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本在神戶地區的療養院擔任護理師的小林杏,夢想著在大醫院裡當護士,卻苦無機會。小林杏的學姐黑田遙準備離職,打算推薦她接替自己在東京誠仁會醫院的護士工作。只是,在誠仁會醫院裡有個罹患糖尿病,卻不時偷跑出去吃紫芋饅頭的老先生。若能順利成為護士,小林杏是否有辦法應付這種不配合的病人?

 

黑田遙與小林杏告別後,大約在早上十點左右回到東京。她回家換了套衣服,便提著在神戶買的土產,往誠仁會醫院的方向前進。黑田遙希望自己能趕上泉護士長的午餐時間,趁著這個空檔,向泉護士長表明自己決定辭職一事。

還沒走到醫院門口,黑田遙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踏出大門,往另一個方向緩緩移動。

黑田遙趕緊跑上前去,「中田老先生!」

背對著黑田遙的身影並沒有搭理她,繼續往前走。

黑田遙擋住他,「中田老先生,不是快到午餐時間了? 您要上哪兒去呢?」

中田老先生一言不發,繼續往前走;黑田遙如同一隻跟屁蟲,不但緊跟著中田老先生,還不斷地問他到底要去哪。

走過三條街之後,中田老先生再也忍受不住黑田遙的騷擾,轉過身往回走,黑田遙靜靜地尾隨在中田老先生的身後。兩人才剛踏出五樓病房的電梯時,便聽到柳澤護士激動地喊著:「中田老先生! 您跑去哪兒了? 可別再嚇我了!」

聽到柳澤護士驚呼聲的泉護士長趕緊從護理站走出來,看著身穿外出服的中田老先生,心裡很不高興。

「不是跟您說過,用餐時間到了嗎?」泉護士長實在看不慣中田老先生任性的行為,忍不住唸了一句,然而,中田老先生根本不理會,逕自走回病房。

不過,大家一看便明瞭,是黑田遙將中田老先生「押回」醫院的。

「黑田護士,妳不在這幾天,我們可是忙翻了,連院長都問起妳呢。」聽到這,黑田遙知道現在並不是提離職的好時機,只好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對不起。」

「這也不是妳的問題。不過,最近中田老先生偷溜出去的次數愈來愈多,院長讓我們務必看緊一些,別出了亂子。」

黑田遙有氣無力地回答:「好。」

泉護士長注意到一向幹勁十足的黑田遙似乎有心事,於是主動詢問:「黑田護士,妳還好吧?」

「嗯……」黑田遙準備要開口時,卻被松島護士尖銳的高音給打斷。

「既然黑田護士來了,那我今天就提早下班囉! 先去做個臉,睡個午覺,再去參加晚上的聯誼」

  

=*=*=*=*=*=*=*=*=*=*=*=*=*=*=*=

 

松島護士今年三十六歲,是位美麗的熟女。身材勻稱、五官精緻、講話嗲聲嗲氣的她,特別懂得掌握男醫師們的心。不過,號稱俊男殺手的她,卻一直沒有固定交往的男朋友,不知是她花心,換男友如同換衣服一樣快,還是她在男人眼中只是一個玩伴。

泉護士長比松島護士大六歲,性格保守、就事論事、裝扮樸素,私底下絕對不跟男同事單獨外出,也不亂開玩笑,與松島護士有著一百八十度的差別。雖然這兩人都是資深護士,表面上看起來相安無事,但私底下卻相當厭惡對方,這是醫院人盡皆知的事。

黑田遙知道她不在的三天,是松島護士幫她頂替夜班的,所以她並不介意幫松島護士頂兩個小時的班。

晚餐時間剛過,今井院長獨自來到 502 病房前,敲了敲門。

「進來。」

「晚上好。晚餐吃得還好嗎?」

中田老先生放下手上的報紙,望著今井院長,「有東西吃就要感激了,哪還會有好吃跟不好吃的差別?」

雖然中田老先生的語氣很差,但是聽到這句話的今井院長卻感到特別熟悉溫馨,因為這是中田老先生教會他的第一個人生真諦:勤儉愛物,絕不能浪費一粒米一口水,否則就對不起上天的憐憫慈愛了!

