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有「真愛」嗎?那會是什麼味道?

    小林杏為了一圓護士夢,同時也因為對遠距離戀愛的憂慮,拒絕了臺籍男友吳泰古的求婚,單身到東京的大醫院就職。

    在東京的小林杏碰上一位棘手的病患——中田誠仁老先生。明明已經重病纏身,為什麼中田老先生還是屢次偷溜出醫院買「紫芋饅頭」這種和菓子?在小林杏的真誠付出下,中田老先生說出延續半個世紀以上的愛情記憶......

    中田老先生追尋的「她」是不是還在等待?小林杏和背景迥異的吳泰古之間會不會有未來?和菓子裡深藏的,是幸福的味道嗎?

 

主要人物介紹

 中田老先生:

年約八旬的老者,個性孤僻怪異,不喜與人交談,個性執著,非常難溝通。罹患糖尿病,高血壓與心臟病,五年前從市區一所高級的老人中心緊急送入醫院急救,自此之後,因為身體的關係,便一直居住在醫院的單人病房中。從不對外說私事,醫生護士們只知道他是一位,錢財多但是沒有親人,脾氣古怪,難相處,偏愛甜食的老先生。

 小林杏:

二十四五歲。約一米六五的身高,眼睛如同杏子一般,大大圓圓的。心地善良,思想單純的年輕護士。從護校畢業之後,曾在看護中心工作過兩年,年初因為學姊的介紹,而得以順利進入,夢想已久的大醫院工作。不過,選擇了理想的工作,意味著與台灣籍男友吳泰古分開。

 吳泰古:

暱稱(太鼓,たいこ)。三十二三歲。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家中四代單傳,擁有自家的醫院。台灣當完一年實習醫生之後,便到日本留學,在大學的圖書館巧遇正在找書籍做報告的小林杏。兩人一見鍾情,相談甚歡,進而發展為男女的情感關係。然而,兩人因國籍的不同,對於未來總是抱著「不安感」。為人個性憨厚,心思縝密。

 和果子宣傳2    

 

 

「神戶市第三老人安養中心,第十五屆的迎新大會,即將開始,恭請各位嘉賓入座。」安養中心的負責人——安妮,用生澀的日文拿著麥克風廣播。安妮是一位從巴西回來的日裔,自信十足的她,非凡的氣勢往往讓人忽略她不流暢的日文語法。

十幾位高齡的老爺爺和老奶奶們,在護理師與看謢人員的陪伴下,來到大廳,交頭接耳地等待安妮介紹新加入的朋友——七十八歲,來自鄉下的渡邊奶奶。

然而,過了約莫十五分鐘,仍然不見渡邊奶奶現身。安妮只好親自到房間請渡邊奶奶出席;沒想到渡邊奶奶一見到安妮混血的臉孔,竟然驚慌大哭,直吵著要回家。

束手無策的安妮趕緊回到大廳,拉起中心裡最年輕的護理師——二十七歲,笑容甜美、個性溫柔的小林杏,跑向渡邊奶奶的房間,「這個,沒辦法,她怕我,我也怕她,交給妳處理。」

安妮將小林杏推向房內,輕輕地掩上門,躲在門外等候消息。

小林杏先向負責照護渡邊奶奶的看護阿姨點頭打招呼,然後仔細觀察了一下剛搬進來的渡邊奶奶房間裡的佈置,還有渡邊奶奶手裡拿著的「櫻桃小丸子」布娃娃;然後,她緩緩地蹲下來,慢慢地往渡邊奶奶的輪椅靠過去,用櫻桃小丸子的語調,大聲地對渡邊奶奶打招呼。

渡邊奶奶帶著又害怕又驚奇的眼神,看著蹲在她腳邊的小林杏。

「渡邊奶奶,您好。您喜歡小丸子吧?我也喜歡,外頭有好多爺爺奶奶也喜歡小丸子,我們一起來唱小丸子的歌,好嗎?」

渡邊奶奶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不過已經完全停止哭鬧。小林杏一邊大聲哼著櫻桃小丸子的主題曲,一邊趁勢將渡邊奶奶推往大廳;在場的老人家們與工作人員,也跟著一起唱起歌來。渡邊奶奶雖然一直緊握著小林杏的手不放,但是在她的臉上,已經能看見淡淡的笑容。

