說不定妳運動完,我就回來了!」

張婉筠想想也有道理,因此乖巧地點點頭,然後坐到沙發上,和他一起吃早餐。

 

陳柏義準備出門時,看到張婉筠在設定跑步機,他好奇地湊過去,「妳怎麼一口氣設定三小時啊?不怕肌肉痠痛嗎?」

張婉筠對著陳柏義皺皺鼻子,得意地回答:「你忘了我以前是慢跑健將啊?我只是最近沒運動而已,今天就展現我的實力給你看!」

陳柏義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口氣像在哄小孩似地說:「好好好!不過妳才剛吃飽,不要馬上運動,小心胃下垂喔!」

「我又不是小孩子,當然知道!你早點去早點回來啦!」

張婉筠邊說邊把陳柏義推出家門後,回頭繼續設定跑步機。

「反正等下時間到了機器也會提醒我,先去看電視吧!」

預定的時間一到,跑步機立即響起了提醒的語音,「跑步時間到了,跑步時間到了,請前來使用本機,目前距您所預定的目標還差一點五公斤。

咦?還差一點五公斤?我已經瘦了零點五了公斤嗎?」張婉筠不可思議地想著:「奇怪……我昨天沒用跑步機也會變瘦啊?算了,有變輕就好啦!繼續努力!」

雖然她對「跑步機如何知道她體重的變化」感到疑惑,但現在的她心思全放在「體重數字變少」的喜悅上,完全不想去探究。

「看來昨天那一趟,不管是夢還是現實,我都跑得不算冤嘛!」

張婉筠開心地站上跑步機,邁開步伐。

然而她似乎太高估自己的體力,她跑不到十分鐘便覺得累,於是果斷地走下跑步機,躺到沙發上休息。

今天就先這樣吧,不夠的運動量,明天再補回來好了。運動量本來就是要慢慢增加的,要先讓身體習慣才行!是我太貪心了,一口氣設定三小時……

就在張婉筠不斷地說服自己時,門鈴響了。

「一大早,會是誰啊?」

她從內門的貓眼看出去,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年輕男子站在走廊上,正四處張望著。

張婉筠打開內門,小心地詢問:「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不好意思,我是九樓之三的住戶,來收這個月的管理費。」年輕男子露出燦爛的笑容,口氣溫和有禮。

「九樓之三?怎麼沒印象看過他……」張婉筠狐疑地反問:「這個月輪到九樓之三啦?怎麼不是王太太來呢?」

「我媽她閃到腰,才叫我來收管理費。」年輕男子拿出一個鼓鼓的信封袋,上頭寫了「本月管理費」。

「哇!我怎麼不知道王太太有個這麼大的兒子呀!」張婉筠輕聲低呼。

她仔細端詳了一下他的臉,確實有點像王太太。

「我在外地唸書,只有放假才會回來……沒見過也很正常。」年輕男子不在乎地聳聳肩。

看著年輕男子落落大方的態度,張婉筠對自己的疑心感到不好意思,連忙打開大門,「抱歉、抱歉。我是最近才搬來的住戶,所以對鄰居比較不熟悉。你先在這邊等一下,我去拿錢。」

張婉筠轉身回房間拿手提包,當她再走出房間時,年輕男子竟然大喇喇地站在她家客廳,一手插在口袋裡,東看西看的,像在參觀博物館一樣。

「這人怎麼擅自進別人家,真是太沒禮貌了!我一定要去跟王太太告狀!」張婉筠有些不悅,「趕快給他管理費,讓他快點離開……」

她數了幾張鈔票要交給年輕男子時,突然,他從口袋裡抽出一把藍波刀。

他用藍波刀抵住張婉筠的臉,笑得十分燦爛,「這位小姐,我看妳還挺漂亮的。識相點就不要反抗,否則臉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喔……」

這突發狀況讓張婉筠不知所措,她顫抖著身子慢慢地往後退,而年輕男子則步步進逼。這時,年輕男子的腳被跑步機絆了一下,張婉筠趁機用力地將手提包甩向他的臉,他哀號了一聲,接著她使勁地把對方推開,倉皇地往外逃。

張婉筠身後不時傳來年輕男子的怒吼聲,驚慌的她不敢搭電梯,改衝向樓梯間,直奔一樓。

好不容易跑到大樓中庭的她鬆了一口氣,上氣不接下氣地想著:「這裡是公共場所,應該安全了吧……

「欸?怎、怎麼沒人!」抬頭環視中庭的她嚇了一跳。

此刻的中庭靜悄悄的,連平時會在這裡打太極拳的幾個老人都沒看到。不過她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因為年輕男子已經拿著藍波刀追來了。

「馬、馬路上,總該有人吧……找到人,就可以救我了……」

張婉筠直覺地往大馬路跑,可是沒跑幾步,她就愣愣地停下了腳步。

怎麼一輛車都沒有?也沒半個人?就算是假日的早晨也不會是這樣呀?」

 

婉筠到底碰到什麼極限的事?她又該如何脫險?

快。點。我。

還。有。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