年幼時跟著中田老先生在南洋生活十多年的今井院長,曾和中田老先生過著一段半乞討的生活。每次如果多討到一些白米飯,中田老先生從不浪費,總是會將飯再煮成粥,這樣就可以多吃兩天。

當時,中田老先生經常對四歲還不到,低著頭認真扒飯吃的今井院長溫柔地說:「慢慢吃,別噎著了。」自己卻撿拾起掉在地上的飯粒,放入嘴裡,咬得特別香甜。

當時的今井院長還以為這位剛認識的叔叔喜歡吃沾到泥的飯粒,等到年紀稍長,才知道連自己都無法養活的中田老先生,只為了和父親的情誼承諾,義不容辭地收養成為戰後遺孤的自己,把最好的東西都留給了他,而且一直視他如己出。

「傻傻地站在那兒想什麼呢?」中田老先生冷冷地問一句。

回過神的今井院長,輕聲地問:「聽說您今天又出去了?」

中田老先生回瞪一眼,「我雖然是個病人,但我還是有四處走動的自由!」

「那是當然的,可是請您不要再吃甜食了,從前幾天檢查報告上的數字來看,您的病情正在惡化當中。」

「惡化? 那代表我需要更努力地吃和菓子,因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您……唉! 中田叔叔,我拜託您,別再折磨自己的身體。」

「我到現在還沒死,就是為了留著命來吃和菓子的!」

「我知道,可是……

「出去吧! 別礙著我看報。」

中田老先生揮手對院長下了逐客令,今井院長無奈地鞠了個躬,恭敬地離開病房。

 

=*=*=*=*=*=*=*=*=*=*=*=*=*=*=*=

 

今井院長在走廊上巧遇黑田遙,特別囑咐她要好好照顧中田老先生。看黑田遙欲言又止的神情,今井院長主動開口:「若是有事要說, 那就和泉護士長一起來找我。」

黑田遙以私人因素為由,將辭職信函直接遞給今井院長。泉護士長感到非常訝異,她完全沒想到,一向視工作如命的黑田遙,現在竟然說出要回去陪老公、準備生孩子這一類的話。

育有一子一女的今井院長並不訝異,淡淡地說:「我贊成妳的想法。不過,以醫院的角度來看,卻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

泉護士長焦急地說:「是啊! 妳離開的話,中田老先生該怎麼辦?現在能接近他身邊的就只有妳和松島護士、柳澤護士而已,其他的護士不是被罵走,就是被嚇跑,根本沒有人能頂替妳的位置……

沒給黑田遙接話的機會,泉護士長劈哩啪啦接著說:「還有,其餘那幾個有錢有勢的長期病人,比皇帝還難侍候,妳就這樣走了,讓我臨時去哪兒找合適的人來輪班?」

今井院長非常瞭解泉護士長的擔憂,不過,表現再好的員工,也有請辭的權利,更何況,擠破頭想進東京誠仁會的護士多到無法計算,立刻聘請到一位護理人員並不是問題,只不過,新來的護士有多大的能耐,才是他考慮的重點。

黑田遙不太好意思地開口問道:「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能不能說?」

今井院長與泉護士長幾乎是同時點了頭。

「我想推薦一位大學時期的學妹來這裡上班,她非常優秀,我相信她一定能勝任這份工作;這是她的履歷表。」

今井院長拆開信封,取出履歷表,仔細地讀完之後,遞給身旁的泉護理長。

看完小林杏履歷表的今井院長一直保持沉默,心裡不斷做著各方面的考量。反倒是泉護理長想都沒想,便搶先表達了意見。

「這位……小林杏小姐,並沒有在正式醫院工作的經驗?」

「是的,小林學妹從學校畢業之後,一心一意想進神戶大學附屬醫院就職,但是當時醫院並沒有職缺;等了半年之後,因為經濟方面的壓力,她便選擇在老人安養中心任職,而這一待就是五個年頭。」

泉護士長不高興地反問:「這樣的新手,可以應付得了五樓跟六樓的病患嗎?」

「小林學妹對老人很有辦法的,而且她在安養中心擔任的是護理師,長時間跟在駐診醫師身旁工作,並不算完全沒有醫護經驗。」

「安養中心跟醫院的環境不同,這一點妳應該很清楚!」泉護士長怎麼也想不通,精明的黑田遙怎麼會介紹這樣一個菜鳥給他們。

今井院長靜靜拿起履歷表,又仔細地看一遍,淡淡地問了一句:「安養中心的工作是幾點下班?」

「四點半,不過小林學妹都會等老人們安頓好之後才離開,所以時間上不好說。」

「好,我知道了。妳的辭呈我收下了,按照規定,一個月後妳才能離職,不過我看妳歸心似箭,那就做到這個月底吧! 還有兩個星期,沒問題吧?」

「謝謝院長。」

「至於醫院是否採用小林杏,我還需要時間考慮。」

「謝謝院長。」

黑田遙先行退出院長室。留下來的泉護士長,再次表達自己的想法,認為沒有經驗的小林杏,是絕對不可能勝任的。

「黑田護士在醫院工作近七年,她的工作表現,妳也很清楚。而且,她熟悉醫院的狀況,所以我相信她不會隨便推薦一個學妹給醫院,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泉護士長,我知道妳擔心的地方,而且以後少了黑田護士這位得力的助手,會更加辛苦。不過,我相信以妳的能力,一定有辦法克服的。」