中心負責人安妮遠遠地看著小林杏與老人家們之間的互動,她心裡清楚,護理系科班出身的小林杏,在這兒工作是大材小用,也明白小林杏想成為一名大醫院裡正式護士的夢想。不過,她還是自私地期望聰敏機靈、善體人意的小林杏,能夠永遠留在此工作,一直當她的員工。

 

原本四點半就可以下班的小林杏,為了讓好不容易卸下心防的渡邊奶奶更快融入這個新的生活環境,所以她一直陪伴在渡邊奶奶的身旁;等到晚餐時間結束,她才到更衣室換衣服,拎起皮包,往中心的大門移動。

剛走出中庭,保安警衛就遠遠地在花園的另一端朝她擠眉弄眼。一向輕易懂得老

人家心意的小林杏,對中年保安打的暗號,可是有看沒有懂,保安只好三步併兩步地跑向小林杏,「小林小姐,兩個小時以前,門外就來了一個行動詭異的女人,她不斷看手機,又一直朝中心看,會不會是來找麻煩的?」

「您問她來意了嗎?」

「沒有……

「喔?」

「那個女人長得很漂亮…………我對美女,沒有辦法啊!」

小林杏心想著:「那我肯定長得還好。」

「好吧,那我出去的時候,順便問一下好了。」

保安人員緊跟在小林杏的後頭,走過花園,但是等小林杏一出大門,保安人員立刻把大門鎖上,躲進保安室裡,對著小林杏輕聲喊道:「小心喔!」

小林杏無奈地點點頭,朝那位戴著黑色大墨鏡、穿著一襲紫紅色胸口開深V貼身洋裝、踩著黑色細跟高跟鞋、肩披深藍色圍巾,裝扮如明星般亮眼的可疑人物走去。

小林杏沒走幾步,對方便神速地飛撲過來,緊緊地抱住小林杏,嚎啕大哭。

受到驚嚇的小林杏奮力地想抽身,卻被摟得更緊;保安室內的保安人員見狀,趕緊拿起警用棍棒,衝了出來。

「杏! 都是妳幹的好事! 都是妳害的,看妳要怎麼補償我!」

……學姊? 遙學姊? 妳是黑田遙學姊!」小林杏從她的哭聲與歇斯底里的怒罵聲中,聽出眼前這位火辣妖艷的女子是大學時代和她同居兩年,無話不談的親密好友,比小林杏大兩屆的學姊—黑田遙。

「杏,妳快點說! 妳現在要怎麼對我負責?」從墨鏡底下,滑落混合了睫毛膏的灰色淚水,和著透明的鼻水,漸漸逼近黑田遙的上唇。

小林杏趕緊拿出手帕,遞給痛哭流涕的黑田遙。

保安人員緩緩地接近,他清了清喉嚨,嚴厲地問:「發生了什麼事?」

「你沒長眼睛,還是沒看過女人哭?」黑田遙邊哭邊對著保安人員大吼,引來路過行人們的指指點點。

「保安大哥,對不起,這是我朋友,您不用擔心。」

小林杏一邊向路人和保安人員低頭賠不是,一邊拉著黑田遙往人少的方向移動。

途中,黑田遙甩開小林杏的手,「哭,犯法了? 還是做錯事了? 為什麼要跑? 告訴我,為什麼我們要這麼窩囊?」

從剛才在老人安養中心外頭的舉動,小林杏早已知道,黑田遙學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否則穩重內斂、美麗優雅的黑田遙,絕對不會在大街上哭哭啼啼,更不會對初次見面的人大聲說話。

