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聖1.jpg

  穿越時空了!

  
  艾莉森想著,忍不住放聲大笑;她蹲坐在劇院門口的石階上,笑聲傳到路過行人耳中,引來不少人側目。


  太可笑了!


  上天和她開了一個好大的玩笑,如果這是夢境或幻覺,她希望能就此清醒過來。


  「妳還在這裡?」身後突然傳來男性的嗓音,艾莉森回過頭,滿面憂愁盯著來者。


  「是你。」看著貝多芬剛毅的臉龐,一瞬間艾莉森覺得自己實在是軟弱極了。


  「演出已經結束了,怎麼還不回去?」貝多芬來到她身旁,問道。


  「我……」艾莉森頓了半晌,答非所問道:「你真的是貝多芬?」


  貝多芬愣了一下,抿起嘴,對她的懷疑有些不高興,「不然我會是誰?」


  「十九世紀初的音樂家貝多芬?」她續問道。


  「是的。」貝多芬為她的說法感到奇怪,不耐地搔了搔頭,「如果妳打算待在這裡便待在這裡吧,我先走了。願主保佑妳。」


  說完,他捧著厚重的譜子走下石階,身影消失在轉角處。艾莉森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嘆了口氣,頓時想起剛剛見到他時感到眼熟的原因──那張臉她幾乎從小看到大;艾莉森四歲開始上鋼琴課,鋼琴老師家掛著一幅貝多芬的肖像,入門後映入眼中的便是貝多芬嚴肅的臉。縱然肖像與真人有細節上的差異,整體仍看得出是同一個人。


  「天……那是貝多芬本人!」艾莉森喃喃道。


  對她來說,貝多芬是個不真切的人物,除了留給後世的遺作證明他曾經在歷史上佔了一席之地外,他的生平在艾莉森心目中幾乎與虛構的故事無異。

 

  天色漸漸暗下,艾莉森望著街上逐漸稀少的行人,嘆了一口氣,不知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妳竟然還在這裡?」艾莉森定睛一瞧,竟是不久前離去的貝多芬。


  「你怎麼回來了?」艾莉森疑惑地瞅著他。


  貝多芬尷尬地咳了一聲,避開她的目光,解釋道:「我想一個年輕女孩子獨自逗留在外頭不是很妥當,有些放不下心,便回來了。妳果然還在這裡。」
  「噢……」艾莉森垂下眼,「對不起,我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只能一直坐在這裡。」


  「妳是不是離家出走?」貝多芬坐到她身旁,問道。


  艾莉森飛快地看他一眼,反問道:「你覺得我像嗎?」


  「我只是隨意猜測。」貝多芬睨眼打量她一番,問道:「妳從什麼地方來?」


  「我……」她咬了咬下唇,猶豫半晌,說道:「我不清楚。」


  「妳不願意對我說嗎?」貝多芬只道她不願意答,於是換個問題,「妳在這裡做什麼?」


  「我不知道。」艾莉森誠實答道。


  「妳為什麼沒有家?」


  搖了搖頭,艾莉森沉默不語。這副模樣勾起了貝多芬的惻隱之心,沉吟半晌,貝多芬說道:「妳是不是碰到了困難?說出來,或許我幫得上忙。」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明白怎麼會來到這裡,也沒有地方可以回去。」艾莉森埋首在拱起的雙腿間,輕聲說道。


  「為什麼?什麼原因使妳無處可去?妳什麼都不說,我無法幫助妳。」貝多芬開始有些不耐煩。


  「這……」艾莉森見他蹙起眉頭,卻不認為解釋後能令他明白她的情形,只好撒謊道:「謝謝你的好意,我什麼都說不了,因為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貝多芬一愣,換個問題問道:「那麼妳打算一直坐在這裡?
  艾莉森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沒有任何想法。」


  「哦……」貝多芬望著她,打算就此離去,不願惹上麻煩,但是良心卻使他遲遲移動不了腳步;他心中掙扎許久,良心最終戰勝了其他情感,於是貝多芬說道:「妳一直坐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到我的公寓吧,我再替妳想辦法;妳可以住在那兒,直到妳想起妳的家在哪裡。」


  「不,謝謝你的好


  艾莉森正打算拒絕,整個人卻被貝多芬拉起身。他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沒有惡意,妳不要害怕,我是路德維希貝多芬,妳是──?」


  「艾莉森。」她簡短答道。


  「艾莉森?」


  「是的。」


  「請隨我來。」貝多芬領她轉個彎,穿過數不清的街道,走入一棟紅色的公寓。「這裡就是我的住處。」


  屋內陳設簡單,窄小的前廳連著餐廳,中間有一條小走道,兩側有三道房門,走道的盡頭通到一座陽臺,出了陽臺,旁邊有一條小石梯通到種滿鮮花的中庭。


  艾莉森隨著貝多芬走入前廳,裡頭擺著一架鋼琴、一張小圓桌,還有散落一地的樂譜,不論是琴上或桌上,也都有好幾張筆跡凌亂潦草的譜子。

 

後天同一時間,

讓音樂時光機帶我們一同穿越時空愛上......

《樂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