一直以來都在心裡偷偷暗戀著今井院長的泉護士長,聽到院長體貼的鼓勵,整個人感覺飄飄欲仙,立刻一展愁眉,微笑著離開院長室。

 

=*=*=*=*=*=*=*=*=*=*=*=*=*=*=*=

 

清晨五點,急促的救護車警笛聲畫破本有的寂靜;一輛救護車停在東京誠仁會醫院的急診大門前,救護人員與醫院的醫師護士們,倉促地把擔架上的病人合力推進院內。

救護人員用如同機關槍掃射的速度,念著:「血壓 78/35,心跳 40,重度昏迷。」

泉護士長握著病人冰冷的手,大聲地喊著:「中田老先生,中田老先生!」

值班的柳澤護士趕緊打電話給今井院長,報告現況。

「讓值班醫師聽電話。」今井院長聽完值班醫師說明,迅速指導救治方式。

接下來,今井院長立即開車趕往醫院。「爸媽,您們在天有靈,一定要保佑中田叔叔平安無事,拜託了!」

握著方向盤的雙手,不自覺地顫抖,今井院長猛踩油門。他的心跳加速,突然想起好久以前的事情。

高二那年夏天的一個颱風夜,中田老先生開著車,載著連續發高燒好幾天不退的今井院長,四處求醫,卻沒有醫院敢收情況危急的他。中田老先生不停地將他揹下車,又扛上車,奔波了一整個晚上,終於有一間英國醫院願意收留他,可是這間醫院卻對當時已稍有積蓄的中田老先生漫天喊價,最後,中田老先生幾乎用盡全部的財產,才將莫名罹上怪病的今井院長搶救回來。

出院之後,今井院長認為是自己的存在,害好不容易脫離貧困的中田老先生再次跌入深淵;也因為自己這個毫無血緣的拖油瓶,讓中田老先生一直找不到結婚的對象。

於是,青春期的今井院長決定「當一次大人」,留下一封告別信後,悄悄地離開中田老先生。

沒想到,中田老先生花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找到了十幾歲的他,帶他回家。中田老先生並沒有責備他,反而向他道歉道:「從今天起,又要讓你過苦日子了。或許你不喜歡,但是拜託你配合一下。」

中田老先生語重心長地接著說:「我答應過你的父親,一定會讓你繼承他的遺願,成為一位醫生……拜託你了,就可憐可憐我們這兩個為國奉獻的男人,再跟我過幾年日子,好嗎?」

今井院長記得自己當時什麼都沒說,只是緊緊地抱著頭髮半白的中田老先生,默默地對天發誓:「從今天起,他就是我的爸爸!」

仍穿著家居服和拖鞋的今井院長匆忙衝進急診室,泉護士長立即幫他套上白袍與口罩。他對正跟死神搏鬥的中田老先生大聲喊著:「您不能就這樣走了!」

幾年前,某報章雜誌曾爆料,東京誠仁會醫院的今井院長,雖然對外宣稱從小父母雙亡,但他其實是個私生子;消息也指出,今井院長的生父,是一位姓「中田」的富豪。醫院裡的醫護人員對這個報導多少有耳聞,不過基於對今井院長又敬又畏的心態,所以在表面上,都選擇「漠視」這個謠言。

然而今井院長對任性的中田老先生總是束手無策,所以大家都在背後私語,討論著中田老先生應該就是雜誌所指的「院長的父親」。長久以來,今井院長對於這個傳聞沒有否認,也不承認,但是今天在急診室裡目睹今井院長失控大喊的這一幕,在場的醫護人員們幾乎都認為,雜誌的報導應該屬實。

今井院長與值班的醫師用盡了各種方法,搶救了約莫半小時,中田老先生總算恢復正常心跳,血壓也漸趨正常。今井院長一路護送中田老先生回病房,並且交代泉護士長細心照顧,稍有異樣,就要立刻通知他。