「對不起……遙學姊,都是我不好,那……妳要我怎麼補償妳?」

「我餓了,帶我去神戶最貴的餐廳,由妳買單。」

小林杏一口同意,立刻帶黑田遙到市區一家有名的義大利餐廳,任憑黑田遙瘋狂地點菜,還把紅酒當水喝。

「杏,買單吧! 這裡的東西吃膩了,我們換個地方。」

「遙學姊,妳喝醉了,我打電話讓黑田學長來接妳回家。」

「呵呵杏,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小林杏想了一會兒,搖搖頭。

「今天是我和黑田徹平結婚五週年的日子。」

「恭喜學姊! 那我不陪妳了,要不然黑田學長可是會嫌我愛當電燈泡的。」

  黑田遙嫵媚地將長髮往後一撥,「哈哈,他不會介意的。」

「妳特地從東京回來,不就是為了跟學長一起慶祝嗎? 我在場,不合適吧?」「合適! 再合適不過了……不說了,把帳單拿來,我刷卡結帳吧!」

喝了半瓶紅酒的黑田遙彷彿重生一般,沿途上有說有笑,領著小林杏到了一家甜品專賣店。黑田遙一口氣點了五個日式糕點和五個西式糕點,開心地吃了起來。

「對了,妳還跟那個臺灣男朋友—太鼓在一起嗎?」小林杏害羞地點點頭。

「你們倆都交往這麼久了,沒有進一步的打算嗎?」

……

「妳還在煩惱太鼓終究會回臺灣這件事? 要是妳不想去臺灣,那就早早分手吧,遠距離戀愛,不會有好結果的!」

「啊? 學姊以前不是說,太鼓是個好男人?」

「就因為是好男人,所以更容易招蜂引蝶,一不留意,可就被別人搶走了。」

黑田遙說中了小林杏的心事,讓小林杏突然沉默不語。   

黑田遙隨意吃了幾口糕點之後,便嚷嚷著:「太甜、太硬、不好吃、感覺不對!

唉唉小林杏啊! 小林杏! 妳們小林家的糕點真是害人不淺,害我現在吃什麼甜食都不對味。」

「呵呵,自從外婆病了之後,家裡便很少做糕點了,妳就別再掛念了!」

「妳怎麼不學啊? 說不定可以用它來抓住太鼓的心。」

「哎呀太鼓的心,早就被我媽跟外婆給拴住了!」

黑田遙一邊大笑,一邊在信用卡帳單上簽字;出了店面之後,便拉著小林杏往下一個地點前進。

「走吧! 學姊請妳喝酒。在正式離婚之前,我一定要刷爆他的卡!」

  小林杏將如杏子般圓滾的眼睛睜得更大,盯著一副無所謂模樣的黑田遙,「離婚?遙學姊跟黑田學長嗎?」

黑田遙不語,逕自往前走。小林杏看著學姊修長的背影,心中出現了隱隱的哀愁,與一絲疑惑。

她們走進了一家在地下室的鋼琴酒吧,裡頭的客人大都屬於白領階級,氣氛優雅,格調高貴,聽不見任何酒醉喧嘩的聲音。

黑田遙點了一杯琴酒,小林杏卻點了一杯柳橙汁。

黑田遙發現小林杏在短短的三個小時內,已經查看了四五次手機,忍不住開口:「妳在等太鼓的電話? 還是妳晚上出來跟朋友吃飯,需要得到男朋友的許可?」

「不是……」小林杏尷尬地回答,卻沒有對黑田遙坦白,她和吳泰古約定好,不見面的那一天,必定會通電話。

「好吧,那這電話由我來打吧!」

「咦?」

「喝醉酒的兩個美麗年輕女人,總需要一個護花使者吧? 當然要打電話叫太鼓來保護我們。」黑田遙從小林杏手裡搶走手機。

小林杏趕緊拿回來,「要是太鼓在,我們就不好說悄悄話了,等晚一點再打吧!」

「妳啊小林杏,妳這個鬼靈精的小妮子,把忠厚老實的太鼓吃得死死的,太鼓真是太可憐了。」

「遙學姊,妳喝醉了!」

「杏,太鼓是個好男人,妳一定要抓緊一點,否則可是會被搶走的。老實說,像太鼓這樣英俊高大、聰明過人、家世背景樣樣強的男人,連我也心動;況且,我現在可是單身貴族,很缺男人的。」