泉護士長與柳澤護士,剛才忙得沒有空思考,但是現在回想起來,腿都軟了。

「真的是差一點,就……

剛走進護理站打卡的松島護士,聽說了剛才發生的緊急事件,她心裡暗自竊喜,還好昨晚值夜班的不是她。

泉護士長看見松島護士一早就打扮得花枝招展,走起路來扭腰擺臀,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火氣立刻衝上來。

「妳們兩個,給我聽好了! 從現在起,要是讓中田老先生再偷溜出醫院,妳們就立刻革職處置!」

松島護士本來要辯解這次的錯不是因她而起,但是顧慮到跟她有革命情感的柳澤護士立場,便沒有頂撞回去;不過,她理直氣壯地說:「只有我們兩個人輪班,是不是不公平啊? 別層樓都有五六個護士在輪班,為什麼我們只有兩個人? 而且我們照顧的都是些尊貴的病人耶!」

泉護士長也不是個軟柿子,「妳們領的薪水跟別人拿的一樣低嗎?」

剛生產完三個月的柳澤護士天生怕事,趕緊出來當和事佬。「泉護士長,您應該也知道,中田老先生不同於一般的病人,特別難侍候,花在他身上的時間是其他病患的好幾倍。而且,自從黑田護士離開之後,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真的很難應付。」

「這個我也清楚,所以從後天開始,會有一位新護士加入。她年紀輕、經驗淺,妳們可要好好的指導她。」

松島護士與柳澤護士聽到有新人要來,心裡各自打著算盤。

中午時,松島護士對柳澤護士說:「等新人來之後,中田老先生就交給她吧!」

柳澤護士即刻拒絕道:「不行啦,新來的年輕護士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我們都還不知道,萬一她弄巧成拙,該怎麼辦?」

「我們可以訓練她啊! 就像我們之前教導黑田遙一樣。」

「可是……

失去耐心的松島護士問柳澤護士:「難道妳不想早點回去陪兒子?」

「當然想,我連現在都在想我的寶貝兒子。」

「那就聽我的,準沒錯!」松島護士眨眨眼笑著說。

松島護士已經被中田老先生搞得很厭煩,而且她本身根本不喜歡醫護工作,當護士是因為一心一意想當個享福的醫師娘,但是已經三十六歲的她,至今還未釣到金龜婿,所以她只好更積極地參加聯誼活動,希望自己能儘快嫁出去。

當天夜裡,今井院長親自守候在仍處於昏迷狀態的中田老先生身旁。天快亮時,中田老先生總算睜開了眼睛,輕聲喚了坐在病床邊看書的今井院長一聲。

「您醒了。」

今井院長幫中田老先生仔細檢查一遍,「接下來幾天,請您務必好好休息。」

他幫中田老先生將棉被蓋好,「那我先告退了。」

出乎中田老先生的意料,今井院長對於他私自外出的動作,竟沒有多加追問或責備。當今井院長打開房門準備走出去時,中田老先生開口,說了一聲:「很抱歉。」

今井院長沒有回頭,也沒有答話,只是輕輕地關上房門。他走向護理站,交代值夜班的泉護士長,務必謹慎小心。

 

=*=*=*=*=*=*=*=*=*=*=*=*=*=*=*=

 

小林杏正到東京街頭閒逛。她從住家沿路走到東京誠仁會醫院,看著醫院的招牌,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激動。等了五年,她的夢想將在明天實現——成為大醫院的正式護士。

「要是太鼓也能來,就更好了。」小林杏不自覺地開始思念起遠在神戶的吳泰古。於是,她順手將醫院的招牌用手機拍下來,傳送給吳泰古。

收到照片後,正在值班的吳泰古,偷溜出辦公室打電話給小林杏,「想我了?」

「才不是呢! 我是讓你看一下我上班的環境。」

「是炫耀吧?」

「沒錯,那又怎樣?」

「對了,要把我送的戒指戴起來喔! 東京有很多壞男人,小心別被騙了。」

「呵呵歲數大的男人最喜歡我這種女人了,就算戴了戒指也沒用。」

「說得也是,那該怎麼辦?」

小林杏忍不住笑了出來,「還有,別忘了,我還沒決定要嫁給你。」

「對耶,我還在等妳這位美女的救贖。」

「呵呵,太鼓,你不是在值班嗎? 還是趕緊回去工作吧!」小林杏雖然還想繼續聊下去,但顧慮到吳泰古正在上班,不得不結束對話。

「嗯,明天晚上我打給妳,加油!」

小林杏依依不捨地掛上電話,再次看著醫院的招牌,「我一定會努力的!」

 

未完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想知道完整故事,

請到各大電子書平台搜尋『和菓子約束』。

(陸續新增中...)

MagV雲端書城

Pubu電子書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