小林杏清楚黑田遙所說的話不止是在開玩笑,也是在提醒她要好好把握;但她現在好奇的是,遙學姊與黑田徹平這一對幸福班對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連續灌了幾杯雞尾酒之後,黑田遙終於說出,是丈夫黑田徹平主動提出離婚的,因為黑田徹平有了外遇,愛上了別的女人。曾經當過黑田夫妻伴娘的小林杏,認為這應該只是因為誤會而引起的夫妻爭執,還不至於到要離婚的地步。

在小林杏的認知中,黑田徹平從學生時代開始,不管婚前婚後,都一直深愛著遙學姊。遙學姊不僅外表亮麗,成績也十分優秀,還未畢業就被東京誠仁會這間享譽國際的貴族醫院內定為正式員工。

黑田徹平畢業後,在神戶市的製藥公司當業務,所以與在東京工作的遙分隔兩地。經過一年多的遠距離戀愛,兩人決定結婚,黑田徹平答應讓遙繼續待在東京誠仁會工作,過著週末夫妻的生活。

「如此具有包容力的愛情,怎麼可能說離就離? 肯定是有誤會!」深深被黑田夫妻愛情史所感動的小林杏,根本不相信黑田遙所說的話;況且,他們夫妻倆還是小林杏心中「最佳夫婦」的人選呢!

 

=*=*=*=*=*=*=*=*=*=*=*=*=*=*=*=

 

次日的中午午休時間,小林杏撥了電話給吳泰古,大略敘述了黑田夫婦的事,並且告知吳泰古,她今晚會陪遙學姊一起吃飯,所以沒辦法赴約。吳泰古深知小林杏與黑田遙的交情,也知道小林杏一直把黑田夫婦當作理想的夫妻楷模看待,發生了這種事,她所受到的打擊肯定不小;吳泰古不禁擔心,小林杏與自己的關係會不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當天晚上,黑田遙告訴小林杏,她決定辭去東京誠仁會的工作,搬回神戶生活。

「我想了很久,當初是我太過自私,為了我自己的工作,讓徹平獨自留在神戶。結婚以後,徹平其實希望我辭去東京的工作回到神戶上班,或者當個家庭主婦,在家相夫教子;但是我只顧慮到自己的面子、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感受,堅持留在東京……正是因為我的任性,才會導致婚姻的失敗。我愛徹平,我不想放棄他,所以我要回到神戶生活,等他回頭。」

小林杏難過地說:「學姊,妳又何必呢? 學長他都已經……

「放心好了,我向來不會做委屈自己的事情。我只是要確認,徹平是真的不愛我了,還是只是一時的迷糊。」

「學姊……

「對了,這是我今天簽約租下來的公寓,下個月初,我就會搬過去住。」

小林杏看了一下地址,「離這裡很近啊,為什麼不乾脆跟我一起住在這兒?」

「這裡有太多的回憶,況且,我也不想當電燈泡。」

「學姊!」

「杏,太鼓確定將來要回臺灣生活?」

小林杏點點頭,「他是四代單傳的獨生子,肯定會回臺灣接掌家族的綜合醫院……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而已。」

「杏,如果他去臺灣,妳會跟去嗎?」

「這……老實說,我還沒想過……不,應該說,不敢想。因為我不知道去了那裡能做什麼……而且,我的夢想也還沒實現,我不想就這樣……放棄。」

「妳的夢想? 是指成為正式護士這件事?」

「嗯,我從小到大就只有過這麼一個夢想。」

「杏,我不知道該不該提,但是我知道妳是個聰明的女孩,肯定懂得取捨。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可以試著把妳的履歷表遞到東京誠仁會醫院。」

小林杏整個人跳了起來,「真的嗎? 學姊任職的那間貴族醫院?」

「不過,私立醫院和公立或大學附屬醫院不同,這一點妳應該多少知道。」

「我知道,誠仁會不是一般的私立醫院,是世界排行有名的貴族醫院! 我立刻把履歷表整理好! 謝謝妳,遙學姊。」開心得手舞足蹈的小林杏俏皮地對著黑田遙行了個舉手禮,邊跳邊跑地衝進房間。

黑田遙看著小林杏雀躍的背影,回想起當初自己也曾在這個房子裡,對黑田徹平開心地講述著自己的誠仁會醫院夢想……這時的黑田遙並不知道,她對小林杏提的這個建議,即將替小林杏的人生帶來一個全新的轉變。

 

=*=*=*=*=*=*=*=*=*=*=*=*=*=*=*=

 

四月的東京,是個櫻花盛開的季節,本該浪漫迷人,但今天的天空卻格外地灰濛深沉,綿綿細雨如同寂寞的淚水般,孤單淒涼地飄著。當北風呼嘯而過,來來往往的路人們趕緊低下頭,將半個臉埋進風衣裡,抓著領口,快速地移動著腳步。行人之間少了言語對話,只有些許的目光接觸,和因為寒冷而導致扭曲不和諧的表情。

然而,凡是經過天橋上的路人,無不放慢腳步,甚至竊竊私語道:「他……不覺得冷嗎?」

一位有著一百八十公分高、體型偏瘦的老先生,身上僅穿著一件短袖襯衫和一條西褲,手裡拿著一只智慧型手機,筆直地站在天橋當中。他不時低下頭看一眼手機,再遠望著橋下的景色,時而皺眉,時而嘆氣,似乎搞不清楚自己的方向。

有名年輕人在老先生的跟前停下腳步,面帶笑容,正準備開口時,老先生突然移動腳步,不理會年輕人的關懷,一跛一拐,拼命地將身子往天橋的樓梯口拖去。

老先生在橋下繞了幾圈,終於尋到一間位於小巷口的和菓子店鋪。

這間店舖門外的招牌上寫著:關東百年歷史,傳統風味的和風菓子。

老先生盯著和菓子店舖破舊的外觀,還有掉了幾層油漆的招牌許久,冷峻的臉孔上出現一抹微笑。

老先生伸出手,握著店鋪生鏽的大門把手,奮力地往後一拉,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從裡頭傳來。

「歡迎光臨!」

老先生微微地點頭,並看了櫃檯前的女孩一眼。

「老爺爺,這些都是我們家自己做的和菓子,沒有任何人工添加物,獨特的風味,包您會喜歡。」

老先生走到透明櫥櫃前,張大雙眼,仔細地欣賞著各式各樣的和菓子,僵硬的臉部線條,愈趨柔和。他緩緩地伸出手,指了指色澤淡雅的紫芋饅頭註。

女孩正準備將紫芋饅頭裝進盒子裡時,老先生開口說道:「直接給我吧。」

女孩愣了一下,心中有些猶豫,但是老先生堅決的表情,讓她不得不將未付錢的紫芋饅頭,放在老先生的掌中。(註:在日本,「紫芋」即為臺灣常見的「紫色蕃薯」,收穫期為九月開始;在盛產期,常可品嘗到紫芋製品。)

老先生立刻將紫芋饅頭放進嘴裡咬了一口,如同美食鑑賞家般,不僅細細品嚐,還露出深思的表情。

「甜度剛好,口感也不錯,好味道。」

老先生將剩下的紫芋饅頭一口氣全吃下肚,笑容滿面地指了指櫥櫃裡的紫芋饅頭,「再給我一個。」

女孩這一次將取出的紫芋饅頭直接遞給老先生,老先生客氣地欠身回禮,一口將紫芋饅頭塞進嘴裡。

「老爺爺,慢點兒吃,小心噎著。」

老先生的表情頓時暗了下來,咀嚼的速度不自覺地放慢,這反而讓他嗆到,不停地咳嗽。女孩趕緊端出一杯茶水,老先生迅速拿起杯子,將茶水往嘴裡猛灌。

連續咳了幾聲之後,老先生從皮夾裡取出一張五千日圓的鈔票,拿給女孩。

「兩個紫芋饅頭,共六百日圓。」

「謝謝妳,很好吃。」

老先生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便轉身離去。

「老爺爺,請等一下,還沒找錢呢!」  

「不用找了,謝謝妳請我喝茶。」

「這可不行,讓爸爸知道了,他會罵我的。」

老先生直視著女孩,心裡想著:「果然是百年老店,信用第一。」

「好吧! 那我用剩下的錢跟妳買一個消息,可以嗎?」

「啊?」

「在這附近,還有沒有其他擁有百年歷史的和菓子老店?」

「老爺爺,您該不會是美食家吧?」

「不,我只是個需要吃甜食的老人。」

於是,女孩拿出紙筆,將她所知道的和菓子店,都用地圖方式畫下來,詳細地標記店名,交給老先生。

老先生緊握著地圖,滿心歡喜地朝下一間最近的和菓子店鋪前進。他按著女孩給的地圖,連續去了四間店,不管店舖外觀大小老舊,老先生一定會點紫芋饅頭來品嚐。老先生將紫芋饅頭一口塞進嘴裡,品嚐一下,便用力地嚥入喉中;之後,老先生總是很有禮貌地邊付帳邊道謝,帶著沉思的表情離開。

「還有兩間和菓子店,方向剛好相反,這……」老先生看了一下時間,琢磨著。

老先生最終選擇了一間頗負盛名的和菓子老店。他的臉上少了期待的興奮感,腳步愈來愈沉重,氣色也差了許多。

「這位客人,您還好嗎?」

「請給我一個紫芋饅頭。」

「您是不是哪兒不舒服?」店員看老先生額頭上冒著如綠豆般大的汗珠,臉色蒼白,講起話來有氣無力,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老先生沒有回應,只是又說了一次:「請給我紫芋饅頭。」老先生堅定的態度加上銳利的眼神,讓店員感覺自己不該多管閒事。

老先生勉力支撐,站在收銀櫃檯前,將紫芋饅頭放入嘴裡。

這一次,老先生並沒有硬吞進肚裡,而是慢慢咀嚼,嘴角微微地上揚,泛紫色的嘴唇輕輕地抖動,彷彿微笑一般。「謝謝您。」

老先生付完錢,才剛踏出店門口,便昏倒在地。

三五成群的烏鴉,呼嘯而過,讓深灰的天空,顯得更加淒涼。不醒人事的老先生臥倒在地,任憑風雨的鞭打,引來愈來愈多行人的圍觀;店員們趕緊打電話呼叫一一九,沒多久,老先生就被抬進救護車裡。救護人員似乎認得老先生,立刻喊出:「中田老先生,您聽得到我說話嗎? 中田老先生?」

救護車再次響起警笛,飛速地奔往東京誠仁會醫院。

 

約莫半個小時的極力搶救,今井院長終於從鬼門關口將中田老先生給拉回來。

「接下來的三十六個小時,是關鍵期,一定要仔細照顧好。」今井院長神情凝重地對在急診救護室的醫護人員交代。

「泉護理長,黑田護士呢? 今天排休嗎?」

「報告院長,黑田護士有事請假回神戶,後天應該能回來。」

院長若有所思地回答:「好吧,妳就辛苦一些,千萬得注意中田老先生的動靜。」

院長走出緊急救護室,走向坐在走廊上的救護車大隊隊長誠心誠意地道謝:「謝謝您,若不是剛好遇到您值班,搶救及時,中田老先生恐怕早就……

「今井院長,中田老先生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實在不該攝取過多的糖份,難道您沒對中田老先生解釋嗎?」

今井院長沒有辯解,只是苦笑,「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那個……如果下次又遇到同樣的情形時,拜託您通知屬下的隊員們,立刻將昏倒的中田老先生送到誠仁會醫院急救;在此,先謝過您了。」

六十五歲,白髮蒼蒼,在日本醫界頗負盛名的院長級醫師,竟為了一個「不怕死」的病人,私下向救護車大隊隊長低頭求助,這個動作讓中年的救護隊長又急又氣,「搞什麼啊! 您這是在保護中田老先生,還是在害他啊?」

 

未完待續

      此版本若與出版版本有出入,皆以出版版本為準

 

 

敬請鎖定向上出版跨年鉅獻,

預祝向上出版的讀者們新的一年能萬紫千紅甜甜蜜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向上出版 的頭像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向上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